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黃呀麼黃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黃呀麼黃

成為執冇法者:就代表著以後再也不用那麼辛苦地打生打死,隨時擔心自己小命玩完,而且從此就端上了鐵飯碗,家人也會受到執冇法者庇護!

鐵飯碗啊!哦,我滴媽媽!

而且……,還能從此之後一躍就成了特權階層.

作威作福誰不向往啊,誰不渴望擁有,又有誰是不會作威作福的呀?欺男霸女,那多爽啊……真是想一想小**都要興冇奮的痙攣"…

我恨貪官!我恨汙吏!若有機會,殺了他們,我絕不手軟.

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權利,沒使用過權利,沒享受過權利的美妙滋味.

但若是讓我做了官,掌了權,我……我他麼能讓天高九尺!貪汙受賄誰不會呀?伸手撈好處誰不會呀?

搜羅嬌妻美妾誰不會呀?仗勢欺人,欺男霸女誰不會呀?

哥也會!

不得不說,這天下懷有正義的人絕對不少,但,一些心存邪念的人只怕更多.天天義憤填膺抱怨不公,抱怨這個抱怨那個,但,若是讓這些抱怨的人真正上位了,他們沒准比他們自己口中罵的那些人更黑,更狠!

羨慕,嫉妒,恨,恨在最後,但羨慕,嫉妒才是恨的源頭,任何人也都不外如是,並無例外!

那些天天罵公務員又黑又狠的人,還不是每年都要削尖了腦袋去考公務員"…至于其中有多少是為了造福蒼生為人民服務這個崇高目的……,那就不得而知.

反正大義你可說我也可說,一輩子當聖人不容易,但偶爾說幾句聖人的話還是很容易的,所謂道理人人會說正是如此.

所有人,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不管是騙子還是婊子,不管是**還是傻冇逼又或者是裝逼,在這樣天大的誘冇惑之下,盡都奮不顧身,飛蛾撲火.

人人一臉正義,個個兩袖清風:都是胸懷磊落,全是光風霽月!

為了能夠成為執冇法者,為了這個天賜良機,拼了!

楚陽就聽到一個家伙躊躇滿志的吟哦:"一生只在最下游,受盡屈辱無處求;今ri若遂凌云志,恩報恩來仇報仇.生殺大權握在手,天高三尺有多愁?我自榮華富貴里,任他血海滾滾流!"

對于這樣的人,顧獨行在聽完了這首狗屁不通的打油詩之後,怒不可遏的直接一把掐死.

"這樣的混蛋,居然也想要沖擊高位?!"楚禦座央大之極.

"消停消停吧,若要連這樣的人也要殺……,恐怕這個天下,你至少得殺掉三分之一,還得有不少的漏網之魚……"莫天機無語的對著顧獨行說道.

"見一個殺一個,殺一個少一個,總有殺完的一ri!"顧獨行狠狠道.

"絕對殺不完的,累死你這殺胚也是殺不完的,人心不息,yu冇望難抑,你能殺人,但你能殺滅人心yu冇冇望嗎?!"莫天機對這貨的死腦筋無語至極.

在一個小鎮冇子休息的時候,眾人終于領教了執冇法者這一次的宣傳,也知道為什麼回響會如此的火暴.

怪不得會如此熱烈,如果那個說法是真的話,無論結果如何,天下將要亂很久了……,

"九重天里多良材,執冇法天下莫徘徊;廢去陳規求良將,消除舊習登天台……"然後就是如何廢除陳規陋習,如何不拘一格降人才,如何的……,

"條件竟然這麼寬松,難怪這麼多人趨之若鹜."莫天機眼睛看著楚陽,目中神se很複雜,很鄭重:甚至有些忌憚的味道.

當真難得有某件事能令神盤貴算如此忌憚!

對與法尊如此做法,莫天機真正感到了莫大危機的先兆.

"你估計,…在天鼎盛會之前,天魔能恢複到什麼程度?"莫天機輕聲問道.

楚陽仰臉向天:"法尊如此肆無忌憚,如此喪心病狂的收集靈魂之力……,恐怕……,"他說到這里,就不再說下去.

但莫天機已經明白,九劫這一次面對的很有可能將是全盛狀態的天魔,即便大家實力爆增,但前景仍不樂觀,甚至可能是很慘淡的.

"如今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了,希望天意仍眷顧九重天眾生,九劫傳說仍可再續傳奇."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這兩人又商議一會,決定還是暫且不暴露自身身冇份,也不進城,還是先看看後續情況發展再說.若是九大家族剩下的那些人現在仍堅持要與自己兄弟為敵……一旦進入了中都城,可真的是羊入虎口,即便如今今非昔比,仍要小心行事.

畢竟現在的中都城,高手太多了,除了那些高手,還有潛伏在旁的天魔,法尊,一個不小心就有莫大危機降臨.

