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恩仇了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恩仇了了

() 此外,法尊如今與自己再商量,並沒有命令自己.

自己的神魂掌握在他的手里,他完全可以直接命令自己出手的,而那時自己還不得不服從,現在,總還是自主動手,總有一點回旋余地……

長歎一聲,平霄云不得不作出決定,先保住甯天涯再說.縱身而出,在半空如同一朵黑云,正面迎向甯天涯:"老甯!我有話與你說."

甯天涯大怒喝道:"平霄云,為何連你竟然也要倒行逆施起來?我真看錯了你!"

平霄云面容糾結,道:"老甯,你不懂的,你……"

突然間臉se一陣莫名猙獰,暴喝一聲:"甯天涯,納命來吧!"縱身而上.

他的瞳孔中,隱隱一縷縷黑氣不斷凝聚,卻是被法尊強制下了命令,不讓他有跟甯天涯說話的機會...

甯天涯見平霄云嘴上說得好聽,突然痛下殺手,不禁更是大怒,挺身迎上.

甯天涯現下雖然已經不是法尊的對手,但一身實力仍可列入當世前三之數,平霄云雖是兩萬多歲的老怪物,單論實力,卻還是要遜se甯天涯一籌,但甯天涯要在三招兩式之間取下他,卻還是不行的!

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叫道:"揍他!打死這個老王八!嘴上說好聽的,手下卻偷著動刀子,就不是個好東西,打死他,不用給我面子!"

從甯天涯背後突然伸出一顆粉妝玉琢的小腦袋,一雙烏溜溜的黑眼珠注視著平霄云,半晌後居然老氣橫秋的說道:"老甯,這家伙貌似有些不對勁,未必不是好東西……"

甯天涯此刻已與平霄云戰至不可開交的地步,道:"怎麼不對勁?那里不對勁了?"

突然一聲異常強烈的劇烈爆炸從後方傳來,這一瞬間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幾近失去了知覺.

卻是諸葛家那位碩果僅存的九品至尊終于在支撐不住的時候,選擇了自爆.

自爆之余,戰場中空出來好一大片空地!

夜沉沉等人齊齊爆發出一聲悲憤yu絕的怒吼.

此刻,天空中的璀璨雷光終于散盡了.

中都城內.一個沉穩更隱含威嚴的聲音瞬時響起:"法尊!讓你的人停手!"

隨即就是"忽"的一聲.整個上空突然間刮起一陣暴風,之前滿天遍布的烏云,在一瞬間之內已被吹得干乾淨淨!

遠方的天空,出現了十幾個小黑點.

下一刻,這些小黑點已然猛地出現在戰陣上空,卻是十四個人聯袂而至.

這一行的人數並不多,一共只得十四人.但這十四個人帶起來的氣勢,卻將滿天烏云同時驅散!不知道飛到了何處去.

單只是這份聲勢,就已經讓所有人都震驚莫名!

如斯聲勢,豈同凡響,甯天涯到來之時,氣勢無兩.與之相比,至多也就大致相當而已,而甯天涯只得一人,這里卻多達十四人,竟有十四個不下于甯天涯的人聯袂而至?!

甚至還有超出?

在這十四個人出現的那一刹那.

夜沉沉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閃過一絲安心,突然喝道:"君家後人!"

混戰中,君惜竹聽到此言本能回頭觀看.只見夜沉沉與諸葛蒼穹還有石咆哮這三個人同時縱身而起.懸浮在半空中,凝望著自己.

蔚公子身形如電.在君惜竹周圍一陣疾速游走,所有妄圖靠近的執法者,都被他毫不留情的一一殺死.給君惜竹制造出一個相對安全的對話環境.

"老夫便是夜家始祖夜沉沉,九千年前,老夫親手策劃,制造了君家慘案,此舉乃是喪心病狂,忘恩負義之舉,老夫本心,也是至今耿耿!今ri,得見君家後人尚存人間,果然是天公有眼,老夫死也無憾了."

"今時今ri,便在此地,將欠下的血債,還給君家!"夜沉沉大吼一聲:"老夫便以整個夜家償還此血債,可能稍償君家血仇之恨?!"

諸葛蒼穹愴然大笑:"還有我諸葛蒼穹,當年之事我也是主謀之一.今ri願以這具殘軀償還血債,去向君叔叔在天之靈請罪!"

"我石咆哮,今ri在此償還此血債!"石咆哮大聲叫道.

隨即,兄弟三人彼此相視一笑,均看到對方眼中的從容和堅決.

中都城門口處,一人流星一般的飛出來,口中淒厲萬狀的大吼大叫道:"大哥!不要啊!"

來人正是凌暮陽,在楚陽等人突破之後,修為都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凌暮陽,楚陽等人雖然更早一步到來,而凌暮陽卻還是晚到了片刻.

片刻之差,事實已就!

