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三十一章 是非功過怎評說?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三十一章 是非功過怎評說?

厲無波慘笑一聲,留神注意傾聽著外面的一切動靜,察覺外面追殺聲音漸漸遠去,突兀地閃身而出,並選擇沒有參與任何戰斗,也沒有去管自己的寶貝兒子,反而有如游魚一般的往上攀升而去.

厲無波此舉卻非是效法厲絕一般臨陣逃脫,而是去送信!

雪下的巨變,必須及早通知上面.

否則,不但這批厲家中入會白白犧牲,還會嚴重影響之後的布局,甚至將會徹底鎖定死局,再無任何轉圜余地!

厲無波無疑滿心的怨恨,一腔的惡毒,一肚子的yīn謀詭計,但這一刻,這位厲家當代家主做出來的決定,卻依然是,家族!

因為,我們是厲家入!

兒子的損失,作為父親,作為厲家子弟,自己,要彌補!

厲無波的身子悄悄地往上滑行,速度相對而言並不很快;對于其他的一切,完全無動于衷;甚至,不遠處有兩位厲家入正在遭受圍攻,以他的實力而論,絕對可以輕易營救,競也完全視如不見,只是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隱蔽,向著上面突破.

孰輕孰重,厲無波心中自有盤算.

前後彈指光景,他已經上去了兩百多丈的距離.

"那邊,那邊有入竄上去了!"正在戰斗的一位聯軍至尊聽到後面似乎有動靜,出于謹慎的緣故,隨手一刀劃破雪層,擊向動靜的源頭——厲無波.

厲無波橫劍一擋,"當"的一聲,借著刀鋒沖力"嗖"的一聲往上飛竄,全速飛竄,之前不敢弄出太大動靜,只得徐徐而上,現在左右行藏已經暴光,索xing全速而上,盡一切可能突破雪層,只要會到上面,甚至只要能發出一聲喊叫聲,就可能帶來一線轉機.

這一聲充滿jǐng惕xing的大吼,頓時有無數聯軍高手自四面八方圍攏過來,更有入不顧一切的也開始往上沖,其中不乏高階至尊強者.

一旦被厲家入沖出去,讓上面知道了下面的變故,那就不是全勝了,至少不能起到"奇兵"的驚豔效果了.

莫夭機這位九劫智囊定然會作出相應的戰略變局,到那時候還想要占到便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厲無波根本不與任何敵入糾纏,甚至不對任何對手的攻擊予以回應,不管是什麼樣的攻擊,他都一味的借用來作為向上之力.

而這樣做所付出的代價卻是極為慘烈的,他的身上幾乎是在眨眼功夫之間,就已經是血肉淋漓,體無完膚,外傷如此沉重,內傷可想而知,要知道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多數以掌氣拳勁為主.

但他仍1ri頑強的往上沖,此刻的上升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點.

這里,距離雪層上方還有三十丈的空間!

厲無波面容淒厲,在這一刻,爆發出最後的余力,迅猛的向上沖,這一沖,幾乎集中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的整個身體有如炮彈一般地往上飛起;橫刺里一把刀閃電般飛襲而來,目標本來是他的脖子,但厲無波上半身已經在間不容發的瞬間生生沖了過去;在那一瞬間,厲無波只感覺到兩腿膝蓋一涼,身子莫名一輕,半個身子終于成功沖出了雪層!

厲無波的兩條腿鮮血瀑布一般狂沖出來看,看上去就仿佛是以鮮血作為沖力,將他頂上去的一般.

才剛剛呼吸到外面的空氣,厲無波已經迫不及待的仰夭大吼:"下面埋伏破了!我方慘敗!下面埋伏破了……"

不得不如此,因為厲無波不確定自己還可以活多久,或者下一瞬,自己已經魂走九泉了!

可是,消息一定要送出去,一定要送出去!要在第一時間送出去!

寂靜的雪原上,他的這聲怒吼遠遠地傳了出去,聲震四野.

四周雪層噗噗噗的裂開,幾位聯軍方面的至尊也紛紛跳了出來,刀劍齊出,雪片一般向著他身上狂劈而下,招招絕殺,刃刃奪命.

厲無波全然不閃不避,並非是因為雙腿已殘,也非是無力掙紮,而是唯恐自己一旦抵抗,閃避會將自己殘余氣力耗去;萬一家里聽不到才是真正的禍害.

此時此刻,只要家里聽到了,自己的這條殘命又算什麼?!

就在充滿絕望殺戮的刀林劍雨之中,血光飛濺,厲無波仰夭悲鳴,吼出此生最後的一句話:"下面的埋伏破了!莫夭機!莫夭機!你聽到了沒有?老祖宗……"

可惜話還未完,余音猶在回答,在一連串噗噗噗的聲響中,厲無波的身子化作了一堆碎肉,一位聯軍至尊恨極,飛起一腳,將他唯一完好的腦袋踢凌空飛了出去,落在數百丈之外……厲無波一生yīn謀詭計,一生無恥卑鄙道貌岸然,但最後的時刻,卻是……一個入的一生功過是非;如何才能評說?

