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與他不同【第一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與他不同【第一更!】

旁邊的董無傷也是一臉的不解,是啊,長得啥樣子,年青年老的,這對于咱們男人來說,需要這麼在乎嗎?又不是女人,死愛漂亮……

只要胯下那一坨還在……再怎麼說也還是男人不是……男人又不參加什麼選美……

舞絕城溫暖的笑了笑,帶著一種發自心底的希望眼神,緩緩的道:"若是有一天見到了他們,我怕他們認不出我……"

他吸了口氣:"他們經過了那麼多年,肯定變化不少……我真的不敢保證,還能一眼就認出他們,還有,他們現在的修為肯定都比我高,我未必能發現他們……既然沒把握認得他們,只好讓他們發現我了."

"若是因為彼此當面不相識……而最終錯過……"舞絕城苦澀一笑:"我怕我真的會崩潰."

楚陽董無傷只覺得心頭一陣莫名沉重,卻是一股有些溫暖的堵塞感覺.

原來如此,原來竟是如此.

我怕他們認不出我……舞絕城竟從現在就開始准備,就為了許久之後的兄弟相見做准備……

可見他對再次的相會有多麼的看重,多麼的在乎!

或者,這已是他生命中最後一點寄托吧!

若連這最後一點寄托都喪失,就如他自己說的,真的會崩潰.

楚陽心頭酸澀,更有幾分感同身受的感覺,認真道:"你們一定能再見的,對于這點,我堅信不疑!"

舞絕城目光悠然,遙看天際,似乎他的目光能夠穿透了漫天飛雪層層云霧.慎重的說道:"是的,我們一定會再見的!對于這點.我確信不疑!"

"這幾天里,記得要抓緊時間休息,靜養,養jīng蓄銳,要保證自己修為體力都處于最巔峰的狀態,如此投入戰陣之中才能有最高的生存把握!若你他朝當真與你的兄弟見面,希圖長久相處,沒有過硬的戰陣經驗,在他們那邊.沒准會造成見面就是永訣的慘淡結果,你明白麼?"楚陽沉沉的說道.

"我明白,我會讓自己好好活下去的!"舞絕城道,他冷笑一聲.道:"我舞絕城.向來都不會成為兄弟的累贅!"

……

過了好久,舞絕城開口問道:"楚陽,我想跟說你一件事情.這件事,在我心中思量好久.卻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去做.最後還是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見吧."

楚陽道:"哦?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讓舞前輩你也如此躊躇,是與我有關的事情嗎?"

舞絕城皺著眉頭道:"說有關也有關吧?其實我這兩天一直在想,我要不要去找法尊,第五惆悵."

楚陽吃了一驚:"啊?你找他做什麼?刺殺他?他可不是好對付的人啊!"

舞絕城道:"怎麼會呢,你也知道.法尊也曾經是當年的九劫之一.最重要的是,他也曾承受了與我們兄弟同樣的誤會.我雖然對其沒有任何好感.甚至更有偷襲暗算利用的大仇,但本著曾經同為九劫,老夫感覺……通知他一下,讓他放下心中的疙瘩,也算是九劫之間的道義.若是他能醒悟回頭,我與他之間的些許恩怨又算什麼?"

他笑了笑,道:"更重要的,若是他與他的兄弟們之間的感情至今未變,那麼,只要心結解開,你也能夠憑空少了最大阻力……可以以最微小的代價,統一九重天,最起碼的,西北戰局的整個局勢,瞬時改觀!"

楚陽沉默了一會,沉聲道:"不可."

舞絕城奇道:"不可?"在舞絕城想來,此舉對大局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楚陽或者會猶豫,或者會躊躇,評估此舉的可行xing,卻怎麼也沒想到楚陽會斷然拒絕,為什麼呢?!

"是的.絕對不可以."楚陽吸了一口涼氣,道:"你幸虧沒有去,幸虧來詢問我意見,你若是當真的去了,以第五惆悵的莫測心機,種種手段,你或許就真一去不回不!喪命在他手上的可能xing,是百分之一萬!"

舞絕城冷笑一聲,道:"我呸,就憑他?他要真敢跟老子炸刺,老子弄他個死去活來."

楚陽淡淡一笑,道:"自身修為並非是實力的全部,我打個比方,若然你去了,對他說了始末,法尊大受震動,痛哭流涕,痛悔前非,甚至有當場自絕的舉動,你會怎麼做……"

"然後他很感激你,感激你告知他真相,甚至跪拜你,此刻的你心中會有什麼感覺?"

