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二章 都結束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二章 都結束了?

洪無量的慘叫越來越是悲慘,浪一郎的眼神越來越是深情.

魏無顏一開始還滿懷舒暢的看著,但逐漸的,就開始別過頭去,到後來,背轉身去.

這個人是自己的大仇人!

自己一生的悲劇,就是因為他!

但,為何自己心里……還是有一點不忍?

石頭一次次一次落下,終于變成粉末.

而洪無量的左手,也被砸成了一灘肉末.

洪無量慘叫的聲音也慢慢地低落下來,終于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浪一郎不慌不忙,又掏出一粒百靈丹喂了進去,體貼的助他行功,化開藥力.然後讓他清醒過來;重新恢複紅光滿面的樣子……

然後,再次從地上抓起一塊石頭,拿過洪無量的右手,掰開五根手指頭,仔仔細細的量了量,狠狠一石頭拍了下去……

他不再追問'你說還是不說’這種話,只是一石頭一石頭的野蠻的拍下去!

似乎,這件事,已經成了他最大的樂趣!

他的眼神執著,手腕穩定.

眼前的血肉橫飛,似乎是一幅絕美的畫卷,讓他心曠神怡.他默默地念著:"霞兒,你看到了麼?霞兒,你看到了嗎?"

洪無量在淒厲的慘叫著,臉上的肌肉扭曲成了種種不同的怪異的形狀……

浪一郎一邊砸著,一邊念著,突然間淚流滿面.

魏無顏終于忍不住,道:"浪前輩,你若是真想折磨他,分筋錯骨手等等殘酷刑罰,應該不少吧?你主張刑堂,應該懂得更多吧?何必……"

何必非要用這種最最平常,最最惡心的方法?

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

浪一郎卻聽懂了.

浪一郎一邊不停地拍著,一邊嘩嘩的流眼淚,一邊哽咽道:"霞兒修為低微,我用那些……她看不懂……我既然為她報仇,我就用最能讓她看懂的方式!"

"她在看著,她在笑,我能感覺到."浪一郎咬著唇,流著淚,狠狠拍下去……

魏無顏長歎一聲.

"無顏!無顏!啊~~~"洪無量慘叫著,突然瘋了一般的叫起來魏無顏的名字:"看在師徒一場的份上,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求你了……"

魏無顏身子在顫抖.

眼前,死去的妻兒的影子突然浮現,他暴躁起來,悶吼道:"那你殺我妻子,殺我兒子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是我師父?!"

"是我錯了……求你殺我……你殺了我為你老婆兒子報仇吧……"洪無量淒慘的叫著.

便在這時,浪一郎一手拍出,魏無顏渾身一震,一動也不能動了.

"雖然你不一定被他說動,但我不想冒險!我只想,活活的折磨他到死!"浪一郎淡淡道:"所以,委屈你,你只看著聽著就好!"

洪無量大罵起來:"浪一郎!你這個畜生!你這個王八蛋……你這奸夫!我恨不能……"

但隨即,他的大罵就又變成了慘叫.

良久,浪一郎活活的將洪無量兩條胳膊都砸成了肉醬,突然停下手,問道:"你餓不餓?"

說著拿出一把刀,喀喀喀幾刀,就將肉醬切了下來,切成了幾塊,捏住洪無量的鼻子,一塊一塊的將洪無量自己的胳膊化作的肉醬塞了進去,歉然道:"我忘了,總該讓你吃點東西的,不吃東西,哪里有體力被我折磨?"

洪無量口中嗚嗚叫著,拼命想要吐出來.

但,浪一郎一邊喂,一邊運功幫他消化,洪無量叫也叫不出,吐也吐不出;想要暈過去也成了奢望……

不過片刻,洪無量的肚子高高鼓起,居然已經吞下了自己的一整條胳膊.

"吃也吃飽了,咱們繼續干活!洪無量,你可千萬不要求饒,我會失望的!"浪一郎咬著牙,一伸手,將洪無量的左腿也拉了過來.

"我會讓你自己,一點一點的將你自己都吃進去!"浪一郎狠狠道.

"不……浪一郎……浪兄弟……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是人……你饒了我吧……你殺了我吧……"洪無量終于崩潰.

天知道自己吃了自己的肉是一種什麼感覺?

洪無量終于承受不住了.

"你知道我想要什麼!"浪一郎一石頭拍在他左腳上,道:"說的慢了,你就開始吃自己的腿了."

"我說……但……我說完之後,請你給我一個痛快!求你!"洪無量眼淚鼻涕一起流了出來:"你說的太慢了!"浪一郎又是狠狠地一石頭拍了下去:"現在是我說了算!好吧,只要你如實說完了,我就殺你!給你一個痛快!"

"說話算話?!"洪無量目光一亮;曾幾何時,一位堂堂至尊,居然將求死,變成了最大奢望!?

