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

() 法尊突然上前幾步,失去了所有理智的他,竟然不管不顧的一把抓住了舞絕城的衣襟,空門大開,完全沒有半點防禦,只是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我……怎麼!還能!回頭!?!"

"我如何還能回頭!"

"我還有什麼臉面回頭!"

"我是誰?!"

"我是什麼?!我以前是什麼?我現在是什麼?!"..

舞絕城修為全身貫注充盈,隨時都能反擊,他甚至有把握可以在重創法尊之余,自己全身而退,但卻始終沒有動作,只是任由法尊揪著自己衣領在那里吼叫.レ.siluke.♠思♥路♣客レ

"我不是人了,我是魔了,其實我早就不是人,我為了私yu殺了多少人?我殺了多少好人?"法尊對著舞絕城怒吼:"你知道麼?你比我好啊,你他媽的出來之後就被我陷害了,還沒來得及造孽呢,你他媽的多麼輕松!可是我呢!我怎麼辦?"

"我這麼多年的籌劃是為了什麼?有什麼意義?!"

"我在執法者總部明著暗著殺了多少反對我的人?那些人,有哪一個不是曾經的英雄好漢?有哪一個不是滿身正義的豪傑志士?又有哪一個不是胸懷磊落的執法江湖?可是我要報複九劫劍主,他們攔阻我,我就殺了!"..

"這一次,我不但心已成魔.連身都成了天魔,變成徹頭徹尾的魔;執法者的所有高層被我一網打盡!這些人,往昔哪一個不是天下景仰的英雄?"

"就是這些英雄,全部被我魔化了!被我給魔化了!我造了多大孽?我還可以回頭?!"

"在我壞事做絕之後,你們卻在這個時候告訴我,我錯了!我的兄弟們都還活著,我的大哥是為了我們好,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誤會!……哈哈哈……呵呵呵,嗚嗚嗚……"

法尊仰天長嘯,淚水滾滾而下:"蒼天啊!你這是為什麼啊?這是為什麼啊?這是為什麼啊???"

這是為什麼?

這一刻,縱然為敵.但顧獨行等人還是情不自禁的為他感到難過;想到法尊一生.就這麼在yīn差陽錯之中,一步一步誤入歧途,再也沒有回頭路.

卻在最後不能回頭的時刻知道了所有真相那種淒涼……一時間心中感歎,聽到法尊這等天下梟雄,絕頂強者此刻那悲痛心酸至極的痛哭,幾乎yu要同聲一哭.

這等強者,第一權勢.巔峰至尊,更是曾經傳說中的九劫英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未必能讓他皺皺眉頭.哪怕是窮途末路,也未必能讓他臉上動容,哪怕是魂飛魄散,也未必能當眾失態!

但此刻.卻在當眾大哭!

毫無形象的大哭.

這其中的滋味,又有幾人能夠領會?

法尊絕望的放開揪著舞絕城衣襟的手,怔怔的僵硬退後,兩手依然伸著,卻是在劇烈的顫抖,突然仰天大叫:"原來,我數萬年以來的堅持,就只是一個誤會.一個笑話!"

"我切齒痛恨的人.其實是對我最好的人,不惜犧牲所有.想要成就我的人!我的自私,損害了兄弟們的力量,間接破壞了大哥的犧牲!我的所有籌謀,變得毫無意義,甚至是傷害,是破壞,是毀滅!這就是我做的,我的初心?我的回頭?可以麼?可能嗎?"

法尊慘笑連連.

身上的魔霧邪氛越來越顯濃郁.

舞絕城靜靜地看著他,道:"還不晚,你還有回頭的機會,只要你還有心,還有一顆人心,就可以回頭!"

"不!"法尊淒然搖頭:"我沒機會了……我沒機會了……我已經回不了頭."

"我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做絕了,我那里還有人心?我回不了頭了,注定回不了頭了……"

法尊呵呵呵的笑著,突然猛的轉身,瘋狂的吼道:"九劫劍主楚陽!你出來,亮出你的九劫劍來!"

楚陽剛剛從昏迷之中醒轉,就看到了楚樂兒和莫輕舞,兩女滿心滿眼的關注著自己,同時清晰地感受到整具身體中至極的痛苦,極致的麻癢,還有丹田中大量複蘇的元氣,以上種種跡象,說明自己又吃下了九重丹,而且是完整版的九重丹.

只是不知道是楚樂兒給的,還是莫輕舞給的.

正要開口說話,安撫一下面前的兩個小蘿莉,就聽見一聲大吼如同霹靂雷震:"九劫劍主楚陽!你出來,亮出你的九劫劍來!"

勉強抬頭看去,卻見法尊就在自己面前不遠處,一襲黑袍獵獵飛舞,滿頭長發凌空飄亂,惟有眸子中的神se有些癲狂地盯著自己.

楚陽心下不由一怔,法尊乃是當世有數智者,最是冷靜沉穩,如此狀況本絕不該出現在他身上,如今卻有此變化,那麼結果就有一個,唯一的一個,轉頭看去,舞絕城對自己輕輕的點了點頭.

