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零四章 寶藏在眼前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零四章 寶藏在眼前

蕭晨雷在不顧生死的長空大笑.

紀墨一張臉刹那間就是變成了豬肝se,刹那間羞慚無地.

媽的,被當著這麼多兄弟的面,說出了這個真相;紀三爺覺得無地自容了.大怒咆哮起來:"蕭晨雷你這個老王八蛋誰讓你說出來的三爺跟你拼了我……你這老不死的,今ri咱倆一起下黃泉,老子與你不管yīn曹陽世,都是不共戴天不死不休!啊呀呀呀老子這下子丟人了……"

下面幾人如被雷擊.

楚陽與莫天機也是神情古怪.

實在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媽的,整的這麼糾結呢?紀墨這種能夠搞的人哭笑不得的本事,也真是登峰造極了.

居然在生死之際,還能讓人啼笑皆非.

蕭晨雷哈哈大笑,說道:"想不到老夫一生縱橫無敵,今ri被偷襲暗算而死,居然也能死的這等高興爽快!劍主大人,九劫兄弟不易湊齊吧?想必這位紀三爺,對您也是極為重要的吧?"

他的眼睛刀鋒一般往下一轉,就鎖定了楚陽.

從兄弟幾位的站位上,以及各自的態度上,蕭晨雷一眼就看出來,楚陽乃是真正的主導人選!

而九劫之中的主導人選,不是劍主,又是什麼?

楚陽抬起頭,說道:"不錯,我兄弟對我,極為重要!不可替代!"

蕭晨雷沙啞的笑了笑,道:"今ri我已經必死無疑,不過,我的手只要一動,這位九劫中人也休想活著……所以,老朽要與劍主大人做一個交易,如何??"

楚陽沉住氣,問道:"什麼交易?"

蕭晨雷深深吸氣,臉上露出來緬懷之se:"當初.我與大哥兄弟二人,奠定蕭家基礎;兄弟兩人一個守成在家,一個開疆擴土,遂成我蕭家萬年基業!"

"如今想來,便如一夢."

"今ri我若殺此人,便可破掉九劫;但,若是劍主大人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也可不殺!"蕭晨雷道:"雖然是被偷襲.但我畢竟是含笑而死,此生也已足了."

"什麼條件?"楚陽問道.

蕭晨雷淡淡道:"並不是多麼為難的條件……只求劍主大人,在今ri之後一統九重天的時候,莫要動我們蕭氏家族!"

紀墨大叫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兄弟向來不受敵人威脅!紀三爺也沒那麼值錢……你以為奇貨可居……"

蕭晨雷出手一點,紀墨頓時說不出話來.

楚陽立即說道:"我答……"

便在這時,一個聲音清清淡淡的說道:"隨手滅掉你手中的人?你.做得到麼?"

隨著這個聲音,一道月白se身影突然冉冉升起,速度並不快,來到空中,與蕭晨雷對面而立.

蕭晨雷臉se狂變,慘然道:"原來是月尊者……"

來人正是月聆雪.

月聆雪好久沒有出手,這一次出來本以為可以松散一下筋骨,沒想到一切准備都做好了,卻發現沒用到自己.

甚至.就連九品至尊,也窩窩囊囊的這麼死在這幾個小子詭計之下.

若不是蕭晨雷最後還有這一手,越嶺小學幾乎就是來旅游一趟了.

蕭晨雷一見到月聆雪現身,就是慘笑一聲,慘然道:"既然有月尊者在這里,那麼,老朽還談什麼條件."

別人不知道,楚陽等人也並不清楚;但蕭晨雷自己心里有數.

只要有月聆雪在這里,哪怕像現在紀墨就在自己手中控制著.也不是自己可以殺得了的!

只要月聆雪願意.他隨時都可以將紀墨救出去.

既然如此,倒不如落的大方.

呵呵一笑.將紀墨凌空扔了出來,苦笑道:"九劫不死,果然如此!在這樣的環境下,居然還有月尊者出現……"

月聆雪眼中神se溫潤,道:"晨雷,你可有什麼話,要對家里交代?"

這便是在問他的遺言了.

既然蕭晨雷沒有困獸猶斗,而是立即選擇了放棄,縱然是蕭晨雷自己知道不可行,卻也依舊是給了月聆雪一個大面子.

月聆雪自然要給對方一個相應的尊重.

蕭晨雷沉默了片刻,苦笑道:"沒有."

這兩個字一出來,大家都是愣了愣.他已經必死無疑,竟然不准備給家人留下幾句話嗎?

蕭晨雷苦笑:"事已至此,已經是大勢所趨;彼此生死為仇,已經定數!我說什麼,也不會改變任何一絲一毫."

大家同時心有戚戚焉.

是的,事情已經到了這等地步,縱然蕭晨雷遺言說要家族放棄仇恨,能做得到麼?

縱然楚陽等人可以答應,蕭家也是絕對不肯答應的.

但蕭家只要是不放棄,就一定會被九劫所滅!

