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八十章 死便死在此地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八十章 死便死在此地

() "可是……"

"沒什麼可是!這一戰中最終勝了活著回來的人,就是以後的執法者行列中的中堅力量,單獨集合在一起.至于死了的人,那當然就是大浪淘沙了……"

"不必多說了!",

法尊斷然下了決定.

法尊的論調似是卻非,誠然,法尊所說的固然有相當的道理在其中,卻只適合于執法者ri常執法,絕不適用于眼前...

眼前形勢非同一般的江湖毆斗,卻也不同于普通意義上的兩軍對壘,因為現在的對壘雙方的參戰者,都是由大批武者形成的特殊軍隊,這樣的軍隊其實才是更需要一個睿智的臨陣指揮者.

武者比一般士兵優勝者,在于他們的遠超常人的jīng力,武力,強橫戰斗力,乃至不容易完蛋的生命力,但比一般士兵不足者,卻在于他們的桀驁不遜,不服上級長官的調配,這卻是兵家最大忌諱!

不聽命令的士兵,就只是一盤散沙,打起順風仗還勉強可以一用,若是一旦失利,動輒就會兵敗如山倒.世家聯軍那邊如是,執法者這邊雖然情況略好,但若是一旦失利,結果也好不了多少!

法尊的這種作法,等于是埋下了一個超級定時炸彈,就看什麼時候被引爆了!..

在法尊的獨斷專行之下,執法者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據理力爭,于是戰局就被這麼近乎兒戲的安排了下去.

但法尊顯然一點也不在乎,他說完之後,就不再說這件事;只是身邊淡淡的黑霧突然升騰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問道:"九劫劍主和他的九劫,在這一戰之中有沒有出現?"

"並沒有參戰.城頭觀戰者,也沒有."

"嗯."法尊眼中神se若有所思,隨即右手又掂起了棋子,淡淡道:"若是九劫劍主出現,立即告訴我!"

……

執法者方面的後續援兵進入了戰場,加入了戰局.

戰場上的形式越來越見激烈.每一瞬間.都有數以千計的生命消逝.

然而,所有在城頭上觀戰的眾人,人人都是看得一頭霧水,莫名所以.

尤其以第五輕柔最為不堪,直接就是瞠目結舌,平ri的一派沉穩,蕩然無存.

仗.居然還能這麼打的嗎?

法尊心xing瘋狂?不會連腦子也抽了吧?怎麼會搞出這麼一出呢?

執法者的後續援兵進入戰場,聲勢立時大漲;這是不錯的,也是理所當然的.

蕭晨雨等人業已經陷入了圍困之中,形勢可說岌岌可危.這也是不錯的,也是理所當然的.

能夠造成這一結果的,固然有後續援兵的原因.也有執法者隊伍的軍事素質比世家聯軍這邊過硬,有一定之規.

但所有人仍能清晰的感覺到,若是剛才的戰斗執法者打得還算是有聲有se,後續援兵一到,整支隊伍反而混亂了起來.人數多了,陣型卻沒了,戰力竟是不增反減.

隊伍中人始終都是江湖漢子,到底不是真正訓練有素的軍隊.戰斗時間稍長了.一個個的凶xing徹底爆發.各自打各自的,整個戰場徹底變成了一鍋粥.

又或者應該說由各se武者,各級修行者,各階高手所組成的雜燴粥!

一個執法者.之前原本還與自己身邊的戰友配合的緊密無間,彼此互相掩護,左沖右突.但後續援兵一到,竟是將他們兩個生生地沖開了,然後再遇到敵人的時候,就成了各自為戰.

身邊的人遭遇了危機,竟然不管不問,只顧著自身安危,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執法者戰友被砍死,砍成肉泥,仍是無動于衷,依然在大呼酣戰,絲毫也不加以援手.

這樣的情況,比比皆是,半點也不新鮮了.

大雨仍舊在持續地下著,戰況仍舊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城頭上人頭湧動,觀看著這一場貌似很激烈,其實很詭異的大戰.而遠方執法者方面面對此情況竟也是按兵不動,全無後續動作.

地面上的雨水,漸次累積,竟已慢慢地漫過了足踝,地下的,已經不全是雨水,還是血水,甚至更多的都是血水.放眼看去,直如一片鮮紅的汪洋.

這還是此地比較接近河泊,泄水相對較快,要不然,這些人也許還沒打完仗就直接被淹死了.

對于法尊選擇在這樣對雙方都不利的地方開戰,第五輕柔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樣的作戰模式,這樣的作戰策略,都非是智者該為,就算是站在任何角度,都難以理解,只要任何一個稍微有些頭腦的指揮者,就不該犯下這樣的錯誤!

法尊怎麼會這麼做?

第五輕柔頭痛之極.

