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八十四章 決裂!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八十四章 決裂!

"那一次在凌家喝酒,其實就為了解決此事,化消恩怨;你記憶之中的蘭不悔與陳迎風打架,骨子里就是一個逼迫凌暮陽表態的借口,但凌暮陽卻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從此兄弟陌路."

蕭晨雨道:"實際上,九大家族真正意義上的決裂,就是在那一次!"

"怪不得……怪不得……"厲chūn波喃喃自語,無聲苦笑,突然仰起脖子,將烈酒狠狠灌了下去,一抹嘴狠狠問道:"你們沒有想過……你們這麼選擇,如何對得起我們父輩生死相交的兄弟情義?如何對得起大伯?你們竟會……"

蕭晨雨淡淡道:"那時候,大陸局勢已然明朗,九大板塊擺在面前等待瓜分,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誰還有心情去考慮什麼情誼!在龐大的利益之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cāo你們的……"厲chūn波一句悲憤的大罵只罵了半句,就收了回去,憋得滿臉通紅.

"別罵我!"蕭晨雨道:"我沒參與,由頭到尾都沒參與."

"可是你也沒阻止!"厲chūn波大聲道:"後來呢?"

蕭晨雨眼中有怒意,道:"後來,凌暮陽被大家聯手逼迫,終于頂不住壓力,在拖延了幾十年之後,說,君威死了."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君威當時雖然年幼,卻已經記得一切.長大後脫離凌家,闖蕩江湖,化名為'仇萬丈’!但不知為何被人得知其真實身份.遭受圍攻,最終下落不明."蕭晨雨緩緩說道.

厲chūn波憤怒的一掌拍出去,旁邊,數百丈外的一座山"砰"地一聲碎裂,碎石刹那間騰起在方圓萬丈,天地變se中,厲chūn波厲聲道:"可是當初的'殘花se魔仇萬丈’?你們殺就殺了.還要給他一個這麼齷齪的罪名?!"

"他不是se魔,從來都不是!"蕭晨雨更正:"那只是手段,史書從來都是由勝利者來書寫的.所以他就是了."

"你們做的好事!你們真行啊!"厲chūn波咬牙咯咯作響:"真是……好光明正大!不讓自身有一絲汙點,大伯若是知道有你們這一幫白璧無瑕的後輩,該有多麼的欣慰!"

這句話分明是反話.但蕭晨雨並未有反駁.史書是史書,事實是事實.

"再到後來,只要江湖上一出現姓君的,你們就展開追殺,也是因為如此吧?"

"不要說'你們’這兩個字."蕭晨雨道:"這件事前前後後都沒有姓蕭的參與!"

"可是這件事前前後後姓蕭的始終都是知情的!"厲chūn波厲聲道:"而且始終都是裝聾作啞!"

蕭晨雨嘿然不語,良久才說道:"君威未死,因為事後很多年,江湖上還有他的傳人出現過,而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遭到了幾大家族的追殺."

"凌暮陽前來找我,什麼話都沒說.對我磕了三個頭,扭頭就走."

"從那三個頭開始,我開始秘密的調配人手,保護君叔叔的一絲血脈,與凌暮陽聯手.這是我做的."

"到後來時間過去越是長久.追殺也就漸漸的淡了.而君叔叔的後人,被凌暮陽送到了中三天."

"事情就此結束."

"既然如此,那麼中三天那位暗竹的首領君惜竹,你們怎麼不下手了?她不也姓'君’?"厲chūn波有些嘲諷的笑了笑.

"因為甯天涯插手了!甯天涯那時候出關,保下了君家血脈.而且……他們也始終未能確定,那就是當初君家的後人.索xing賣甯天涯一個面子.還有就是,上三天已經沒有姓君的存在了,也不必擔心威脅."蕭晨雨淡淡道:"最重要的一點,當時的九大家族已經無法撼動了!"

"我明白了."厲chūn波的口氣中透著失望,他的臉上更是毫不掩飾地露出來心灰意冷的樣子,道:"我真的明白了."

"我明白了,再深的情誼,也擋不住利益!"厲chūn波痛心的說道:"對你們來說!情誼什麼的,不重要!"

蕭晨雨抓起一只雞腿,咬了一口,道:"chūn波,我們能不再說這件事麼?"

厲chūn波頹然道:"請你相信,我更加不想說.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我們的父輩都是過命的交情,為何到了我們這一代,卻要如此無情."

蕭晨雨沉默了一下,道:"我們的父輩一起出生入死火海刀山,他們的情,是生死相托.那是真的!所以他們永遠不會對不起彼此."

"到了我們這一代,一來父輩們失蹤的太早,我們受到的影響還不夠深,二來,我們根本沒有在一起經曆過生死,沒有那麼多的共同驚險經曆,就沒有所謂的真情!"