"砰!"浪一郎一石頭砸了下去,一根腳趾頭啪的一聲碎裂,成了肉醬:"你不相信就不要說!"

"我說!……"洪無量只痛得渾身痙攣起來,絲絲的抽著涼氣,道:"我說……是這樣的……那天,我我……我與霞兒成親十六年,我我……我打劫了一個富戶,嘶~~"

他一邊說著,一邊吸著冷氣,顫抖著:"我截到了一塊紫晶心……我我,我請了人,將這塊紫晶心,做成了一……一件首飾,我……我很高興的回家,將這個首飾送給她……"

洪無量突然嚎啕大哭:"我也愛她!你懂麼……我也希望她開心……我這麼多年小心翼翼的哄著她……"

"可是,我滿懷欣喜的將這首飾送給她的時候,她卻不高興,我在客廳喝酒,她在房中;我越喝,越是郁悶,為什麼我費盡心機的哄著她,她還是不開心?"

"便在那時候,我聽她輕輕的念了一首詩,我……我聽完之後,酒氣上湧,突然間很狂暴,沖進去打了她一頓,沒想到……沒想到竟然打死了……"

洪無量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淚:"我真不想打死她的……可是我打她的時候,她不僅不躲,反而將要害處朝著我送過來……我我我……我又喝多了些……"

浪一郎喉結上下顫動,澀聲道:"一首詩……什麼詩?"

"她說……縱得千斛珠,不複舊紅妝;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洪無量呻吟著,慘叫著,突然厲吼起來:"只是這四句,也沒什麼!只是她念完之後,居然重複後三個字,有情郎!郎!郎!我操她媽的!我對她有哪里不好……她到死都在念叨你……你有什麼好?你這個王八蛋,你有什麼好?你哪一點比我強?我我……"

浪一郎已經呆住!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有情郎!

郎!

想不到,霞兒身死,竟然是因為這個.因為自己!

突然厲吼一聲,淚流滿面的操起大石頭,狠狠拍了下去,一邊砸,一邊錐心泣血的狂叫:"霞兒!霞兒!霞兒!~~~~我的霞兒……"

他的叫聲淒厲,就像是荒原之中受了傷的孤狼,在向天咆哮著;那種心碎了,心一瓣瓣裂開的感覺……

浪一郎在狂叫著;但洪無量在這種更密集的打擊之下,竟然也亢奮了起來,大叫:"她是我的!她是我的!是我的……"

兩個人都在掙命一般的喊叫,慘叫,就像是在戰斗,在比較誰的聲音大,浪一郎手上的石頭迅速的變得粉碎,他又抄起另一塊,狠狠砸下去,血肉四濺之中,他的叫聲遠遠的傳了出去,穿上了九霄云里……

天空的雪花慢慢的加大,云層越來越厚,風聲也越來越是淒厲……

良久之後……

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浪一郎茫然地扔下手上站滿了鮮血的石頭,石頭當的一聲掉在地上,他的心,也跟著顫抖了一下……

地上的洪無量,已經從頭到腳變成了一堆肉醬;在這一陣失去控制的打擊之中,浪一郎控制不住的將洪無量全身上下砸成了肉醬!

洪無量,永久的在這世上消失了.

一直不能動彈的魏無顏眼眶中悄然的滾落一串淚珠,突然間感覺心中空空洞洞,沒抓沒撈的,似乎孤身一人處在茫茫億萬里荒無人煙的曠野……

浪一郎站起來,身子晃了晃,又坐了下去.

他呆呆的坐著,眼神空洞,良久,他用兩只手抱住頭,捂住臉,蹲了下來,緩緩的伏下身去,突然趴在雪地上,失聲痛哭……

"報仇了……嗚嗚……我為你報仇了……霞兒……"

風聲淒厲,打著呼哨從上空掠過,似乎是蒼天在發出一聲低沉的歎息……

良久之後,浪一郎才哆嗦著嘴唇,轉過身來,在魏無顏身上拍了一下,魏無顏感覺自己立即就能活動了,轉過臉來,正要說話,卻陡然間大吃一驚.

只見眼前的浪一郎,滿臉皺紋老態龍鍾,剛才還黑得發亮的頭發,此刻居然已經變成了花白.

他竟然似乎在一瞬間,就老了數千年!

"都結束了……"浪一郎唏噓著,說這句話的時候,嘴唇在不斷的輕微哆嗦,他身子似乎也瑟縮了起來,抱著膀子,似乎難耐嚴寒一般蹲了下去,埋著頭又是一聲低沉歎息:"都結束了……"

"是啊……都結束了……"魏無顏跟著重複了一句,他異常了解浪一郎的心情,因為他現在心中,也是這一種空空蕩蕩的感覺……

兩人相對無言.

突然,一個聲音淡淡的說道:"不,還沒有結束!浪首座,真是,久違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一章 報大仇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三章 情勢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