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五章 超然之心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五章 超然之心

() 楚陽笑道:"可不就是那位謝丹鳳謝姑娘,他們兩個平ri里如膠似漆,這次如果不是不是天魔之戰,風險太甚,兩人也不會暫時分開的.嗯,過幾天就能來伺候師父,孝順師傅了."

孟超然心念百轉,回憶起當ri自己,談曇與那位謝丹鳳姑娘初遇的事情,不禁莞爾,隨即淡淡一笑:"你們兩兄弟都有紅顏知己為伴,前行之路不孤,如今為師的想不認老頭不行了!"

隨即居然打了個哆嗦.

他最頭痛的倆人結成了夫妻,而且還要來伺候他,孝順他……真是想一想都要毛骨悚然.孟超然撚著胡子,心中想:我能被他們倆孝順幾天就能被孝順的歸天了?

那可真是打不死人偏偏能氣死人啊……

楚陽賠笑道:"師傅說那里話來,您怎麼就老了,誰敢說您老,那肯定是那人沒長眼睛!" ..

孟超然維持淡淡笑容,輕輕搖頭.目光渺茫的看向虛空,有些自嘲,也有些驕傲,輕聲道:"當年……連續兩年,第一年,我在風雪古廟,撿到了一個嬰兒,第二年,我在懸崖之下,又撿到一個嬰兒,現在,兩個嬰兒都長大了……呵呵呵……"

孟超然目光迷蒙,道:"我這半生的心血,全部都傾注在這兩個嬰兒身上,但就算是殺了我的頭,也是絕對想不到,我撿到的這兩個嬰兒,其中一個成了名震天下,主宰九重天世界的九劫劍主;而另一個,卻成了三星聖族威震天下的第一魔王,別人栽培出來的充其量是人中至尊,我栽培出來的卻是劍,是魔,劍中王者,魔中王者……"

孟超然低下頭,看著楚陽:"陽陽啊,你可知師傅這一輩子該有多麼的驕傲……這整個天下間.有誰還能比師父更加幸運?又有誰.是不羨慕師父我的呢?"

楚陽也是溫暖的笑了起來,道:"是的,是的,就算別人想要這樣的徒弟,那也是打破頭都遇不到的,但師傅隨手就撿來了,一年揀一個.小意思了,我估計您當年肯定是偷懶了,要不這些年還不得揀上十幾個傳說,傳奇,奇跡,神跡什麼的."

孟超然縱聲大笑,淡然不複.

"我有你們這麼兩個徒弟,此生夫複何求?"孟超然呵呵一笑:"晚上,必與寒舞一醉.來慶祝此事!"

楚陽心中一酸,急忙岔開話題,道:"徒兒這次來,卻是另有好消息要告訴師父.師娘所需要的還魂草,我如今已經取得了."

孟超然目光一亮,道:"當真?"

他的白皙的臉上,陡然間泛出一絲紅潤.

楚陽不由得差點呆了.

這還是這麼多年以來,自己第一次見到師父表露出激動的神se.可見夜初晨在師父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

"說來此事倒非是徒兒之功.乃是師娘的本家侄兒夜弑雨.在外面整整一年就為了尋找這一味靈藥,可說是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但夜家于此次浩劫迭逢大變,夜弑雨留在家里守墓,不能親自給師娘送過來,所以就托給了我."楚陽當然不知道,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夜弑雨早已經不知所蹤了……

"原來如此,蒼天庇佑."孟超然臉上有喜se,隨即卻長長歎息:"若是初晨能夠醒來,得知夜家已經不存,得知寒舞也早已經去了……我真不知道,她會有多難過……"

"但若是師母永遠不再醒來,卻又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楚陽道:"尤其是我們現在有能力讓她醒來,卻又沒有做,師母又會如何?"

孟超然臉se悵然良久,道:"你說的也有道理,人總該向前看的."

楚陽與孟超然兩人沉默著,走進了孟超然的房中.

房中,那靜靜地小酒桌,兩個酒杯,一壺好酒,似乎在靜靜的訴說著什麼……

楚陽心中唯有深沉的歎息.

兄弟是什麼?

或者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但在孟超然這里,就是如此.

莫論天地三句話,不管生死一杯酒.

一杯酒,人間也好,幽冥也罷,同在人間也好,yīn陽相隔也罷.

兄弟,我與你喝酒.

一直,喝到死!

然後我們黃泉聚首繼續喝!

人也好,魂也罷,此情永不成追憶,便走九泉仍難忘,琱[在心頭!

……

良久良久,楚陽走出來孟超然的小院子,回首望去,一點孤燈如豆,有人在低低的哭泣著,有人在柔聲勸慰著.

