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三章 身已入魔悔已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三章 身已入魔悔已遲!

() 法尊怔怔的出了一會神,道:"不止是你覺得不可思議,甚至就連我自己想來,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レ.siluke.♠思♥路♣客レ但這事情,或者說我整個人的變化,就是那麼真實地發生了……數萬年的潛移默化,我竟是回頭無路,又或者是我根本已經不願意回頭了,不再想回頭了?"

"是我變了?還是這世界變了?"

"當一切的努力,都看不到渴望的美好;當一切的掙紮,都變成了空談;當生死兄弟,都變成了虛無,當我回頭時,卻只看到了恨意……" ..

"我就變了!我就想,要報複天下人!憑什麼?我們創造了太平盛世,創造太平盛世的人卻得不到好下場?憑什麼一些庸庸碌碌的人卻可以安享我們的奮斗成果?憑什麼我們就得那麼悲苦?憑什麼我們就需要去補天?憑什麼?!"

"我們欠他們的?我們該他們的?當年的兄弟們若是只想逍遙江湖,有哪一個做不到?有哪一個比別人差?"

"所有的苦心,所有的忠誠,都變成了笑話!都只是為別人做嫁衣……我變了!"

"變得不再是以前的我!"

"從第一次為了權勢殺人,而且是殺一個好人開始,我就這麼走了下去.一步錯,步步錯,再到後來,自暴自棄,為了融洽神魂,修煉魔功,就更加的一發不可收拾……如今,更已與域外天魔搭上了線,連自身,也成了半魔之身……徹徹底底的泥足深陷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我又何止百年,千年,萬年也不止了!" ..

"就我如今的心態,還講什麼義氣,有什麼資格講這兩個字……"法尊慘笑一聲:"這兩個字,早已與我絕緣了.我的兄弟都死了,縱然我講義氣.要跟誰去講?跟這世上其他人講義氣?他們配嗎?"

"可是……"舞絕城大怒道:"可是你那些個兄弟……根本就沒有死啊!至少沒有死在你所謂的yīn謀之下啊!"

舞絕城沖口而出的這一句話.就像是風雨乍來,石破天驚.

"沒死?我的兄弟沒死?!"法尊直接就呆了.

兩眼突然瞪大,目光發直,呆若木雞!

如同九霄驚雷,准准的落在了他的頭上.

如果舞絕城能夠在這個時候出手,絕對可以攻擊到一個全無防禦,全無抵抗的法尊,一擊絕殺.絕非奢望!

法尊霍地抬頭,猛地踏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盯著舞絕城,原本平靜的聲音變得急促異常:"你說什麼?!你剛才在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把話說清楚!"

舞絕城憐憫地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道:"我說.你那些兄弟,其實並沒有死."

"沒,有,死……"法尊喃喃的念著,失魂落魄,不由踉蹌後退了一步.

他知道,不管是從哪一方面講,舞絕城都不可能在這件事上騙自己,一時間不由得有些失神.

這次是真的失神.

連眼神都空洞了起來.

再度的失控,舞絕城若是出手.仍可以在瞬間將法尊拿下.

一個智者.竟會在一次短暫交談之中,失神數次.這等情勢當真罕見已極.

但舞絕城卻仍舊沒有出手.

因為他和法尊幾乎一樣的遭遇,現在這等時候,他如何能夠出手.他的心中,只有歎息.

"那…那他們在哪里?"法尊深深地吸著氣,眼神變得異常銳利起來.

"當年,九劫劍主……也就是你的老大,或者說我的老大……或許只有他自己才真的是煙消云滅了……他乃是用自己身體,神魂的完全崩碎,來為兄弟們打通一條通道……令到一干兄弟可以去往域外戰天魔……"

舞絕城唏噓的說道:"事情的過程是這個樣子的……"

將楚陽跟他說的事情始末,詳細的說了一遍,舞絕城始終認為,法尊有資格知道這個秘密.所以,縱然彼此之間仇深似海,但舞絕城卻一直堅持著,就算要殺法尊,也一定要在告知對方這件事之後!

法尊在舞絕城訴說的過程中始終沒有說話,一直都在靜靜地傾聽著,臉se仍舊平靜,只是臉上的肌肉時不時痙攣一下.

是那種不由自主的痙攣,時不時的發作一次.

等到舞絕城說到'送我兄弟,域外戰天魔’這幾句話的時候,法尊臉上的神情變得說不出的複雜.又想哭,又想笑,又想要竭斯底里,卻還想要竭力控制.

神情之悲慘,讓人根本不忍心看下去.

法尊的嘴角的肌肉不斷在抽搐著,不斷地蠕動,他咬著牙,卻咬不住,將下嘴唇咬在齒縫,卻將嘴唇也咬得鮮血淋漓起來,滴滴順著嘴角落下.