夜沉沉已經問了好幾次:"第五家主,目前形勢,該當如何調整?"

對這句簡單的問話,第五輕柔根本就是難以回答.

眼前的場地很大,但也很惡劣.對敵我雙方都是.甚至,對執法者更加的惡劣.因為執法者完全沒有防護,就這麼在大雨之中挨淋.而己方還在城中,最少還能有地方擋擋雨水……

這片場地雖然大,但最多也就是只能容下幾十萬人交戰,人數再多了,恐怕更混亂.而且施展不開……

法尊將戰場選在這里,而且又擺明了一副'公平決戰’的氣勢,就是要讓第五輕柔莫天機這等人無法插手.

你一插手,我就指揮.執法者反正是占優勢的,若是一旦有人jīng確指揮,恐怕死亡最快的,還是中都城一方的人.執法者哪方面反而可以更加有效的保全.

因為他們武力本來就高!

第五輕柔頹然搖頭,面對這種情況,實在是束手無策:"真的沒什麼好辦法.法尊就等著我們指揮,一旦參與,執法者那方面本就是有嚴格的等級;大家都參與指揮的話,我們吃的虧更大;還不如這樣混戰,能夠獲取的利益大一些,或者說斬殺敵人的有生力量多一些."

夜沉沉黯然長歎.

他也不是糊塗蟲,這種情況豈能看不出來.問問第五輕柔,只不過是求個印證.若是第五輕柔真的有辦法,他反而要不相信了……

戰場上的雙方人數在急速銳減.

中都城四面環山,北門這邊尤其如此,等于是所有人都在一片巨大的盆地里交戰.

合共七八十萬人交戰,所占據的場地何等的宏大,綿延數百里全是戰場范疇,有不少人處在最外圍,已經接近山腳下,往往打著打著,雙方一個呼嘯,各自逃命.

往外奔跑.

現在這樣場面實在是太恐怖了,有機會就跑吧,只要能逃出中都范疇,就可以逃出生天了.而只要是翻過這近在咫尺的山頭,就已經超出了中都范圍!

既然如此,還等什麼?

于是外圍的開始一批批的潰散.不管是執法者還是中都武者,大家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可惜抱著這樣想法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跑出沒有多遠,就被早在外圍守候的執法者高手不分敵我,一律斬殺!

這些在外守候的人若是沖進戰場,絕對是一支出人意料的奇兵.甚至可以在極短時間里徹底鎖定戰局!

但這些人在殺完人之後,卻又靜悄悄的退了回去,對于戰場上其他一切,盡都不屑一顧一般……

當然,這等情況在城頭上的眾人是看不到的.一來距離太遠,二來漫天大雨遮蔽視野,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不知不覺中,一個上午就這麼過去了.

交戰雙方的人數變成了如今的三四十萬.

蕭晨雨所率領的人馬已經被執法者方面的人手悉數圍攻,包圍在一個超巨大的包圍圈里,四周全是敵人,拼命搏殺已經成為了此刻唯一能做的動作!

執法者方面現存的人手還有二十余萬,而蕭晨雨這邊的人數已經不足十萬了.

勝負已定!

但雙方都沒有收手的意思,半點都沒有.

"四十萬對四十萬,公平決戰!"法尊的聲音夾雜著一種風輕云淡的淡然,還有一種淡淡的嘲諷.

這個聲音瞬間穿透漫天大雨,在上空飄揚回蕩,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句話里面的嘲諷之意,就像是一把刀子,徑自插進了蕭晨雨的胸膛.

蕭晨雨對于此戰早存死志,本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四十萬人對四十萬人,自己這邊慘敗,人手銳滅,對方卻還保留將近一半的戰力,這個面子,蕭晨雨也丟不起.

一聽到法尊這句充滿十足羞辱意味的話,蕭晨雨突然渾身浴血的躍起在高空,拼命大叫道:"誰都不許撤退!誰都不許來援!"

"男兒一生,當如此戰!"

一道閃電猛然炸裂在半空,將蕭晨雨躍起的身子照得纖毫畢現.

只見此刻的蕭晨雨渾身浴血,連臉上也已經是血水橫流,身上傷痕累累,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淌著鮮血.

城頭上,正要下令增援的夜沉沉剛剛張開嘴,就突然間張口結舌地愣在那里.只覺得心中湧起一陣莫名絞痛.

他知道,蕭晨雨既然這麼說了,那就是已經下定決心,再也不打算活著回來了.

他明白蕭晨雨的意思,也明白他的選擇:就算是能憑著超凡修為勉強逃回來了,在執法者如此戰力面前,遲早也是個死.而且這一逃還會更損自己的威名,萬年英名,一朝蒙羞.

縱然死,蕭晨雨也不想那樣做.(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七十九章 送死之戰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八十一章 只恨人生不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