楚陽輕聲道:"大家恩怨糾纏,已經不可化解.不過,今ri你雖然是因為月尊者沒有殺我兄弟,但我還是欠你一個情!你還有什麼心願?"

蕭晨雷苦笑:"不是我不想殺,而是做不到!至于心願……則是沒有了."

他的口中的鮮血chao水一般湧出來,其中還有一小塊一小塊的內髒,顯然此刻他已經徹底的放開了對身體傷勢的控制.

他倒背著手,身子卻已經從千丈高空開始滑落,緩緩的,一寸寸的滑落,眼神中不知在想著什麼,突然苦笑一聲:"今ri你滅我,明ri你也會被另外的人所滅,如此循環而已,又有什麼仇恨?"

"其實這等人生,真的很沒意思."

"沒意思的緊."

蕭晨雷說完了這最後五個字,身子便直直的墜落下去,竟然再也沒有說任何一個字!

"此人也算的是一個漢子,起碼,看得開生死."董無傷歎了一聲.

身邊,顧獨行頷首贊同.

"他能夠看的開,是因為月前輩在這里!"莫天機冷冷一哼,道:"他自己知道沒有任何希望,就算瀕死一擊.也只有平添羞辱,所以才看的開!"

他冷笑著看著顧獨行和董無傷,道:"若是月前輩不在,你們以為,他會這麼看的開麼?"

兩人面紅耳赤.

莫天機道:"你們英雄惜英雄,這是骨子里的劣xing,改不了你們;不過,我只希望你們盡快的提升實力.多多以你們自己的修為讓敵人像今天這麼'看得開’,就好了."

說完,就轉身而去.

留下顧獨行和董無傷面面相覷,楚陽搖頭一笑,道:"敵人中也有英雄的,但……卻不會因為對方是英雄就不與我們為敵."

兩人點點頭.受教.

卻見此刻紀三爺已經恢複過來,正在被羅克敵追問的面紅耳赤:"紀三爺,請問你今天吃的那枚九重丹滋味如何?"

紀墨臉se大紅,捂著臉沒顏見人,羅克敵神氣活現,喋喋不休的追問,芮不通等人在一邊起哄,剛才的大戰氣氛,已經蕩然無存.

紀墨終于被追問急了.咬牙切齒的說到:"羅克敵,你等著……我已經找到了解決咱們問題的辦法,你若是……惹急了老子,老子死也不告訴你!"

羅克敵頓時目瞪口呆,突然間一聲怪叫撲到他身上,雙手抱住,刹那間諂詞如chao:"紀三哥,紀三爺……哎喲喂我的好哥哥……我叫你大爺……"

紀墨抱著膀子冷哼,仰臉看天.

羅克敵圍著他團團亂轉.心急如焚求爺爺告nǎinǎi的追問.

眾人都不理這兩塊貨.由著二人耍寶,轉身走去.

只聽見身後談條件的聲音不斷.

"還敢揭我短?"

"不敢了.大爺,您是我親大爺……"

"剛才你在干什麼?"

"剛才我就是個屁啊……您屁股一松就把我放了……"

"你還敢跟我提屁股??!"

"啊……大爺大爺我的錯……"

"我腿酸了……"

"我給您錘錘……"

"身子不得勁……"

"我給您揉揉……"

"哎,我想傲波了……"

"我可以代替……額不不不……這事兒兄弟可沒法啊……"

…………

聽到這里,連正與眾人往里走的月聆雪也是猛地打了一個趔趄.

兄弟幾人滿臉羞慚的低著頭趕緊離開,人人臉上表情如出一轍:這倆貨,我不認識……真的不認識……

向月聆雪道了謝,月聆雪安然道:"這下面,應該就是龍鳳尸骨……這東西對你們有用,對我卻未必.所以,你們下去吧……我等你們出來再離開."

楚陽也沒有客套,道:"好."

"另外,將這些尸體都埋了吧……縱然為敵,但一個個也都是大有身份,死後暴尸荒野,難免淒涼."

月聆雪道.

楚陽點了點頭.

……

一切准備妥當,見到紀墨與羅克敵還在一個看天一個轉,楚陽飛身而上,一人一腳遠遠踹了出去:"還不進去!等什麼呢?"

兩聲慘叫聲中,兩人手舞足蹈的凌空飛起,摔進了礦洞.

……

莫天機與楚陽兩人跟在最後.

"你准備怎麼辦?從何處下手?"莫天機傳音說道.

"現在並沒有感應到九劫劍的消息,應該是被龍鳳之骨的強大氣息鎮壓在了下面,所以,先從龍鳳之骨入手."

楚陽沉吟了一下說道.

"也好."莫天機沉著地點點頭.

兩人都有些振奮.

這里對楊家來說,只是一個小型紫晶礦;對蕭家來說,也只有龍鳳之骨可算好東西,但對于楚陽和他的九劫兄弟來說,這里,卻是一個天大的寶藏!

龍鳳之骨,幾乎就能代表了龍鳳二族的傳承!

第七截九劫劍!

而且,還有……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百零三章 死的心服口服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零五章 龍鳳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