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一十章 愧疚的心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一十章 愧疚的心

"休要小看了紅塵曆練……"

楚陽喃喃自語:"只要你心中還有後悔還有愧疚就到不了大道巔峰……"

突然一陣苦笑:"甯老我明白了. 無彈窗 更新快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心中毫無破綻便是不敗.不過我心中既有後悔也有愧疚!該當如何?"

甯天涯詫異地看著他緩緩皺起了眉頭:"你休要以為我是在跟你說笑這聽起來平淡到了任何人都懂的東西的的確確就是大道之門!唯有你到了一定的地步才會真正明白……世間最有道理的其實從小就在自己身邊.長大變強……只不過是將小時候聽過的話變成自己的經曆僅此而已!但事情還是那些事情你懂嗎?"

"我並沒有以為你在說笑!我也相信你說的就是大道之門就是天道!"楚陽嚴肅地說道:"這就是真正地有情道.我懂!"

楚陽當然懂他曾經與劍靈探討過不止一次的有情道但無論是哪一次都不如甯天涯現在說得透徹!

最淺顯的道理往往就是真理!

這句話在這里再一次驗證!

但最簡單的道理也就是最難做到的!這句話依然在證實.專心武道任何人都做得到但兼顧所有的這一切……卻是任何人都很難做到的.

在悠久的歲月里保持心之安穩難如登天.因為這不是十年八年.也不是一兩百年而是數千年數萬年……

"世人都說求長生.沖巔峰乃是違反天賦予人體的應該有的能力強行超越.乃是屬于逆天行為!"楚陽吸了一口氣道:"我自己以前也曾經這樣想過叫囂著逆天而行喊著扭轉乾坤.但現在我為我自己曾經這樣想這樣做而感到羞愧!"

"世間根本就沒有什麼順或者逆.不管你順還是逆.天就在那里不曾改變!"

"改變的只是人的心!你的心平和了就是順天而為.你的心浮躁了便是逆天而行!"楚陽慢慢的說道:"僅此而已!"

在此之前甯天涯說話楚陽在聽.

但楚陽這番話出口甯天涯卻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脊.靜靜的傾聽.

"改變的只是人的心!"

這句話.讓甯天涯很受觸動不由道:"不錯你的心順.便是順天道而行.你的心逆便是逆天而行.其實不管你順還是逆.這天……何曾在乎過?"

"是的!"楚陽道:"天就是天!始終在從未改變!"

甯天涯默然不語.

"所以.甯老您一說我就全明白."楚陽在這八層寶塔山站不起來就這麼坐著向甯天涯躬身一禮:"多謝!"

甯天涯肅容受了他一禮然後也同樣一躬身嚴肅的道:"不謝!天就是天何曾在乎過我?為了這句話多謝!"

兩人相視而笑.

兩人的修為天差地遠兩人的年齡天差地遠兩人人的身份天差地遠.

但在這一課心中卻都是莫名的升起來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這種感覺就像是兩人乃是……同一水平線的多年老友一樣.

甯天涯道:"不過你先前所說的我還是有些不懂.你何曾來的後悔與愧疚?"

他皺緊了眉頭道:"你知道麼我看過這麼多的英雄豪傑數萬年來就只發現了你一個可以心境圓滿做好一個'人’升九重天闕!走大道之路!"

"你雖然自幼流落在外但認祖歸宗之後你的這一重心結已經打開.你對父母孝順對家人愛護對兄弟無微不至.你做到了一個男人能夠做到的極致怎麼還會有後悔與愧疚?"

甯天涯道:"這不應該啊."

楚陽苦笑:"但是對女人呢?對紅顏呢?"

甯天涯怔住:"你是說?"

楚陽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甯老今ri只有你在這里我也好敞開心扉與你一談."

甯天涯肅容道:"說."

楚陽皺著眉頭思慮了良久道:"甯老有一種姻緣叫做前世姻緣你信嗎?也就是說再見到一個女子的時候你會很莫名其妙的認定:這個女子就是你前世的妻子.那樣的一種感覺……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

不能說自己重生的秘密或者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了吧……楚陽心中一歎.

甯天涯微笑:"這有什麼不可理解的?靈魂之說雖然在凡夫俗子心中不予認同但到了我們這等地步卻可以確定.既然有這種感覺那麼就說明不錯."

