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零四章 天魔傳承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零四章 天魔傳承

夜醉咂咂嘴閉眼感覺了一下道:"的確有傳說中神龍的味道……不過……你已經全部消化了沒用了……真可惜. 無彈窗 更新快"

又咂了咂嘴.

看他的樣子若是楚陽身體里還有神龍之力的話他一點也不介意將楚陽活活的吃下肚子里面去.

楚陽為之毛骨悚然:這貨真敢吃人啊!急忙取出藥來將被咬的地方敷藥.心中無限咒罵劍靈.

劍靈一臉無辜:"他不咬一口嘗嘗怎麼能相信?"

楚陽惱火的說道:"可我身哪里來的神龍味道?"

劍靈一臉無語:"你身有傲邪云的饋贈啊."

楚陽張口結舌.

夜醉已經嫉妒的兩眼發紅:"這等好事怎麼不落在我身?被人追殺還不容易?我隨便去各大家族的領地轉一圈殺幾個重要的人豈不就是源源不絕的追殺?哎……"

楚陽苦笑一聲:"這只是運氣而已."

"這簡直就是逆天的狗屎運!"夜醉大怒的道.

看樣子對于這等運氣沒有落在他的身依然是耿耿于懷.

"其實我真的應該感謝這一次的運氣改變了我若是沒有這件事我也就只是一個廢柴而已……"楚陽繼續按照劍靈的劇本演繹聲情並茂:"你那里知道在此之前我卡在武宗死活不去大家都說我這輩子也就到武宗為止了……"

果然.夜醉聽了這段話眼睛陡然發亮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楚陽才露出一個笑容.怪笑起來:"原來你也曾經是一個廢柴……"

"是啊是啊……難道你也是?"楚陽打蛇隨棍.

夜醉的臉seyīn沉起來.

目光閃爍著惡毒的光芒緩緩道:"那是我畢生以來……永遠不能忘懷的恥辱……"

楚陽長聲一歎:"大家都有辛酸往事……唉."

這聲歎息更加引起了夜醉'同病相憐’的心境就在這時山頂那灰袍人也是長長的歎了口氣眼神露出感興趣的神se似乎對夜醉的事也很有興趣.隨即一揚手.一股淡淡的jīng神意識就飄飄而下……

"不過我的辛酸往事卻不能說給你聽.不過是不堪回首就是了原本也是個廢柴……哈哈……至于怎麼變強的.卻是死也不能跟你說的."夜醉的口風很緊.

楚陽有些失望暗道:看來還是套不出他的話……

九劫空間里劍靈也是失望的歎口氣.

突然夜醉又是長長歎了一口氣突然改了口.道:"不過……說說也沒關系反正今ri之後你我便是陌路就跟你說說也無妨."

楚陽為之愕然.

他怎麼又改變了主意?

前一刻還說:我死也不能跟你說.下一刻居然變成了:跟你說說也沒關系……

我靠.這位夜大公子難道有神經病嗎?如此自相矛盾的話居然也說得出來.

只見夜醉咬了咬牙.道:"當年我一出生.就被稱為經脈通暢的天才;而我小時候就對劍感興趣.一路激進進境快的驚人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成為劍王!在整個九重天乃是獨一份."

"家族將我立為大公子盼我光大夜家.我也是躊躇滿志."

"但十五歲之後無論我怎麼修煉卻發現始終不能前進一步!我曾經連續半月不吃不喝只是練劍困了就在自己身割幾劍……"

"但毫無效果!"

"到我十八歲的時候家族終于沉不住氣.為我藥谷供奉看了看才知道我的某一段經脈天生狹小雖然只是那麼一小截但卻終生不能改善.也就是說我到劍王一品就是畢生最高高度!而且無藥可醫!"

"家族在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即廢除了我的大公子之位."

"那段時間我雖然依然是天天死去活來的修煉但不再有人注意于我."夜醉咬著牙狠狠笑了笑:"我二十四歲那一年冬天家族所有人都在聚餐居然沒有人通知我.我偷偷出來家族就到了這里!"

他指了指腳下:"我一個人在大年夜了寶塔山漫無目的的亂走亂闖甚至就想死了算了."

"然後我就不知道怎麼回事走到了一個岔路順著路一直走突然闖進了一片云霧.云霧之中發現了一個洞口.當時很冷就鑽了進去.而且不可否認的是那洞口似乎也在召喚我進去……"

"進去之後我就發現了一具奇怪的尸體……"夜醉歪歪頭臉露出一種猙獰道:"是很……很奇怪的尸體反正不是人的像是個猴子……嗯被一把劍殺死了.那把劍就刺在尸體的胸口."

