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三十章 放煙花,送大禮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三十章 放煙花,送大禮

"接下來的計劃……不會又是雷聲大雨點小吧?"紀墨很是有些不信任:"你說你先前掙命似的安排了那麼一大堆,活像是在這通道口守著的都是九品至尊一般……結果倒好,被哥兒幾個三下五除二的上來了……白費了那麼大的功夫.虧啊……"

莫天機冷冷的哼了一聲:"虧?我告訴你,能上來,就不錯了.你以為,通道之內的那些尸體都是老百姓?你以為,通道口在我們上來之前就死的大部分人乃是任憑你一只手就能全打倒的?"

他嗤了一聲,說道:"那是有人在我們上來之前,替我們掃清了道路.而且這個人非常強大……此人到底是誰不得而知,但絕對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那是確鑿無疑!"

"若是沒有這個人先掃蕩一遍……"莫天機冷笑起來:"我告訴你們,就那一關,就算我們全體拼命,再加上這一萬斤炸藥,都不一定能炸出一條路來!"

紀墨縮縮脖子,不做聲了.

這段時間他也發現了,自己無疑成了莫天機的重點打擊對象,只要自己一開口,那就是一頓疾風驟雨在等著自己.

"不過天機算計的真是挺好的,算准了這條路紫薇照頂,有貴人相助,果然就真的有."謝丹瓊說了一句.

羅克敵嘀嘀咕咕道:"棺材里不就兩千斤炸藥,哪來的一萬斤?"

莫天機森然道:"難道我策劃每一次的底牌,你們都需要知道不成?你算老幾?"

羅克敵縮了頭.

這個神盤鬼算現在是上病了,先不惹他,免得觸黴頭.

顧獨行笑了起來:"老大臨走的時候,給了我和天機三個戒指,裝拿一些東西;這個你們都知道.現在需要拿的東西都在我手上一個戒指里……其他的兩個戒指,都在天機手指頭上帶著……里面一點別的東西都沒有,滿滿的全是炸藥.天機說一萬斤……但據我估計,絕對不止,兩萬斤應該是有的."

眾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看著莫天機的眼神,便如看著怪物一般.怪不得這貨這一路上有事沒事就摩挲那兩個戒指,原來里面有兩萬斤炸藥……

這麼一想,大家都是毛骨悚然:莫天機居然在誰也不知道的情況下,自己揣著兩萬斤炸藥走在隊伍里,這要是有個萬一……大家豈不就轟的一聲都上了天?

紀墨和羅克敵看著莫天機的眼神都有些高山仰止.

媽**,這兩萬斤炸藥要是在我身上……我能不能做到跟莫天機一樣的平靜?

這麼一想,頓時心服口服.

畢竟炸藥這東西……可不聽話的,什麼時候碰撞的厲害了,自己轟的一聲就炸了.

"本次上天,天機預備了無數方案,最壞的方案,他並沒有說."顧獨行淡淡道:"最壞的方案就是,大家打不過,只好逃,所以指定由我點燃棺材的炸藥然後帶你們逃走,天機斷後,將兩萬斤炸藥……一起引爆.無論如何,我們都能逃得出去,但天機自己……則未必會怎樣."

大家想起臨出發前,顧獨行與莫天機的爭執,頓時心中了然:原來,便是為了爭奪這個.

刹那間,眾人心中都是湧起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平常一直與莫天機不怎麼對付的紀墨和羅克敵眼中露出愧色.

"不說這個了."莫天機笑道:"既然上來了,那就聽我安排,這上三天,大好的磨刀石在等我們,不是為了上來閑聊的."

他抬起頭,看著前方:"這里,就是蘭家的領地,根據審訊,前方數百里,便是天蘭城.所以……我們第一站,就是到那里去.天蘭城,乃是蘭家的大本營,在整個九重天,也是屬于情報最快,傳遞最迅速的地方之一.所以,下一步,我們要分散行動,將整個九重天這段時間來的所有風吹草動的形勢,所有有關情報,都收集過來."

