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第八百一十五章若有來生莫相思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第八百一十五章若有來生莫相思

第七部第八百一十五章若有來生莫相思

厲相思臉上的肌肉狠狠地痙攣了一下,苦澀的道:"都過去了……"

厲chūn波深深歎息一聲,道:"當年,委實是我做錯了;一時的堅持,卻讓你一生都不開心,當年……是我錯了."

厲相思的臉突然激動得紅了,隨即猛的用手捂住臉,壓抑的嚎啕了一聲,聲音仿佛被哽住了一般,一連咳嗽了好幾聲,才艱難道:"始終是兒子過于執著……可是……可是小寒的確是冤枉的,她是一個好女人……"

厲chūn波深深長歎.

當初,厲相思曾經深深地愛上了一個女人,但那個女人在江湖上的名聲卻不是很好;厲chūn波自覺自己苦心栽培的兒子竟被這樣的女人迷惑,自是雷霆大怒,堅決不肯同意兒子的婚事.

厲相思連番苦苦哀求,終于引得厲chūn波怒氣爆發,親自出山,找到那女人,最終更親手將那女子斃于掌下,徹底斷絕了兒子的念想.

那一刻,厲相思竟然恍如癡呆了一般,沒ri沒夜的待在那一片孤墳上留戀,死也不肯離去.

後來機緣巧合,厲chūn波意外的了解到,那個女子並非如傳言那般不堪,而事情的起因也不過只是被人逼婚,她抵死不從,逼婚者家族也算頗有勢力,刻意敗壞其名聲,正是三人成虎,最終……終于釀成憾事.

為了此事,厲chūn波追悔莫及,憤而出手,親手將那家族殺得干乾淨淨,那也是厲chūn波一生之中,唯一一次滅門之舉;但兒子的愛人終究是死而不能複生,而且還是死在自己手中,兒子可以為自己的女人向老子討血債麼?

厲相思原名叫做厲輕笑;取一生笑容滿面,乃是厲chūn波對兒子莫大的祝福,祝願.

但厲相思數年後自己改名叫做厲相思,厲chūn波卻並未阻攔.

或者那姑娘死得那一刻,輕笑就也跟著去了,今生再難見笑容,惟留刻骨相思爾……

暮靄古道一人癡,血劍飄紅還相思,便是出自這里.

厲相思威震江湖,至尊之名響徹天下,但卻沒有人知道,每一次出手,都是一股刻骨的相思!因為他手中劍,便是當初那女子所贈!

世上神兵無數,這柄劍並非拔尖,甚至連中檔也算不上.但厲相思卻終生未改兵器.

一劍一相思.

而這件事,也成為厲chūn波與厲相思父子之間莫大的心結.厲chūn波後來常年避世閉關不出,將家族權力全部下放給兒子,此亦為主因.

厲相思經曆數年痛苦追思之余,終于成親生子;傳承後代;有了後人,便也擁有移交權力的繼承者,他則從此孤身闖蕩江湖;數年難得回家一趟.

這個也是厲氏家族比起別的家族要亂得多的重大原因,沒有之一.

畢竟誰也不曾想到,當初的那一次遺憾,厲相思竟整整的銘記了一萬年!每一年,到那女子的忌辰,厲相思都會去墳上祭奠.那一ri,狂歌縱酒,傾情一醉!

一次誤會,卻造就了終生的痛苦,那可是長達萬年的漫長歲月.

如今,此刻,在萬年之後,厲chūn波終于親口向自己兒子認錯,厲相思怎麼能不心chao激蕩?不能自已!

厲相思渾身顫抖,淚如雨下,幾乎不能站立,身體如是,心情之激蕩更加的可想而知.

"她叫什麼名字?我竟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厲chūn波輕聲問道.

"青夢寒."厲相思喉頭哽咽,但卻一字字的吐出來這個名字,這個名字,萬多年來,三百六十五萬個午夜夢回,無不在心中出現.

三百六十五萬ri夜!想到這個數字,莫天機都覺得心神震蕩.

"青夢寒,很好聽的名字……"厲chūn波眼神悵惘的看著面前虛空,喃喃道:"可惜,這好聽的名字卻是不吉……紅顏死去,卿之夢寒……"

隨即深深一歎:"男兒氣節,萬死不摧;但女兒名節,豈可輕辱!莫天機,我求你一件事……"

莫天機道:"請講."

"今ri戰,厲家覆滅已為定局;若我兒身死,有請九劫劍主,為我兒與青夢寒主持婚禮,將兩人骨灰合葬一處.青夢寒,為我厲家長子長媳!"厲chūn波悵然道:"屆時,請將老夫靈位擺上,接受供奉香火;他們的事,我允了!"

"父親!"厲相思猛地跪倒在地,渾身顫抖,這個同樣超過一萬歲的老人,八品至尊巔峰層次的強者,竟然渾身顫抖,淚如泉湧,放聲大哭:"多謝父親成全!兒子亦代小寒謝過父親成全!"