"我就奇怪怎麼在這洞里還有尸體尸體還有劍?那人既然殺死了這個怪物為何不把劍拿走呢?"

"便在這時那把劍突然震顫了起來我清楚的聽到有人在跟我說話說:拔起這把劍你將擁有天下!"

"當時我就想我他媽都廢了還有什麼天下可以擁有……就沒拔起來."夜醉長長歎了一口氣:"現在我真後悔!當時我要是拔起來那把劍可能成就將遠不止于此."

這個結果真是讓楚陽大出意料之外.

沒拔劍?

從夜醉的訴說之中楚陽與劍靈一致認定:那把劍可能就是域外天魔的兵器其中帶有魔xing.恐怕夜醉就是因為這把劍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但萬萬沒有想到他沒拔劍!

夜醉歎息了好一會道:"當時心中也是害怕之極;總覺得這事兒有點邪.然後我發現地還有半截劍鞘我就想要不我先拿這半截劍鞘吧?"

"于是我就將劍鞘抓在了手里;但抓在手里的那一刻我的jīng神突然暈了那把劍鞘似乎有靈xing有力量拉著我就向那柄劍跑我想要扔掉卻扔不掉極力的掙紮沒想到一頭撞在了洞壁就暈了過去.卻沒注意劍鞘在地居然站了起來我一屁股坐了去……"

夜醉說到這里楚陽不由得一陣惡寒.

想一想若是半截劍鞘插在地?一屁股坐去?若是坐的很准……

楚禦座突然感覺自己菊花有些發涼忍不住緊了緊.

"等我醒來渾身血汙劍鞘卻已經不見了……"

夜醉繼續道.

楚陽更加有一種噴薄而出的感覺:廢話當然不見了!它都那啥那啥了……

"我還是有一種感覺依然在有力量拉著我去取那柄劍.我是真害怕了連滾帶爬的出了洞……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下了山回到了家里.家里依然在聚餐喝酒慶祝……沒人注意到我滿身血汙也沒有人知道我出去了又回來了."

夜醉苦笑一聲:"或者他們知道只是不在意."

"等我回到家里好幾天之後我才發現那柄劍鞘並沒有消失而是順著我的鮮血融進了我的身體."

楚陽翻了翻白眼心道:恐怕絕對不是順著你的鮮血進去的吧?而是你……直接在一種機緣巧合的情況下將那話兒吞了……要不然怎麼能這麼聽話的就讓你走了?

聽著夜醉講到這里楚陽突然間對這片天地充滿了欽佩.

你說這得多麼巧合才能造成夜醉這位現在驚天動地的人物?這種遭遇絕對是怎麼想破了腦袋……也是絕對想不出來的!

"而且在那劍鞘有一套心法的前半截和一套劍法的前半截."

"而另外的半截就是在那我沒有抓起來的那柄劍.偏偏那後半截才是最至關重要的……"夜醉說到這里無比郁悶:"而且那柄劍還有一個大秘密!那才是更加可惜的!"

"哎身體里有半截劍鞘這種感覺真是……"夜醉歎了口氣:"我一開始心里也很不安但隨即我發現我的經脈突然正常了!"

"我突然又開始了jīng進!而且那一截狹小的經脈已經恢複了正常.我就猜想是不是因為這半截劍鞘呢?于是我就想修煉一下面的半截心法試試……"

"沒想到一試之下我的修為突飛猛進修煉速度居然達到了平常的十倍以!"

夜醉沉沉的說道:"這半截心法便是叫做……天魔**!"

天魔**四個一出口九劫空間里面的劍靈臉se都變了!

楚陽甚至能夠感覺到劍靈的恐懼.忍不住心中也是一凜:難道這天魔**……真的這麼恐怖?

"天魔**有效我自然高興于是再度開始配合著天魔**習練那半套劍法天魔戮靈劍!才知道這絕對是整個九重天第一功法!第一劍法!"

"威力大到了無可想象的地步.我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個多麼大的機緣!"

"但天魔**不全天魔戮靈劍也是只有前半套六招整套劍法卻應該有十八招.而且唯有以完整的天魔**催發完整的天魔戮靈劍才能達到屠戮蒼生的至高境界!"

"傳說這門功法練到高深處一劍出手天下蒼生便可盡皆屠戮乾淨!"

"我多想將這個混賬的天下全部屠戮啊!"

楚陽打了一個寒顫心道:幸虧你沒有得到完整的.要不然這九重天豈不是早就沒有了?(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零三章 杜撰的奇遇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零五章 翻臉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