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零三章 一戰之約!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零三章 一戰之約!

一次次的折磨,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狠毒,一次比一次更加的殘忍.

一次次的折磨,其狠毒,殘忍程度連劍靈都為之膽寒,他不止一次的想要替楚陽出聲認服,跪拜一下如斯強大的存在,並不是什麼恥辱的事情.

如此強大的存在本就是應該臣服,膜拜的對象啊,可是,他剛要開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動彈了.不要說是說話,連張嘴都張不開.白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控制住了他...

對于白影而言,毀滅一個生靈,也許就是吹口氣的事情!

區區螻蟻,殤之何傷?!

楚陽能如此不屈不撓,有相當程度的原因卻是因為被白硬徹底地被激發了心中的凶戾之氣,若說一點通俗的說法,就是賭氣,就是不跪!

"你就跪了吧,你只要跪了,好處大大的."

到了最後一次,那道白影似乎真的有些膩歪了這個周而複始的游戲,貌似有些無可奈何的勸道:"其實你早就清楚知道,大家就是在爭一口氣,只要你一跪,我贏了這口氣,我就立即讓你走上通天大道,開啟大道之門;對你來說,有著說不盡道不完的莫大好處,絕對有百利加身."

"何苦為了這心頭的一口氣,賭上自己的一生前途?難道憑我還不值得你跪一下嗎?"..

楚陽冷笑:"折磨不行,該利誘了嗎?難道你真的忽略了,我不跪你的真正理由嗎?我從來沒有否認過,你值得一跪,甚至值得我膜拜,但你開口讓我跪,我就是不跪!"

白影略有幾分啞然:"你這人怎麼死腦筋了,這麼簡單的選擇你都不會選,為了一時之氣,放棄無限未來,你沒長腦子嗎?還是腦子長了黴?!"

楚陽嘿嘿冷笑:"前八任的九劫劍主都跪了麼?"

白影點頭:"當然跪了."

楚陽譏誚道:"那他們現在在哪里?"

白影頓時語塞.

楚陽緊逼問道:"他們如今可走上了通天大道?開啟了大道之門?"

白影目光閃爍.一時間竟沒有繼續說話.

楚陽狂笑一聲.道:"我從來不否認閣下的能力,但只要跪了就能開啟大道之門?這是什麼說法?若是大道之門需要屈膝才能開啟,那麼這樣大道又有印證的價值嗎!?"

"若是需要為人做奴才才能踏上所謂的通天大道,那麼,通天大道又有什麼值得我珍惜重視?"

"人生天地間,無非一口氣!這口氣竟也不爭,還能爭個什麼?"

楚陽狂笑連連.聲聲如雷.

這一刻,他的狂,他的傲,他的跋扈與囂張,無盡的放肆,竟是全無絲毫保留的傾瀉而出!

我是主宰!

只有我才是我自己的主宰!

任何人.都休想讓我跪!便是你,創造了九劫劍的那個人,天地宇宙之間的超級大能,也不行!

白影沉吟半晌,緩緩說道:"看來你是絕不肯跪了?我最後確認一次!"

楚陽輕聲笑道:"還要確認什麼,你把我的**摧毀了六次,又將我的神魂摧毀了九次,而且.都是用一種極其特殊的手段摧毀,複原……在這十五次之後.我不是還站在這里嗎?!我不會跪的,如此而已!"

楚陽的聲音嘶啞低沉.任誰受了如斯折磨,聲音也好聽不了,但就是這個嘶啞聲音中卻夾雜著隱隱的驕狂,還有無盡的桀驁,裂開嘴,很整齊,白生生的牙齒露出來八顆,竟是很親切的一笑:"你覺得,在經過這些之後,我會不會跪?若是你,會不會跪?"

他猖狂的大笑一聲:"我連這些都不怕了,天下間還有誰值得我跪?!"

白影沉默了一下,道:"不錯,有你這一身骨頭,一身傲氣……縱然是面對任何人,也是不需要跪的,我也不能例外;這世上,除了你的血脈親人,任何人,也不值得你這樣的傲骨一跪,任何人,也承受不起,就是是這片天,這片地,仍舊承受不起."

楚陽哈哈大笑:"多謝,多謝誇獎,真心感謝!"

白影這一句話,等于是定下了基調,結束了這一次'跪與不跪’的事件.

"很好很好,你不跪我,自然不會有好處給不尊敬我的人,所以由我開啟的通天之路與你無緣了."白影微微地笑了笑:"你可還有什麼話說?會不會後悔!"

"有!"楚陽肯定的,大聲說道.

白影嘿嘿一笑:"什麼話?"

