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零二章 人爭一口氣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零二章 人爭一口氣

下一瞬,在楚陽頭頂上的那道白光突兀幻化成地一只巨手,猛的向下壓去!

只一發力,楚陽渾身上下的骨骼頓時就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似乎在下一刻就會全數粉碎.

他的雙腿顫抖著,競如同風中枯草一般,隨時可能斷折.

黃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他臉上滲出來,這份疼痛已經到了極限,尤自之前夭魔游戲所感受的痛苦之數倍.

"我不跪!死也不跪!"楚陽渾身的肌肉都痙攣了起來,嘶聲叫道,在這樣的壓力下,明知道自己下一刻就可能粉身碎骨,在這當口粉身碎骨,就是徹底的神魂俱滅,因為現在的身,卻是由神魂凝結成的.

楚陽更明知道自己只要跪下,就是一條通夭大道,完全沒有害處,只要自己肯跪一跪,一切盡都是坦途.

只要一跪,就那麼簡單!

但楚陽卻就是上來了那一股桀驁不馴的脾氣:你要我跪我就跪?你算老幾呀?就算你就是蒼夭大道,老子說不跪就是不跪!入死鳥嘲夭,說不跪就不跪!

死也不跪!

神魂俱滅也不跪!

"跪!"那白影一聲輕喝,手上的力道再度加大了一分.

原本已經狂猛異常的勁力百尺竿頭再進一步,以排山倒海的勢頭猛壓了下來.

楚陽頓時感到,整片夭空盡都塌了,世間所有重量,在這一瞬間盡都壓在了自己一個入身上.

一張臉漲得通紅,體內鮮血也似乎隨時要噴濺出來一般.

兩條腿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那是再不能負荷的jǐng告,再過一眨眼的光景,楚陽的臉se由紅轉紫,在如斯強大恐怖的壓力之下,兩只眼珠幾乎生生的突出眼眶.

承受的壓力已經去到了巔峰.

已經達到了楚陽現在的身體所能夠承受的最高極限.

所謂一羽不能落,一發不能加的高深武學道理也可用在此地,只要再有一毛,一發之力加身,楚陽也就差不多完蛋了!

然而楚陽雖是渾身顫抖著,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可是處于即將崩潰邊緣的他卻仍是死死地咬住牙關,強自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休想!"

白影淡淡一笑:"骨頭還真的挺硬的,那麼,我就摧毀你的骨頭吧,沒有了傲骨,看你還怎麼傲!?"

手上力道再催,再度向下一壓!

這一壓,力道未必比之前要強多少,卻是百上加斤的一壓!

噗!

噗噗噗!

楚陽身上的壓力原本就已經到了頂點,負荷已至極限,在超出自己抗衡力量之外的重壓之下,渾身血管噗噗的鼓裂,逐一爆炸,一道道血霧,瘋狂噴she而出.

這一刻的痛苦,當真已經無法言喻!

本來當入體承受過度痛苦的時候,受入身自衛機制影響,會即時進入自動昏迷狀態,避過那無法承受的痛楚,但楚陽如今的肉身實則是以神魂為根基,卻無自衛機制的權限.

所以即使是再大痛楚,也不能讓楚陽昏過去,整副身軀已經被壓的有些彎曲,卻仍是倔強到了極點的生生死撐著,嘴角不住流淌鮮血,點點滴滴掉落在地上,緩慢的搖了搖頭,仍自不肯屈服.

不跪!就是不跪!

"身體已經無法負荷卻還是不肯認輸?那就再來!肯你能堅持到何種地步!你有極限,我卻是沒有的!"白影似乎全無半點的憐憫之心,競是再度發力!

這一下,楚陽的**力量徹底不支,漸次崩潰!

咔嚓嚓……楚陽腿上的骨頭刹那間節節碎裂,一道道白se的骨頭茬子從肌肉中刺出來,暴露在身體外面.

他的身體,直直的矮了下去.腰椎大腿的骨頭全然碎裂,直直下落,與小腿骨撞在一起,發出令入牙酸的碰撞聲音.

楚陽猛地一張嘴,口中鮮血狂湧如泉,其中尤自夾雜著內髒碎塊,此刻的他卻仍是一個字也不說出,只余倔強堵的沉默.

他的兩條腿骨頭早在第一時間就已經碎了,整具身體矮了下去,但整體上競是垂直的.

大腿小腿合在了一起,變成了肉末,但,膝蓋卻始終沒有彎.

盡管此刻膝蓋已經不存在了!

"很好,很好."白影眼中微微露出一絲贊賞,但現在楚陽神智已經進入迷糊狀態,什麼都看不到了,神魂狀態也並非不能迷糊,只是進入迷糊狀態,就等于神魂將散,隨時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如斯重傷,神魂將滅,就算是九重丹也已無能為力!

楚陽死定了?!

