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八章 兩敗俱傷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八章 兩敗俱傷

法尊眼神yīn鷙,露出一個絕對不帶任何笑意的笑容:"不一樣?你和我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不過都是一縷殘魂!不過都有過那樣的際遇,都有過那些兄弟,都跟隨過九劫劍主!都在這世上孤獨,都在這人間漂流,有什麼不一樣?"

舞絕城嘲諷的笑了:"你有什麼資格跟我一樣?我數萬年到現在,我始終記著我的兄弟,你還記著幾個?當初我活著出來唯一的念頭就是恨!我恨!我恨我祖宗,為何就給了我一份那種東西……為何不多給我?讓我將其他的兄弟都救出來?"

"我數萬年心不變!縱然蒼天天譴,也不變!也不離!我等那個公道!等我死的時候,我會帶著那個公道,帶著那個說法去找我的兄弟,告訴他們,我拿到了公道!"

"你呢?"

"你用兄弟的靈魂來支撐你自己的生命!你用兄弟的靈魂力量,來提升你自己的修為!你完全為了一己之私,完全為了野心活在世上!兩萬年了!你真正為自己的兄弟做過什麼?你為你自己又做過什麼?你為你自己的家族,又做過什麼?"

"你只為你自己活著!"

"連後代子孫你都不顧!你還算是人?當年兄弟你居然否認,你還算是人?"

舞絕城一聲大喝,法尊猛退一步,突然昂起頭:"我又如何?不管如何,我樓文龍現在與你平分秋se,甚至.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

"你樓文龍?混賬!直到如今,你要用你的兄弟的名字,來替你頂著漫天惡名!"舞絕城越說越怒,須髯戟張,突然間大吼一聲:"第五惆悵!你以為我真猜不出你這個狗ri的混賬的真正身份麼?!"

"你這千刀萬剮的雜碎!喪盡天良的混賬!卑鄙無恥的小人!齷齪肮髒的惡賊!"

"我**的!我去你媽的!"舞絕城罵道:"我呸你媽的!"

舞絕城越說越是狂怒,到最後干脆破口大罵,風度全無;但.舞絕城自己卻感到了絕對的暢快!

世上有些人該殺,有些人該罵!而眼前這位法尊,無疑就是這兩方面都是登峰造極了!

法尊的臉se慢慢的變得yīn沉.越來越是yīn鷙,越來越是壓抑,一字字道:"舞絕城.以你的身份地位,說出如此潑婦罵街的話,你就不覺得恥辱!辱及別人先人,你不覺得下流?"

"老夫不覺得恥辱!老夫還未罵夠!"舞絕城又是連續一番大罵,痛快淋漓,罵到最後,舞絕城仰天長笑:"本來你不值得我罵你,你也不配讓我罵你,但老夫發現,沒有任何顧忌的罵你一頓.實在是很爽!"

他大吼一聲:"我cāo你祖宗!爽!老子很爽!"

法尊的臉已經氣得扯扁了,厲聲叫道:"舞絕城,我敬你是前輩,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能罵,難道老夫就不會罵人了麼?"

舞絕城哈哈大笑:"你罵!你用什麼理由罵老子?老子罵你.理由隨手都是!但你罵我?你用什麼罵?"

他仰天長嘯:"我舞絕城這一生,對不起過誰?!"

"我舞絕城這一生,背叛過誰?"

"我舞絕城這一生,問心無愧!我不是好人,但我光明磊落!我有兄弟!我有良心!"

"你有麼?你有麼?你有麼?"

舞絕城連問三句,問一句.前進一步,再問一句,又進一步!

法尊不由自主的緩緩後退,隨著舞絕城進一步,他就退一步,連退三步!

突然勃然大怒,身子一挺,剛要說話,就見舞絕城哈哈大笑:"挺直了腰板?第五惆悵,你這輩子,你還挺得直麼?"

第五惆悵一字字道:"我挺不挺得直……你,看不到了!"

舞絕城哼了一聲,淡淡道:"所以我說你卑鄙無恥!你現在已經是萬毒不侵之軀;我的毒,對你無用!而你的魔氣,卻可以侵蝕我的身體!"

"虧你剛才還說再給你三個月時間就能殺我……到了這種地步,你還對我用心機!"舞絕城側了側頭,看著自己肩上那漆黑的掌印,道:"我只是很奇怪,你從何處學得的魔功?"

第五惆悵瞳孔縮了縮,道:"此乃是法尊秘傳,法天象地神功之青天氣!舞絕城,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舞絕城嘿嘿冷笑:"老子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青天氣?真以為老子沒見過?當年幾屆法尊,哪一個沒有與我交過手!第五惆悵,可不可以像個男人一些?"

第五惆悵緩緩道:"你看不到了,你也不會知道了!"

舞絕城呵呵大笑,從懷中取出一截通紅的東西,連看也不看,就塞進了嘴里,嚼了幾下,就咽了下去,隨即又取出別的六種顏se的東西,神se自若的放入口中大嚼.\/\/..\/\/

"人間七毒!?"法尊臉se一變.

"七毒壓魔氣,正是以毒攻毒!"舞絕城嘲笑道:"莫忘記,老夫是毒醫!"

