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最後命令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最後命令

楚陽苦笑.

這些站在巔峰的人物,當真是每一個都不是易于之輩;每一個都是人精啊!

浪一郎知道他自己的傷,但自己用藥之後他立即恢複成這樣子,居然立即就在他自己心里肯定了自己就是九劫劍主!

最後這句'或者你想逆天,但我不想’;就很隱晦的表達了出來.

"所以,你還是別勸我了,我聽著難受……你也不好受."浪一郎意味深長的說道:"讓我死吧,對大家都好."

楚陽唯有苦笑.

這個浪一郎,對他自己是真的狠.

他干脆把他自己的退路截斷了,也把楚陽前進的路截斷了:你救了我,我是執法者刑堂首座.只要我回去,你九劫劍主的身份就保不住.

所以你別救我.

可見他渴盼一死有多麼迫切.

楚陽攤攤手,道:"浪首座都把話說到了這種地步,我也真是無話可說了.不過,個人總覺得可惜."

對于兩人說的話,其他幾人都是云里霧里,不知道什麼意思.

這也是浪一郎的顧忌:他若是說出來,等于是害死了他現在的四個兄弟;楚陽就算是不想滅口,也只能滅口!所以他只要求截斷自己退路,即可.

"沒什麼可惜的."浪一郎微笑:"你不知道我渴望這一天,渴望到了什麼地步.當年,霞兒不是沒有機會與我一起走……但她始終沒有那樣做,呵呵……"

"我知道,她是自覺以為白璧蒙瑕,不再貞潔……而我,那時候又在誤會之中,陰差陽錯,導致霞兒一聲悲劇……"

他歎了口氣,目光湛然的看著眼前的泥壁,目光中,竟然有無限溫柔:"此一去,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她,我不在乎!無論她怎樣,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能不能在一起!"

"已經很多年了……我,真的很怕她此刻已經輪回轉世了……"浪一郎有點患得患失,道:"不知道她還在不在呢……"

"不會不在的!"楚陽歎了口氣:"她身懷無窮遺憾與莫大怨毒而死,恩怨未消,聽說就連輪回通道也不會接受的……"

"那我就放心了."浪一郎松了口氣.

楚陽說的,乃是傳說;而浪一郎這位位高權重的至尊高手,竟然也立即就相信了.

眾人都是心中歎氣.

浪一郎已經不想活了,而找到那位'霞兒’卻是他最大希望.

所以,雖然明知道所謂的'那個世界’虛無縹緲,但他依然義無反顧.雖然明知道楚陽是在向好處說安慰他,但他卻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相信.

唯有這樣,他才能滿懷信心的前去尋找自己的愛人.

若是連這一點信心都失去了,那麼……無論生與死,對浪一郎來說,都沒有了半點意義.

楚陽沉吟了一下,手腕一翻,道:"浪首座,若是你真的想……那麼,這件東西,或許可以幫你!"

只見楚陽手中,有一片小小的花瓣;似乎正發出光來.

而這光,竟然就像一道彩虹一般璀璨鮮豔.

只是指甲蓋大小的一瓣花瓣,居然清晰的分成了十種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還有一種無色的透明色.

浪一郎大驚:"十色蘭瓣?這難道是……天瓣蘭?那……萬年一變化,一色一萬年的陰陽神藥天瓣蘭?"

"浪首座好見識!"楚陽贊歎一聲.

"我不是好見識……而是我打聽尋找這種東西,已經一千多年……"浪一郎苦笑:"若是在此之前讓我找到,我哪里還有興趣找洪無量報什麼仇?早就吃下去然後去找霞兒了……"

他在苦笑,但眾人卻是為之動容!

這個浪一郎,委實是……癡心的嚇人.

"既然這麼說,想必浪首座是知道怎麼用的……我只提醒一點:你在臨死時候,我將這般蘭花放在你口中,你噙之而亡;可保靈魂不滅.若是找到了你愛人的冤魂,將藥力通過靈魂傳承渡給她一半……便可彼此保持靈魂完整,彼此之間存有感應;轉世重生之後……做一對神仙眷侶,恩愛夫妻!"

楚陽喟然道:"陰曹地府做伴侶,總不如萬丈紅塵做夫妻呀."

浪一郎的目光灼灼,兩只手忍不住顫抖起來,眼圈都激動了紅了,語不成聲:"多謝……"

正如楚陽所說,陰曹地府做伴侶,哪里及得上在這人間世上做一對神仙眷侶?浪一郎當然想,但他卻不敢抱任何希望……

如今,楚陽直接給他解決了最大的難題!

浪一郎眼中含著淚,但嘴角卻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種由衷的向往.

向往來世!

不再是夢!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身死之後……能不能找到那位……霞兒.

楚陽心中忍不住也有些酸澀.

