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一章 絕處逢生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一章 絕處逢生

()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奧秘,要破解也就不在是難事,只要自己穩得住,不求速勝,以游斗的方式拖延下去,久守自潰.レ.siluke.♠思♥路♣客レ

期間只要不間斷的采用重力轟擊消耗九劫劍主元氣的方式,等到對方消耗得差不多了,自然就可以手到擒來!

法尊雖然不願意拖延時間,但,現在對上楚陽的最佳策略就是游斗,拖垮楚陽,以法尊的謹慎個xing,自然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冒進的.

楚陽四招連環,全無間斷地出擊,周而往複,構成一道嚴密至極的防禦圈,將談曇等人全部護到了身後.然而法尊現在對于談曇等人根本全無興趣!

只是對准楚陽一人,以極度強橫的力道異常集中的進攻.

九劫劍主一死,沒有了這個核心所在,所謂天下無敵的九劫也就煙消云散了.彼時各個擊破,易如反掌!

至于眼前那些人,個個傷勢不輕,短時間內絕無可能恢複,更難以形成戰斗力,只要一收拾掉九劫劍主,其他人隨手就能捏死!

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楚陽,惟有楚陽而已.

反過來,就算將地上這些人全殺了,可楚陽跑了,那才是無窮後患!

不針對楚陽之外的人,才能最好的牽制楚陽,只有如此才能讓楚陽持續拖戰下去,拖垮他,拖死他!

法尊可是深深知道九劫劍主的可怕,這一刻,毫不保留的全力進攻,務求最大限度,最短時間里消耗光楚陽的所有力量.

楚陽接連的承受著強烈的震動,九重丹的藥力才剛剛發散出來,就立即被壓榨到了極點.戰局一開始,在法尊的狂猛攻擊下,楚陽現在再度去到了臨界點!

前後就只支撐了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被壓榨到了強弩之末!

好可怕的攻擊力,好犀利的針對xing策略,不愧是當年的九劫智囊!

楚陽呼呼的喘著粗氣,只感覺自己的肺里仿佛著了火,每吸一口氣,從肺里一直到咽喉都是火辣辣的疼.帶著咸味,還有些甜,有些腥,那是鮮血的味道.

連眼睛看出去,也幾乎有些模糊了……身上的骨骼在咔咔的作響.似乎隨時都會斷掉.

而法尊的攻勢還在猶如狂風暴雨一般,仿佛完全不知疲倦的滾滾而來!

楚陽已經堅持不住了,隨時可能崩潰.

實力畢竟不等于毅力,人力有時窮,九劫劍主也是人,同樣有其力量極限.

他甯可粉身碎骨也要保全現在身邊的那些人,可是現在,縱然他粉身碎骨一萬次.也已經保不住他們!

甚至連他自己都保不住了!

幾近無能為力了!

"咔嚓!"

法尊的再一次進攻中,楚陽的右腿咔嚓折斷,隨即,就像是炒豆子一般.渾身的骨骼斷裂的聲音接連不斷傳來.

砰!

法尊最後一掌擊出!

楚陽的胸前啪啪一陣亂響,胸骨肋骨盡斷,口中鮮血狂噴.兩只手從手指到肩膀,全部粉碎.兩條腿也已經沒有了半點完整.

整個人就像是破敗的麻袋一般飛了出去.如斯傷勢,也就比天魔之前稍遜一籌兩籌而已.基本上已經是"人"所能承受的極限創傷了,動輒有xing命之危!

楚陽心中,一片灰敗.

現在,是真正沒有希望了.

楚陽自己重傷垂死,隨時可能玩完,談曇則受了反噬昏迷不醒,古一鼓等人無力行動,戰斗力基本等于零.

還有楚陽最後的底牌劍靈,也在之前與天魔的戰斗中被震傷,完全沒有出手之力.

當一切手段,底牌出盡,卻仍奈何不了敵人,就只有絕望了!

楚陽模糊的眼睛看著法尊一步步飄然前來,無奈的苦笑一聲,用盡了最後一點力量,喃喃道:"第五惆悵……你背叛了自己的兄弟數萬年……心中可有些惆悵麼?"

法尊身子一震,眼中she出複雜難明的古怪神se,長長歎息一聲,輕聲道:"世事總是淒涼,人生難免惆悵;……若是讓我回到當年,生死事重來,我會選擇與他們一起去死……但,事到如今,哪怕再次在如今的我面前發生……我卻不能."

一個聲音靜靜地問道:"為何不能?"

這個聲音不屬于談曇,也不屬于古一鼓等人,更加不是楚陽和法尊發出的聲音.

此地竟尚有他人?自己竟全然不覺,能瞞過自己感知之人,環顧當今之事,可說寥寥無幾,此人是誰?

法尊大驚轉身.

楚陽卻已經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完完全全的放下了心事,昏了過去.

因為,那是舞絕城的聲音.

既然舞絕城來了,那就等于沒事了.

