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敢罵我哥?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敢罵我哥?

萬人傑三人與莫天機相處太暫,自然是沒有發言權,傲邪云與芮不通兩人對莫天機可說是很是了解,連他身上有幾根毛都能說得差不多,可眼下卻也是滿頭霧水.

正要說話詢問之際,卻見莫天機很有派頭的一擺手,矜持的道:"我正在考慮克敵制勝的計策,你們莫要打攪我……噤聲!"

眾人同時無語.真的在考慮克敵制勝的計策嗎?不象啊!

倒有點象那啥的味道!

莫天機這會當然沒有在考慮什麼克敵制勝的偉大圖謀,一星半點都沒有.

不過也沒考慮其他,實際上,現在他自己心里在想什麼,不單外人不知道,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神盤鬼算"只覺得心頭千頭萬緒,無數的念頭迅猛而來.卻又chao水一般褪去.

待到定一定神,想要整理一下紛雜的心緒,卻又發現心中根本什麼事情都沒有,所有念頭全部都消失了.

這種古怪的情況,在莫天機一生之中還從未出現過.

他自己對這情況感覺很新奇,很訝異,甚至還有一些畏懼與期待.

當一切雜念有的沒的全部消失之後,腦海中卻又清晰的浮現出一張面孔來.

那是一張嬌弱,慧黠,卻又帶著堅強的俏麗面容.

眼神靈動,好強,倔強,卻又帶著一絲讓人忍不住憐惜的柔弱.

面容的主人是那麼的楚楚可憐的,卻又帶著從不依靠任何人的傲然.

這樣的女孩子,很特別,非常特別.至少,莫天機從來沒有見過.

特別到.莫天機心中首次湧起來一股溫柔和一種渴望,想要呵護她的心情.

這種想要呵護的心情.除了對自己的妹妹莫輕舞之外,還是第一次在別的女孩子身上出現,連當初的兩女(就是名義上的小妾)又或是天機城的小雪身上都沒有.

只是,那味道又有些不同.

對自己的妹妹,乃是全身心的呵護,盡情的溺愛,完全的縱容.

然而對這個突兀出現的小女孩子,莫天機除了溺愛,縱容之外,卻還有一絲霸道的擁有.自私的呵護……

就只那一絲的分別,已經是截然不同的結果.

莫天機心中在想著,心頭竟泛起淡淡的迷惘,還有些患得患失的意思……

他就這麼呆呆的出神站著.整個人一動不動.半晌如是.

傲邪云和芮不通兩人一開始還在陪著他,得盡到保鏢的職責不是,到後來干脆直接不管他了.兩個人搬出許多酒菜,與萬人傑等人大吃大喝,喝的無限痛快.

保鏢也是人,也得吃飯,不能給你保鏢就不吃飯了,再說我們也沒走開.就在你跟前吃的,還叫你一塊敘舊呢……

再說了……哥兒們被你當做保鏢是不假.但……若不是兄弟感情,你丫也雇不起我們這樣的保鏢啊.

喝酒期間叫了幾次莫天機,但處于神游狀態的莫天機完全沒有聽到,眾人只道他在考慮一個無限深遠無限嚴肅的問題,誰也不敢貿然打攪.

甚至連高談闊論的聲音也都壓低了許多……

據傲,芮兩人說,莫大神棍一旦想上什麼問題,若是想不出個結果,是決計不肯罷休的.

某次,他斟酌一個布局,良久沒有成型,數夜未眠,憔悴至極,也陷入了如此的神游狀態,兄弟兩人好心好意的送上一碗參茶,讓他休息一會什麼,卻引來了一陣雷霆霹靂一般的痛罵,說打擾他思考了,明明快要有頭緒的事情給兩人攪和了.

好心被當做驢肝肺,傲邪云與芮不通險些就氣破了肚皮.

從此後,兩人對某人的神游狀態再不過問,累死了活該!

頂多就是定時送點參茶,燕窩等滋補品什麼的,擺在那里就走,愛吃不吃!

眾人喝酒喝到一半,厲雄圖也加入了,卻嫌杯子太小,難得痛快,干脆直接抱著一個幾乎半人高的酒壇子,與傲邪云芮不通拼酒.

這種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快意姿態,讓傲邪云與芮不通刹那間震驚了.

不是沒有抱著酒壇子喝過酒,而是真的沒有抱著這麼大的酒壇子喝過酒!

此刻的厲雄圖倍顯豪情飛揚,壯志凌云,刺激得傲邪云和芮不通又熱血沸騰,那里肯示弱,紅著眼睛就沖了上去,非要將這貨干趴下不可!

芮不通干脆提議,既然要大口喝酒,得封了彼此的修為再喝,憑著修為撐著那算什麼酒量,今天一定要喝出個一二三來.

這一提議,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贊同.

于是連萬人傑兄弟三人一起,這六個人齊齊在刹那間都將自己的丹田封閉了,六個人吆五喝六,胡吃海喝.

楚樂兒這一覺睡得極其香甜,秀眸再度睜開時,已經是午夜時分.

只聽見外面鼾聲如雷似鼓,偶然還有些許囈語傳來,才剛剛打開門,就被迎面而來的酒氣沖得幾乎一個跟頭,待捂住鼻子定睛望去.

卻見外面台階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六個大男人,大多數都是熟人.

其中五個是傲邪云,芮不通,萬人傑,成獨影,包不還,至于最後一個身材高大的黑炭頭卻不認得.