就算是楚陽等人每一個都有強烈的自信,卻也不敢同時挑戰數千萬人啊……

中午,大家在中都城北面一個茶棚里喝茶,帶著斗笠,除了遮陽,還遮住了自身面貌,大伙留意地看著路邊行人步履匆匆湧進中都,盡都是無語的歎氣.

法尊與執冇法者那伙子人的號召力,還真是恐怖……

這里已經距離城門還甚遠,平常也就是一條最普通不過的通道而已,有人走路,卻也不多:隔三差五的才會有大隊人馬或者商隊經過.

但是,現在卻完全就是在趕集一般!

無數的人帶著異常興冇奮的臉se,興沖沖的遠道而來,扔下一錠銀子喝一碗茶水止止渴,就興沖沖的嗷嗷叫著,繼續往城里沖.

臉上滿是憧憬與遐想.

似乎執冇法者的高官hou祿,自己已經得到了一般……

對此,楚陽只有歎息,惟有歎息.

功名利祿,永遠是人心底最強烈的yu冇望.而法尊,就是用一紙法令,將人心中的惡魔,統統放出了牢籠!

這一路上,除了天魔殺死的高手之外,還有無數的,數以千萬計的尸體,那都是這些熱衷功名的人相互下手造成的一少一個人,就少一分競爭力!

東方遠處,又陸續有車馬轆轆而來:遠遠地有人長吟道:"車琳琳,馬蕭蕭,本公子一心比天高;大美女,懷中抱:無限財富壘高高:我若成為執冇法者,逍遙逍遙再逍遙:那個膽敢炸根毛,一巴掌就拍成小鳥"…"

眾人呆若木雞,從哪里鑽出來這麼一位極品?

只聽這位極品還在繼續荒腔走板的唱:"……,當里個當,當里個當,話說東南我姓黃,當里個當,黃呀麼黃,黃澄澄的少年狼,這個狼不是那個郎,專吃美女大胃王;當里個當,梆梆梆:我手里有刀腰里有劍,褲襠里還有一條槍,美女你若不信邪,盡管來與我斗一場,哐!哐!哐!"

楚陽適時轉頭看去,不由得吃了一驚.

來的居然是熟人.

入眼處盡是一片黃衣,讓楚陽認出來這些人的來曆.那荒腔走板的如同被猛砸了一棍子喉冇嚨的公鴨子嗓子,也讓楚陽記憶猶新.

原來是這個貨.

黃家.

一個骨瘦如柴的黃衣少年,搖搖晃晃的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滿身的流氣,渾身的痞氣;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頭發都是枯黃的,口中還在引吭高歌……

這聲音讓人聽過一次,當真是繞梁三ri不絕,終生難以忘記.

看看快要走到近前,冇突然有一個外地人匆匆而來,看樣子是渴得壞了,一見這里有茶冇棚,頓時就縱身飛掠而來.

恰巧從這位黃衣公子馬頭前掠過.

健馬意外受驚,長嘶一聲人立而起,馬上的黃衣少年猝不及防,竟是完全沒有應變,就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手舞足蹈地摔下馬背.萬幸身後的隨從槍過來接住他,那黃衣少年卻也已經嚇得小冇臉兒煞白.

突然勃然發怒,喝道:"兀那混賬,你感情是沒長眼嗎?你姥姥的,出門不帶鼻梁上的眼睛反而帶著屁股溝里的眼睛出門了不成?你丫的驚了小爺的馬,還不滾過來撅起屁股等著挨揍更待何時?"

"混賬,老冇子說你那!說的就是你!就那個渾身土不拉幾的就像沉了三天風干的大便顏se一般的混蛋東西!你丫的還不站起來過來磕頭賠罪?瞧你這鳥身材,站著還不如坐著高,你姥姥的,難道你骨子里其實是一條狗不成麼?!"

這份囂張跋扈,委實是,…到家了.

紀墨和羅克敵這兩人的臉上罕有地露出佩服之se:這罵人罵的,真絕啊.難得的是還配合著身材罵…"坐下那人身形多少有些畸形,兩條腿還特短,上身卻意外的修長,一坐下來,的確是比站著還高……,

紀二爺和羅二爺本來已經號稱是罵人的祖宗,但罵人水平和惡毒程度與眼前這個黃衣少年比起來,還真就不是同一個檔次,當真是強中自有強中手,能人背後有強人,⒒…這兩人豈能不佩服.

那人這邊才剛端起一碗茶水喝下去,潤了一下喉冇嚨,那邊就聽到謾罵聲,而且還是罵得如此難聽:頓時火冒三丈,霍然轉身,罵道:"小畜生,咱驚了你的馬又怎地,你小子口出不遜是想找死不成嗎!?"

黃衣少年仰天大笑:"這世上,不怕不長嘴的,就怕不長眼的:這站著不如坐著高的家伙,居然敢對本公子如此無禮?你知道本公子是誰麼?"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一十七章 卑鄙騙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一十九章 這位親大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