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大勝!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大勝!

絕地反撲,大獲全勝的楚閻王,在迷亂中,對自己的勝利卻是一無所知,更加不知道自己在這次"游戲"中獲得了什麼樣的好處,他現在唯一的感覺就只有痛苦!

真的只有痛苦,之前天魔加諸在他身上的難耐痛楚,並未真正消除,只是之前強行忍耐,如今天魔退避,壓力不是那麼大了,頑抗之心自然消去,痛楚感覺隨之複發,或者說複發並不正確,先前不過是強行忍耐,現在強梁終去,精神一歇,再也無法抑制.

還有識海空前鼓脹,而他識海內的能量,卻是一直有條不紊的按照一定的規律,或者剛才剛從天魔哪里'學,來的攻擊方式在列隊,在自動整理,在排列尊組合,jī蕩不休,沖擊不已……,

眾兄弟關切的圍攏上來,看著陷入迷亂之中,滿臉盡是痛楚之色的楚陽:所有人盡都是焦急之極,但卻都知道現在決不能打攪他.而且天魔已經被楚陽擊敗,還是大敗而逃,心下雖是擔心不已,卻也略略有了放心.

畢竟剛才天魔慘敗退走,聲責著實不小.

楚陽以弱克強,估計也是使用了某種神秘禁招,現在被自己的禁招反噬什麼的,後患可能不小,所以才痛苦如斯,但只要人還在,就算有後患也不要緊,有九重丹還怕什麼後患,九劫劍主從來就是創造奇跡的特殊存在,楚陽尤其如是.

卻沒人能想到,魔要噬人,人也可吞魔,楚陽此刻痛苦萬狀,實則卻是利益大把,大賺特賺.

眼見愛人受苦的莫輕舞眼眶中含著熱淚,焦急的圍著楚陽整個人轉來轉去,但卻也知道楚陽現在正處于天人交戰的關鍵時刻,根本不敢出聲驚擾,直憋得小冇臉通紅,珠淚撲簌簌滴落,空自心痛如刀絞,一把捂住了小嘴,不敢讓自己哭出半點聲音.

由于楚陽與天魔之問的游戲是在黑霧之中進行,甚至後來的交戰場地更是兩人意念之中,外界對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根本一無所知,天魔退走得太快,也太突然,雖然大家都隱約看到他似乎還抱走了一個人,但大家根本不放在心上.

自己所有人都在,至于天魔是不是帶別人走,對己方意義不大.眾人卻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天魔抱走的那個人,竟然是法尊!

真正想不到,法尊實力之強,幾乎可以穩入當世前三甲,對眾人而言,實力與危險程度可能還要在天魔怪人之上,而且這兩大魔頭若是聯手,楚陽等一干人就算齊心協力也斷非其敵的.

又過了良久良久,楚陽突然一聲大吼:"開!"

也不知道到底是'開,了什麼,楚閻壬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眼中兩道神光暴射而出.

眾兄弟關懷的眼神驀然接觸到這兩道目光,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自己目光移轉,所有人盡都感受到了一種空前沉重的壓冇力,那是一種神魂的威嚴!

這份難以言喻卻又確實存在的壓力感,卻是眾人即使是面對至尊九品強者,眾人也不曾遭遇過的!

眼前的楚陽,似乎有什麼神異變化,但仔細看去,他的修為還是原來那般,並絲毫沒有長進,甚至因為因為剛才的'游戲,有相當程度損耗.

不由都是大奇,這份壓力到底從何而來呢?

再下一刻,楚陽貌似徹底恢複了正常,呼呼的喘了幾口氣,臉色突然間變得通紅,然後黃豆天小的汗珠就從額頭上,身上涔涔冒了出來,刹那間渾身汗濕.

這卻是心力耗損過度的後遺症,剛才意識之戰,對戰雙方的心力盡都消耗許多,尤其是楚陽,他從來不曾經曆過這樣的識海決戰,剛才陷入劇烈痛楚之中,只顧疼了,現在痛楚已過,心力消損的症狀自然隨之而來,此外,還有一股子由衷的心悸.

別看楚陽心意把定絕不屈服于天魔的淫威,但他卻仍是害怕的,任何人也會畏懼死亡的威脅,楚陽也不例外,現在危機解除,後怕的感覺卻也所之浮現,然而在後怕之余卻是無盡的慶幸.

自己守住了作為"人"的心門,突破了欲冇望的誘冇惑,打敗了死亡的威脅,掙脫了魔鬼的利爪!

經過此次之後,自己再也不會害怕什麼心魔!再也不會屈服,任何人,任何事!

楚陽心神一陣恍惚,再過片刻才很有些疲乏的說道:"好厲害……,險些就敗了,敗了就全完了,不魂飛魄散,也要變成徹頭徹尾的行尸走肉."

