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惜一切代價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惜一切代價

() 月聆雪與風雨柔大驚之下全力攔阻,然而即便以風月兩人之實力,卻也只來得及攔下來四個人而已,即便是這四個人,舉掌自殺不成之余,居然立即選擇自斷心脈,終于踏上黃泉之路.

如此決絕!

眼看著面前橫七豎八一地的尸體,月聆雪與風雨柔渾身冰涼.

他們兩人剛剛到中都外圍,這一場浩劫就已經全面的爆發出來了,一開始並未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及至到後來動靜越來越大,兩人飛身出來查探,才知道整個天下居然在一夜時間變了天.

兩人根本就來不及進入中都,直接就開始四面的攔阻,但,饒是兩人有通天手段,絕世修為,卻也無能阻止這等全方位爆發的超規模混亂!

眼睜睜地看著鮮血汨汨在腳下流淌,許多鮮活的生命瞬間終結,月聆雪仰天瘋狂大吼:"法尊,你這混帳東西到底要做什麼?出來!出來與我一戰!"

"法尊,縱然你有苦衷!縱然你有委屈!縱然你有仇恨!可是……這片天下何辜?蒼生何辜?你為何要這般的喪心病狂!你這個混帳東西,你給我出來啊!"

月聆雪悲憤莫名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

一聲怒吼,只震得方圓千里一陣轟鳴;空中云彩似乎也被這悲痛的吼聲震動,竟然刷刷的下起雨來.

良久良久,風雨柔輕聲安撫道:"我們還是先進中都吧……浩劫已成定局,只憑我們兩人,完全無濟于事,必須大家湊在一起商量才是辦法……"

月聆雪無力的仰天歎息,冰涼的雨水落在他的口中,卻是從心底都感覺到了苦澀和無力.

兩人就在雨中掩埋了一干執法者的尸體,一聲長嘯,奔向中都.

兩人離開之後,一邊的密林之中有人長長的歎息一聲.

在里面一棵大樹之下.

法尊黑衣黑袍.靜靜地站立著.

雨水瓢潑而下,落在他的身上,他就這麼站著,一動不動,甚至沒有運功趨避雨水,弄得渾身透濕,很有幾分狼狽的樣子.

就在這一片天昏地暗之中,他緩緩抬起腳來.一步步走了出去.

面對地上一片無碑新墳,法尊臉se竟是異常的複雜.

他靜靜地站著,一言不發,雨水瘋狂的落在他身上,他呆呆的不動.

恰在此時,遠方有一道恢弘劍光突兀而至.

顧獨行冷冷的聲音:"前面是誰?"

話音未落.已經到了跟前.

"原來是你!終于找到你了!"顧獨行黑龍劍一亮,厲聲道:"法尊!撤銷你那道荒謬的命令!",

法尊黑衣飄起,異常複雜的眼神望了顧獨行一眼,身子飄飄而退.

那一眼之中,有著無奈,也有著羨慕,還有就是冰冷的平靜.

顧獨行怒吼一聲,黑龍劍猛的一閃,這一瞬.劍光的絢爛亮度竟然徹底壓下了當空的閃電,向著法尊急沖而來.

雨滴被他氣勢所激,竟然也化成了堪可割裂人體的鋒銳,一同攻擊了過去.

劍光之中,法尊的臉淡然的一閃,顧獨行清楚地看到法尊目光含著笑,滿含著贊許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就如同縮地成寸一般,嗖的一聲從自己劍下極速遠離.

劍光明明還在閃爍,然而法尊就這麼負手後退.瞬間已經到了百丈之外.

顧獨行禦劍而來.勢若雷霆:"法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但法尊的身子已經詭異地消失在雨幕之中,徹底的消失了蹤影.

顧獨行一劍縱橫.就如同是劃空的閃電,一路追擊,以劍中九品至尊,人劍合一的速度,絕對已經達到了九重天下最極致的程度,可就這樣的驚人速度,在最起初時還能遠遠看到法尊的黑衣身影,但過了不大一會,就完全消失了.

顧獨行一直追出足有千里之遙,卻完全沒有任何痕跡可尋.

周圍靜若鬼蜮.

顧獨行站在雨中,有些落寞.

法尊如今的修為,竟是比自己高出來太多太多了……這一次,法尊卻沒有對自己動手,連動手的意圖都沒有.那麼,莫天機所說的法尊心態,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再想想法尊之前面對自己劍光之中看向自己的那一眼,那種難言的羨慕意味,還有贊許,還有複雜的那種痛苦神se……

顧獨行這一瞬間心中竟不知道什麼滋味,竟有幾分枯澀,幾分難過.

不禁仰天吼道:"我知道你什麼意思!我明白你的感受!可是你現在這樣子行事,是要來毀掉你和你兄弟當初創立下的萬古威名嗎?我知道你想要補償,我們都知道你難受,可是你就算殺盡天下人,就能回得去嗎?"

