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五十一章 甯天涯的收獲【補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六百五十一章 甯天涯的收獲【補1】

.得知面前這個老頭兒居然就是天下第一高手的甯天涯,鐵補天也是大吃了一驚...

而甯天涯雖然表面上鎮定自若,但心中卻也是窘困不已.畢竟……這事兒有些忒滑稽.來幫人家呢,卻被人家一歲多的小娃兒放倒了……

這種事不要說甯天涯,就算是天闕聖君來了,估計也會無地自容!

但鐵補天只用了一句話,就化解了甯天涯的尷尬.

"若是人世間真的有幸福,那麼,現在我得到了!多謝你,甯前輩!"

甯天涯最然滿心窘困,但也因為這句話而動容.

因為,甯天涯是楚陽請來的.作為一個與自己心愛的人長期分離的女人,在最艱難的時候,得到心上人的援助,這對與鐵補天來說,乃是巨大的幸福!

甯天涯能來,就代表了萬無一失!那麼,也就保證了鐵補天以後ri子的幸福!

就像一根定海神針,甯天涯的到來,絕對的振奮人心.

鐵補天用了這樣一種委婉的方式,來表達了自己的欣喜與滿足.甯天涯需要想一想才能夠理解,就是這想一想的時間,所有的窘困就這麼迎風飄散!

而且,還從一定程度上化解了甯天涯心中的些微敵意:畢竟,眼前這位女帝王,乃是自己徒兒的情敵!

但現在,在甯天涯面前的,沒有帝王,只有一個因為自己的心上人一點關懷而感到無比幸福的普通女人!

"老朽今ri來此,自然會不負楚陽所托."甯天涯微笑道:"必將盡力保證陛下母子平安!"

甯天涯雖然有百分之一萬的把握,但他依然沒有把話說滿.

鐵補天認真道:"若是甯前輩有把握的話,還請……護我下三天子民安全!這場風波,因為楚陽,因為我而起,但……我不希望,這天下有任何人,因為此事而受苦,受難!"

"朕自登基以來.四海升平,目前天下太平無事,子民休養生息,前幾年的戰亂之苦,這幾年已經稍有恢複,目前,正是萬民安樂.但這種幸福,得來不易.很脆弱.若是此時發生大戰……或者,強者之戰產生的天崩地裂……必然會讓子民們心中蒙上yīn影……甚至受傷害.所以……請甯前輩費心了."

甯天涯有些喟歎的道:"那是自然!"

這一刻,對這位女中帝王.甯天涯竟然有些敬佩.

自己很少有這種時候,但這一次,卻是因為鐵補天的胸懷.

在一般人看來.若是知曉內情的話,定然會想:你的夫君乃是九劫劍主,翱翔九天之上!你只需要跟著,就能有無數的榮華富貴和滔天權勢!

世俗皇權,與天際神祗的手握生殺大權相比,簡直不能相提並論!

畢竟,在強者眼中,天下蒼生,只是螻蟻而已.

但鐵補天身為女子.卻能恪守自己的職責,以一己之力,為天下臣民謀幸福!

責任,不容輕拋.

甯天涯來到下三天已經好幾天,但所到之處,所有人都對這位皇帝贊歎有加,聖明之聲.不絕于耳.

這可是來自天下最底層的百姓最淳樸的評價!

如此帝王,亙古少有!

更何況,這位帝王還是一個女子?

甯天涯輕聲道:"等此事事了,陛下就可以陪同楚陽小兄弟……縱橫天下,笑傲九重天……豈不快哉?"

鐵補天目光有些迷蒙.有些向往,但卻隨即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責在心,任在肩.每個人,總要有自己的擔負!"

她淡淡的一笑:"在至尊,或者世俗所謂的成仙成聖者眼中,天下蒼生,只是螻蟻,完全不在心上……但,試問天下哪一位聖人,那一位神人,不是有這螻蟻之身演化而去?"

"不管到哪一步,忘記了自己的螻蟻出身,縱然是蒼天主宰,朕也可以說:那是忘本!而忘本之人,有何資格相談大道?"

"若是成仙成聖,便可以不管人間疾苦,那麼,成仙成聖,又有何用?"

"楚陽有楚陽的使命,而朕!……亦有朕的職責!"鐵補天目光看著大殿之外江山萬里,緩緩道:"朕的職責,便是這萬里江山,便是這天下子民!"

"縱為螻蟻,也有螻蟻的幸福!"

"也有幸福的權力!"

"若別人不能帶給他們幸福,那麼,朕的職責,便會一直在肩!"

"皇帝不分男女,只看政事.."

"朕是皇帝!"

"皇帝是一份工作,不是尊榮!"

