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四十章 危機時,籌謀中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四十章 危機時,籌謀中

蘭不悔淡然一笑,說道:"既如此,先拜托你一件事……若是到了下面,見到了我的父親.跟他老人家帶個好."

他眼中露出乳慕的神色,輕聲道:"他老人家在我弱冠之年,就離開家,一去不回……我很想他,很想他."

他道:"同為九劫中人,若是你死後有靈,想必會見到他老人家的."

莫天機淡淡笑道:"我只怕,我跟他說了之後,他會對你非常失望.那可就非常不美."

蘭不悔淡淡道:"若是他老人家能因此前來我夢中一訓,那麼我縱然殺盡天下人又有何妨?"

他看著莫天機,突然問道:"你有父親麼?你父親還健在麼?"

莫天機一怔,眼中突然有些懷念.

父親,莫天機的父親莫星辰,也算是一個人物;但莫天機在此之前,卻並未覺得如何,而且,對自己父親的很多做法,都不滿意.

莫星辰有些勢利,有些市儈,說到風骨氣節,更是沒有多少.

莫天機對自己的父親的感覺,既不是敬畏,也不是尊敬,更不是輕視,總之是很複雜.尤其是長大成人之後,隨著自己的智慧閱曆慢慢的增加,也就更加的……

但此刻想起來,卻只想到了父親在自己孩童時對自己的照料,呵護,想起那個在自己兒時將自己舉在肩頭卻被自己尿一脖子的那個中年漢子,卻不由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我比你幸福."

蘭不悔嘿嘿一笑:"你有父親,哪里知道一個自幼失去了親爹的孩子的痛苦!"

莫天機沉吟著道:"若今日我果真身死,便為你捎去你的思念!"

"多謝!"蘭不悔頷首一笑:"為了表示我的謝意,今日,我請你喝茶."

說著隨手往外一招,空中的靈氣突然翻滾湧動,須臾間就憑空形成了一個茶壺,三個茶杯.他從懷中取出茶葉,卻是最最平常的綠葉茶,放入茶壺.再次靈氣化水,注入壺中,稍頃,壺中便沸騰起來.

"我對這些行當,並不在意,茶好與否,酒是否美,從不在意,也從不講究."蘭不悔一邊忙碌,一邊說道:"所以,怠慢了……"

莫天機微笑:"的確是有些怠慢.不過,便原諒你這一次."

蘭不悔搖頭失笑,道:"你我年歲,相差著一萬年,但現在,我對你卻是當做平輩,甚至,半個長輩."

莫天機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明白."

蘭不悔道:"多謝你的明白.所以一會對你們下手,我會溫柔一些."

莫天機微笑:"多謝."

蘭不悔呵呵大笑,茶水已經滾開,絲絲縷縷的茶香溢滿空間,他端起茶壺,為兩人斟茶.熱氣茶香嫋嫋升起,在三人面前形成bobo的霧氣,似乎遮住了三個人的臉,遮住了三個人的眼.

"獨行,為了避免蘭前輩的疑慮,你便打橫作陪吧.若是咱倆並肩而坐,恐怕蘭前輩真的害怕我們會逃走."

莫天機說道.

顧獨行默不作聲,就在一邊坐了下來.

蘭不悔心中正有此意,若是九劫之二坐在一起,那麼,的確是有無數種手段或者方式來傳遞消息,商量什麼.那種小伎倆,就算自己這位九品至尊,也未必能發覺的.

如今兩人分開坐,正合心意.嘴上卻道:"過慮了."

莫天機微微一笑.

現在三人的位置乃是,莫天機居主位,背北向南,面對房門.蘭不悔坐在他正對面,背對房門.顧獨行坐在東面,面向正西.居于兩人中間.

三人面前,便是桌子.

蘭不悔想了好久,這個位置,自己乃是最有利的;就算背後有敵人,自己也完全可以反應,而對方兩人若要逃走,勢必不能經過門口.但要是破牆而出,且不說自己給不給這個機會,就算他們這樣做,做到了,破牆而出的時候,也會有一絲絲絲絲的阻礙感覺.

但自己足夠在那樣短暫的時間里反應三次!

于是蘭不悔放下心來.

"九大家族,非常強大!"莫天機這一次不等蘭不悔催促,就主動說了起來,他的聲音沉緩,帶著一種懾人的威力,便在此刻,他的姿態,依然是……江山在手,天下在心.

似乎他這是與親友指點江山,與兄弟縱論英雄;並非是生死頃刻!

"九大家族傳承萬年,每一代,都有驚采絕豔之輩出世!所以,越來越是強大."