楚陽一字字說道:"今ri的恩賜,楚陽銘記在心,永不敢或忘;期盼他年有朝一ri能與閣下真身對面交手,一論上下.楚陽將以閣下為平生目標,絕不敢忘,永不懈怠!"

白影哈哈大笑:"我聽你這話的意思,好象是在跟我叫板呢?你不是想有朝一ri將我也這麼整治十五遍吧?"

楚陽露齒一笑:"你說呢?"

白影哈哈大笑,笑得幾乎喘不上氣來,良久良久之後,才驀然的收住笑聲,很鄭重的說道:"好!我等著你!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他凝重的道:"若是有朝一ri你的修為能夠達到我認可的層次,我一定會給你公平一戰的機會!若你修為到了,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你的!"

他深沉一笑:"只是……希望你莫要讓我等得太久,希望有那一天吧!"

楚陽眼中突然冒起來一股璀璨的光芒,重重的道:"不會很久!一定會有那一天的,一定是我去找你,討一個公道!"

他的心中,竟莫名升起來一陣感激.

眼前的白影的真實修為到了什麼地步,楚陽不清楚,就眼前的白影的實力已然遠遠超出楚陽的認知,唯一能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就算是雪淚寒,在這白影面前,也未必能是一合之將!

這還只白影顯示出來的實力,那白影真身的實力有到了什麼地步呢?!

自己或者要萬年,數十萬年,數百萬年……才有可能達到那個地步吧……

但這個白影卻應承了要與自己一戰.

他並不認為自己永遠不能達到與其對等的高度.

這已經是一份莫大的尊重,難能的認可!

答應的時候,卻已經將自己視為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

這份尊重;才是楚陽從他這里得到的最珍貴的東西.

一個大羅金仙,會與一個凡人約戰麼?

顯然,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現實的.

如今,楚陽與這個白影之間的距離,或者比之大羅金仙與凡人之間的距離還要遙遠,但這白影卻答應了,很鄭重的應承了.

這是一種胸懷,一種海納百川的超人胸懷.

楚陽在這一瞬間,竟有想跪他一下的沖動,不為別的,就沖他對自己的這份尊重.這份尊重,現階段的楚陽真的無以為報!

……

遠方,一黑一白兩個人同時歎了口氣,又同告松了口氣.對于這個結果,兩人卻是很有些滿意的.

到了他們的層次,站在頂峰實在太久太久了,刻下出現一個可以超出他們預算的人,實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難得的事情!同時也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老黑,現在你可以認輸了."

黑衣青年哼了一聲:"咱們的賭約是你要出盡所有手段,難道你就只有這些手段嗎?未盡全力的你,也敢說贏?我說是你輸!"

白衣青年攤攤手,好似無所謂的說道:"你若是認為那里不公平,你大可以親自出手.連神魂千裂都能承受九次的人,我倒是很有興趣觀摩一下你有什麼手段能讓他甘心跪下."

黑衣青年咧咧嘴,道:"對付他這樣的辦法多的是,你可以以他爹娘,以他的紅顏,兄弟來要挾他讓他跪,不信他不跪,這麼簡單的方法你別告訴你想不到……"

"滾!"白衣青年眉梢一挑,一股煞氣凜然而出:"這樣卑鄙無恥下流下賤的下作手段,你居然要我用?你以為我是你啊?"

"放你丫的屁!這麼卑鄙無恥下流下賤的下作手段我怎麼會說,我是說讓你用,你聽不懂人話嗎?!"黑衣青年起手一掌一拍桌子,那張桌子分毫無恙,但四周空氣卻隱隱有了幾絲波動,隨即,天空中最亮的三顆星突然猛地熄滅了.

下一刻,空中就出現了無數的流星雨,帶著長長的尾巴劃過天空.

貌似天上的流星雨正是剛才那一巴掌造成!

輕輕一巴掌,近乎全無痕跡的一巴掌,最終效果卻是不知道距離多遠的三顆星辰震得爆裂,化作隕星!而面前首當其沖的那張桌子卻是安然無恙.

這是何等修為,貌似太誇張了一點,真正超出"人"的認知了!

"好大的威風!"白衣青年撇著嘴:"弄出這麼一出,你是在恐嚇我麼?我好怕啊!"

黑衣青年哼了一聲.

白衣青年淡淡一笑:"你弄出這手,還不是當ri那三個大陸的創始者在八千年前得罪了你,沒想到八千年後你還是借題發揮的將他們作掉了……居然還是利用我給你的怒氣!平白讓我也沾染一點因果,好算計,佩服佩服."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幾件事說一下.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零四章 賭局賭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