凌暮陽這邊才剛剛趕到城門,就聽到了夜沉沉的大吼,不由得心膽俱裂,竭盡全力,拼命趕來.

夜沉沉臉上露出來一絲溫暖真摯的笑意,道:"暮陽,以後你若有機會見到咱們的父輩,就說我們早已夭折……這丟臉的事情,千萬莫要傳了出去,貽羞祖宗."

諸葛蒼穹與石咆哮兩人同時點頭微笑:"兄弟,拜托了."

隨即,在凌暮陽撕心裂肺的大叫聲中,高空中的三個人分做了三個方向,向著執法者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沖了下去.

"做錯了事,終究還是要付出代價的!欠人的,始終是要還的!"

夜沉沉大笑的聲音充斥在整個天地之間,久久不絕.

下一刻,三聲強猛到極點的爆炸轟鳴,就彙聚在一起響起.

轟!

轟轟!

一陣陣煙塵隨之揚起,方圓千里遮天蔽ri!

合共三位九品至尊一起自爆,在這等密集的戰場之中,那里還來得及分什麼敵我,自爆之余,有超過十萬之數的雙方人手隨之而去.當然,其中還是執法者方面的數量更多,大約是七三之比.

天地間,突然陷入一片寂靜!

戰場之外,正在狂奔的凌暮陽突然間猛地呆住,隨即一下子摔倒在地,一個九品至尊,一個當代絕頂高手,竟會在奔跑之中,失足摔倒!

而且摔的狼狽不堪!

然後,凌暮陽呆呆的坐了一會,突然間雙手捂住臉,放聲大哭.

楚陽等人剛剛才到了戰場上空,就發生了這樣的事,爆炸的余波對他們幾人當然沒有影響,但他們卻也不曾想到夜沉沉等人居然在強援到來,已經能夠保住xing命的情況下,居然還是發動了自爆!

"他們不想承受我們的恩澤,更不情願在我們庇護之下活著."莫天機是何等的玲瓏心腸,瞬間已經推測出來了原因始末.

楚陽等人唯有長歎唏噓.

人群中,大仇得報的君惜竹心下並無幾多快意,眼神反而有些迷惘,只憑本能胡亂砍殺著,突然感覺面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

既然如此,何必當初?

自己付出了一切,來做這件事情,僅有的希冀就是為了複仇,就是為了重震家聲;但,就在自己剛剛看到希望的時候,仇人卻全部都消失了.

這種結果讓她生出一股極端的失落感.

你們既然心中愧疚,當初又何必要做那件事?

難道我這麼多年的拼命努力,就只是為了今天來看你們自爆嗎?

見她神智有些恍惚,蔚公子唯有更加緊密的出手,擋住外敵,不讓她受到傷害.

這會的君惜竹只憑本能應敵,只要隨便一個高階至尊就可以輕易取其xing命,蔚公子如何不小心應付.

遠方,法尊瀟灑地站起來,然後一步跨出,卻已經到了虛空之上,與楚陽等人面對面而立.

"楚陽,當代的九劫劍主,恭喜你神功大進!"法尊有些嗟歎的說道.

"還不讓他們住手?"楚陽憤怒地說道:"難道你打算讓九重天的武者,全部都死絕麼?你到底是否知道你在干什麼?"

法尊微微搖頭,和煦的微笑:"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楚劍主,其實你只是有所不知而已,九重天這些高層武者,沒有存在的必要.死乾淨死絕了,才是最好的."

這句話一出來,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勃然大怒,氣氛陷入一觸即發的邊緣.

舞絕城卻是上前一步,制止了已經准備要出手的眾人,目光有些複雜的望著法尊,沉聲問道:"何出此言?"

還是舞絕城,飽經世情,在這等微妙局勢之下穩住眾人情緒,沒有即時開戰,更向法尊發問,一問究竟.

法尊微笑,歎息,搖頭,然後說道:"各位,九重天,自從十萬年前一場空前巨變,一直到了現在,已經變得太不平衡了."

"尤其是執法者方面,可謂已經是腐朽透頂.一個國家的政權,充其量也就只能維持數百年的光景,就已經糜爛不堪.更何況是執法者已經執掌大權十萬年?"

此言方出,楚陽與莫天機兩人臉上露出了沉思之se.

"自古以來,物競天擇,強者為尊;這一條定律自然是正確的,但隨著人口越來越多,卻已經漸漸的不適用.越強的人,為禍越多,愈甚!"

"還是執法者,在我執掌法尊的一萬多年歲月之中,親眼見到了執法者是如何的驕橫,如何的欺凌弱小.現在執法者已經是真正的糜爛到了骨子里,那種風氣已經傳承了十萬年歲月,想要改變,談何容易?如何能辦到?我也曾嘗試,也曾努力,卻始終徒勞無功,全無收效!既然注定無功,那麼……徹底毀滅是最好的!"(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章 萬年血債!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是非功罪,何人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