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錯,步步錯!  
   
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錯,步步錯!

() 法尊當然不是不想動手,但舞絕城的氣勢鎖定始終沒有放松過,反而有越來越強的趨勢.レ.siluke.♠思♥路♣客レ現在的舞絕城,絕對是一座瀕臨爆發的火山.

法尊沉默了許久,終于說道:"舞兄,你說,這世上為什麼會有叛徒的出現?"

舞絕城冷笑道:"這有什麼希奇,天生的雜碎,一般都會成為叛徒!"

"錯!"法尊淡淡的一笑,道:"從來都不會有人心甘情願的想要叛變……你不懂的."他淒涼的笑了一聲:"似你這等出身大世家的子弟,根本就不會懂."

舞絕城冷笑不絕:"是麼?難道說背叛了自己的兄弟,還有道理了?居然還好意思振振有詞?我倒要聽聽你的說法."

楚樂兒趁機施展元力包裹起楚陽等人,遠遠地躲到了一邊去了,至少確保了舞絕城不再需要分心旁顧別的外務.

法尊嘿嘿一笑,對楚樂兒的舉動並不以為意,道:"舞兄,若是我說,當年的我並沒有背叛,你又會如何?"

舞絕城冷笑道:"你沒有背叛?!難道是當年的我背叛了?又或者世人口中的背叛與你認知中的背叛,含義正好相反?"

法尊對舞絕城一再的出言不遜不以為意,只是有些可惜的回身望了楚陽此刻所在的位置一眼,苦笑道:"機會一去不回,今ri不能滅殺九劫劍主,恐怕此生難矣."

舞絕城哼了一聲.

"舞兄,我們都有相同的經曆,經曆過相同的背叛,為何你今ri還要這麼的維護于他?"法尊有些奇怪地問道:"難道,你在九劫劍主的身上,還報有什麼……幻想?"

舞絕城道:"這個不需要你來cāo心.你東拉西扯了這麼久.現在又來玩挑撥離間的不入流伎倆,可說賊心不死,卻就是不肯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到底是何用意?你明知道,我對什麼最為在乎!"

"你偷襲我,暗算我,我可以押後再與你算賬,但這一次,你的兄弟又怎麼得罪你了!混賬東西.你給我解釋明白!"

法尊笑了笑:"舞兄,這種事,我也自知很難解釋得清楚明白,更難得世人認可.而且我也很不明白舞兄你為何會對這件事如此的在意……但這件事壓在我的心里,也已經數萬年了.憋得真的夠久.不吐不快,既然舞兄這麼的有興趣,那麼我說說倒也無妨,我一吐心中憋悶,舞兄也可一釋置疑."

"你說吧,我在聽著呢."舞絕城仍舊面沉如水,凜然殺機絲毫未減.始終鎖定著法尊.

法尊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且不說當年的九劫劍主君烈對我等如何,只說我另外的八個兄弟,那絕對是我一生之中.最最重要的兄弟,若有選擇,只要能再與之相聚旦夕,這條xing命又算什麼?!"

"當年的兄弟之情.就算在數萬年後想起來,仍舊感慨萬千.遑如昨ri."

"我第五惆悵絕非薄情寡義之人,當年九劫兄弟一統天下,幾乎所有謀劃,盡是出自我手.我若是真有二心,相信九劫兄弟決計也走不到最後,這一節,不知舞兄你是否認同?"

舞絕城道:"不錯,九劫結義之中,有三個人是最為至關緊要的,第一自然是九劫劍主,其次便要數到智囊,第三則是九劫兄弟中除了劍主之外的第一人."

"天下升平之後,君烈yīn謀算計,打算要將我等一干兄弟補天,成就他之偉業,當初我就想著,兄弟們之中,不管最終誰出去,只要出去了,就是勝利;但,若是我能出去,效果或者會更大一些;因為我通智謀,有籌劃,關大局,最重要的一點,我足夠冷靜."

法尊道:"若是兄弟們就只能存活一個,那麼,由我活著出來,最為有利!這麼說,舞兄是否認可?"

舞絕城再次干脆點頭:"不錯!曆代九劫智囊從來都是當代有數智者,單以破壞力而言,未必就在九劫劍主之下!"

"所以當初,我最終決定利用了弟兄們的神魂之力盡力一搏,結果就是,我出來了,苟延殘喘直至今ri."

法尊淒然一笑:"若是單從道理上來說,確實是我出來最好;從任何一方面來說,都是應該我活著,才能創造最大的價值.惟有從交情上來說,我憑什麼?"

"憑什麼是我全身而退?其他兄弟盡都神魂俱滅,難道別人不該活著嗎?"

"這是什麼道理?"