"目標集中在蘭家!"莫天機沉沉道:"上次審訊,你們也都聽到了……蘭家人,居然要對付九劫劍主的女人……既然他們知道了這個消息……那麼,也就有了該死之道!"

"大家隨身要帶著紫晶,若是有買賣消息的地方,立即買下來.節省時間!兩天之後,我們就在……萬里樓集合!到時候,根據所得的情報,確定我們下一步的行止."

"此次打探,不准從你們口中說出'楚陽’這兩個字.但卻一定要從別人口中聽到!"莫天機重重的道.

"好!"

"咱們六個人;傲邪云,你與紀墨一組;謝丹瓊,你與羅克敵搭伙,我和顧獨行,為第三組!即刻行動!"

"炸藥怎麼辦?難道你還揣著?"紀墨小心翼翼的問道.提到炸藥兩個字,他就有些頭皮發炸.還記得與莫天機在中三天實驗,只不過兩百斤炸藥,就把山炸塌了半邊……如今,這位不要命的大哥手指頭上就吊著兩萬斤……

"棺材扔掉,炸藥我再收起來."莫天機微微一笑:"這可是好東西.不能浪費了.再說蘭家距離咱們這麼近……"

他微笑著說這句話,但不知怎地,聽到這句話之後,在場的兄弟五個人都是感覺到背上如同有一條毒蛇爬過.

涼颼颼的……

……

這是一家酒館.

雖然小,卻雅致.

十張酒桌,八面來風;五湖酣醉,四海朋友!——這便是這酒館的上下聯.橫批,也就是這酒館的名字:來一醉!

天蘭城比這個酒館大的,比這個酒館豪華的,不下千百;但這'來一醉酒館’,卻是公認天蘭城的第一酒館.只有十張桌子,每一天,只做二十桌的酒菜.想要在來一醉里來一醉,非提前預約不可.

但今天,卻有三個人沒有預約,就進來了酒館.

而且進來就要單間.

天知道,來一醉只有一個單間!每一天只開放兩次.想要在來一醉單間里喝酒的,無不是大有身份.單純有錢……你是進不了來一醉這個單間的.

伙計一看這三位便是外客,上前解釋道沒有位置了,但那位丑的天愁地慘的家伙只是哼了一聲,就直奔單間而去.

一邊走一邊嚷嚷:"草!蘭家都被老子燒了,如今來喝個酒居然還沒房間,我他娘倒要瞧瞧,誰敢占著不讓做,他祖母滴活得不耐煩了嗎?"

下一刻,正在來一醉單間中喝酒的人就被趕了出來;額不,還有兩個人在里面殷勤的收拾桌子,每個人臉上都高高的腫了起來.

大家一看,禍事兒啊.這被趕出來的,居然是牛家的家主大人.眾所周知,牛家,可是蘭家附屬家族之中的第一家族,一向都是很牛的.

但這位牛家主腫著臉被趕出來,顯然被打了耳光,而且還吃了苦頭,居然沒走,在一邊等著伺候著.

眾人都是大跌眼鏡.

"我也不破壞你們來一醉的規矩;但大爺今天就想在這里來一醉."那跋扈的聲音響起:"這位姓牛的還是姓驢的……已經把房間讓給我了,你們做一桌就行了.哎,姓牛的,把帳結了,滾吧!"

眾人都在猜測,這位牛家主肯定忍不下這口氣.下一刻可能要出人命……

但,讓大家大跌眼鏡的是……這位牛家主點頭哈腰,如蒙大赦,拉住來一醉的掌櫃叮囑了兩句,然後居然放下了十塊紫晶,交代:一定要最好的菜!最好的酒!最好的廚師……

然後才臉上冒著汗,落荒而走……

這三人都是什麼人啊?這麼猛?

頓時……

大廳里吃飯的大家也有些噤若寒蟬,一會兒工夫就都結了帳走人了……

因為從包間里傳出來懶洋洋的一句話:"各位,吃飽了喝足了就走吧,我這可不是趕你們走,而是跟你們好好商量商量……當然,不願意走的話,我就當著你們的面兒,談一談重要事情也行.我無所謂."

嗯,不是趕我們走.

的確很客氣.

