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一十章 巔峰的楚陽,被坑的紀墨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一十章 巔峰的楚陽,被坑的紀墨

雖然說明了一賠十,但大家仍舊對這貨送出了極端鄙視的目光:臻至九品巔峰分明就是不可能的選項!這貨,分明就是在坑小女孩的錢!

大家自然是不會上當滴.

唯有莫天機眼睛一亮,喃喃道:"一賠十?那我也下九品巔峰,一塊紫晶之魂."他笑了笑:"我是小舞的哥哥,自然是要堅定地支持自己妹妹的……"

紀墨興奮地大呼小叫:"好!你的這份也一賠十!" ..

笑歪了嘴:那可是一塊紫晶之魂啊……實打實的無價之寶.莫天機這一次可是輸死了……想不到我紀墨紀二爺居然也會有一天能占到莫天機的便宜,而且還是大便宜……

可是,莫天機的便宜真的那麼好占嗎?!

莫天機微笑道:"我說紀墨,賭要賭公道,坐莊也要有坐莊的本錢,你對賭局勝券在握是一回事,但若是你萬一輸了,你能賠出十塊紫晶之魂嗎?"

"這個……"紀墨張口結舌,隨即猖狂大笑:"你說我會輸??我怎麼可能輸?難道你不知道,十個賭客九個輸,唯一不輸的是莊家!"

"所謂有賭未為輸,世事無絕對,萬一你輸了怎麼辦?總不成你是空手套白狼吧?輸打贏要吧?"莫天機笑容不減,在不動聲se中施放壓力. ..

"恩,要不我不接受你這一注,贏自己兄弟沒意思!"紀墨萬般無奈,只有決定放棄到嘴的肥肉,隨口編出一個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來圓場.

"那也不必,我也不強求要你賠出十塊紫晶之魂."莫天機說道:"若是你真個萬一輸了,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咱們就這般賭了."

紀墨大喜,神氣活現的道:"你說!沒有紀二爺不敢答應的事情."

莫天機嘿嘿一笑:"我也不難為你,若是你輸了,以後,你每次說話之前.都要先說一句:紀墨是傻鳥.然後再開始說正文;如何?敢不敢賭?不過是碰碰嘴唇的活就博紫晶之魂.這盤口可是你占大便宜的!"

圍觀的眾人一陣哄堂大笑.莫天機這個條件真可說是促狹之極.

以賭注公道而論,莫天機的要求半點也不過分,確實紀墨占了天大便宜,可是若紀墨真個輸了,那可真就難看了.眾所周知,莫天機對于紀墨可謂是恨鐵不成鋼,尤其對于紀墨那張油滑犯賤的破嘴.最是憤怒難抑.

莫天機曾經說過:若是紀墨能將他這張欠揍的嘴和這條欠拔掉的舌頭控制好,再將他那無賴的脾氣收斂收斂,紀墨的未來成絕對不會輸給當世任何一人.

尤其是這家伙沒大沒小,除了對楚陽之外,對其他所有人盡都是大大咧咧,莫天機最不喜別人跟自己油腔滑調.顛三倒四,但紀墨卻是一而再再而三……

眼前正好有這機會,干脆趁著這機會搞掉這家伙的臭毛病.

若是紀墨當真輸了賭局,以後一張嘴想要說話的時候,就必須先罵一句自己是傻鳥……那麼,相信從今以後紀墨的話絕對會少很多,非到必須說話的時候才會開口,做到惜言如金絕非夢想.

紀墨被莫天機的話氣得滿臉通紅.什麼也不顧了.大叫大嚷:"我還怕你不成?賭就賭!不過你若是輸了,就再多給我一塊紫晶之魂!"

嗯.反正自己是贏定了,只要贏了,誰還理會什麼狗屁賭注,索xing借這個機會,多要來一塊紫晶之魂給老婆提升修為也是好的.

"賭了!就這麼說定了,天地見證,賴賭的人是傻鳥!"莫天機毫不猶豫地斷然應允.

"哦也!"紀墨興奮地翻了個跟頭:"老子今天是發了,今天大抵是老子的幸運ri,先是修為大進,還有如紫晶之魂這樣的好東西自己送上門,這就叫福無雙至今朝至,啥叫人品,這不就是人品了!"

莫天機含蓄的笑了笑,道:"恭喜你人品爆棚,大發利市."

紀墨合不攏嘴,自覺勝券在握的他完全沒考慮如果輸了將會如何……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這邊賭注才剛落定,地下突來一陣輕微的震動,然後眾人就見到,無數的大樹彙聚成一棵的那超級大的大樹,就是楚陽和蔚公子身處其中的那里,異常突兀的消失了.

就那麼憑空消失了,變成了一片很空曠的空地.

下一刻,那塊空地上又有無數的灌木花草迅速生長起來,前後也就數息的光景,已經變成了一片異常茂密的草叢.

正是jīng靈之城的遮人耳目的獨特方式.

如果這個變化不是就這麼在眾人眾目睽睽之下完成,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哪個地方在數息之前空無一物,更無法置信,在稍早之前屹立著一棵碩大無朋的巨樹!