"只可惜七毒只能暫時壓制!"第五惆悵冷笑:"你難逃一死!"

舞絕城冷笑:"我就算死,也比你舒服!我突然很替你那八個兄弟慶幸,那八個人運氣真好,死在了一起,把你摘出來了;若是那樣的英雄與你這樣的雜碎死在一起,那才是侮辱啊……"

舞絕城大笑聲中,法尊怒吼一聲,欺身而上.

舞絕城長笑不絕,悍然迎上!

兩人這一次交戰,與剛才又不同.

剛才起碼還規避閃躲,但現在,卻是完完全全的硬碰硬!

你不避,我也不閃!

兩人都打出了真火.

舞絕城哈哈大笑,這一次.換做他說話多,而法尊則成了一言不發的悶葫蘆.

"你不配!"

"你不配!"

"你什麼都不配!"

"你就是一個垃圾!"

"叛徒!"

"你怎麼有臉提當年的兄弟!"

"若是你爹知道你這樣,想必也會將你在剛生下來的時候就掐死!"

"若是你娘知道……"

舞絕城的嘴巴越來越毒,眼神越來越快意,說到後來,已經是哈哈大笑:"痛快!真他娘痛快!"

法尊忍無可忍,一聲厲吼.突然間周身魔氣升騰!整個人,似乎也虛化了,形成了一大片的黑氣.沖向舞絕城!

舞絕城長笑不絕,眼神一厲,揮手迎了上去!

砰砰砰!

連續三聲撞擊.同時響起!

舞絕城一掌拍在法尊左胸,一腳踢在他小腹,而法尊那黑氣彌漫的大手,也狠狠拍在他的胸膛!

咔嚓一聲,法尊的肋骨斷裂,小腹受震,一口血箭噴出來,這一口血,卻是黑血!

他被舞絕城一掌打傷了天魔氣泉!

同一時間里,舞絕城的胸膛上也是咔嚓一聲響.兩根肋骨同時折斷,隨即被他用元力強行裹住.兩聲悶哼出自兩人口中,兩人再一次同時飛退.

這一次的傷勢,對于兩人來說,都是重傷!

而且舞絕城.已經是連續第二次中了魔氣!而且是在胸口!

飛退中,法尊眼中yīn險的光芒一閃,喝道:"宰了他!"

突然間,正在飛退的舞絕城突然湧上一股不好的感覺,兩側白雪中,有凌厲的殺氣狂湧.兩道人影突然閃現,一刀一劍,刀劈舞絕城左肩,劍刺舞絕城肋下!

現在正是舞絕城被震飛,身不由己的時刻,這一刀一劍,刁鑽之極,各自分開了距離和先後,但舞絕城要想躲開刀,就避不開劍!

反之,亦然!

而且,這兩個人的修為,都到了九品中級至尊的程度!

舞絕城哈哈大笑:"果然是卑鄙!"

突然一聲大喝,白衣猛地震碎!一片片布條飛出去,其勢之疾,絕不下于神兵利器,隨即,舞絕城身子一轉,頭一歪,一縮肩膀,避開了大刀,用自己的腰,迎上了長劍.

啪的一聲脆響,舞絕城腰間一塊奇怪的玉突然碎裂,舞絕城臉上露出一絲心痛,扭身而退.

劍光如毒蛇,刺碎那塊玉之後本能的一轉,一挑,舞絕城從肋下到肩膀,劃開了一條深深的血口子,幾乎將他的身體劃成了兩半.

舞絕城長嘯一聲:"今夜老夫幸不死;來ri舞絕執法城!"

身子一閃,一旋,長空一溜鮮血滴滴灑落的時候,舞絕城已經到了五百丈外;兩個影子同時感覺面前似乎有一股晨風刮過,有一片白云飄流,已經消失了舞絕城的影子.

劍尖上,鮮血猶在滴,兀自冒著熱氣.

但舞絕城在風雪中閃了閃,就不見了.

晨風身法!

流云遁法!

兩人同時叫了起來.

不遠處,法尊左手輕輕撫著自己小腹,有些失望和怨毒的看著舞絕城遠去的方向,眼中充滿了不甘.

"是晨風至尊的玉牌!"一個影子將舞絕城碎裂的玉佩抓了起來,拼在一起,上面,隱隱有五個字隨著人的眼光注視,猛地浮了出來:宇內起晨風!

"難怪能阻擋九品至尊的劍……"另一個影子手持寶劍,有些不甘的說道.

"無妨."法尊深深吸了兩口氣,又噴出一小口黑血:"他今ri,連續中了我兩次消髓氣,又中了一劍,內外交加,還有震蕩內傷……最遲一年內,是恢複不了的,而且,消髓氣,就算是毒醫,也沒有辦法,只能暫時壓制……一年內,舞絕城是沒有任何威脅了!"

"是."兩個人同時躬身答應.

"但我自己也傷的不輕,需要找個地方療傷."法尊眉頭緊皺:"我需要閉關三個月才能恢複……這段時間里,家族那邊,就交給你們兩個了."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和你不一樣!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九章 偉大的傳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