又轉頭向著莫天機深深一揖:"多謝莫軍師!多謝劍主大人成全!小寒的墳塚在……"

莫天機點點頭,認真的記住,嚴肅地說道:"請兩位前輩放心,天機在此代大哥承諾,必然不惜代價,護住厲前輩一絲魂魄不滅,為其主持婚禮,合葬一處後,親送厲前輩入輪回,與伊人相會,望可再續這段情緣!"

莫天機這次承諾,可說是極重的,甚至還有額外的增加.

厲chūn波身子一顫,道:"多謝!卻不知……"

莫天機道:"我大哥……有天瓣蘭,還有補天玉."

厲chūn波聞言渾身一震,道:"如此,多謝了,拜托了."

轉頭向厲相思說道:"你可記住了?此次大戰無論如何面對何種處境也不准你施展神魂俱滅之招!今生之虧欠,勿忘彌補."

厲相思連連點頭,淚流滿面,突然一怔,向莫天機道:"既然劍主大人有如此異寶……那麼……我父……"

厲chūn波斷然打斷了他,道:"厲家萬年傳承自我而興,卻也在我手中覆滅,我厲chūn波,如何還妄想苟延殘喘,今ri之局,唯死而已!一絲一毫,我都不想繼續留在這個世上……"

他靜靜地道:"情誼只屬云煙,兄弟不過浮云,堅持終歸虛幻,一切空留惡心!我厲chūn波,這一生已經夠了!"

莫天機深深歎息.

他這聲歎息卻是明白厲chūn波的意思.

來自于九大家族的威逼傷害,已經讓這位老人心如死灰,再無戀棧紅塵之心——那是來自他兄弟的傷害!

厲chūn波臉se歸于平淡,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厲相思的臉,道:"我兒,若有來生,莫要相思苦."

厲相思淚如泉湧,若說當年的"輕笑",是希望自己一生快樂,今朝這句"莫要相思",卻是道盡無限辛酸,愧疚的最後祝福.

"決戰吧!"

對面蕭晨雨一聲怒嘯,拔地而起,帶著一道充斥著無限蕭瑟的霸殺劍光,直沖天際.

群山萬壑之中盡是這一怒嘯而傳來的回音.

決戰吧!

決戰吧!

戰吧!

戰吧!

"那就決戰吧!"這邊的厲chūn波一聲笑:"蕭二哥,您竟是這麼的迫不及待了麼?"

蕭晨雨大笑一聲,突然身形一展,憑空跨越了千丈距離,猶如流星一般飛身來到群山中間的山巔之前,喝道:"莫天機!你出來!老夫有話要問你!"

莫天機並不遲疑,整個身子飛騰起半空,微笑道:"蕭前輩有什麼事要問我?"

莫天機雖只得六品至尊,距離能夠長時間"禦氣行天"九品至尊境界尚有一大段距離,但短時間的懸浮虛空卻全無問題,而且雙方距離尚遙遠,充其量只能遙遙相望,並不擔心蕭晨雨會突然發難.

蕭晨雨縱然強橫,已屬當代絕品之境,卻也不敢孤身深入敵陣太多,莫天機敢現身對話,也正基于這個原因.

蕭晨雨狠狠地盯著莫天機,他的聲音由激奮轉為壓抑且悲憤:"莫天機,我只問你,我的二弟,蕭晨雷何在?"

莫天機笑容可掬,道:"蕭晨雷麼……這個我確實是知道的,我們曾經交過手."

蕭晨雨大喝一聲:"他如今在那里?"

莫天機淡淡道:"很抱歉,他如今已經身化飛灰.徹底消弭于這片天地之間,我只能希望蕭老前輩能夠節哀順變,畢竟大喜大悲對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不是好事,千萬節哀才是!"

本來以莫天機的本心,斷不該如此說詞,以最狠辣的言詞刺激蕭晨雨,但此刻決戰將起,蕭晨雨乃聯軍方面第一強者,稍後更將與己方最強之人厲chūn波決戰,若能在此時攪亂他的心境,對稍後的強者決戰必有影響,戰場之上,無所不用其極,卻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蕭晨雨聞言一震,整個身子莫名地晃了一晃,只覺得眼前一陣金星亂冒,咬著牙,低聲問道:"是你們干的?"

聲量雖然已經壓得極低,但卻"轟"的一聲,有如在空中響起了一聲悶雷.

莫天機歎了口氣,道:"說實話,我真不想承認,不過……貌似真的就是我們干的,事實就是如此……"

蕭晨雨緩緩閉上眼睛.

只感覺自己的一顆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兩行老淚,終于順著眼角滴落下來,良久良久,就那麼閉著眼睛,平靜地說道:"很好!即ri起,我們蕭家與九劫,與九劫劍主,不死不休!"

莫天機淡淡道:"這話說的,好象之前蕭家與我九劫是相交莫逆的朋友似的……我們就算不殺你二弟,難道你會放過我們麼?蕭家會放過我們麼?蕭老這句話,說得未免太過自我為中心了吧??"

…………

求,月票!(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第八百一十四章無地自容的蕭晨雨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第八百一十六章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