"整整一萬多年的時光,我的元靈就在山野間飄蕩,什麼事都做不成,每一天都在想我的兄弟.一開始還在不斷說服自己,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可是,騙人易,騙己難,人是最難騙過自己的,心中有愧就是心中有愧,這點,任何理由也不成之為理由."

"最終,我明白了一件事.一件我早就該明白,卻始終不悟的事情."

"兄弟們之間,同生共死,乃是義氣;即便因為什麼yīn謀算計一起死去,人生也可了無遺憾.但……所有人都死了,就只有你自己還活著,而且還是利用兄弟們臨死之前的jīng神能量活著……這種愧疚,這種煎熬,你懂麼?原來,最後活著的人,竟是最痛苦的!"

法尊負手而談,聲音竟是格外的平靜.

舞絕城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口中一片苦澀.我不懂?我如何不懂?我當年難道沒經曆這個過程嗎?

充其量只是比你少了其中一個環節而已.

"有了愧疚,有了煎熬,我就開始重新剖析自己:我活著出來,當時的情況,我到底是否有過自私呢!?"

法尊苦笑著,道:"經過無數次的推翻我自己,我漸漸的發現,確認,我,是自私的!當年臨死之時,那種'我想活下來’的念頭,我真的有,的確有."

"然後,我就更愧疚!更難受!"

"被愧疚之心困擾的我,難以自處,甚至曾多次打算自爆元魂,一死了之,可是,是眾兄弟以他們全部人的神魂換到了我的存活,我怎麼可以隨便就死,于是我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只要我能夠再度得到身體,無論如何,我也可以為兄弟們的家眷做一些事情!做很多事情!無論什麼事我都要做,來補償!"

"但等到我得到身體,並且修養到了自己可以掌控的時候,出來之後卻發現,我兄弟的家族,已經全部都沒有了!甚至連一個後人都找不到了!因為,時間不會停留,時間已經走過太多太多了!"

"而最最諷刺的是,我建立的第五家族,竟是當時碩果僅存的一家!還是當時的九大家族之一.不過卻也正在遭受九劫攻擊,岌岌可危,隨時可能覆滅."

"一來,那時候的我還只是初步掌控身體,神魂並不能真正與身體完美契合,也就不能發揮出很強的實力;二來……也是我心理作祟:兄弟們的後人都已經沒了,我的後人卻還在,憑什麼?!"

"我已經萬分愧對他們了,只有我利用了他們的神魂力量活下來,憑什麼又是只有我的後人還能繼續存在?"

"所以當初的戰斗我並沒有參與,我眼看著第五家族漸次沒落;就只說了一句話,跟當時的九劫之一的諸葛說的,就是因為這一句話,讓第五家族避免了完全覆滅的危機,成了諸葛家族的附庸."

"然後我開始了長達萬多年位高權重的法尊生涯……"法尊苦笑:"我在靈魂游蕩的那些年,無時無刻不再想著為兄弟們辦事;但真正……卻發現竟是無事可辦的.既然如此,我當時出來是為了什麼?"

"我每享受一刻的位高權重,就感覺更加對不起兄弟們一分……兄弟們拼了命,就讓我在這里享受位高權重榮華富貴麼?"法尊唏噓之極.

舞絕城怒道:"既然你都感覺對不起了,那你隱居也行啊,不做法尊還不行麼?你連這點選擇都沒做,還不承認是你利yu熏心,背情負義?!"

法尊苦笑一聲:"利yu熏心?背情負義?時間長了以後,我越來越愧疚,終于開始想要不做這個法尊了,也免得受那麼多的內心折磨……"

舞絕城道:"對啊!就是不該當什麼法尊!"

"可是……反正已經對不起那麼多年了;若是此時放棄,不僅這麼多年的愧疚白白的忍受了,還要連位高權重也沒了?"法尊歎息.

"你……混蛋!"舞絕城頓時無語.

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等奇葩一般的演變,真被自己說中了,權yu真的可以侵蝕人心,竟連當ri的九劫智囊也無能例外.

法尊苦笑:"我自己也知道的做法很混蛋,甚至想一想都不應該;但,究其理由,其實就只有三點:一來,破罐子破摔,二來,權勢的侵蝕;心態的逐漸變化;三來……他們已經死了.而且已經死了數萬年,這已是既定的事實……我再堅持,又有什麼用?又有什麼意義!?"

"以至于,我就這麼一步步的走下去,最終……積重難返."

…………

<法尊這個人物,也終于快要到了極點.九重天第一罪大惡極人,也是九重天第一可憐人……

這個人物,我傾注的心血比較多,雖然大多數人不喜歡,我自己也不喜歡;但他一生的曲折,卻幾乎就是一部善惡演變史.

嗯……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一章 絕處逢生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三章 身已入魔悔已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