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百零三章 死的心服口服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百零三章 死的心服口服

紀墨出手如電,在蕭晨雷轉頭的瞬間,短劍用了所有的力量,狠狠地在這麼近的距離,插進了蕭晨雷的心髒!

劍尖上的劍氣瞬間就在蕭晨雷心髒正中間炸開!將他的五髒六腑統統摧毀成一團漿糊!

用力之大,劍尖透過蕭晨雷的胸口貫背而出的時候,甚至將紀墨自己的大☆腿都刺出了血,幾乎將他自己與蕭晨雷串在了一起!

完全的突如其來,完全的猝不及防!

"我宰了你,好不好?!"

蕭晨雷這一刻真如是被天雷劈中!

只感覺自己悲劇到了無法無天,天昏地暗的地步!

看著胸口閃亮的劍鋒只露出來最後一小截,感受著胸口內那種冰涼的觸感與至極的疼痛,感覺到短劍從自己前胸插進去,從後背透出來,居然愣了一下!

真的是愣了一下.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屬于自己的致命一擊,居然是在這里!

哪怕是蕭家僅剩下的幾位至尊之中出了內奸對付自己,都不會讓他這麼意外!

這個江野,前一刻還是混身骨骼盡斷,這一刻居然就能要了九品至尊的命?

他完全搞不明白,這家伙,是什麼時候恢複了身體,是什麼時候手中居然有了劍!這……這是為什麼?

紀墨一句話出口,就有些後悔.

因為他不應該說這一句話的.

這一句話,實在不該!而且是錯誤到了極點.他應該刺出這一劍之後,立即翻身逃走,越遠越好,躲避這位九品至尊即將到來的瀕死反撲!

紀墨自己心中清清楚楚的知道:說這一句話的時間,極有可能導致這位九品至尊的反撲將自己一起拽下地獄!

而且對方完全做得到!

甚至,就算是他接著逃走,也未必逃得出對方的一擊!

這些,紀墨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所有後果,他都明白,甚至在他出手之前,都決定了要這麼做:一擊出手,立即遠遁!

但,人就是這麼奇怪,他雖然知道這一切,雖然決定好了,但一擊成功的那一刻,卻不可遏制的要說完這句話再走!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心理.

紀墨這一刻的成就感無與倫比!他迫切的要有一個人分享他的喜悅和成就,所以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得瑟!

說完這句話,紀墨立即彈身而起,嗖的一聲,就到了十丈之外,一個翻身,拼命地逃走!

惶惶似喪家之犬,茫茫如漏網之魚.

一邊逃一邊狂罵自己:賤!你就是賤!賤的沒邊兒了……你說你接著逃走還逃不出去,居然還要得瑟……真是後悔死了……

他一個翻騰,一個翻滾,一個筋斗,一個……

隨即他就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不知何時,蕭晨雷已經來到他身後,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兩人一起停在了半空中.

隨即,紀墨就感覺自己就如同陀螺一般轉了一下,瞬間就臉朝後,對上了蕭晨雷毫無表情的臉!

這一刻,紀墨欲哭無淚.

得瑟大了.

蕭晨雷胸口,那柄短劍還在插著.

蕭晨雷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低下頭看了看胸口的短劍,抬起頭,眼神平靜深邃的看著紀墨,下頜白須微微抖動,輕聲問道:"你……怎麼做到的?"

紀墨只「百度☆傲世九重天吧」覺得在對方一只手下,自己身上就像是壓上了一座大山,一動也不能動,張著嘴,驚恐道:"啊?"

蕭晨雷皺起眉頭,似乎在考慮一個深沉的學術性問題,而不是他自己的生死.

"我是問你,你何時恢複的?你怎麼恢複的?你是什麼人?"蕭晨雷眉毛皺著,百思不得其解.

"我……我在你剛剛將我扛上肩頭的時候,服的藥."紀墨心中驚魂一定,慢慢的鎮定下來,眼前局勢已經惡劣到家,居然激發了他一股無法無天的精神.

一種不知死活而又極度憊懶的勁頭沖上來,居然讓他立即鎮定!

說話也不結巴了,眼神也不躲閃了,身子不再顫抖了,心里不再害怕了,居然理直氣壯了起來.

抬起頭盯著蕭晨雷的眼睛,道:"事到如今,你也想死個明白是不是?"

蕭晨雷蕭索的說道:"廢話!老夫縱橫一生,便是一敗也難得,今日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你一個螻蟻一般的人物一劍刺殺,斬破了元神,崩毀了神魂!老夫若是不搞個清楚明白,豈能安心瞑目!"

紀墨哈哈一笑,道:"你想死個明白,老☆子也想死個痛快的!索性就與你說道說道!"

蕭晨雷看到他渾然不懼的樣子,倒是眼中升起一絲贊賞,道:"你雖然實力如同螻蟻,但你也算是個好漢子,死在你手里,也不枉!你說,我洗耳恭聽."

