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九章 無限惆悵待來生(第七部終)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九章 無限惆悵待來生(第七部終)

() 眾人面對著這樣的法尊,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法尊無比眷戀地望著九劫劍,伸出手,輕輕撫摸著自己胸口之外的鋒利劍鋒,臉上盡是一片滿足,一片愴然,聲音竟然有些哆嗦,有些那種心悸的顫抖的長歎道:"兄弟……兄~弟~~兄弟啊……"

他的聲音是那麼的深情眷戀,那樣的懷念,那樣的酸澀,一滴滴的眼淚,撲簌簌的落下,有些眼淚湊巧落在九劫劍劍身之上,順著劍身,流進自己胸口.

法尊張大了嘴,窒息一般的輕輕往外呼氣,終于顫抖道:"我馬上就要走了,再會無期了……楚劍主,莫要忘記你的承諾啊,對我的承諾."

楚陽心中酸澀,道:"絕不會忘記的;第五惆悵,曾經的九劫第五,你注定永留史冊;在你的兄弟心里,你只會是當年的第五惆悵!絕不會有任何改變!為禍人間的,就只是天魔種子,法尊而已……" . .

第五惆悵的瞳孔此刻有些散大了,似乎無意識地問道:"是麼?真的嗎?"

然後他的臉上,竟然露出來一個孩童似的純真笑容,喃喃道:"若真如此,我多快活……"

他突然靜了下來.

良久良久,他緩緩的低聲吟道:"生死不過一場空,兄弟到頭也關情;恨我全無輪回力……"

他似乎是想要做一首詩,一首臨終而做的詩,但他的聲音越來越低.

楚陽湊上耳朵想要聽清楚他最後說的是什麼,但法尊已經全然沒有了氣息,眸子中卻滿是憧憬,臉上盡是遺憾,他的手指,依然眷戀的撫摸在九劫劍上,但整個人卻已經變得死寂.

他死了.

"……無限惆悵待來生!"楚陽輕輕一歎,替他續上這首詩的最後一句.

或者第五惆悵並不是這樣想的,但這一句.卻是楚陽對他的祝福.

對這位顛覆了天下,毀滅了世間.卻又無限惆悵無限遺憾無限悲苦的一代梟雄……真誠的祝福!

楚陽手上用力,yu要抽出九劫劍;但就在這一刻,法尊的靜止不動的整具身體突然消散開來,化作了星星點點的光點,從他的手腳四肢開始,漸次的化為虛無.

他的眼中的眷戀,臉上的遺憾.也終于盡化光點,在空中徐徐飛舞,然後一一的熄滅,最終消失在整個天地之間.

天地間,原本法尊站立的地方,就只留下了那把紫氣瑩然的九劫劍.劍身光亮如水.靜靜地在空中閃爍.

然後,九劫劍身上突兀地發出一種異常強烈的巨大吸力,如同長鯨吸水一般,將周圍的魔霧瞬間吸入九劫劍中,點滴無遺.

天地之間,再現曙光,不過片刻,魔氛盡消.徹底恢複成青天白ri.

天光明媚.山河萬里,一派祥和之象.

楚陽與莫天機有些悵然地看著面前虛空.同時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然後,兄弟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忍不出長長的輕輕歎氣.

第五惆悵已經去了.但天地之間那一股惆悵的意味,竟是久久不散.

"人生在世,真是不能踏錯一步,一失足成千古恨,yu回首早已萬年……萬萬不要行差步錯啊……"莫天機深有感觸的歎息著.

一聲歎息,飄散在虛空,嫋嫋散去.

……

下方眾人早已經等的望眼yu穿,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天空,脖子都仰得酸了.

終于,空中人影飄飄,一個個人影閃現出來.

正是楚陽等一干人.

下面眾人見到楚陽等人一個不少,且都身體完好,這才松了一口大氣,那顆心終于能安在了肚子里,瞬時歡聲雷動.

楚陽剛剛落地,風月等人就圍了上來:"法尊呢?沒被他逃掉吧?"

"死了."楚陽歎了口氣,道:"形神俱滅,死在九劫劍下……"

"哎……"風月二人臉上既有歡喜,也有惆悵,輕聲道:"死了……也好,也算是他的解脫吧……"

莫天機鄭重道:"法尊就是法尊,不是別的任何人……這一點,請大家要千萬記住了."

舞絕城凌暮陽等人深深點頭.

顯然,萬多年的豐富閱曆讓大家都明白了莫天機說這句話的意思.

法尊一生功過,如今已是無法評論,如今人死若燈滅,什麼事情,也都歸于虛無,既然無法蓋棺定論,那便是人死為大,化作一聲歎息.

楚樂兒抱著鐵楊過來:"大哥."

楚陽一回頭,頓時嚇了一大蹦:"這小子怎麼會在這里呢?誰把他帶到這里了,這不是胡鬧嗎?"

小家伙一根手指伸進小嘴里咬著,一副我是寶寶的可愛模樣,貌似怯怯的看著楚陽,nǎi聲nǎi氣的叫道:"爹爹……"

楚陽打了個寒顫,突然一把抓過來兒子抱在懷里,問道:"你小子怎麼來的?你母親呢?她沒事吧?"