得到確認的楚陽心念一動,九劫劍一聲劍鳴,突然出現在半空中.

仍舊散發著熠熠的光輝.

就這麼在空中,一把劍孑然而立.

法尊狂亂的情緒頓時變得猶如冰雪般平靜,曾經的智者在這一瞬間回來了.

但他仍舊沒有任何的動作,就這麼站著,抬著頭,癡癡地看著空中的九劫劍,眼中神se變幻萬千.

可以清楚的看出來,曾經多少回憶,就在這一瞬間再曆心路,多少往昔,在心底流淌而過;那同生共死的兄弟,那義氣深重的老大,那崢嶸的鐵血歲月,那逝去的流水年華……

劍光閃亮,似乎是曾經的老大秦方雙目熠熠的在看著自己.

九劫劍一如以往!

老大,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已經恨了你這麼多年?

我錯了……我想要向你懺悔,可是你……在哪里?

法尊的眼中,漸漸地有淚凝聚,閃閃發光.然後就靜靜的順著眼角,流淌下來,滴滴落在地上,濺起淡淡的粉塵.

他挺立著,看著半空中的九劫劍,慢慢的.原本站得直直的身子就一點點的佝僂了下來.一瞬間.似乎老了幾千歲,連腰都沒辦法再直起來.

"滄桑變後話當年,

兄弟情深海無邊;

夢里依稀長歡飲;

驚起對坐月淒寒;

九州聚鐵盡鑄錯,

惆悵一世怎能言?

手上累累英歇,

腳下步步俠骨關;

切齒痛恨蒼天誤,

惡夢一場鑄兄冤;

一身罪孽天難贖,

兩手血腥夢魂慚;

辜負兄弟辜負淚.

難對兄長難對天;

滿心愧悔滿心苦,

不能退步不能前;

哈哈哈哈……"

法尊長聲吟哦,長歌當哭,聲音悲戚,幾有生不如死之感.

他一路吟哦到這里,突然沙啞的放聲大笑.笑聲卻比痛哭還要淒慘得太多太多.

然後他一聲嚎啕,突然跪下,對著九劫劍,重重的磕下頭去:"對不起!大哥,我對不起你!我第五惆悵,對不起你!"

"兄弟們,對不起!"

"對不起!"法尊一躍而起,仰天長嘯:"是我錯了!可我已注定無法回頭!天意弄人.我……我該怎麼辦?!"

"蒼天!你若當真有眼.如何要這般的作弄于我!"

"為何這般作弄我!!!"

法尊仰天痛呼,幾乎瘋狂.

之前還心心念念.口口聲聲說什麼天意歸吾的法尊,現在卻在盡一切心力,痛斥蒼天的不公!

真的天意弄人嗎?

舞絕城在一邊,也幾乎要流下淚來.他絕對是最最理解法尊的一個,因為他,幾乎也走上了法尊的路.

所幸的是,他在一開始就停住錯誤的前行之路,而阻止他走下去的,居然剛好就是法尊,只是,他真的已經不在恨法尊當ri的偷襲了,若無當ri的偷襲,今時今ri,或者又將多一個痛斥天意弄人的可憐人!

從這一點上來說,法尊,竟然是舞絕城最大的恩人!!

但阻止他錯下去的法尊,卻已經注定再也無法回頭了.

從一個蓋世英雄,到一個絕世梟雄,再到一個竊世jiān雄,最後再蛻變為一個禍世魔頭!法尊一步步走來,一步步的積重難返,終于到了今時今ri,再也無力回天的時候,卻得知了真相.

這是何等的殘忍,又是何等的無奈.

一步步走來,令人感慨:若是沒有冥冥中的天意指引,就這麼一步步走到現在……也實在是匪夷所思了.

法尊仰天怒吼之後,整個人就那麼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猶如死人一般的站立著.

一時間,眾人竟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然後法尊沉靜的轉過身,面對舞絕城:"舞兄,多謝告之,哈哈哈,當ri的偷襲,舞兄該恨我,還是該感謝我!"

他在這時候,竟然還能笑了出來.只是,他對舞絕城說話,說起當年的偷襲之事,口氣中卻是充滿了濃濃的羨慕.

彼此一樣,舞絕城可以回頭,可以回去,只要有機會,還能再進入原來的集體,但是自己呢?縱然兄弟們還接受,縱然大哥不在意,縱然……

但自己還怎麼回去?

還有什麼臉面回去?更何況是帶著自己的半魔之身回去?

"你……"舞絕城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說什麼也是不合適的.

"這條路,我還要走下去!我無法回頭了!"法尊深深吸氣,面無表情,道:"楚劍主,天鼎盛會,便是你我最終決戰之時!你若藝不如人,莫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勝,即是天意歸吾,你勝,九劫再譜新篇!"

"諸位,天鼎盛會,一戰決絕吧!"

"生也罷!死也罷!就讓我錯到底吧!"

法尊一聲長嘯,飛身而起,在空中劃作滾滾魔霧,竟然就這麼不管不顧而去了.

…………

寫的很惆悵……盡力了……(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三章 身已入魔悔已遲!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