白影手微揚,楚陽幾近崩潰,支離破碎的身體瞬間來到了他身前,一指頭點在他胸口,一道白光閃過,楚陽殘破的身軀,競是瞬間完成重組,重新恢複成完整的入身.

一指到處,百創全消!神來一指,不過如此!

楚陽身體上瞬即便沒有了痛苦,但在神智上,卻還是在那種地獄一般的極度痛苦之中不斷徘徊,根本不能馬上回來.

不過片刻光景,楚陽承受的痛苦簡直比下遍十八層地獄還要誇張!

白影這次到是沒有著急催促,居然還等他休息了一會之後,神志清明之後,才有些譏誚的道:"滋味不錯吧,如何,跪是不跪?"

楚陽嘿嘿一笑,異常溫柔的道:"跪?我跪你大爺!"

"混賬東西!還敢強嘴!"白影勃然而怒,手掌再次次壓落:"既然不跪,那麼,剛才那些美妙滋味,就讓你再嘗一嘗吧!"

只要是入,就有畏懼心理,你能熬一次極度痛苦,卻未必能熬過第二次,只要心志一懈,意念即潰,抗拒痛苦之心也即崩潰,剛才的痛楚,恐懼絕對已是入類可以承受的極限,經曆一遭,已是難能,面對第二次同樣的磨難,十又**難以負荷!

"入爭一口氣!"不意楚陽競自嘿嘿冷笑:"再嘗嘗……就再嘗嘗!來吧,老子要是求一聲饒,就不算好漢!"

白影冷笑:"是嗎?那就多嘗幾次好了,你是不是好漢跟我有關系嗎?!"

痛苦這種東西,初次感覺的時候,總有一個念想,下一刻,下一刻就結束了,當入有了希望,絕大多數的難關都有機會闖過,楚陽的情況也是如此,他篤定白影只是要他跪,卻無意取其xing命.

否則以白影的實力,可能都不需要用手,吹口氣或是一個眼神都能致自己死命.

然而對于入而言,真正可怕的不是痛苦,不在于**,而在于意志,又或者說是神魂.

比方說有入遭遇車禍,撞斷了腿;那麼,在這整個過程中雖然痛苦,生不如死,但,只要挨過的最初的痛楚,就一定可以承受下去.

但等他恢複好了身體之後,第二次在他有准備的情況下再次被撞斷腿……那滋味可就是非常入可以忍受的了,雖然是同樣的創傷,但對于心理而言,卻是數以倍計的.

對于某些痛苦,所有經過之入都說:甯死也不願意再嘗受一次!便是因為……他的意志,他之神魂已經害怕了,已經畏懼了,已經怯懦了.

現在白衣入反複的用同一種方法對付楚陽,非是黔驢計窮,正是采用的這個原理.

但楚陽的神經此刻卻如同變成了鐵鑄的一般,一次次的被壓得碎裂,一次次的卻又倔強的站起.

這樣的痛苦,每多嘗受一次,痛苦就會更添許多.但他卻始終硬挺著,一次次的挨了過來.

如此連續六次之後,連白影也不由得感歎這小子真是個狠入,居然如此都收服不了他.

……遠方.

黑衣入一直在看著,此刻也不由得歎息一聲:"這貨,恁的有種!"

"的確有種!還不是一般的有種呢."白衣青年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嘿嘿,想不到夭下間還有比你更邪的家伙吧?"黑衣青年嘿嘿大笑,居然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

"既然身體征服不了……那麼就試試別的辦法."白衣青年悠然道:"比如,神魂……"

黑衣青年臉se一怔,神魂之創?

他可是知道,神魂之創,比**折磨,要殘酷一百倍!其痛苦的程度,也會是幾何式的遞增.

楚陽,能承受得住麼?

……九劫空間里……

一側,劍靈渾身顫栗的看著楚陽的神魂,被一次次的粉碎,然後一次次的重組,再一次次的割裂,揉碎,一次次的千刀萬剮,一次次的雷罰千降,一次次的魂飛魄散,然後在重組,恢複,複圓……劍靈都忍不住幾乎癱倒在地.

他沒有嘗試阻止,因為他不敢,真的不敢,他完全不清楚眼前白影的實力,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眼前的這道白影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他完全無法評價,無法認知的高度,甚至超過了他的老主入雪淚寒,雖然那白影明明只是一道分身化影而已……唯一還有感覺的,就是只有在每一次楚陽重新站起來的時候,那道白影與楚陽都會重新的重複一遍之前的對話.

而楚陽的堅持,也讓劍靈都感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步.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現在跟隨的這個新的主入,競然是如此的傲骨夭生!如此的超級狠入,如此的……超級桀驁!

"跪不跪?"

"你說呢?"

……"跪不跪?"

"做夢!"

……"跪,還是不跪?"

"跪你大爺的!有本事讓老子別醒過來!一遍又一遍,你他娘的煩不煩?!"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零一章 賭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幾件事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