他死死地盯著舞絕城,卻始終沒有開口說話.

一言不發.

舞絕城將事情始末全部訴說完了.

法尊仍舊沒有說話,保持著沉默,如同僵硬了一般的站著.

一時間,場中氣氛如同凝結了一般.一股難以言喻的壓抑,無從訴說的悲戚,徐徐揮發……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如飛一般的降落到這里,來者正是顧獨行一干人等.

顧獨行等人乍見到如此場面,盡都是大吃一驚.

楚陽談曇等人在稍遠處躺著坐著,完整就沒有站著的,唯二站著的兩個人卻是法尊和舞絕城.而且這樣的強仇死敵站在一處居然沒有打起來……

這個詭異場面未免讓人太過于震撼,貌似也太難以理解了一點……

莫輕舞一見到楚陽渾身是血的淒慘樣子,一時間難以接受,只覺腦海中轟然一震,突然眼前金星亂冒,幾乎暈了過去,似乎在這一刻天都塌了;所有的意識都幾乎失去,尖叫一聲就沖了過去.

"楚陽!你怎麼了?!"墨淚兒一把沒拉住,莫輕舞已經沖了出去.這一刻,她的眼中除了重傷的楚陽,別的什麼都沒有,整個世界,都已不在她眼中了.

若是他……不幸……那麼我……立即就跟他去!

這是莫輕舞在這一瞬間心中唯一的想法.

九劫兄弟一起動作,刀劍齊出,瓊花在手.目光灼灼,看著法尊.

因為莫輕舞就是從法尊的身邊沖過去的,整個人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沒有任何的防禦……

只要法尊敢有稍動,兄弟們立即就是拼命!

但,法尊竟出人意料的沒有動.

不僅是沒有動,單看他的反應,竟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顧獨行等人的到來一般,就那麼呆呆的站著,遑如失魂落魄,神不守舍.

顧獨行等人終于松下一口氣,仍舊保持著防備狀態,分批次地走過去,從一側繞過,去看楚陽的狀況.

法尊與舞絕城仍舊保持著面對面的狀況,這一刻,法尊整個人仿佛已經直接變成了泥塑木偶.

清風徐來,掀起了他的黑袍,颯颯有聲.

這一刻的法尊,只有一種感覺,那是一種被全世界遺棄了的感覺,那樣的蒼涼,那樣的孤獨,滄桑.

還有一種心酸,後悔,不知所措.

良久良久之後,法尊身上突然冒出來一股股的濃郁到極點的黑氣,舞絕城眼神一縮:天魔之氣!

天魔之氣再現,這意味著,法尊作出了抉擇?!

法尊身上的天魔氣越冒越濃厚,濃郁,幾乎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其中,身影不見.

一聲苦澀到極點的笑聲,法尊揮手,將眼前籠罩住腦袋的魔霧盡數驅散,再度露出臉龐,他長長的歎了口氣,不知道什麼意味地說道:"送我兄弟,域外戰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業;讓我兄弟,享天地同壽榮華,受至高無上榮耀!呵呵……"

"原來竟是如此,原來一切都是誤會,原來是我們誤會了大哥,原來……呵呵呵……呵呵呵……"

"遲了,遲了啊……"法尊連聲輕笑,笑聲卻比哭聲還要難聽,盡顯無盡的淒涼,落寞,一時間,盡是失魂落魄,魂不守舍.

"若是三萬年前我已知道,我怎麼會費盡心計的破壞大哥計劃?若是一萬年前知道這件事,我怎麼會做這個法尊?縱然找不到他們,我至少還可以自裁而死,多少減去心低的幾分愧疚之意."

"縱然只是三千年前知道這件事,我無論如何抉擇,卻也不會苦心籌劃對付九劫劍主,倘若…倘若是一百年前知道這件事,我仍情願放棄一切尊榮,散盡這身修為,重歸游魂,可是現在,現在……"

"現在又如何,若你初心未泯,仍有回頭之路,人魔不過一念而已!"舞絕城道.畢竟同為九劫之人,若是當世最了解法尊此刻心境者,除卻舞絕城之外,再無他人!

"人魔不過一念?!哈哈哈……"法尊淒厲的笑著:"舞絕城!你看看,這是什麼?"

他"忽"的一聲催動魔氣,讓魔霧再度在自己面前飄著,用手指指指點點,狠狠的咬牙切齒道:"這是什麼?我的兄弟去做什麼?而我自己又是什麼?"

他仰天大吼:"我兄弟去戰天魔,為人類去戰天魔!而我自己……現在就是天魔,為了自己的私yu,不惜化身為魔,肆虐人間!縱然初心依舊,我還可以回頭嗎?"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步錯,步步錯!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