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王對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王對王!

夜醉!

夜氏家族大公子.

原名,夜殘夢.及後,夜氏家族以'殘夢不祥’之名,改為夜氏家族'弑’字輩分,夜弑天.

但,其成年之後,習劍有成,自己將名字改為夜醉!

此人,可說是九重天年輕一輩第一天才,劍中王者!

夜醉自幼對劍癡迷,沉醉其中.

周歲即開始接觸劍.三歲,便可習劍;十五歲,即成為劍王;當年在家族雄厚資源催生下,一路狂飆到九品!但,在這一級上,卻瓶頸許久;一直到二十五歲,才成為劍帝!

縱然中間遲緩了十年,但依然是當時九重天同齡人之中,唯一一位劍帝!

自從成為劍帝之後,夜醉便如是打開了一道劍道大門,三年內沖上劍中帝君;又三年,沖上劍中聖者;又是僅僅八年間,成為劍中至尊!

時至如今,有人說夜醉已經是劍中至尊三品,有人說四品,有人說五品.

更有甚者,說夜醉的劍中修為,已經不遜se于傳說中的至尊布留情!

當然,對于最後這個說法,楚陽嗤之以鼻.

但這也證明了夜醉的可怕.

夜醉成長這數十年來,不管是權勢還是女se等等人世間的所有誘惑,在他眼前,皆如過眼云煙.唯有劍!

他聽說過一句話:唯有癡于劍,醉于劍,才能成于劍!

他本想為自己改名字叫做'夜醉劍’;但,這名字卻是著實的不好聽,只好取前兩字.

如今,這個劍中狂人,正面對上了楚陽!

一片無奈之中,楚陽哭笑不得的道:"我說……這位高手,你認錯人了吧?"

夜醉瞪著眼看了他一會,才冷峭的一笑:"常聽傳言,聖族之人,尤其是到了高層人物.變化萬千,我還不以為然,今ri一見,才知道果不其然!三長老,您居然連氣質也能變了……"

楚陽呲著牙道:"你真認錯人了!"

夜醉的臉se逐漸的冷了下來:"怎麼,你還不下來,難道非要我請你才肯下來!"

楚陽大大的歎了一口氣,從樹上跳了下來:"我說這位夜大公子.你從哪里看到我……像是什麼三長老了?"

夜醉鋒銳的眼神微微一眯:"嘿嘿.不是三長老,你也知道我叫夜醉?"

楚陽無語的道:"剛才你殺的那幾個人提著你的名字大叫……你不會以為我是聾子吧?"

夜醉冷漠的笑了笑,長劍緩緩抬起.劍尖指著楚陽:"我再問一次,三長老,你跟不跟我走?"

楚陽抓狂的道:"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死心眼兒呢?我真的不是……"

話音未落.凜冽的劍氣已經狂湧而來.

楚陽狂叫一聲,拔身就逃.

媽媽咪的,這貨劍中至尊三品以上,恐怕達到了四品……而且還是九大家族嫡系.

我他麼的不用九劫劍法,乃是找虐,用了九劫劍法,就被他認出來了……在這種情況下,只能跑!

夜醉眼中閃過一絲贊賞,隨即就緊緊追了上去.

楚陽絕不是那位三長老.這一點,夜醉心中當然一清二楚.

但,若不是將他認作三長老,自己怎麼能逼他與自己一戰?

對于夜醉來說,現在的楚陽,比那位三長老要重要得多.要不然,他怎麼會在發現了三長老藏身的那截樹干之後.居然裝作不理會,轉過身來找楚陽的麻煩?

三長老很關鍵,聽說他身上牽扯到一個巨大的寶藏.

夜醉這一行的目的,當然就是抓捕他的.

但……夜醉其實對什麼所謂的寶藏,卻是根本不感興趣.讓他真正感興趣的.只有劍!

劍客!

劍中至尊!

這才是他的興趣之所在!

多少年來,就沒有遇見一個與自己差不多的劍中至尊.夜醉寂寞難耐.當然.雖然有人將他與布留情相比,但夜醉自己卻不是沒有自知之明.

以自己的修為,莫要說找布留情切磋,恐怕布留情的一記眼神,自己都承受不住.哪怕是要求布留情壓住品級與自己戰斗,也是絕對的必死無疑!

如今,追蹤三長老到這里,居然無意中發現了一個陌生人的氣息,而且驚喜的發現,這個陌生人居然是劍中至尊!

二品!

這讓夜醉有一種天上掉下大餡餅的感覺!

在這樣的誘惑下,夜醉哪里還管什麼三長老?

一切都往後排一排吧.

楚陽在前,夜醉在後,兩道人影便像是兩道流星向樹林外飛去.

楚陽只飛出三丈,已經感到背後劍氣觸體生寒;顯然,對方的速度很快!

心念一動,一把長劍立即出現,橫空一閃!

鏘!

鏘!

幾乎是同時,兩人各自展開了劍之氣場!

兩柄劍同時長吟一聲,王對王!

劍氣糾纏王對王,就必須分出勝敗!天無二ri國無二君!劍中,也沒有第二個王者!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應!

