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六十八章 痛苦的真相!【第一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六十八章 痛苦的真相!【第一更!】

舞絕城沒有說話,但神se間有些痛苦了起來.

"其實以天闕那位大能本身實力而論,與當年的紫霄天帝紫豪也不相上下,甚至實力勢力猶有過之,但要卻受到那貪圖安逸的聖君掣肘,無法放手施為;二來,他的力量就算真個填進去,最多也就只能與紫霄天帝一樣的下場罷了,于大局無補.反而會真正損傷抵抗外侮的元氣."

"所以他只能選擇暫時按兵不動,忍辱負重,從不輕舉妄動;而正好有兩位宇外大能留下了九劫劍,為九重天留下了一線生機,這位大能才得以做出這個改變,所以,這個耗ri持久的終極計劃,才終于得以展開."

楚陽聲音很緩慢,語氣更是異常的平淡,平淡得好象白開水一般,然而他的內心,卻也如舞絕城一般,波瀾壯闊,難得片刻平靜.

說心里話,為了此事,他實在是想要把雪淚寒那個混蛋狂揍一頓,甚至覺得揍上一頓千刀萬剮……也未必能解心頭之氣.

楚陽干脆心中發下一則重誓:一旦自己實力達到了,無論如何也要將雪淚寒揍成豬頭!一頓不解氣,就兩頓,三頓……直到解氣為止,至于雪淚寒到底是變豬頭,佛頭,熊貓頭,甚至那啥頭,都不在楚陽計算之內了.

愛啥頭啥頭.

雖然雪淚寒的初衷立意是好的,是善意的,是偉大的,但這"偉大"的計劃卻把自己等人害苦了.也把舞絕城這等曆代九劫害慘了,至于曆代的九劫劍主,更加是慘不堪言.

就單只是為了這些"苦楚",楚陽也是一定要與雪淚寒算賬的,誰攔著也不行.

楚陽心中腹誹萬千,然而此刻面對著舞絕城,為了防范著舞絕城有過激的反應.楚陽卻只能從大局入手,盡可能地多說一些雪淚寒的好話,以及這個計劃的嚴重xing和必要xing.總之一句話.怎麼地也得把這位老爺說通說透,把工作做到家.

要不然自己在這邊浪費半天唾沫之後,這位爺突然間上來了脾氣.大吼一聲'老大啊,我對不起你啊!’,然後"啪"的一聲自震天靈,翹了……

那自己可就是真正的雞飛蛋打了,連痛哭流涕都沒地方找去.

"于是就有了九劫劍主,再于是就有了九劫."楚陽緩緩道:"曆代九劫,除了極為少數的幾個人之外,現在,都在域外戰場,與天魔搏殺.拼命戰斗."

舞絕城渾身顫抖了一下,卻意外的沉默著,沒有開口說話.

"那些前輩們雖然已經竭盡了全力,但就戰局而言仍只能起到牽制,sāo擾的效果.萬萬達不到決定xing作用;但就是他們一批一批的過去,再配合九重天闕的本土力量,才令紫霄天區域內形成了拉鋸戰局勢……"

"當然,形成拉鋸戰的另一方面原因,也是因為域外天魔本身沒有十足把握,怕多度戰爭引發九重天闋的全面反撲.並不敢大舉進發侵略的緣故;可是這最近的數十萬年以來,因為紫宵天豐饒的物產,遼闊的地域,令域外天魔徹底擺脫了滅族的危機,他們繁衍後代越來越迅速,人口自然也越來越多,還有從原址遷移過來的原居民,之前另尋生機轉往別處,現在聞訊來投奔的高手天才,也越來越多……"

"隨著他們的膨脹速度,估計最後的決戰時刻已經不遠了……因為他們若是不戰,自己就沒有足夠的生存空間了,得手過第一次的他們,嘗過一次豐美果實之後,絕不會放棄戰爭侵略的快捷手段……"

"現在的形勢很嚴峻,甚至說嚴峻到極點也並不為過."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

"對我而言,你剛才說的都是廢話!完全沒有意義!"舞絕城低沉的壓抑的說道:"我想要知道的,是我的兄弟們現在在哪里,他們在你說的那個地方嗎?最主要的,他們現如今還活著嗎?還有,我的老大在哪里?他做了什麼?他又在你說的那個過程中擔當了一個什麼樣的角se!"

"我想要知道的,你全然沒有提到,我管什麼九重天闋會不會被侵略,我只關心我的兄弟."

楚陽淡淡道:"即將提到了!"

"你的一干兄弟,現在都在域外戰場上奮戰著!不過是活著還是已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依然活著的可能xing,很大!"

