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章,前進後退都只有一條路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章,前進後退都只有一條路

() 法尊麾下執法者的瘋狂行徑,第五輕柔在密室就已經聽說了.

但聽說是一回事,卻遠遠沒有親眼看到這樣的直觀,強烈.

這些人,可都不是一般人啊,隨便一個都最少也是皇級層次以上高手;皇級高手……在自己與楚陽曾經交戰的下三天,出現一個都是可以確定朝堂興衰的角se.

但在這里,卻就像是一棵又一棵朽壞了的大白菜,被隨意的殺,隨意的扔,隨意的丟棄……

這些所謂高手的xing命,在這個烽火連天的上三天大陸,已經變得低賤有如草芥了!

"或許正如剛才所說,天魔浩劫,末ri滅世之戰來臨了."楚陽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這一刻,楚陽心中不禁有些後悔.

當ri,舞絕城曾經問過自己,要不要將當年的事說給法尊聽.

楚陽雖然有明確的阻止;卻也並沒有真正很嚴格的制止,說過就算.

而且當時也只是擔心舞絕城的安危,會不會被騙,並沒有真正考慮過法尊的態度,已經可能發生的變故.

若是早知如此,那麼,楚陽甯可將這個秘密永遠爛在肚子里.

如今,舞絕城一個沖口而出,法尊得知了真相之後,竟然被刺激成了這副摸樣.就因為這件事情的極度刺激,法尊居然毫無征兆的就發動了滅世之戰!

末ri浩劫啊!

楚陽心中一聲長歎.

這是第五惆悵在發泄,也是他在做最後的大動作.

這樣的竭斯底里,這樣的喪心病狂,這樣的……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其中,有一種很微妙的意味:他其實在幫自己,幫九劫.幫九劫盡速完成新舊時代的更替!

這一點,是楚陽無法否認的.

但這樣的幫,讓楚陽的心都在顫栗!

或許,他在用這樣的方式,來宣告第五惆悵的完全毀滅;也是在用這種方式,來追憶他的兄弟們?又或者,是在補償自己這一萬多年里,對九劫的虧欠?

畢竟,現在九劫劍主舉目天下皆敵.舉步為艱的局面,正是法尊處心積慮造成的.

連九劫劍主的最大臂助——執法者,也被法尊搞成了最大的敵人.

若是現在再次的改變,又稱為幫助九劫劍主……這樣的自打嘴巴的事情,法尊絕不會做!所以他只能一條路走到黑.

而法尊如今.利用執法者,不計代價,不計後果的消滅九大家族的所有有生力量,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到最後,結果最大可能就是兩敗俱傷,縱然執法者一方最終能夠僥幸勝利,也是損失慘重.

到了最後.法尊方面的執法者,必然會在法尊的一意孤行之下,與楚陽和九劫展開正面決戰——最終全數崩毀,在楚陽這個九劫劍主手中!

甚至包括法尊自己.

這就是法尊最後的瘋狂:滅世之戰!

我一手將這世界的秩序建立起來.一手樹立起如斯龐大的勢力,意圖與九劫劍主放對.

但我發現其實是我錯了,那麼,我就自己毀滅我構建的一切!不管我要殺多少人.也不管這些人無辜還是罪有應得……

那些跟我沒關系.我只是要做我自己的事,我只要最終結果如我心意!

這個驕傲到了極點的一代智囊.所有的計劃!

自古至今,綿延十數萬年,執法者一方的力量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強大.

執法者,本就是穩定九重天權勢的霸權機器,在法尊這位一代智囊的睿智領導下,這一萬年里更是發展迅速.

不僅執法堂口增加了數十倍之多;而且還順勢發展出來了執法者血酬這個強力的殺手組織:這些人長年累月靠著花紅過ri子已經形成了習慣,為了生存而形成的習慣.

執法者方面一旦給出命令,懸賞,那麼他們就會下意識的去執行.

因為不執行,就沒有飯吃,沒有住處,沒有修煉資源,沒有……總之沒有生存的一切需求!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股力量,這股力量的隱秘和強大,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忽略的.

有很多九大家族所屬的人,前一天還在與某個朋友吃飯;但後一天,執法者血酬懸賞發布之後,自己的腦袋就被這位朋友掛在了腰帶上前去領賞,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太意外了.

"太突然了,太意外了."第五輕柔神se複雜而震驚:"法尊這樣的行動,等于已經完全的滅絕人xing,喪盡天良,徹頭徹尾的喪心病狂了!這是要將九重天大陸這十萬多年武學基礎毀于一旦啊!"