顧獨行大叫:"法尊,我知道你聽得見!我問你,你殺盡天下人,你就能回得去嗎?你回答我啊,為什麼不回答我?你可以不回答我,但你能不回答你自己的心嗎?你的心也一定迫切的想到知道這個答案吧!"

在相隔顧獨行所在之地大約數十里的一片密林中.

法尊一身黑衣,靜靜地坐在一棵大樹下,宛如融進了這無邊的雨幕之中.

他臉上帶著無限的悵惘,一陣難言的無聲苦笑.

"回不去,回不去……回不去啊……呵呵……"無聲的苦笑中,眼角有些亮閃閃的;他抬起頭,瓢潑的大雨就那麼嘩啦啦打在他的臉上.

"天地蒼茫,唯有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里……"法尊感覺著雨水打在臉上的那種輕微痛楚,一時間悲從心來:"你們都不在這里了……只有我在這里……"

"我永遠也是比不上舞絕城的,他還有機會去見他的兄弟,我卻再也回不去了,也再也追不上了,更再也沒臉見你們了,我的心?我還有心麼?……"

"呵呵呵……"

法尊的身子猛地拔起,在雨幕之中一個突兀轉折,"嗖"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顧獨行大叫兩聲,就那麼靜靜地等著.

但良久良久之後.法尊也沒有出現.

破空聲音不斷傳來.

"獨行,你發現法尊了?"是謝丹瓊趕來了.

"法尊在哪里?不在這里嗎?"董無傷也趕來了.

……

再過一會兒工夫,連莫天機也趕來了,九劫兄弟居然到了六個.

"沒有,追丟了."顧獨行歎息一聲:"法尊目前的修為實在太恐怖了,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范疇……根本就追之不及."

"法尊怎麼說?"

"從頭到尾法尊只看了我一眼,就走了……"顧獨行的聲音里不無惆悵:"我很清晰的感覺出來,那一眼之中.有羨慕……"

"唉……"

兄弟們一聲由衷歎息.

若是法尊一直作惡,倒也罷了,但,他現在的這種做法,卻是有莫大緣由的……而且,與眾人還有異曲同工的遭遇……

這就不由不讓人感覺嗟歎了.

想起法尊為了給兄弟們報仇.數萬年的辛苦謀劃,傾盡了天下,耗盡了一生光yīn,卻在最後時刻知道自己竟是犯了天大的錯誤,然後竭斯底里的瘋狂報複,報複他本來曾經守護的這一片天地……

眾人都覺得心中又是憤怒憎恨,但卻又隱隱的有些為他心疼……

若法尊有多可惡,有多可恨,就有多值得憐憫.值得同情.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可恨之人,卻也未必沒有值得同情,憐憫之處!

這樣的一個人,可說是一個亙古未見的矛盾結合體,相信自古至今,以及再下去數百萬年,也未必能再出現這樣的一個了……

……

混亂依然在持續,非但沒有任何收斂的跡象.反而越演越烈.

因為法尊又下了一道命令,一道更加瘋狂的命令:就算用人命堆.也要在三天之內,全面攻陷各大家族的基業!否則.參戰人員集體自裁!

三天內攻陷,所參與的血酬高手,報酬翻番!

這道命令出來,執法者方面的人手直接的瘋狂了.

在一夜的時間里,就徹底打破了彼此的僵持!

這一夜,比前一夜更加的瘋狂.無數的執法者前仆後繼,直接就是瘋了,原本的對峙,根本沒有了作用.就算是只有三五個執法者,居然敢朝著百十人的高手沖鋒.

明知必死,也要沖鋒.

有一些進攻各大家族總部的執法者,直接就是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武器,往上沖,沖上去之後就是解體**!

哪怕自己生命只能崩裂各大家族總部院牆的一塊石頭,一塊磚,那也是在所不惜.

在這樣的慘烈攻擊之下,各大家族陣腳大亂.

各大家族萬年來養尊處優稱王稱霸,而執法者雖然權力比各大家族還要打,但這些年來卻是一直奔波征戰在江湖.

兩相比較,不說武力,就算是心態和那種鐵血的狠勁兒,也要遠遠超出.更有法尊高壓在後,執法者高手瘋了一般八方來援,血酬高手蜂擁趕到.

到得後半夜,情勢已經是一邊倒.

凌晨時分,陳家傳來消息:陳家總部全面失陷!僅有一位九品至尊與數位六品上高階至尊逃了出來,其他人,盡數被屠戮!

陳家總部超過三十萬人,盡數被付之一炬!

據說焦臭的味道,足足彌漫了數千里地界……

這個消息才一傳到中都的時候,陳家始祖陳迎風眼前一黑,噴出一口鮮血就倒了下去.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九百六十三章 決絕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六十五章 各家之殤,人性之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