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何去何從?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何去何從?

() 隨著法尊離去,空中噗噗噗輕微的聲音響起.

順著法尊離去的方向,一滴滴的水珠從空中落下,在陽光下晶瑩的一閃,就滴進土中,眾人知道,這是法尊的淚.

可見這位一代智囊,已經再也無法掌控自己的情緒.如此快速的飛掠之中,竟然依然有這麼多的淚水落下……

眾人面面相覷,盡都是一陣壓抑的無言. . .

大家都沒有攔阻.也沒有想到攔阻.

"為什麼他已經知道了真相,卻還是不肯回頭?"紀墨有些憤怒的說道:"既然明知道自己錯了,也了解到當年的事情乃是一件誤會,為什麼還不回頭?難道私yu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當年的兄弟難道就不想念他麼?他不回頭,讓他的兄弟們情何以堪!"

"回頭?他怎麼回頭?還能怎麼回頭?"顧獨行冷冷道:"執法者,曾經執法天下,名動九重天的各路英雄,有一個算幾個,基本都已經毀在了他的手里;他已經完完全全的毀掉了執法者的根基,整個九重天大陸,將因為他的這一次作為陷入琱[的亂世之中."

"執法者這些年來因為法尊的關系,雖然已經有些腐壞了,但失去了執法者的制約,這片大陸將比原來混亂一萬倍,甚至更多." . .

"縱然他現在悔悟回頭,也已經無濟于事.他所造成的影響,已經形成定局,甚至就算他臨陣反轉,也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反而可能遺禍更大更深遠."

顧獨行深深歎氣:"事實上,如法尊這樣的一世豪雄,絕代智者,自有他的想法.他如今執迷不悔下去,或者才是真正的悔悟.若是他于此時此刻幡然悔悟,弄個以死謝罪什麼的……那麼這整片天下,才是真的完了呢……"

"你到底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就沒聽明白呢?不管了.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吧?"羅克敵完全的不解了:"以後還需要殊死搏斗麼?"

楚陽嗆咳著說道:"當然.法尊剛才說得很明白.他知道錯了是一回事,但他已經無法回頭,所以戰斗還是要繼續下去.若是他能殺我們,絕不會手下留情,反過來也是一樣!所以前路依然崎嶇,滿路血腥依舊,大家仍需努力!"

紀墨和羅克敵等人還是有些似懂非懂的樣子.

但相同的是.對于法尊這樣的一世英雄,曾經的九劫傳說之一,落到今時今ri的這般局面,卻是人人心中都在感歎,唏噓不已.

"幸虧是法尊遭遇到這樣的事.若是我,恐怕此刻唯一的選擇.就是讓自己趕緊的形神俱滅,一死了之了……"謝丹瓊慶幸的說道.

所有兄弟在聽到謝丹瓊這句話之後,聯想到法尊的所有遭遇,再想一想這事情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竟然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同意的點了點頭.

這樣子再活下去,也實實在在的就是生不如死了……

"我們回去中都吧,大戰既然在所難免,就全力以赴吧!"楚陽說道.

莫輕舞將楚陽抱了起來,小小的身子.擁抱著楚陽高大雄壯的身體.顯得那樣的不協調,她卻死也不肯放手.只是小心地托著.

眾兄弟一步步離開,走出好遠,仍舊忍不住回頭.

法尊臨去時,那充滿無奈悲涼的咆哮,似乎依然在回蕩.

舞絕城走在最後,悵然站立良久,才輕聲說道:"第五惆悵,謝謝你!"

他是謝法尊當時對自己的偷襲.自己曾經多麼痛恨他的偷襲……但現在卻發現,若是沒有那一次的偷襲,自己重傷,恐怕自己的現在,比起法尊……也不會強到哪里去……

世事之奇妙,簡直是匪夷所思……

……

另一邊,法尊一路疾馳,向著執法者秘密集會的地方趕回去.

只是這一路上,很是平靜,就是很平靜,如果是之前,法尊絕對會想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yīn謀算計誰誰,比如盤算如何提升自身修為,又比如……

之所以會平靜,只因為法尊此刻腦海中就只有一片空白.

或者說一片空白不太合適,因為在法尊心底,始終有一個驚雷陣陣的聲音在呼喚.

"惆悵!惆悵!"

"惆悵!這里你看這樣怎麼樣?"

"惆悵,你覺得呢?"

"惆悵,你在哪里?"

……

"五哥,你現在在哪呢?"

"五哥,你怎麼還不來啊."

"五哥,大伙都在等你!"

"五弟,你現在怎麼樣?"

"五弟,趕緊回來吧."

……

兄弟們的聲音似乎在不斷的響起,法尊一聲嚎啕,掩面而奔.將自己的臉,緊緊地捂住!

法尊捂住臉,哽咽疾奔.