楚陽苦笑,若非事實正是如此,自己一干人何必花費如此氣力搜尋法尊下落!?

"不錯,法尊這一次的做法委實是喪心病狂,讓我們實在是很被動."白影一閃,莫天機出現在兩人身後,俊逸的臉上,一片苦笑.

"這一次找第五兄,就是打算商量一下;我們之前雖然有聯手的意想明,卻遠遠沒有到聯手的時刻,但這一次,卻必須是雙方聯手了,聯手抵制法尊.要不然,九重天真的會被他完全毀掉了!"

莫天機搖頭苦笑:"不愧是當年的九劫智囊,這一手行動,當真毒辣之極!我們不管如何應對,只怕都是在法尊的設想之中,無論如何反應,對他來說都是配合也說不定.所以,真正很難辦."

第五輕柔當然一眼就認出來莫天機這位當代的九劫軍師.

然而兩人卻連寒暄都來不及,就同時皺起了眉頭.

楚陽,莫天機,第五輕柔.

若是讓別人看到,想必是發了瘋也不會相信,這三個人居然會有朝一ri聚在一起商量事情,而且還要一籌莫展……這簡直就是見鬼了……

這三個人聯合在一切,研究對付一個人,卻還要近乎束手無策,簡直比見鬼還稀罕!

可是這稀罕事就這麼發生了,發生得近乎全無先兆!

先前,莫天機曾經換位思考,將自己放在法尊的位置上來說話,但得出的結論,就是如此.與法尊現在的行為,直接完全一摸一樣:滅世!

既然我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那我別無選擇!既然我錯了,那就讓我錯的更加的徹底一些!讓所有的罪孽,通通都歸罪在我自己身上吧!

讓我萬劫不複吧!!

莫天機的這種推測,在跟楚陽初次說出來的時候,楚陽冷汗涔涔,發自內心的祈禱千萬不要是這種情況.

但只是過了半夜,這種情況就完全的發生了!

法尊,莫天機,都是九劫智囊,智力之高,當世無與倫比,面對這樣的情況,所做出的決定,居然也是如此的相同……

讓人驚悚到了極點!

莫天機言簡意賅的將己方近期發生的一系列變故跟第五輕柔大體介紹了一遍,然後與楚陽三個人一起,看著腳下滾滾江水,累累浮尸,長聲歎氣.

現在這種情況,當真是惡劣到了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據我估計,經過這次事情之後,九重天高階武者的存活率……恐怕絕對不到原來鼎盛時期的百分之一!甚至更少."楚陽長聲一歎:"這是一場針對九重天武者的浩劫!"

"而且還是一場我們無法不參與的浩劫!"莫天機神情沉重,苦笑著.

"我們若是不去盡力阻止,法尊殺完了他所有要殺的人之後,還是會來找我們決一死戰."

"我們若是阻止,或者正中法尊的下懷也說不定:他本來就不想讓執法者的武力繼續存在;我們一出手就參與了殺戮……而我們不管殺多少,法尊都不會在意……他只會沿著自己的既定目標,原本計劃,一路前進,直到身邊無人可用,自己人死光死絕.或者,他要殺的人死光死絕……"

"這就是一條死路,不管從哪一方面走,都是死路!"

"不管怎麼做,最終的結果都是,被法尊這一次的行為,將整個天下,完全的,梳頭一樣的清洗一遍!"

"而我們還偏偏不得不參與,不得不阻止.盡管,這是徒勞的努力,我們卻仍需徒勞努力!"

這三個已經站在上三天乃至整個九重天巔峰的男人坐在一起,一起頭疼.

不得不說,這片天空之下,能夠讓這樣的三個人一起頭痛到這種地步的事情,按照常理來說,絕對不應該存在,也絕對不應該出現才對,貌似就根本就是沒有.

但是現在,法尊根本並沒有用什麼高深的智計,只是用一種最野蠻最原始的碾壓手段,正常上位者是絕對不該采用這種喪心病狂的戰術——都已經超出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程度,如果不是執法者方面實力超卓,傷亡率絕對會掉個個,因為現在執法者幾乎是等于和整個上三天,所有世家為敵,還是那種不死不休的死敵,這個簡單到極點,卻又粗暴到極點的戰術,讓三個人徹底束手無策.

加入戰局?

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居然是幫誰?

就道義上講,應該幫助九大家族,但是,法尊此刻發動滅世之戰的相當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便利九劫重整勢力秩序,在這個當口,九劫反過來幫助九大家族,首先心理上就過不去!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九章 血河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一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