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四十一章 生與死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四十一章 生與死

() 段天松的聲音竟然變得中正平和,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股戾氣,更也不見了入魔的瘋態.

"你的劍意真的很奇怪,讓我感覺到寂寥,孤獨,寂寞……"段天松微笑著看著顧獨行:"尤其在中劍之後,更加感覺到人生悲涼,寂寞如雪."

他由衷地感歎道:"好劍法!九劫傳說,固然名不虛傳;九劫兄弟天下無敵,今ri終于親身領教了.". .

他滿口的誇贊著,非但沒有生氣和憤怒,反而充滿了某種欣慰.

顧獨行沉默了一下,道:"你沒有用出來真正的全力,尤其是最後一拼."

段天松搖頭:"不是不想,而是真正用不出了.天魔之氣,固然可以提升武技威力;但我畢竟接觸得太少;還沒有完全融會貫通到自身萬年的習慣里……所以,剛才絕不是我手下留情,實際上,剛才就算我想要手下留情,我也是做不到."

他苦笑一聲:"因為我那時候……還是身不由主!"

"那現在又是為何?"顧獨行有些訝異的問道,訝異于敵人的變化,怎地仿佛完全解除魔化了一般.

"因為我已經死了."段天松從容微笑:"人生除死無大事!我段天松今ri才終于明白了這一句話的真諦……勘破了生死,還怕什麼天魔?所以現在他已經控制不了我,我終于又是我了,不再是天魔傀儡.". .

他出神的看著遠方董無傷與祖河流的交戰,自嘲的笑道:"以前總是口口聲聲的說,死不可怕,但真正活著的人,卻根本沒有人能夠看破這個死字,自古艱難唯一死,原來,死終究是這麼難的."

他定定的看著顧獨行,道:"顧獨行,你的劍道已經登堂入室.將入登峰造極之境……已經走得比我更遠了.臨去之時,我也沒什麼告訴你的,因為你已經超出了我……不過,我仍要告訴你一句話,關于武學的一句話.也是我身死之後的唯一感悟."顧獨行慎重的說道:"請指教."

沉默了一下,段天松終于一字字慢慢的道:"生,與,死!"

"生死戰場……是你的最佳去處.看破了'死’,你的劍道應該能小成;然後你再看破'生’.就能大成了吧……道理人人會講,卻是難能作到,我始終也無能看破,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看破'死’,直到死也未能看破……因為死.畢竟是外力賦予,並非自己心境."

"記住,生與死,是一種境界.並非是指單純的活著或者死去!"段天松低聲說道.

顧獨行低聲喃喃道:"生與死,是一種境界,並非是單純的活著或者死去."沉吟良久,道:"我記住了,我現在還不能真正明白.但我會去嘗試.探索.多謝指教!"

"不客氣."段天松長歎一聲:"以後見到我們這樣的人,我代替他們求你一件事."

顧獨行尊敬的道:"請說."

"以最快的速度.殺死他們!"段天松和煦微笑:"惟有死得越快,往昔的一世英名或者才能保全的多一些……你明白的."

顧獨行慢慢點頭:"我記住了,若有可能,我會盡力."

段天松頷首微笑,就在空中負手而立,遙望著那邊董無傷與祖河流之戰,淡淡道:"我等等我兄弟,黃泉有伴,攜行不孤."

"我們兄弟萬年同行,生死不棄;卻險些在最後關頭,壞了那份義氣.這卻是最應該感謝你的,你的那一劍,讓我有這最後的清明."

那邊,董無傷顯然已經占據了壓倒xing優勢,一刀刀逼著祖河流硬拼,每一刀劈出去,兩個人都要同時噴血.

完全是野蠻到了極點的火拼,完全的硬拼硬撞,全無花假,全無技巧的對撼.

這會的兩人顯然都打出了火氣,紅著眼睛,一切的閃避完全不需要了,就只有硬撞!空中的空間,一片片的破碎,下一刻又再重組,再下一刻,又再破碎,不斷循環往複.

兩人的交戰地點,已經是位在數百丈高空,交戰地點的下方,整個中都都在震顫著.

劇烈的相互震蕩,讓兩個人的身體都是搖晃著.

"經曆了如斯戰斗,祖河流那邊已經有一點點恢複了神智."段天松如釋重負:"要不然,他也不會采取這種自尋死路的戰斗方式,若是當真以清醒狀態對決,你的同伴力氣太大,天生豪雄,所以反而忽略了技巧.所以即便最終可以獲勝,仍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他的打法太過單一,單一的讓人遺憾……"

顧獨行慎重點頭:"你這番話,我會認真轉告董無傷."

段天松含笑點頭.

終于,董無傷一聲厲吼,已經崩裂了虎口的雙手持刀,鮮血淋漓的向著祖河流一刀劈落!