六個大男人盡都躺在地上,每個人的身子都呈現出一種相當怪異的姿勢,有的扭曲著,蜷縮著,其中最怪異的卻是那個陌生的黑炭頭,兩只腳高高地放在六級台階上,腦袋卻在台階下面的雪地里,已經被雪花埋住了大半個腦袋.

隨著不斷的喘氣,呼吸,再喘氣,再呼吸,嘴里面不時的咕嘟一聲就冒出一些酒液來,腦袋周圍已經一片亮晶晶,冒出來的酒液早已經因寒冷而結了冰,將半個腦袋都凍在了雪地里.偏偏還能鼾聲如雷的睡覺,這本事的確令人驚訝了.

至于其他五人姿態也差相仿佛.反正千奇百怪,各有千秋吧.

對此楚樂兒真正有些歎為觀止.

楚樂兒極為小心的飄身而起,自六個醉漢的頭頂飛過,到了院子里.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莫天機到哪里去了?傲邪云,芮不通兩人在這里飲酒,甚至大醉,那莫天機就不該離得太遠才是.

梅花樹下,有一個人形也似的一大堆雪突兀地抖動."嘩啦"一聲散了開來,露出里面的一個人,身長玉立,溫文儒雅.正是以為不見的莫天機:"樂兒你怎地這麼早就醒了?這幾天勞心費神.怎麼也不多睡一會?養足jīng神."

楚樂兒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原來你沒喝醉啊?"

心道大哥的這些兄弟還真是個頂個的奇葩啊,那邊的幾個將自己喝得人事不知,而眼前這個卻直接用雪將自己埋了起來.難道埋雪堆里想問題更容易想通?

"嗯,我從不會讓自己喝醉的."莫天機微微一笑.

"這個習慣很好."楚樂兒毫不掩飾的誇獎道:"我看到喝醉酒的就討厭,整個人臭烘烘的,而且迷迷糊糊的神志不清,真正的不知所謂.偏偏還要覺得自己很男人……哼哼,我大哥就從來都不會這樣!"

莫天機眼睛一亮.道:"是啊,喝醉酒的人真的很討厭啊."

楚樂兒眼睛一亮.道:"你也是這麼認為的……"

兩人仿佛找到了共同話題一般,大肆痛述醉酒帶來的危害,莫天機引經據典,旁征博引,信手掂來,只得片刻功夫,男人喝醉酒這件事已經上升到了天人共憤的高度.

經常喝醉的男人不可靠.

經常喝醉的男人讓人沒有安全感.

經常喝醉的男人太容易誤事.

經常喝醉的男人很粗魯.

經常喝醉的男人干不了大事.

經常喝醉的男人還有打老婆的傾向,絕非理想的對象.

經常喝醉的男人……

莫天機很有風度,很有條理的訴說著,與楚樂兒言談甚歡,越來越是投機.在不著痕跡之中,通過'喝醉酒’這件事,有意無意地近乎"無限"地將傲邪云和芮不通這兩位好兄弟貶低了下去,然後雖然從頭到尾一個字也沒有提到自己,但卻有形無形之中就將自己的形象無限拔高,拔高無限……

因為我不會喝醉!

多麼簡單明快,實實在在的理由啊.

但莫天機終于還是犯了錯誤,犯下了一個對他而言相當低級的錯誤.

楚樂兒正在說楚陽:"我大哥多麼多麼的好……多麼多麼……"

一開始莫天機當然是含笑傾聽,偶爾還會附和,誇獎,褒揚幾句……

但楚樂兒說起楚陽簡直就是滔滔不絕,那種對楚陽滲入到骨子里面的崇拜,那種無限的親近,那種無條件的信任,簡直就膜拜,簡直就……是神了!

莫天機越聽越是感覺心中酸溜溜的,他也不知道這種酸溜溜的感覺到底因為什麼而來,莫輕舞在他面前說過楚陽無數的好話,同樣的崇拜,同樣的親近,但莫天機雖然感到憤怒,雖然不悅,卻還真沒有這種酸溜溜的感覺.

就是這股莫名的酸溜溜感覺的作祟之下,幾乎是下意識的說了一句:"其實楚陽也沒那麼好的,這混蛋也是個se中餓鬼,腳踏好幾條船,騙得那多女人都對他死心塌地……連我妹妹都騙,簡直就是個禽獸……"

"你才是禽獸!你連禽獸都不如!"楚樂兒頓時勃然大怒:"你竟敢罵我大哥!"

…………

<說件事.最近這七八天了,兩只手開始有些不得勁,最近幾天,更是癢得要命,兩只手的手背上都出現了那種類似暗瘡的那種疙瘩,十個手指頭都有.癢得要死要活的……

這幾天情緒一直不佳,實在是不知道雜說,從大前天開始,我需要用剛熱水來燙.狠狠地燙一下之後,才感覺不是那麼癢了,然後才開始碼字.一晚上燙五六次.

天知道一邊癢的想用刀子去劃一邊碼字的感受.

今天那種突起的疙瘩有些發硬而且也有些鼓出來,我讓人看了看,說可能是瘊子,但……沒見過一雙手上密密麻麻的長瘊子啊?

而且說是因為chūn天的氣候關系導致什麼那啥的敏感……

我就無語,沒聽說過發chūn發到手上的……

明天我去醫院看看去,到底是什麼東西.可真不少,我今天用手使勁摸著數了一下,兩只手連手面帶手指頭背,大概有這種東西二十五六個,這是已經很明顯的,還有一些地方才開始癢,還沒鼓出來.一個個的都帶個大底盤,要真是瘊子的話,那也真是太多了……

我的手一共才多大啊……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七百九十九章 悲劇的莫天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