眾兄弟見此變化不禁jīng神一震:這棵巨樹的消失了,代表著jīng靈之城已經徹底複活,又再度隱蔽了起來,也意味著老大在下面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老大終于要出來了.

雖然前後就只是半個來月沒見,但眾人盡都有些激動,畢竟如同天上掉餡餅一般的提升剛剛有過,誰不激動莫名地想要與老大分享這份喜悅?

紀墨更是激動莫名.

恩,倒也不算莫名,因為……他的激動是不僅能夠炫耀一下自己的成就,而且還將有大筆的財富入袋啊……

紀二爺此刻已經是笑得見眉不見眼了,羅克敵在一邊,嫉妒的看著他,口中喃喃,似乎在咒罵,在抱怨,這麼好的事兒,怎麼自己就撈不到一點油水?都讓紀墨這貨把便宜都占盡了.

哎,失策啊,咱剛才怎麼就不先開那個賭盤呢,好白菜讓那貨給啃了,我這絕對不是妒忌,只是看不慣小人得志而已……

……

楚陽終于滿懷歡喜的歸來,來到眾兄弟面前,本以為就算沒有列隊熱烈歡迎,起碼也得湊過來慰問一二吧,不說別人,小丫頭肯定得撲過來,就算小丫頭害臊,不撲過來,過來說幾句體己話總也應該吧?不料地面上十個人人人都是臉se怪異地看著自己.

這啥情況?!

楚陽一瞬間只以為自己莫非又光著屁股出來了?之前自己完全沒注意到突破的時候,把衣褲鞋襪"破"了干乾淨淨,被某jīng靈行了好半天的注目禮,幸虧哪就他們兩個大男人,這會不會又……

趕忙的低頭一看,不對啊,我衣履很整齊啊,剛才遁出地面的時候,我還特意關注衣服不被"破壞",要是再走了光,真就貽笑大方了.

既然不是我走光,那這又是咋回事呢?到底什麼情況?!

"我說,你們到底是在看什麼?我的臉髒了?"楚陽納悶的問道,衣履雖然沒問題,難道是臉沾上灰土什麼的了?

"呃,咳咳咳……"一聽問話,眾兄弟一起咳嗽,動作整齊劃一,愣是沒人回話.

其實也不怪眾人反應詭異,實在是顧獨行等人盡都在心中納悶,怎麼現在居然看不透楚陽的修為深淺?老大到底啥程度了?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一個個的這麼怪呢?!"楚陽問道.

"咳,沒啥事兒,沒啥兒事."莫天機咳嗽一聲,問道:"我說老大,您現在的修為到底到了什麼地步?這一次應該是提升不小吧?"

面對這次重出,高深莫測的某閻王,神盤鬼算有點小畏懼,不經意的用上了敬語.

楚陽點點頭,目光從每個人身上滑過,道:"不錯,不錯,大家都已經到了九品至尊中級以上了……哈哈哈,可喜可賀,同喜同喜."

羅克敵急急忙忙的問道:"老大你呢?你到了什麼地步?"

楚陽沉吟一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情況,深沉的道:"若是只論修為……保守估計,我現在大概是九品至尊巔峰的程度吧!"

啥?

眾人聞言俱都大震,大伙雖然因看不透楚陽的修為,也知道他的修為應該在眾人之上,卻也還未敢肯定楚陽已臻至九重天武者的絕顛之境!

眼前一黑的紀墨差點栽倒,突然想起剛才楚陽的話,報著萬一的機會問道:"老大,您剛才說的是保守估計是至尊九品顛峰,那不保守估計呢……"

"若是不保守估計,我現在就算還比不上法尊舞絕城和甯天涯,但大抵也能到了風月兩位前輩的地步."楚陽貌似很謙虛的回答道

這句話一出來,莫輕舞一聲歡呼.

莫天機猛地攥拳,臉上一陣莫名激動.

其他人人人目瞪口呆,如見神仙.

羅克敵怔愕了一會,突然'啊哈’的一聲,捧著肚子笑了起來,笑得涕淚橫流,心道:"報應啊,這就是報應啊,讓你設賭局開賭盤,現在知道賭博的危害了吧!"

幸虧老子抽身事外了……

紀墨徹底失去所有希望,一張臉刹那間扭曲痙攣了,如喪考妣,一咧嘴,險些就哭了出來.

除了莫天機與莫輕舞之外,所有參與賭博的兄弟,全軍覆沒.

誰都沒贏.

顧獨行等人的賭注當然是被紀墨這個莊家給吞了,但紀墨這個貌似"獨贏"的莊家卻是賠得最慘的那個.

雖然只有兩個人勝了,但其中一個是十倍的賠償……他賺來的所有賭注,全賠給莫輕舞一個人也還不夠.

更別說還有另一個更加坑爹的賭注:"紀墨是傻鳥"!

這這這……

老天爺啊!不帶這麼坑人的!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零九章 什麼是豬?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一十一章 未雨綢繆【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