楚陽緩緩點頭道:"是的.既然甯老理解那我就好說多了.當時我在下三天掌管補天閣對陣金馬騎士堂……是年我十七歲半!"

"然後就在那一天我第一次見到莫輕舞!當時莫輕舞只有不到十一歲."

"然後我就有一種冥冥中的感覺似乎小舞就是我夢寐以求的那個女人!"楚陽這一次是出了重生的秘密之外第一次全無保留的在另一個人面前袒露心扉.

甯天涯沉思著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那時候我就想等她長大了我就娶她當老婆."楚陽直截了當的說道:"我這一生只喜歡她一個.絕不會對其他的女人動心!事實我也做到了我一直沒有接受任何的女人.直到大戰結束."

"但事情並非是我想象的那樣發展.我那樣想了也那樣做了.但總有些意外發生."

楚陽苦笑著將烏倩倩和鐵補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甯老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麼不得勁."楚陽吸了一口氣:"我也知道這個世界三妻四妾乃是正常.但問題就在于我想要給輕舞完整的卻給不了."

"對于補天我也放不下.對于倩倩現在也是放不下."

楚陽說道:"我現在在面對莫輕舞的時候就感覺對不起她也對不起另外兩個.在面對另外兩人的時候也是同樣的感覺."

"是愧疚也是後悔吧."

楚陽低聲道:"我還曾經想過若是一切再從頭……我該怎麼做?想了之後發現我依然還是會左右兩難!"

"而且這種愧疚會一直的持續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夠化解."

"這就是你的後悔和愧疚?"甯天涯有些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

"是!"楚陽垂頭喪氣的點點頭:"我清楚的記得自己的初衷乃是想要輕舞一個.但現在不管讓我放棄那一個我都舍不得."

"于是乎就矛盾了起來."

楚陽苦笑:"甯老你說我是不是很賤?很……很有些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但卻怎麼立也立不起來但卻始終還想著立起來……額那種味道?"

甯天涯有些錯愕的看著他終于忍俊不住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居然是這種事……真真是奇了怪了……我就搞不明白……你怎麼會在這方面糾結成這個樣子?"

甯天涯笑的快活之極.

楚陽微怒:"很好笑麼?"

"的確好笑!"甯天涯捧著肚皮有一種要將眼淚笑出來的趨勢.

良久才抹著眼角說道:"這麼對你說吧……從天下大勢來看……記得數年前法尊曾經統計過一次九重天人口.現在九重天所有人口大約是三百五十億!其中兩百七十多億乃是女人."

楚陽愕然:"啊?"

"荒野拋尸江湖仇殺大型戰亂都是以男人為主!平均我們眨眨眼的時間這個九重天就會有數萬男人死去!死在刀劍之下!"

"這種情況中三天和三天還差一些以下三天為最!"

"問楚公子如果這八十億男人每個人都只找一個老婆都像你這種想法……那麼剩下的一百五十億女人怎麼辦?統統打光棍麼?"

楚陽苦惱的道:"這是兩回事!"

"好吧不從天下大勢來說就從男人的心理來說男人就是這樣子!這是男人的通病.同時喜歡幾個人實在很正常."

甯天涯說道:"不過就你自己來說的話那又是另外的說法了.姑且不論."

他笑了笑道:"男人的心不能分割.但卻可以做到遇著一個在一起的時候全心全意的對她好……與另一個在一起也是全心全意……"

"不不不……我做不到!"楚陽搖著頭.

他是真做不到.

楚陽實施過跟鐵補天在一起曾經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想莫輕舞但卻總會有時間驀然的就想起來然後心口就像是針紮了一下那樣的疼.

"哈哈哈……"甯天涯這一次是真的將眼淚笑了出來淚花飛濺.

"好吧我不逗你了……我也跟你說實話……"甯天涯捧著肚子極為辛苦的說道.

楚陽有些哀怨,有些憤憤的看了他一眼克制著拳頭發癢的感覺——實在想要在這老貨狂笑的臉狂揍一拳.

"虧了你還扯出一個前世姻緣……"甯天涯依舊辛苦的笑著:"雪大人前些天下來先來找過我然後又說去截住你."

楚陽刹時間愣住愣愣的看著他完全呆住.

雪大人?雪淚寒?(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零九章 天涯論道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一十一章 紫氣東來處,明月出關山【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