好強,好霸殺的一刀!

那是斬立決,也是斬立斷的一刀!

噗!

祖河流的魔刀再也無法負荷,瞬時粉碎.

本就就已經在不斷碰撞中變得千瘡百孔,支離破碎的魔刀,終于承受不住這最強,最猛的瘋狂撞擊,最後一撞甚至都還沒有撞實,就已經先一步徹底碎裂了.

董無傷的墨刀如同電閃雷鳴,向著祖河流狂劈而下.

祖河流扭曲的臉上突然流露一絲平和的微笑,竟是轉為負手而立,迎著董無傷的刀,不閃不避,臉se湛然.

"住手!"段天松暴喝出口.

"住手!"顧獨行大喝出聲阻止.

董無傷聞言一震,全力收刀,然而離刀而去的刀氣卻是無法遏制,凜冽的刀氣已經在祖河流身上透體而過.

面se漸趨平和的祖河流維持著卓立不動的身形,清晰地感受到犀利刀氣將自己心脈切斷,臉上的神se終于再度變了一變.

原本已經平和的神情愈發的舒緩.甚至還有一種'噩夢醒來,終于解脫了’的那種暢快.終脫魔錮,死關卻將臨的祖河流不再看董無傷,而是轉身,向著空中的段天松這邊飄過來.

下面眾人都看得詫異不解.

這一戰,結果到底是如何的呢!?

看上去,好象是九劫一邊大獲全勝了;但為何勝利者董無傷與顧獨行的表情卻顯得有些難過的樣子,而段天松和祖河流這兩個失敗者反而有些欣欣然很高興的樣子?再不複初時的暴戾與猙獰!

勝者不勝,敗者不敗,鬼劍魔刀與九劫刀劍至尊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須臾間,祖河流已經來到了段天松身前,兩人深深對望了一眼,同時微笑.

"慶幸,萬幸,咱們雖然中了暗算,卻終究沒有鑄成大錯,這是上天對咱們的眷顧."

"是."

"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是的,這委實是我們的幸運."

兩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小,出自你口,入得我耳,其他的,俱都被高空颶風吹散了.

風起云湧之中,兩人的衣袂頭發都在隨風飛舞,臉上的笑容和煦且真誠,宛如赤子一般.

段天松平和舒緩的臉se逐漸變得面如金紙,一抹痛苦的神se終于從他臉上浮現出來,對面的祖河流也是一樣.

這是脫離魔錮代價,惟有生命的代價,才能擺脫魔錮,即便這兩人修為極深,能暫時護住最後一口元氣,支撐不死,卻始終支撐不了太久,死關終臨了!

董無傷與顧獨行看的心中一顫.

能讓如此看破生死的九品至尊感受到如此痛苦的……那是什麼?

兩個人臉上的神se越來越是痛苦,但眼神中卻是越來越是歡喜.

"哈哈哈……"祖河流突然渾身顫抖的仰天大笑,大聲道:"我祖河流,這一生之中殺人無數,被人稱為'魔刀’!好人我殺過,壞人我也殺過;殺錯了的時候也有不少;但我這一世人執法天下,卻自認無愧于'執法者’這個名號!"

"我祖河流被稱作執法者之中'執刀的人’;公認的劊子手,滿手血腥!但我依然,一生悠悠,罵名無數,但,清名更甚;頂天立地,無愧于大丈夫之稱!"

"今臨歸去,卻是險些晚節不保,魔氛仍在心中肆虐,但我已將歸于死人之列,縱然魔氛不滅,卻又能奈我何?"

祖河流哈哈大笑.

段天松嘴角抽搐,似是也想要說話,卻已經再也說不出來了,只是微微笑著,連連點頭.嘴角,卻已經有鮮豔血絲破唇而出.

兩人並肩而立,突然竭力地挺直了身軀.

貌似連這一挺身,也要用力不小,在段天松咽喉上隱隱浮現出了一道細細的血痕,在腰身上,也是淡淡的血痕浮現.

而祖河流的心髒位置,鮮血開始奔湧.

但兩人對此似乎全無覺察,挺直了身軀向著顧獨行與董無傷深深行禮:"多謝!一世英名,終于不墮,全賴兩位刀劍之助!"

董無傷與顧獨行只覺得心中一陣由衷的難過.

段天松已經轉過身,忍著痛苦對祖河流說道:"兄弟,你我縱然身死,神魂卻也未必能得安甯,我們的神魂貌似還對他們那幫魔鬼有用吧?"

祖河流悚然醒悟,向董無傷和顧獨行兩人說道:"不錯,險些忘了這點,你們莫要忘記,一定要讓我們,神魂俱滅!"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四十章 奇怪的劍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四十二章 馳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