"能夠傳承億萬年的家族,不管是底蘊,武力,還是智慧,都是非同小可.若不然,沒有九劫劍主,也早已覆滅在別人手里.所以對于這樣的家族,無論如何的小心謹慎,都是不過分的."

"就算是九大家族之中一個小小的管事,一個小小的執事……只要是正職,便不可小覷.沒有相應的能力,是絕對坐不上那個位置的."

莫天機娓娓道來.

蘭不悔神情一怔,轉頭看了顧獨行一眼,若有所思.隨即搖頭淡笑,並不阻止莫天機的說話.

顧獨行心如刀絞,卻是坐直了身體,一字不漏的聆聽.

他知道,莫天機到了這種地步,這些話,他並非是說給蘭不悔聽的,而是說給自己聽的.它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能逃出去這一渺茫的設想上.

若是莫天機今日身死,那麼,這便是他作為九劫最後的規劃!

"九大家族之中,越是往後,越是有一種奇特的現象,那就是越是年輕一輩,看起來修為進境,總要比老一輩快.同樣的資質,但,老一輩到達皇座,可能需要三十五歲,但年輕一輩,或者只需要二十五歲."

"所以給人一種錯覺:所謂的前輩,其實並不如何驚人,年輕一輩,卻是強爺勝祖!但這種說法,卻乃是大錯特錯."

"像蘭不悔前輩這樣子,應該是實打實的歲月消磨!"

"但後輩子孫不同,所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第一代有了基礎,第二代就能快些,到了第二代又有了積累,第三代便會更快……然後隨著一代比一代更快,更強,所有的資源也就越來越多,前輩們窮極一生之力只能鑽研出一條心的通道,但後輩子孫卻一點力也不用直接可以通行.所以後輩子孫,修煉也就更加的快速……這是一個循環!"

"所以九大家族之中,藏龍臥虎,實在不知道有多少高手……"

"而九大家族環境使然,所以,縱然是九大家族之中一些不怎麼成器的,在長年累月耳熏目染之下,遇到事情也會自然而然的采用最正確,或者最符合家族利益的做法.與一些飽學多智之輩的選擇一樣.這是先天的優勢."

"正如皇帝的兒子從小就學著帝王心術,准備做皇帝,但別人家的孩子卻只想著金榜題名之後去為別人做奴才!"

"學得文武藝,賣于帝王家."

"這是條件,也是規矩,更是傳承!這樣的傳承,慢慢的形成了習俗,慢慢的形成了定律,慢慢的深入人心,讓所有人潛移默化!……才是真正可怕的."

蘭不悔與顧獨行兩人同時點頭.

莫天機說的極有道理.

蘭不悔嗟歎不已:"不錯……皇帝的兒子從小就學著帝王心術,准備做皇帝,但別人家的孩子卻只想著金榜題名之後去為別人做奴才!這句話,真心的經典之極!"

莫天機道:"是的,這便是身份了.說起身份,連普通人家與官宦子弟的教育都是不一樣的,看似平等,實則早有偏移……所以這是身份,也是世態,更是世道!"

"所以這世上,所謂公平,其實只是兩個字,而已!"

"哈哈哈……公平就只是兩個字而已.這句話,值得浮一大白!"蘭不悔大笑:"世上自古到今,何時有過真正的公平?"

莫天機譏誚的說道:"所以我們想要在這上三天立足,需要千辛萬苦的打上來,而九大家族,卻可以從出生就在這里為所欲為……"

蘭不悔大笑.

顧獨行臉色沉重.

接下來,莫天機對九大家族開始逐一分析,在他分析之中,顧獨行的臉色也越來越是沉重.莫天機還沒有真正的完全了解九大家族,所以,他的所有分析,推理,都是建立在大方向上.

並未從細節處一一闡述.

但就是這樣的大方向論說,也讓顧獨行心中凜然.

甚至產生一種感覺:九大家族的可怕,絕對是在莫天機的分析之上的.

"……便如蘭家,表面看來,咱們目前已經摧毀了蘭家的大本營.但實際上來說,這一次對與蘭家雖然傷筋動骨,卻絕對不是一蹶不振!"

莫天機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指點江山的口氣,道:"蘭家必然有高層人士存活下來,而且,蘭家人一波去了下三天,一波鎮守九重天通道,還有一波前往西北,更有一波散于江湖."

"所以,蘭家這一次只是損失了根本,失去了一些直系血脈,並不能影響存亡.隨時可以東山再起.這便是蘭不悔前輩非要聽聽我的分析的原因之所在,因為他不想重蹈覆轍."

"同樣的,這也給了我拖延時間的理由."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三十九章 情與理,無兩全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天機詐,至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