那是夜初晨和孟超然.

那兩個人,已自成一方天地.

楚陽深深一歎.

"我不會到哪里去了,今生今世,就在楚家安家了.這里是我徒弟的家,也是我的家."

"偶爾,我或者會陪著初晨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山川河流,看看大陸景se,偶爾也會去一次中都,或者,我們也會去一次凌家……但遲早我都是要回來的,這才是我的家,我認可的家."

"我不會前往九重天闕了,事實上,我也從來沒有那種想法,我只想與初晨安安靜靜的度過這一生.再無所求."

"你,還有談曇,安心的去闖你們的天下吧.只希望你倆都能記住,你師傅這一份超然的心態,作為我的弟子,就已足夠."

……

這是剛才師徒談話的時候,孟超然說的.

當楚陽拿出九重丹和雪淚寒的仙酒要給孟超然的時候,孟超然斷然拒絕了.

"我拒絕不是矯情,更加不是為你留著什麼;而我實在是用不著,真的用不著.我現在增加修為,還有何用?"

"我明白你的心意,也知道你孝順,所以我如需要,決不推辭,因為你孝敬我,本就是應該的.但我如今是真的不需要了."

"我只想平平靜靜過一生,該活著的時候,我就活著,高高興興輕輕松松自自然然的活著,該死的時候,我就死;但以外力方式獲得的壽命延長,我不願意."

"就讓我和你師娘這麼自然安樂地過完這一生吧."

"我活著的時候,並未有過什麼轟轟烈烈,我只希望我死的時候,也能悄無聲息,人的一生就像是樹上黃葉,縱然是那種chūn秋都不落葉的……到了一定時候也是會自然飄然落下來的."

"我一向認為那是一種很美很美的境界.所以你不要為我破壞了它."

"寒舞喜酒;我要陪他喝;你若有心,就吩咐你家,為我多多准備好酒.如此,足矣!"

"縱然我不管生死都是這麼的無聲無息,但我心中的驕傲,卻是驚天動地."

"因為我有這樣的兩個弟子."

……

孟超然的灑脫與瀟灑,楚陽每每想起,都是自問望塵莫及.

自己的師父,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他只要是拿定了主意,那就無論如何都不會再有任何的改變,連一點點的猶豫遲疑都不會有,不要說別人,就算是他最親近的徒弟楚陽,對自己師父的這個脾氣也實在是半點辦法也沒有的.

對師傅的今後,楚陽唯有祝福.

……

夜晚.

小鐵楊已經睡了,縱然是神童,縱然如何與一般小孩不同,仍還是需要睡覺的.

書房中,楚陽,與自己的父母相對而坐.

出乎他的預料,楊若蘭和楚飛凌的臉se都異常平靜.甚至是知道了楚陽即將面臨崩靈陷天破碎虛空,今後大有可能再見無期,還是那麼的平靜,對此,楚陽很是有幾分詫異.

這貌似不太合情理,也不符合這"老"倆口子的個xing吧?

"雛鷹長大了,總是要離開巢的."楊若蘭溫婉的笑著,目光如水看著自己的兒子:"為娘的一生最遺憾的事情,就是沒有能夠親眼見到你從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長大cheng ren,成為現如今的男子漢……"

"雖然是因為種種原因,但那始終是為人父母的失職."

楚飛凌歎了口氣,緩和話題道:"自古慈母多敗兒;若是陽陽被咱們照顧著長大,不經曆那麼多的事情,卻也未必能有現在威凌天下,主宰九重天的九劫劍主."

這句話本身確實是有道理的;但對于楊若蘭來說,卻又是不可饒恕,橫著眼道:"說得好,說得太好了,你也會因此而少了一個情投意合的結拜兄弟,你是這個意思吧?"

楚飛凌頓時滿臉通紅,悲憤萬分的盯著妻子,道:"你你你……你分明答應過不再提這件事,你,你……"

楊若蘭斜著眼道:"我是答應過啊,我承認,但我現在就是不守信用了,你能怎麼樣?"

我能怎麼樣?!我能怎麼樣?我敢怎麼樣……

楚飛凌徹底焉了.跟一個女人講道理,尤其這個女人還是自己的妻子……那該是多麼腦殘的男人才會干的事?

楚陽實在忍不住笑出聲來,房中氣氛頓時輕松了下來.

"小子,放心的去做你的事,去走你的路吧."楚飛凌咳嗽一聲:"至于我們,你不必擔心,放眼如今的九重天,你爹你娘可算得上一流高手了呢,未來進步空間不算很大,卻總不會被人欺負也就是了,安樂度ri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章 勢不兩立!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六章 咱們攬下大活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