"做一個女人,我……做不到最好了.但做一個皇帝……並非是說放下就放下的……一個閉眼,就可能千萬人苦不堪言,一個懈怠,就有可能百萬里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鐵補天眼神黯淡了一下,道:"別人或者先是一個女人,然後才是別的身份,但我……卻先要是一個皇帝,然後才能……談到做一個女人!"

甯天涯不說話了.

鐵補天這番話,字字由衷.

在甯天涯這等人面前,是做不得假的.但凡有一個字不是從內心說出,甯天涯就能感覺到!

但,鐵補天一直到說完,甯天涯卻只感到了一片赤誠!

甯至尊心中不由的一聲長歎.

真不知道楚陽這小子是走了什麼運,竟然有如此一位奇女子,愛上了他!

這樣的女人,讓甯天涯也是無話可說.

甯天涯只是心中慶幸:若是自己的徒兒與她公平競爭……恐怕還真的會敗下陣來.

沉吟了片刻,連甯天涯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冒出來一句話:"楚陽的……女人,是老夫的徒弟,唯一的弟子."

鐵補天似乎並不感到意外,只是微笑:"前輩的意思是?"

其實那一句話剛出口,甯天涯就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此刻更加無言以對.

"楚陽早有心愛的人.我早已知道,所以,對自己的感情,一直秘而不宣."鐵補天似乎在解釋什麼,苦笑了一聲,道:"我不喜歡跟人搶……也不喜歡別人跟我搶.若不是當初他中了毒……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我的身份……"

"事後,發現有了孩子."鐵補天抿了抿嘴,道:"當時,我甚至想要用宮廷秘方,拿掉這個孩子……不想成為他的負擔,也不想給他接受我的理由……"

"但我畢竟還是個女人,畢竟還是自私的."鐵補天自嘲的道:"一來,我與我認可的男人的孩子,我不忍;二來,作為一個母親,我不忍;三來……鐵云也需要繼承人!"

"鐵云皇室嫡系血脈,只剩下我這一系女流.若無子嗣,必將至此而絕.前輩總不會認為,我鐵補天是那種隨便找個男人就能生孩子的女人吧……"

鐵補天譏誚的笑了笑,隨即認真道:"所以……縱然因此而被罵不要臉……我也不悔.沒有那一個女人,會為了被別人罵一句不要臉就殺死自己的骨肉……呵呵……"

"縱然對令徒造成了傷害,我……也只有說抱歉."鐵補天輕聲一笑:"其實……令徒,也是我不願意去往上三天陪同楚陽的原因之一."

"作為女人,都明白彼此,我很難面對我對她的愧疚.尤其是面對面的時候……我在這里,還能夠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但若是……"鐵補天沉沉道,有些黯然.

甯天涯終于無話可說.

對這樣的一個女人,縱然他在下來的時候,還抱有不滿,還抱有敵意,但此刻,他的心中卻全是敬佩.

作為女人,她是無暇的.

作為帝王,她是無敵的,也是最合格的.

作為人,她,依然是成功的!

甯天涯長長抒了口氣,由衷的道:"君王名補天,難怪君真能補天!"

鐵補天沉默了一下,道:"多謝前輩誇獎!"

甯天涯長身站起,道:"老夫要去看看小太子,陛下還請允許."

鐵補天頷首微笑:"甯老請便.在我鐵云,甯老盡可暢通無阻!"

甯天涯微笑而去,心中卻是不住的歎息.

幾句話,一直在甯天涯心中回響.

"……哪一位聖人,那一位神人,不是有這螻蟻之身演化而去?"

"不管到哪一步,忘記了自己的螻蟻出身,縱然是蒼天主宰,朕也可以說:那是忘本!而忘本之人,有何資格相談大道?"

"若是成仙成聖,便可以不管人間疾苦,那麼,成仙成聖,又有何用?"

這幾句話,在甯天涯心中,便如是暮鼓晨鍾滾滾雷鳴一般,不斷的回響.每一次,他都似乎有一種新的領悟.

再想到那小娃兒的那棵樹,那奇怪的世界……

甯天涯心中便又多了一層感悟.

"想不到我甯天涯困于這個瓶頸一萬多年,如今接受了別人的委托來到了下三天,反而在這以前都不曾正眼看過的下三天,得到了以前做夢都不曾想到的東西!"

"我以前只愁于眼前無路,但現在;這下三天一母一子,竟然每個人都指點了我一條路!居然從沒有路一下子變成了兩條路,成了三岔路口……"甯天涯搖頭失笑:"這可真是始料未及……不過,那小家伙身上,秘密卻是更大啊……這一次來到下三天,我的收獲可是太大了……"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五十章 小白兔與大灰狼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百五十二章 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