這一刻,夜醉滿臉都發出了狂熱的光彩,喝道:"三長老,既然已經王對王,難道你還想走?停住腳步,與我一戰!"

楚陽這柄劍並非是九劫劍.

他一向謹慎,在面對九大家族嫡系子弟的時候,除非萬不得已,不會使用九劫劍.

這把劍雖然不是九劫劍,但在楚陽的鍛造之下,比起一般的所謂神劍,卻是不知道強出多少.

此刻,他也是覺得心中劍氣翻湧,聞言,竟然不假思索的說道:"好!"

這樣的劍中至尊對劍中至尊的戰斗,整個九重天世界,亙古以來也沒有發生過幾次!

這才是劍客的戰斗!

也唯有這樣的戰斗,才能真正讓一位劍客得到足夠的成長!

楚陽不由想起了顧獨行.

若是顧獨行在這里,恐怕拼了xing命也會與自己搶這一戰吧?

這一戰,對于夜醉來說,乃是夢寐以求,對于顧獨行來說,恐怕也是渴望已久,但對于楚陽來說.何嘗不是求之不得!

楚陽,可也是一位劍中至尊!

夜醉想要提升自己,但楚陽想要提升自己的心卻比夜醉更加迫切!

楚陽想起了顧獨行,便想起了顧獨行的孤獨劍法,與忘情劍法.

楚陽凌空一個翻身,渾身劍氣四she之中,飄飄落下.

在落下的同時,目光下垂.眼觀鼻鼻觀心.整個人沉浸在了劍中世界里!

不是九劫劍,但楚陽也清晰地感到了這柄劍的喜怒哀樂,以及……那種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的渴yu一戰的濃烈戰意!

那是極為饑渴的,求之不得的痛苦突然抒發出來的絕對暢快!

在他落下的同時.對面的夜醉刷的一聲,同一時間退後.

給他一個安全的落下的空間.

這就像是兩柄劍之間的默契一般,彼此都給與彼此充分的尊重!

夜醉右手持劍.橫在胸前,左手食指中指並起從劍身上輕輕抹過,動作輕柔,眼神熾烈執著,卻並不看對手,而是看著手中的劍,眼神之中,竟然蘊藏著無盡的愛意.

就像是撫摸著心愛的人的肌膚一樣的那種迷醉.

他對天下人全無感情,但惟獨對劍.卻充滿了深入靈魂的熱愛!

這一刻的夜醉,旁若無人!

楚陽心中一震.

"九重天高手無數,不過,劍中至尊的爭鋒,卻是亙古以來罕見."夜醉目光凝注在劍上:"閣下不凡,也是劍之至尊!能有今ri一戰,對你對我.都是上天的恩賜!"

楚陽怪異的笑了笑:"怎麼不叫我三長老了?"

夜醉仍不抬頭,淡淡道:"名字就只是一個稱謂,我叫你什麼,妨礙不了這一戰的事實!"

"既然如此,我叫你夜狗屎.如何?"楚陽譏諷的問道.

"也可!"夜醉頭也不抬:"只要你能與我一戰!"

楚陽心中一凜,這人瘋了!

口中卻是哈哈大笑:"但你不覺得.這一戰若是作為武者之戰,可以說無所謂,但,作為劍客之戰,你不覺得不公平麼?"

"的確不公平!我比你高兩品!"夜醉淡然道:"我當然會將實力壓制在與你相當的地步!劍中至尊,二品巔峰,與你戰斗!"

劍客之戰,講究的是棋逢對手的公平!

這便是自從九劫劍主掌九重天以來的規矩!別的品階戰斗,你可以用yīn謀詭計,可以用毒,哪怕你身為至尊決戰一個王座……別人都不會說什麼.

實力為尊!

可以用盡你一切可以想到的yīn毒法門.

但,只要你身為劍客,那就是公平決戰!

這個'劍客’,從劍帝開始!

越是往上,等級越是森嚴!

驕傲的劍客,驕傲的劍!

夜醉壓制在二品至尊巔峰,依然比現在的楚陽要高出很多.但楚陽卻並沒有再說不公平.因為他自己知道,自己現在的外放氣息,在夜醉的感覺中,就是不折不扣的二品巔峰!

但實際上,楚陽只是二品初級.

對此,楚陽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這本是用來合適的裝逼的,但在今天屬于劍客的決戰中,卻是猛吃大虧!

夜醉低著頭,道:"容你准備!"

楚陽凜然道:"抬起你的頭!"

夜醉霍然抬頭.

與此同時,兩人做出了同樣的動作,挺胸,抬頭,腰脊宛若發出一聲彈簧一般的嗡然聲響,猛地挺立而起.

如果說兩人先前的姿勢乃是劍在鞘中,那麼此刻,劍已出鞘!

夜醉豎劍當胸,隨即平平展開,伸直,劍尖指向楚陽眉間.

楚陽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劍客決戰之禮!

或者其中有不同.楚陽尊敬的是對手,但夜醉尊敬的,卻是他自己的劍!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夜醉!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五百九十六章 柔水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