可問題是……哥幾個禁得住您的客氣麼?聽說……連蘭家都燒了?

對于談曇的霸王手段,楚陽只有苦笑.這才幾天不見,自己這個師弟,可是變了大樣兒了.凡事,都只會用最最最干脆的方法解決……

"酒!菜!"談曇在吼:"快些!**這麼慢!居然也好意思說是第一酒館!"

眾所周知,來一醉的掌櫃乃是一位大高手,混跡紅塵游戲人生的,所以也能頂得住各方的壓迫.一身廚藝出神入化,本身修為,也有至尊一品.向來不會阿諛奉承,也從來不給任何人面子.

可說是一代奇人!

但此刻,這位高手卻是很識時務的親自在廚房炒菜.而且眼中滿是恐懼.

清高……那也要分對象的.

進來的這個丑八怪,明擺著乃是一個一言不合就能殺人的主兒.以自己的修為,被對方瞪了一眼居然連渾身血脈都凝滯了……

若要是在這位面前裝什麼清高……咳,我還是炒菜吧……

不多時酒菜上齊,談曇隨手一揮,道:"你們都出去歇會吧."然後又一揮手,這個房間就被九品至尊神念完全包裹住.

周圍有幾個高手本想打起精神偷聽一下,但,一旦接觸到這房間外圍,頓時頭腦中就好像被燒紅了的錐子猛地紮了進去一般,接著就是大聲慘叫著狂奔而去……

"你怎麼到了這里?"楚陽率先發問.憋了良久,此刻終于可以說幾句話.

談曇歎口氣:"你先別問我……我先問你幾件事,第一,師父現在怎麼樣?"

楚陽翻白眼:"師父師娘都在我那里……怎麼,你翅膀硬了,居然敢先問我了?"

談曇嘻嘻的一笑:"第二個問題,你要是回答不好,我就拒絕回答你的一切問題!"

楚陽的眼神危險起來,眼瞅著就要發飆.

謝丹鳳在一邊笑.

只見談曇凝重的坐下,臉色沉重,將自己的頭發用手指頭往後攏了攏,一臉正色的看著楚陽……

"我帥不帥?我是不是更帥了?"

謝丹鳳哈的一聲笑了出來.

因為這句話,不是談曇說的,而是楚陽問的.

楚禦座很干脆的來了一個先發制人.

談曇怔住:"你……"

楚陽很誠懇地看著他:"帥麼?"接著突然一個震驚的神色:"真的帥了麼?"然後便是欣喜若狂狀:"哇卡!我真的帥了……"

然後才一本正經的看著談曇:"你別問了,我都替你問了,而且也替你反應了……滿足了吧?"

談曇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憤怒的控訴:"你,你太不厚道了!"

楚陽哼了哼,握握拳頭,頓時手指頭骨節咔嚓咔嚓響:"師父曾經說過,他要陪師娘.師門的事情,我可以全權做主,遇見有什麼不順眼的,我這位遞補而上的大弟子可以全權處置;他老人家說,其他弟子若是不聽話,讓我隨便整,留口氣就行."

其他弟子?除了楚陽和談曇之外,孟超然哪里還有第三個弟子?

楚陽說著,啪的一聲,將一塊牌子拍在桌上,翹起了二郎腿.

正是孟超然的身份標識!談曇頓時軟了下來,哀求道:"楚陽,你不會吧?"

楚陽皮笑肉不動的說道:"我對于對一位九品至尊執行家法,很感興趣.再說了……楚陽……也是你叫的?大膽!給我趴下,撅起屁股來!"

談曇哀求道:"師兄……我最最親愛的師兄……"說著做出一副哈巴狗的樣子,就差屁股上裝條尾巴了:"看在丹鳳面上,你就饒恕了我吧……"

謝丹鳳哈哈笑起來,上氣不接下氣.

楚陽斜著眼,考慮道:"這個……"

談曇湊了過來,抓住他一只胳膊,連連搖晃:"好不好嘛……"

楚陽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哆嗦:"好好好……別搖了,脊梁骨都酥了……怕了你."