"我們充其量那時候只是一群在一起游玩的富家子弟,彼此只是幼年玩伴,僅此而已."

"等我們開始開創事業,當然要打拼,要闖蕩,要曆盡艱險……但那時候我們是帶頭人,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批那樣的手下……就算經曆生死,也是與那些人,而我們之間很少."

"我們的感情經不起考驗,很正常."

"在面對利益的時候又動搖,也很正常."蕭晨雨如是道:"若是只有殺掉君寒叔叔一家才能心中有底,那麼,他們做了,不稀奇."

厲chūn波有些悲愴的笑了起來:"原來殺死自己的叔叔,心中會有底……"

蕭晨雨奇怪的笑了起來,道:"chūn波,若是這麼說的話,這一輪九劫之一可是出在你們厲家,你也感覺心中有底了吧?"

厲chūn波霍然抬頭:"二哥,你這話什麼意思?"

蕭晨雨沉沉道:"依照曆史經驗,一旦熬過這次大劫,厲家就真正有希望了.我衷心地希望你能熬過去!真心的!"

厲chūn波自嘲的笑一笑:"原來如此."

蕭晨雨淡然道:"兄弟,以後說話,千萬莫要將自己放在聖人的位置上.笑人者,未必不可笑!"

厲chūn波哈哈大笑,笑得流出了眼淚.

蕭晨雨則保持著微笑,異常的威嚴肅穆.

一切話題說盡,萬年疑團解開.

那個凌駕于萬人之上,九品顛峰至尊的蕭晨雨回來了.

厲chūn波狂笑,蕭晨雨微笑,兩人心中都在歎息,但兩人眼中的那一絲溫情,都在漸漸地褪去.

其實兩人心里都清楚,隨著當年的事情揭開,一路話趕話到現在,最後這幾句話一說,萬年的情誼,就此蕩然無存!

從此之後,就是你死我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我,再不是兄弟,兄弟又如何,兄弟也照殺,如此而已!

蕭晨雨北上,這一行動本身就表明了態度;今ri最後歡聚,便是為此一生情誼,畫上句號.

但兩人終究還是沒有做到盡歡而散.

萬年歲月為兄弟,恩怨糾纏至今ri;生死戰前一杯酒,酒局未終已決裂!

對于蕭晨雨的話,厲chūn波不再解釋.若是這句話蕭晨雨在半個時辰前說出來,厲chūn波絕對會拼命解釋,表明自己心跡.

但現在已經不必要,沒必要,完全無意義了.

你說我是為了九劫,但你可知道這次戰斗之前我就已經對自己的家族徹底寒心?你可知道整個戰爭中,我是從來都沒出過手的嗎?

你可知道為了你們,為了萬年前的兄弟情誼,只要你們肯與我商量,我甯可解散厲氏家族去換取和平?利益于我而言,才是不重要.

你們可知道我早已經想放棄?

我最重視的,惟有兄弟啊!

厲chūn波嘴角在苦澀的笑,但卻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我並沒有站在聖人的位置上,我只是站在一個'人’的位置上,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啊!

端著酒壇,厲chūn波突然感覺到曾經香醇沉醉的美酒再也難以下咽,輕聲道:"二哥,大家始終兄弟一場,索xing就將一切都敞開來講,今ri之後,兄弟陌路,生死為仇.既然二哥親自到了西北,代表一切已成定局,那麼,小弟也只有盡力與二哥周旋一番了."

蕭晨雨深沉頷首:"這是應該的,為了家族生死存亡,你合該如此,彼此都是一樣."

厲chūn波輕輕搖頭:"不一樣的,二哥來到之前……我從未插手過,一次也未……"

蕭晨雨一愣,霍然抬頭,異常驚訝地望著這個往昔的兄弟,似乎難以相信兄弟之言.

厲chūn波輕輕將臉別過一邊,輕輕地點了點頭.

蕭晨雨緩緩站起,負手走出幾步,來到山崖邊,看著舉目皚皚,沉沉道:"十萬年間,西北幾度易手?"

厲chūn波同樣負手站在他身邊,淡淡道:"滄桑萬世,東南始終姓蕭?"

兩句問句,兩個問號,針鋒相對,寸步不讓.

兩人都不再說話.

就只是那麼肩並肩站著.

大雪飄飛而下,蔽ri遮天,時間不長,已經將兩人身上附上了厚厚一層.

以這兩人的修為而論,雪花撲身,只怕還未來得及接觸,早已化為烏有,然而此刻,卻仿如依附在兩尊木雕石像上一般,此間一如多了兩座惟妙惟肖的雪人.

"酒很好,雪雞腿也很好."蕭晨雨淡淡道:"兄弟,我要走了."話音猶在回蕩,第一尊雪人突兀瓦解,厚厚雪層瞬間汽化.

…………

<第一更.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壺濁酒盡余歡!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百八十五章 百戰還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