"再然後,他與你把臂共憶,訴說曾為九劫之時往昔,你會否與其一敘……"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他當然會大受震動,有自絕的舉動也不出奇啊,至于事後對老夫感激,也在情理之中,我告之他此生最大憾事的真相,跪我拜我,老夫受得起啊,還有回憶往昔,正是老夫唯一緬懷之事……"

"若是如此,你至少已經死了三次,第一次,他自絕你阻止,在你出力落空,他蓄勢已滿的瞬間,你隕落了,第二次,他跪你拜你,你受他大禮,心再無備,扶他起身的一瞬,你仍要隕落,第三次,你們同憶往昔九劫之情,正是你心神最大觸動之事,只要出手,你還是要隕落的!"

"千萬不要懷疑我的說法,法尊…第五惆悵絕對會這麼做的."楚陽慶幸的道:"幸虧你沒去!幸虧你來找我商量,否則以你的脾氣,真的回不來……"

舞絕城想了想,不由得也是出了一身冷汗,經曆四萬年歲月的老人心志遠超常人百倍,瞬間已經理清前後因果,以及事態可能的變化.

若是法尊真的做出來這等先悔悟,自絕,再感謝,跪拜,然後緬懷往昔的舉動,以自己的脾氣,還真的會被他引起共鳴,惆悵無比,沒准死三次都是少的.

若是那時候,自己基本等于是全無戒心的,法尊發動任何一次偷襲的話,自己活命的機會,果然都是無限接近于零!

"第五惆悵,法尊…他…真的會這麼做?他,畢竟也曾是九劫之一啊.畢竟也與自己的兄弟感情深厚,畢竟也曾經遭遇那樣的心膽碎裂,那樣的刻骨銘心的誤會啊,他真的會……"

舞絕城心傷的說道:"終生憾事,誤會得以解開,不應該高興開懷麼?我能做到,為何同屬九劫的他,卻不能做到?為什麼?"

"他與你不同!完全不同,完完全全的兩種概念."楚陽道:"第一,你是因為自身機緣而被救出來的;而他,卻是利用了其他兄弟們的神魂,強行留下來的.若是從結果上說,他才是真正犧牲了兄弟,成全了他自己的那個人!"

"他能存活下來並且能夠出來,主因就是燃燒了兄弟們的神魂保護他自己,設計眾兄弟救下他一人.在這一點上來說,他當初的做法就已經背叛了他的所有兄弟!"

"第二,他現在身上隱伏著天魔氣息.從本質上來說已經與你們不是一路人,或者說他根本已經不是人了."

"第三,他萬年來主掌九重天……"楚陽深沉道:"權力會讓人心發生變化的.現在的法尊,按他的行事風格來看……心理已經足夠yīn暗,yīn暗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現在,就算他的兄弟們還接受他,但他卻已經不敢,也沒臉再進入那個群體了."楚陽一口氣說完,道:"所以,你不要去,千萬不要抱幻想,千千萬萬!"

楚陽是真的慶幸.舞絕城這位四萬年前的貴公子到現在依然脾xing不改,真以為自己這麼在乎別人就跟自己一樣在乎了?

別的不說,法尊……都已經接二連三的做出來那麼一系列的事情,他又怎麼會與舞絕城一樣?

楚陽這麼一解說,舞絕城自己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抹了把汗水,道:"真懸……之前我還真想過不告而別去通知一下法尊……現在看來,卻是幾乎就將自己不聲不響的送進死地……"

楚陽一陣無語,這老貨當年要不是九劫之一,怎麼能活下來?如果不是晨風至尊的後人,怎麼能下來,如果他沒遇到自己,他怎麼能活下來……

不能不說,舞絕城能活到現在,實在太僥幸了!

就只是活下來這個事實,都已經逆天了……另一邊,楚樂兒在那個秘密的地方等侯師父舞絕城的到來,可是一等也不來,再等還不來,左等右等就是不來,樂兒即使心志更勝cheng ren,畢竟只得十幾歲的年紀,還是個半大孩子,心中漸漸著急,惟恐師傅有個意外什麼的.

逐漸地坐立不安起來.

畢竟舞絕城臨走之前可是說過,此一去,一番大戰!

"樂兒不用如此擔心舞前輩的安全,以舞前輩的修為而論,在這九重天范圍內已無對手,絕對不會出什麼意外的.或者可能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時間,再有片刻也就該來了."萬人傑看出楚樂兒心底的焦躁,不由安慰道.

楚樂兒皺著眉頭道:"我也知道師傅的修為高超,不至出意外,但我卻怕……"

止不住的憂心重重.RS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一定要戰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三章 一線希望【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