紀墨冷笑一聲,指著自己鼻子說道:"老☆子是螻蟻?你見過我這麼帥的螻蟻麼?他麼的!好讓你小子死個明白;老☆子我名字就叫紀墨!乃是當今九劫之一,家族嫡系兄弟排行老2,九劫兄弟排行第三,上下九重天,有哪一個見了我不是尊稱一聲紀三爺?或者是……紀二爺?我這麼巨大的人物,在你眼中,居然是螻蟻?你必須更正這個說法!否則,老☆子還不說了呢."

蕭晨雷眼中神光不動,不喜不怒:"原來是九劫之中的紀三爺."這句話,說的很是沉重.

紀墨哎的答應了一聲,洋洋得意的說道:"知道是三爺便好,三爺看在你馬上就要死的份上,替你指點一下迷津."

蕭晨雷淡淡道:"如此,還請三爺明言."

紀墨頓時得瑟了起來,道:"事情是這麼回事……"

兩人在說話,四周打斗聲也此起彼伏,那幾位蕭家至尊雖然修為高強,但卻中了劇毒,而且是先天之毒和無影之毒,不運功還持續擴散難逃一死,更何況劇烈運功戰斗?修為可說已經是百不存一.

更何況是在莫天機的從容指揮之下,九劫兄弟很快就將幾人殺死,來到了這里.

看著紀墨就掌握在蕭晨雷手中,大家都是大吃一驚.

蕭晨雷修為絕世,又是撐著最後一口氣,將他自己與紀墨釘在了半空,這樣的環境,可說是根本無法施救!

而且來不及有任何動作,蕭晨雷就能在任何人先趕到之前,一把扭斷紀墨的脖子!

楚陽與莫天機同時做出手勢,讓兄弟們不要驚呼出聲,以免驚動了蕭晨雷,讓他一時沖動下,直接殺了紀墨.

然後,莫天機和楚陽迅速的站在了一處,兩人眼神中,都是相同的意思:怎麼辦?

在這等時候,越發看出來兩人的不同.

楚陽眼中,乃是十萬分的焦急與關切,還有一種極處的心痛;而莫天機眼中,卻是三分關切,七分冷靜.

"唯有等!"莫天機沉沉的低聲傳音.

"我們的機會,只有一個.那就是紀墨完全說完了之後,解開了蕭晨雷的心結的那個時候,而且希望不在我們身上,在月聆雪手上!只要月聆雪能抓住那個機會,紀墨就有一定的幾率沒事!若是抓不住……"

莫天機的聲音里,有著淡淡的失落.

楚陽心中一抽.

現在,誰知道月聆雪在哪里?若是不在這里……

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在這一刻,楚陽與莫天機心中同時升起一個念頭:若是……自己兄弟幾人,能夠擁有月聆雪那樣的實力……

何至于如此?

高空中,蕭晨雷根本看也不看地上的楚陽等人,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紀墨的嘴唇,聽著他說出的每一個字.

他的胸前背後被短劍完全貫穿,五髒六腑已經稀爛,但,竟然詭異的一滴血也沒有流出來.

站在空中,依然穩若大山!

"原來這是苦肉計!"蕭晨雷嘴唇微動,輕輕歎了口氣.

他在沒有受傷的時候,表現的有些暴躁,也有些冷漠;「夢已啟航☆清逸爾雅」但現在自知瀕死,卻是真正表現出來一代九品至尊的沉穩風度.

"當然."紀墨昂然道:"我們勢力不如你,若是不用計策,難道要找你送死不成?"

蕭晨雷竟然微微一笑,道:"那麼我已經知道,你的藥便是九重丹,只是,我很好奇,你的九重丹是藏在了哪里?"

紀墨一怔,瞠目結舌,臉上露出一絲難堪,怒道:"你已經知道了,還廢話什麼?快些殺了三爺!"

蕭晨雷卻不動手,只是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觀看,區區一個活人身上藏著一顆九重丹自己居然沒有發現?

這事兒,忒怪!

看到了紀墨胯下,突然眉毛一皺,似乎想到了什麼,竟然猛地嗆了一下那般咳嗽一聲,眼中露出揶揄和恍然大悟的神色,道:"難道……你是藏在了?"

紀墨狂怒的道:"我告訴你!快些殺了老☆子!"

蕭晨雷突然哈哈大笑,再也不控制自己傷勢,鮮血不斷從他口中流出,胸口創傷前後一起飆血,他卻不管不顧,笑的幾乎要死的說道:"原來你是藏在了**里……妙計妙計!九劫中人,果然不同凡響!老朽佩服,能夠將九重丹藏在那里,而且需要的時候居然還能摳出來吃掉……只是這份勇氣,老夫就中計中的心甘情願!死也死得心服口服!"

"因為若換做是老夫,那是死也咽不下去的!"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零二章 我宰了你好不好?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零四章 寶藏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