小家伙頑皮的眨眼:"母親還好啊,這次我是偷偷來的,母親不知道我出來了……"

話音未落,已經被一大巴掌拍在屁股上:"你這個小混蛋,你這不是要了你媽的命麼,你怎麼敢這麼干……"

楚陽氣極.

打了一巴掌,卻又覺得心疼,剛要撫慰,已經被風雨柔橫眉立目的搶了過去,怒道:"你小子怎麼打孩子呢?你還是為人父的嗎?手下沒輕沒重的,你個混帳東西!"

楚陽愕然,自己被人教訓,被人訓斥,還成混帳東西了!

看著風雨柔,忍不住撓了撓頭:這是我兒子還是你兒子?怎麼你比我還著緊?跟你有一個銅錢的關系嗎?這叫什麼事啊?

"爹爹,我這次出來啊,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小家伙揮舞著胖乎乎的小手,很是正氣凜然的辯解.

楚陽嗤之以鼻:"你個小毛孩子懂個屁!居然也想要跟老子商量什麼事,還重要的事,你知道什麼叫重要嗎……"

一邊,一身紅衣的莫輕舞有些目光複雜的看著鐵楊,輕聲道:"楚陽,這真是你的兒子啊?"

鐵補天的事情.莫輕舞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這件事的曲折.莫輕舞也曾細致的了解過;但,就在看到鐵楊的這一刻,莫輕舞心中的感覺,還是很複雜的.

小孩子的活潑粉嫩,莫輕舞對他自然是由衷的喜歡,但對于其中的微妙關系,卻又心中多少有些疙瘩.

楚陽撓著頭.情知真正的麻煩來了,湊上去正要解釋,卻見小家伙鬼頭鬼腦的伸出頭看著莫輕舞,道:"爹爹,這就是母親常常說最對不起的輕舞媽媽嗎?"

楚陽一怔,卻見莫輕舞已經滿臉放光.

小鐵楊的一句話勝過某閻王說十句.說一百句,那一句'母親常常說最對不起的輕舞媽媽’,瞬間就抵消了莫輕舞心中所有的塊壘,湊上前去,有些忐忑的問道:"你母親……真的是這麼說的?"

小家伙使勁兒點頭,表情純真無邪:"輕舞媽媽,你好漂亮啊,看起來就好親切啊.好溫柔.好體貼啊,我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媽媽呢.太幸福了……"

莫輕舞瞬間就暈了,心中更是莫名的歡喜起來,拍拍手道:"那……寶寶讓輕舞媽媽抱抱好不好?"

無視了楚樂兒極力的阻攔,小家伙迫不及待的伸出手來:"哇,我最喜歡讓又親切又溫柔的輕舞媽媽抱了……"

"真可愛,你叫什麼名字?"

"母親叫我小陽."

"小陽,嗯,真好聽的名字啊."

"輕舞媽媽你跟我母親的感情是不是特別的好?"

"啊?"

"我老是聽我媽媽說你會是他一輩子最好的最好的……"

"真的嗎?"

"當然呀,我從來不說謊……"

"嗯,你媽媽也是個好人……"

"輕舞媽媽更是好人……"

"恩恩,咱們都是好人……"

……

看著莫輕舞抱著孩子在兜著圈兒的玩,一大一小不時地發出純真,歡樂的笑聲,楚陽一雙眼珠子都瞪成了鈴鐺,突突的幾乎突出眼眶.

至于顧獨行等人,更加是大眼瞪小眼.你我互相瞅.

楚陽之前最最擔心的問題,讓兒子兩句話就給全盤解決了,而且還是不著半點痕跡解決了;整個過程是那麼自然,那麼的和諧,那麼的順理成章.而且,還給莫輕舞和鐵補天之間以後的相處,打下了太牢固的基礎.

在莫輕舞眼中,這麼小的小孩子自然是不會說謊的,也不會說慌……一般這麼大的小孩子說話還說不清楚呢,說謊?怎麼可能?

所以莫輕舞理所當然的就信了.

但莫輕舞就算是前世今生所有智慧都融合,也絕對想不到自己抱著的這個小家伙,委實是一個大大的怪胎.

當然,之所以這麼容易,還是要有幾個前提,第一,莫輕舞深深地愛著楚陽;第二,楚陽始終沒有隱瞞什麼過什麼,一切都十分坦誠;第三,鐵補天早就接受了莫輕舞的存在.第四,莫輕舞前世的記憶複蘇,雖然依然是今生的記憶占據了主導地位,但前世的理xing與習慣的順從于楚陽依然在潛意識之中存在.

這些條件,委實是缺一不可的,缺乏任何其一,都難達成眼前的結果.

連本應該意見最大的莫天機,此刻也是摸著下巴,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楚陽,我說你這個兒子,真真是聰明的過了分……妖孽……妖孽啊."

…………

向一路追隨到現在的兄弟姐妹道謝!

感謝你們.

今天是盟主"天馬流星腳"的生ri,讓我們祝他生ri快樂!

天馬流星腳,很可耐的一個大叔,只要在群里出現,第一句話必是表情!第一個表情,必是面癱!

所以被稱為'面癱天馬’.希望大家一起祝福面癱天馬的生ri,祝他快樂.(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部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戰定鼎九重天!(五)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章 善後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