兄弟們的面容就在眼前飄閃,一些面貌,數萬年過去本以為已經模糊,但現在,卻是無比的清晰.甚至他們臉上的表情,都是一如以往.

他們在呼喚我,他們在叫我.

但我只有掩面而走.

我也想你們;可我已經不能,已經不配.

法尊一路迎風奔馳,強行忍住心中的無盡酸澀,卻還是感到一陣陣的哽咽難言;迎面而來的呼嘯狂風,早已將剛剛溢出眼眶的水霧瞬時風干.

不知道心里在想什麼,只感覺心中忽如一團火在燒,忽如一片冰冰冷.

若是人生難免悲劇,那麼,我這一生又算什麼?算是悲劇嗎?又或者是一出鬧劇!

有我自導自演,自以為是,自行其事的鬧劇!弄擰了一切,只以為誰都欠我的,結果,是我才是最大的負債者.

誰的,我都欠!

法尊心中驀然升起一種荒謬到了極點的感覺,一時間,竟然想要仰天大笑,又想仰天大叫,又或者是對天怒罵.控訴天意弄人.天道不公?!

一時間仿佛想要殺盡天下人.寸草不留,生靈盡絕;一時間又想要毀滅自己,魂飛魄散,萬劫不複.

"原來一切竟都是錯誤!"

"原來錯得最厲害的那個其實是我自己,從一開始的自私自利,然後利yu熏心,愈陷愈深.到現在的天地難容,回頭無路……"

"滿心愧悔滿心苦,不能退步不能前……呵呵,第五惆悵,你到底該何去何從?……"

"第五惆悵,你當年也曾是天下景仰.也是萬眾矚目的英雄!九重天大陸的英雄傳說,也有你一席之地.煊赫千古的九劫威名,也有你的榮耀;數萬年前顛覆九重天,身為九劫智囊的你,主導全局,全部經過你的籌謀,才有了那一次的兄弟並肩統一九重天."

"如今,你已然變成了什麼樣子?"

"如今的法尊.還是往昔的第五惆悵嗎?還是當ri的九劫智囊嗎?"

第五惆悵?法尊?九劫智囊?天魔種子?

英雄?!魔鬼?!禍胎?!

我該何去何從?何去何從?何去何從啊……

法尊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炸裂了……

法尊在樹林外突兀止步.仰天無言,臉上盡是一片惘然.真正的不能退步不能前啊……

一時間的無法抉擇.一瞬間的前後無路,一刹那的進退不得!

"法尊大人!"在樹林外jǐng戒的兩位執法者高手從隱身處走出來行禮.

法尊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地,長長的吐出,迅速的收斂了自己的情緒,淡淡的道:"那個人,回來了麼?"

兩位守衛道:"已經回來了,不過……似是受傷很重.現在正在讓人到處找法尊大人過去呢."

法尊臉上表情無喜無怒,只是淡淡點點頭:"我知道了."

身子一飄,進入了密林內中.

才一進入,就已清晰感覺到一陣零散的魔氣,在微弱的升騰四溢,隱隱竟有一股隨時都會潰散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是古怪,就算是當ri初遇身負重創之時的天魔,貌似也沒淒慘到這個份上,看來此次天魔所負之傷果然嚴重到了極點,足堪致命的地步,尤在當ri之上!

法尊yīn沉著臉走了過去.

一聲又一聲強自壓抑的微弱呻吟,幾近不間斷地從里面傳出來.只聽到這聲音就可以想象,這個發出呻吟的人,痛苦已經到了何種地步.

"你回來了?你總算回來了!"天魔的聲音虛弱之極:"快些過來,快過來啊."

法尊眼光一閃,身影已消失在當地.

瞬間進入中間的屋子,用手在牆上某處一轉,隨即出現一間密室門戶.法尊閃身而入.

牆壁在身後,慢慢的合攏.

"快……"天魔萎頓在秘室里面,整個身體幾乎已經萎縮了.不斷地有魔氣從他身上流溢出來,消失在空中.

隨著魔氣漸次流溢,他的氣息也就更加的弱了.現在居然已經如同風中殘燭一般,奄奄一息,隨時可能玩完.

之前又是重傷,又是天下僅有的奇毒,現在的天魔,真正連移動一下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能夠回到這里,已經很僥幸了,如果沒有法尊這個最後指望,真的就只有等死一條路了.

"快點,馬上給我准備幾個至尊以上的雛魔之魂,越多越好,不要太強的,就要二三品至尊的雛魔之魂先固本培元……"

天魔虛弱的道:"再得不到補充,我就要煙消云散了,快點去准備,快啊……"

"以大人之實力,怎地會受傷如此之重的傷勢?"法尊皺著眉緩緩問道.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不能退步不能前!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六章 屠魔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