"那,我老大呢?"舞絕城沉聲問道:"他現在在哪里?他……他還好吧?!"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楚陽一直在說九劫,但卻從沒有說九劫劍主,舞絕城早已起了疑心,幾乎是下意識的問出了那後半句話,他希望從楚陽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恨了四萬年,但如今真的要得到確切消息的時候,他還是不希望聽到不好的消息.

"你老大……他……死了."

楚陽緩慢吐出:"魂飛,魄散,神魂,俱滅!死得不能再死了!"

舞絕城猛地低下頭!

他是如此用力,導致頸椎也隨著他低頭的動作發出劇烈的'咔’的一聲!

"怎麼死的?!他怎麼會死呢?眾兄弟都沒事,老大又怎麼會死呢?我不信……我不信,你騙我,這不是真的,不會是真……"

完全可以聽得出來,舞絕城這句話,是咬著牙,用一種碎心斷魂的聲音說了出來.嘶啞而猙獰,充滿了絕望的意味.

"我沒有騙你,九劫劍,本身就是一種甄選.曆代九劫,符合標准的都已經超脫了;但,曆代劍主卻從來沒有一個能夠達到'九劫劍’本身的真正標准!"

楚陽說道:"所以他們,只能將自己作為奠基,或者,鋪路!"

"奠基?鋪路!?什麼意思,你說清楚,你給我說清楚!"舞絕城死死地低著頭,兩只手狠狠的攥起了拳頭.

"或者用'護航’來形容更恰當一些,當時,九劫補天,你的靈魂所進去的那個洞口,其實就是通往域外戰場的通道!"楚陽沉聲道.

舞絕城霍然抬頭,死死的看著楚陽,如同要哭一般的咧扁著嘴,噶聲道:"通道?!"

"是的,就是通道!"楚陽道:"靈魂通過了這個通道之後,在另一邊的出口,會以輪回造化之能,重鑄肉身,提升修為,赴戰天魔!"

舞絕城身子有些微微地顫抖,眼圈慢慢的紅了起來,很難想象一個數萬歲的老怪物居然會因為一個少年人的一番話如斯動容,但此刻的舞絕城就是如此.

但他卻緊緊地咬住牙,抿住了嘴,再不肯發一句一聲.只是眼睛死死的盯著楚陽的嘴,注意著楚陽的每一言每一語.

"然而這個通道卻也伴隨著巨大的風險,輪回重塑,豈同小可,過程中有輪回之劍,罡風凝刀.萬千殺傷威能加諸!一般靈魂,根本不能過得去,往往一步踏入,已被吹得煙消云滅.事實上,也曾有無數修為不俗者,肉身死亡,元靈卻不滅,機緣達到此境,卻從無有能安然過境之靈."

楚陽淡淡道:"想要通過此通道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有強大到極點的怨力護身;唯有那種永生永世不能消除的仇恨,帶著永世難消的怨毒,才能安全通過這個通道,達到彼岸,重塑肉身!"

"你的一干兄弟們就是以這種方式過去的."

楚陽輕聲說道.

舞絕城沒有說話,楚陽也沒有再說,兩人都沉默地站在風雪中.

風雪呼嘯,撲在楚陽臉上,立即彈開;飄飛無蹤;但,撲到舞絕城臉上身上的,卻就這麼貼在了上面;舞絕城並沒有絲毫的抗拒.

"我老大呢?"

"我剛才有提到,你的那一干兄弟就是以這種方式過去的,事實上,曆代九劫劍主,實力也有高低之別,但在統一九重天之後,都會知道自己的使命!也都會知道,自己的實力其實是不合格的,但無有例外,就是他們的兄弟們,已經都合格了."

"所以他們在那個時候,都會面臨著兩個選擇."楚陽喃喃的重複了一下:"兩個截然相反的選擇……"

心中傷痛yu裂的歎了口氣.

舞絕城啞聲道:"什麼選擇?怎麼個截然相反?"

"第一個選擇,犧牲兄弟,成就自己;以九位兄弟的鮮血靈肉魂魄為路引,合為一處,以九位兄弟的強大怨恨之力與九劫合一之魂,打開域外通道,送自己過去,決戰天魔,留萬古美名!"

"第二個選擇,則是犧牲自己,想辦法讓九位兄弟帶著對自己的永久怨恨越過通道!而自己則身死道消,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此外,還要背負永遠難以洗刷的汙名!被兄弟永遠唾棄的罵名!"

舞絕城猛地張大了嘴,整個人仿佛突然間完全凝固一般!

下一刻,整個人驀然的僵硬了起來.

這一刻,他眼中的神情,真是難以形容!難以描述!

"但第二個選擇另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當九劫劍主將犧牲自己的行動付諸實施的時候;那種博大的胸懷和勇氣,會完全反饋在他的兄弟身上!"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使命!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六十九章 悔!【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