眾兄弟一陣無語,他們畢竟不了解楚陽遭遇了什麼,見楚陽如此,紀墨翻著白眼,首先開口說道:"老大…,你是說剛才?!"

楚陽"嗯"了一聲,轉頭游目四顧,道:"天魔呢?"

大家面面相覷.

羅克敵哭笑不得:"大哥,早在半個時辰之前,天魔就已經大敗虧輸,亡命逃竄,一路狂叫見鬼了狼狽逃走了,那速度,我等望塵莫及,百分百的追不上……,"

楚陽怔了怔:"半個時辰前?竟是半個時辰前?"

在他的意識之中,一直到剛才自己睜開眼睛之前,一直都還在戰斗之中,怎麼"…怎麼在半個時辰之前就已經沒有了敵人的進逼!?

這怎麼回事?貌似太詭異了一點吧?!

"難道老大你都不知道天魔早已敗走了?"謝丹瓊露出午匪夷所思的神色問道.

楚陽苦笑,只是搖頭.

莫輕舞縱身而上,一把抱住了楚陽,眼下終于可以大聲哭出來了,但卻發現自己居然一點也不想哭了,滿心只有歡喜,仿佛有千言萬語要對楚陽並說,可是到了嘴邊,卻只有一疊連聲的:"太好了,太好了……,"如此而已.

然而楚陽心中瓦動.

他知道莫輕舞說的'太好了"絕不是'擊敗了天魔太好了,:而是'你沒事,太好了!,

"強敵已去,我們貌似該辦點正事兒了吧?!"莫天機有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楚陽,隨即轉變了話題.

"正是!"蔚公子精神大振,道:"那個礙事的家伙滾蛋了,我帶你們去精靈之城的入口,辦正事才是正經."

楚陽大勝,眾人心情愉快,嘻嘻哈哈,簇擁著蔚公子去了,之前的一切陰霾徹底煙消云散.

惟有莫天機莫徑舞和楚陽走在最後面.

"剛才……貌似是你占了些便宜吧?"莫天機嘿嘿一笑,低聲傳音問道.

"嗯:剛才情況莫名,我好像,可能,也許是將他的神魂吞噬了一些也說不定,應該是這樣的……,"

楚陽收斂心神,再度沉浸入識海之中,這才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識海竟幾乎擴寬了一倍,自己對這個突兀的變化也是嚇了一大跳,對莫天機的問話,並沒有隱瞞.

"咳咳……"莫天機嗆了一下,咳嗽一聲,道:"這個變化,切莫要對任何人說起."

"我省得的."楚陽一笑:"對你自然無妨."

莫天機心中一暖,瞪眼道:"只要你永遠對我妹妹好,自然無妨,你要是茶…"

楚陽哈哈大笑,他自然是明白莫天機的,莫輕舞在一邊卻紅了臉,這二哥怎麼什麼話都說.

"剛才你丫的去哪里了?"九劫空間之中,楚陽一臉不滿,責問劍靈:"那麼危險的時刻,怎麼不出來幫忙助力?你冇知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你以為真是游戲啊?!"

對此楚劍主可是很非常的不滿,若是自己身上沒有劍靈,怎麼會這麼有把握的答應對方的游戲?

沒想到自己視為最佳幫手的劍靈居然在這關鍵時刻掉了鏈子,甚至還不止是掉了鏈子,更直接就不見了蹤影,此刻危機解除,當然要問個明白,今後面對天魔的機會只怕少不了,必須得了解清楚個中緣由,這玩意可是動輒有性命危險的風險呢!

劍靈一臉的納悶:"你以為只有你奇怪嗎?我也在奇怪呢,我剛才分明早就想要出去幫手,卻不知怎麼地就是一動也動不了,剛才那會真正要命了,那滋味……"

楚陽一怔:"莫名其妙的動不了?會不會是天魔異能的作用?!那怪霧貌似很犀利的!"

不是完全沒有這種可能,若當真是天魔異能的效果,那對天魔一族的評估必須得重新制訂!

劍靈不屑的哼道:"我呸,就天魔那點伎倆,若是憑修為硬撼,本劍暫時確實有所不及,但說到他完全控制,壓制本劍,累死他也做不到,那點鬼霧,本劍動動手就能破開,不過真是奇怪得得…"以前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那股壓制的力量真是恐怖,現在還尤有余怖."

楚陽點點頭,抬起頭看著天空,若有所思.

良久良久,才道:"既然如此,沒事了."

心中暗暗地咬牙:肯定是那老東西搞的鬼了,除了他沒別人了,你丫的,你等老冇子上去了,看老冇子怎麼折騰你!居然敢暗算我,拿老冇子的小命當耍子……

已經遠在九重天闕的雪淚寒,突然間猛地打了一個噴嚏.

"阿嚏!"一個噴嚏如同驚雷乍鳴,滾滾而出.

"主上?"老者莫名所以.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八十三章 嗷~~~見鬼了!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八十五章 精靈之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