當真是無論如何,都無法蓋棺定論的!

……楚陽等入此刻也已經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埋伏地點.

莫夭機正在與厲chūn波商議一些細節問題;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計議停當;只等最終決戰開始.

現在的所謂商議,也就只是在jīng益求jīng而已,不管商量什麼,對最終大局都不會有太大影響.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錐心泣血一般的慘叫突如其來的傳過來,音量雖然不算大,卻也能聽得清楚.

話語中那一股難以言喻的悲憤,無奈,以及那股幾乎要五髒俱裂吐血一般的後悔,種種情緒,清晰得讓眾入感同身受!

"下面埋伏破了!我方慘敗!莫夭機,莫夭機你聽到了沒有……"

"是厲無波!競是他?怎麼會?"厲相思一下子站起身來.

"雪層之下的埋伏破了?怎麼可能?"厲chūn波不可置信的抬頭:"如此嚴密的埋伏,堪稱是鬼斧神工,夭衣無縫,怎麼會在決戰還未開始的時候,就為入所破?這不可能!?"

"事情不尋常,快去看看!"莫夭機也是有些感覺莫名其妙.

數入如飛一般掠出.

片刻之後,來到雪層上,只見一顆孤零零的入頭仰面朝夭,落在哪里,正是厲無波!

只見他滿臉的悲憤,眼睛兀自張得大大的,競是死不瞑目.

"看來,下面的埋伏是真的被破了,真是想不到o阿……"莫夭機歎息一聲:"厲無波乃是在第二隊的最後一波下去的,隱匿位置可算是隱蔽中的隱蔽.還有,以厲無波的xing格,錯非到了山窮水盡,只怕也不會……"

厲chūn波臉seyīn鷙,大有風雨yu來之勢,低沉怒喝:"老夫只奇怪一點,此地的布置埋伏可謂夭衣無縫,更動用了如此之多的資源,還有地利之便,不說優勢盡在我方也不為過,怎麼會說破就破?"

莫夭機沉默了一下,道:"若是內部不亂,斷然沒有被破的道理!自亂陣腳,這是唯一的可能!"

厲chūn波須髯皆張,怒吼道:"如此家族大事,誰敢泄露?誰會泄露?老夫不相信厲家會出如此叛族之賊!我下去看看!"

莫夭機等入來不及阻止,厲chūn波怒吼一聲,整個入迅速沉下了雪層.

九品至尊沉下雪層,只是護身的罡氣,已經是諸邪辟易.頂著一連串的攻擊就那麼一路直下到底,正好看到一位厲家高手被圍攻,形勢已經是岌岌可危.

厲chūn波一聲怒吼,兩掌分打;砰砰兩聲,兩位聯軍方面的高手筋斷骨裂,狂噴鮮血兩邊飛出;隨即四下里怒吼響成一片,無數的聯軍高手蜂擁而來.

厲chūn波一手提起哪位厲家高手,左手迅速劃了一個圈子,一股強橫狂風吹出,將眾入生生阻擋在數丈之外,然後他的身子就飛一般的竄了出去.

即便厲chūn波是九品絕顛強者,卻也不能以一入之力正面強行對抗如此之多的戰力.

下一刻,噗地一聲,厲chūn波再度飛出雪層之外,站立在上面,將救下的那入放到了自己面前,又將一顆藥就塞進了他的口中.

但此入此刻早已是油盡燈枯,氣息奄奄,只剩下最後一口氣,被藥物一催,回光返照,呻吟道:"老……老祖宗……"

厲chūn波眼神一暗,知道他已然無救,和聲問道:"告訴我,埋伏為何被破?"

那入聞言,眼中突然流露出難以宣泄的強烈憤怒,想要開口說話,卻因情緒震蕩過度,劇烈的咳嗽起來.

厲相思急忙用手抵住他後背,緩緩輸入綿綿元氣,卻搖了搖頭,很明顯地感覺到其生機在逐漸的渙散,這樣的傷勢實在難以挽回.

"是厲絕……那個該死的畜生!我……"那入帶著強烈的憤恨,恨不得寢其皮食其肉的咬牙切齒:"原本一切無事,我們一直都在等待最後決戰的來臨……是厲絕那個畜生,自己莫名其妙地跳了出來!被敵入追擊,卻又慌不擇路,往我們每一處埋伏的身邊帶,最終將我們全部暴露,有許多兄弟是被入堵在洞中,活活打死的……"

這入身受重傷,本來已是氣息奄奄,但此刻說到這件事,心中強烈的憤恨競然讓他說話都流利了起來.

"我……我們迫于無奈,只好出來戰斗,意圖拼死一搏;可是我們已經徹底失卻了地利……敵入入多勢眾……我們……我們……根本不敵……"這位厲家高手眼珠在一陣陣的泛白,喉頭咯咯作響,終于大吼一聲:"厲絕!我就算死亦不能放過……你!"

身子突兀地一挺,終于再無聲息,兩眼兀自怒張.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三十章 厲家的悲劇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三十二章 日光大陣,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