他畢竟用自己的才智,在最後時刻,拖延,爭取到了最後的關鍵時間.用一句話,用第五惆悵的名字的惆悵的惆悵,引起了法尊的感慨,拖延了那麼一點點的時間.

若是沒有這一句話,法尊上來就動手,那麼,就算是舞絕城來了,也不能起死回生!

但……始終是趕上了!

法尊緩緩轉身,面對著後來的那個人.

這兩個人的表情都有些複雜的意味.

不同時代的兩名九劫之一,再會!

舞絕城白衣飄飄,豐神俊朗,現在的他,完全恢複了四萬年前的裝扮和面貌.他就站在法尊身後不遠.

而在法尊身前七八丈,就是重傷的楚陽.

楚陽身後不遠,就是談曇古一鼓等人.

距離真的很近,法尊只需要一抬手,就有把握能將楚陽等人全部滅殺!

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此時此刻的他,不敢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妄動.

因為在他的身後,舞絕城已經牢牢地鎖定了他.

此外,法尊還能清晰的感覺到,此刻的舞絕城,已經將他的所有修為都已經提了起來,幾乎是將畢生修為盡都凝聚至一擊之間,這是一種近乎拼命的架勢!

若是法尊出手,舞絕城也會出手;法尊自信自己有十足把握可以能夠滅殺楚陽等所有人,但與此同時,舞絕城的那一擊,即便不能致其死命,也能將他重創!

而且那只是一個開始.

距離這麼近,若是自己身負重創,舞絕城絕對不會留給自己任何逃生的機會!

唯一的結果就只能是死路一條!

不會再有第二條路了!

所以,法尊不敢動,不敢有任何一點動作,任何一點動作都可能引爆舞絕城的出手.

滅殺九劫劍主當然重要,固然快意,但代價若是搭上自己一條命……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相對的,舞絕城同樣不敢稍動!

他現在無疑占據了絕對有利地勢,有利位置,只要一出手,絕對可以重創法尊!但他也不敢動作;因為他沒有自信可以一舉滅殺法尊,一旦法尊重創,狗急跳牆之下,必然會傾盡余力,全力施為,那麼前方的楚陽等人就死定了,舞絕城既來不及阻攔,甚至也未必阻攔得了.

雙方各有顧忌,陷入了一種微妙且危險的平衡之中.

所以之前法尊轉身,舞絕城分明可以趁勢進攻,強占上風,卻非但沒有乘勢進攻,反而退了一步,讓他從容的轉過身來.

法尊微微一笑:"不意舞兄心中竟有這麼大的顧忌?本座還以為這一陣本座輸定了呢?看來老天今天可是非常之眷顧本座啊!"

舞絕城淡淡道:"你心中若無顧忌,何不出手一試?一試之下豈非更可驗證老天是否眷顧于你?!"

法尊微笑:"身後有舞兄,如芒刺在背,那敢嘗試什麼?"

舞絕城沉著臉,說道:"既然不敢嘗試,那就回答我的問題,既然當年事重來一遍,你能與兄弟們同生共死,為何現在就不能?"

"難道說,時過境遷,兄弟就不再是兄弟了麼?"舞絕城的眉梢眼角,盡是怒火.

看來,對法尊這一句有些褻瀆兄弟情義的話,舞絕城是絕對的聽不順耳了.在這等微妙的當口,居然興師問罪,非要問個清楚明白.

因為,這句話觸動了舞絕城心中最神聖的地方!

這也就是楚陽已經暈了,若是楚陽還沒暈,聽到舞絕城在這種時候居然還犯了世家子弟的那種毛病……沒准楚禦座就能當場再次氣暈過去,為什麼要用"再"呢……

法尊淡淡笑道:"舞兄此來,之前所受的傷勢可痊愈了麼?小弟當ri為求脫身,迫于無奈,利用舞兄,每每午夜夢回,都後悔不已,沒想到,直到今ri,才有機會向舞兄致意."

舞絕城大怒道:"不要轉移話題,說那些沒用的!今ri,我只要聽你一個解釋!你有誤會,你很委屈,你怨恨你的大哥,這我都可以理解.但是,當年的其他兄弟又怎麼得罪你了?你怎麼下得了手!"

法尊臉se逐漸的冷了起來,道:"當年的兄弟……那是我當年的兄弟,不是你的!你沒資格提他們!"

"呸!"舞絕城吐了口唾沫:"你的兄弟?你還真好意思提!真正沒資格的是你!"

另一邊,小丫頭楚樂兒已經心急如焚的奔了過去,先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以前楚陽送給自己的九重丹,給楚陽喂了進去,然後就立即盤膝坐下,運功幫楚陽發散藥力,以期盡快恢複.

對于楚樂兒做的這一切,法尊與舞絕城都看在眼里;舞絕城自然是並不理會的,而法尊也是置之不理.

恍如未見.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章 決死一戰!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錯,步步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