謝丹鳳在一邊笑的不行;但心中卻又感覺溫暖之極.

楚陽刻意的強勢,談曇刻意的扮小丑,都是為了告訴對方:

我還是那個……在我們卑微的時候的,你的師兄.

我還是那個……在我們渺小的時候的,你的師弟!

這些,都是為了沖淡,談曇意識中,那個魔王意識的覺醒所帶來的影響.

接下來,兩個人都是一下子放松了下來,相視一笑,也並沒有說什麼,直接就開始了.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讓蘭家知道你的身份了?我這次本想滅了蘭家的,你混不吝的出來插一杠子做什麼?"談曇很是不滿的說道.

楚陽心中一暖,道:"你多慮了;蘭家知道九劫劍主的女人,但卻並不知道,九劫劍主是誰.所以才會如此謹慎……要不然,我也早就不能站在這里……再說……以你現在的修為,想要干掉蘭家,恐怕你還做不到."

談曇一怔,終于笑了起來:"不錯.是這樣的."

蘭家若是確定了九劫劍主身份,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平靜.應該早就開始了行動……楚陽也絕不會現在這樣輕松,或者,早就被擒殺了.

以九大家族的力量,只是想要抹掉一個還沒有強大起來的楚陽,的確是有無數機會的.

但……他們不知道.

而楚陽說的另一句話,談曇也是無限承認.自從他看到蘭不悔突然出現,他就知道,今日要滅蘭家,絕不可能.只是一個蘭不悔,就能讓自己付出沉重代價,還不一定能贏,更何況,還有謝丹鳳在身邊跟著……

"那麼……下三天,你的女人是誰?"談曇靈光一閃:"烏倩倩師姐?"

楚陽干咳一聲:"倩倩是……咳,不過蘭家說的,是另一個."

談曇怪叫一聲,吹了聲口哨.

楚陽嗔怒的一瞪眼,談曇一縮脖子,道:"那你怎麼辦?這……不是個辦法啊."

楚陽沉沉道:"下三天已經有准備,而我這一次趕來,本想從此下去的,不過既然你在這里,我突然有一個想法,有沒有這個可能……將這個知曉一些的蘭家,拔掉它!或者說,拔掉……知道這件事的人."

"拔掉……"談曇苦笑起來,道:"之前我是這麼打算,而且,蘭家一批派往下三天的人手,我已經在途中全部解決了.而且看守通道的人,我也解決了一大半.其中所有高手,都殺了……也是為了便利你的兄弟上來.雖然他們不一定會走這一條路……但我也只是盡心.""不過說起毀掉蘭家……蘭家出來的那位老祖宗,絕對已經到了九品至尊中級……實力絕對在我之上!要不然,我也不會被你一拉便走."

"只要有這個人在……恐怕,毀滅蘭家會很難."談曇說道.

楚陽沉沉點頭,道:"這段時間里……我們再看."

談曇笑了:"那我就在這里陪著你寸步不離!你說打哪兒,我就打哪兒."

楚陽哼了一聲:"你莫非還想要讓我感謝你?"

"不敢……"談曇頓時苦起了臉:"大哥……您莫要冤枉我,我膽子小……"

三人齊聲大笑.

當天晚上,三人就找了間客棧住了下來.

同一天晚上.

莫天機等人,也在萬里樓整齊的聚在了一起.大家收集來的消息,都是集中彙總到了莫天機手中.

血酬堂有完整的消息買賣,莫天機很干脆的買了一份;結合其他人收來的消息,等于是九重天所有大事,都在這里備了案.

莫天機眉頭緊鎖,喃喃道:"非常不樂觀……目前對老大威脅最大的,貌似就是蘭家呢,咱們也只好利用一下厲家的名義……給蘭家一份大禮?"

兄弟五人一陣疑惑:"怎麼?"

莫天機淡淡一笑:"小行動,應該滅絕不了蘭家.不過就是用這兩萬來斤炸藥放個煙花,慶賀一下咱們兄弟終于上來了,不過……怎麼放的最響,最好看……咱們來商量商量……"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二十九章 噩耗頻頻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天蘭城的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