對浪一郎的心情,他十分理解.

所以他才給出了天瓣蘭.而且,只拿出來一半:一整片天瓣蘭,若是一個人享用,便可靈魂永固,而且轉生之後帶著記憶,帶著今生三成修為……成就一個逆天人物!

但,浪一郎想要的,卻並不是輝煌.

他要的是幸福.

一片天瓣蘭,兩人服下,只能穩固神魂,然後彼此感應……造就一種'雙魂連系’的奇異現象,卻不會帶著記憶和修為.

兩人一起打拼,一起進步,一起相互呵護……那才是,真正的夫妻之道.

而浪一郎想要的,就是這個!

"不過你可要千萬切記!"楚陽嚴肅的叮囑:"轉世輪回途中,萬萬不可牽手……否則,若是成了一對雙胞胎親兄妹……那可就糟糕透頂!"

浪一郎激靈靈的打了個哆嗦,臉色有些煞白的說道:"是是,多謝提醒."

剛才他心中正在這麼想:一旦牽手,再不分開!

楚陽一個提醒,幾乎嚇得他魂飛魄散……若是真成了那樣子,那可就真的此恨綿綿無絕期了……

浪一郎心情輕松起來,甚至,嘴角那絲溫柔的笑容中自從見到了天瓣蘭,就從沒有消失過.

"楚兄,此番救了我,想必定有緣故?"浪一郎微笑著:"只要你說,浪某便是傾盡一切,無有不允."

楚陽笑了:"浪首座果然是聰明人."

浪一郎也笑了:"請說."

兩人心中都很明白:楚陽若只是為了救魏無顏等人,那麼,他就絕不會在最後時刻突然回身背著浪一郎逃走!

要知道那時候可是真切的冒著生命危險.

只要對方稍快一絲……楚陽就是有九條命,也逃不出去.

更不要說救了浪一郎之後還背著他跑了一千里路……

"紫氣東來之地!"楚陽含蓄的傳音說道.

浪一郎恍然,爽快地道:"沒有問題.楚兄對我恩同再造,我浪一郎快要死的人了,能對楚兄有所幫助,也算是了卻一段塵緣因果."

楚陽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九劫劍第六節,如今總算是見到了真實眉目.只不知道,那第七第八……究竟又在何方?

……

"楚兄,在此地,還需要最少呆三五天……"浪一郎的氣息有些微弱,斜斜的靠在了洞壁上,有些抱歉的說道:"我本不想死在這洞里……讓大家伴著一具尸體,總歸不是那麼一個事兒……但我一見到天瓣蘭……實在是等不得了……"

他的大仇得報,心願得償,來生之約又有了眉目…浪一郎心中徹底的放下,再也不想多喘一口氣了……

楚陽沉沉道:"不管生死……都是一樣.浪兄,你在,你陪我們,你走,我們送你!"

浪一郎艱難的笑了笑:"我這四個兄弟……就托付給你了……楚陽,讓他們……活著回去!"

"我不敢保票,只能盡力!"楚陽嚴肅地說道.

浪一郎了解的點了點頭.

若是楚陽拍著胸脯打包票,他反而要不放心了……畢竟現在情勢如此險惡,實在是希望太渺小.

"你們四個……回去告訴眾位兄弟……我,我先走了."浪一郎看著四位刑吏,艱難的道:"這麼多年風雨……我利用過你們,我也耍過心機,但在我心里……你們都是我的小兄弟……我……很珍惜你們;這些年……多虧了兄弟們,只可惜……以後的路,要你們自己走了……"

四位刑吏淚如雨下,連連點頭:"大哥……我們真不知道說什麼……說這一句一路好走,卻又說得如此心痛……"

浪一郎露出一個微弱的笑:"不要為我擔心……為我高興才是,我這一去……是我夢寐以求……你們,你們回去……告訴兄弟們……從此後,辭去刑吏之位,浪跡江湖,不要再做執法者了……這是我給你們的……最後命令!"

"為何?大哥,這是為何?"四位刑吏目瞪口呆.為何浪一郎在最後時刻,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千萬要記住這一點!現在執法者……與九劫劍主作對……沒有好下場的;你們一直相信我……那便相信我最後一次吧……"

浪一郎聲音越來越弱:"繼續與九劫劍主作對下去,你們會……會死的……"

他臉上露出一絲潮紅:"答應我!"

卻是已經到了回光返照.

"是,我們答應!"四人淚如雨下.

浪一郎呼哧呼哧的喘氣,突然叫道:"楚陽……你明白麼?"

突然身子一挺,沒有了呼吸.

就在這一刻,楚陽閃電般出手,一片天瓣蘭,及時進入了浪一郎的口中.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八百五十七章 紅塵厭倦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九章 心酸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