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十四章 天闕階位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十四章 天闕階位

() 李冥銳衣著普通,氣質憨厚,既不邪魅狂狷,又不腹黑霸道,也沒冷傲貴氣,他像是一鄉下來的窮小子,這樣的人甯歡怎能看得上?

李冥銳對她毫不客氣,卻非常得聽甯欣的話,甯歡心里對他更恨上了一層.レ.siluke.♠思♥路♣客レ

甯歡想著心事時,聽見弟弟甯頜的叫聲,"你做什麼?"

再抬頭時,她見到甯頜被李冥銳一把推開,甯頜倒退幾步向後跌倒,感覺丟了臉面,甯頜少爺脾氣xing發作,大罵道:"匹夫!無恥的匹夫."

"仗義每多屠狗輩,無情最是讀書人."

李冥銳將棺材放好,拿起一把冥紙扔上天,"甯頜,我不許你打擾福伯爺爺,他不是你這雙眼肮髒的手可以碰的."

甯頜惱羞成怒:"不許我碰?甯家的東西都是我的.父親就我一個兒子,你才是外人."

甯歡看到甯欣挑起了眉頭,連忙拽住甯頜,淚盈盈的看向甯欣,"二妹妹,是我把弟弟給寵壞了,甯家千里良田就這麼一根獨苗自是百般的珍貴著.祖母故去前百般叮嚀我要多照顧他,我知曉祖母最大的心願便是承宗有個孫子,所以???他從生下來就沒被人這麼對待過,如今他進學了,在江南稍有名氣,又有名師指點,他越來越像是父親,我每看到他就想起父親??"

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甯歡悲傷的說道:"二妹妹怎麼責怪我都成,千萬別???別傷到他,他雖是姨娘生的,可將來為甯家開枝散葉延續香火的人是弟弟,二妹妹,你為父親想想.放過弟弟吧."

甯欣不為所動,似聽不見甯歡的話一般,同李冥銳cāo持福伯的喪葬事,好像一個下人的喪事比他們姐弟還重要.甯歡百般的做派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恨甯欣恨得不行.

甯歡咬了咬牙,正准備再采取行動的時候,甯欣悠然冷靜的聲音飄來,"你可千萬別跪下,爹爹說過甯家人甯可站著死.也絕不會跪著祈求,甯家沒有軟骨頭!"

甯歡身體晃了晃,她怎麼會知道自己想要下跪逼她?嗚咽並無限委屈的說道:"二妹妹."

那語調,那聲音,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仿佛世上的人都能理解她,只有甯欣一個人無理取鬧的折辱甯歡.

棺材店伙計眼底露出一抹的同情,甯家大小冇姐啊,是蘇州城第一名媛,家世好,長得好,又同江南的玉樹公子有交情.她如今被人這麼欺負?伙計也是本地人,去過幾家富戶權貴人家,自然明白給自己銀票的女子是甯家嫡女.

因為甯欣在京冇城外祖家生活,甯歡又表現得冷豔高貴.溫婉善良,姑蘇城中的百姓大多忘記了她庶出的身冇份,把他們姐弟當成嫡女嫡子看待了.

伙計拍了拍額頭,上次在街上甯欣教訓甯歡和諷刺圍觀湊熱鬧婦人的話已經傳遍了蘇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伙冇計想到掌櫃教得和氣生財.甯家的嫡庶之爭同他有一文錢的關系?

甯歡雖是看著像是蓮花一般的純潔,看著她委屈,伙計也有同情心,可他能做什麼?在此處甯家大小冇姐可能會對他有分善意,換個地方她認識自己是誰?

伙計手腳麻利的幫著李冥銳抬抬棺材,灑灑冥紙什麼的,多余的話一句都沒說.

甯歡臉se煞白,嘴唇都快要咬破了,含淚低泣,"二妹妹非要如此嗎?你這樣對我,你會開心嗎?"

"你說對了,這樣對你,我很開心呢."

"???"

甯歡看到甯欣惡魔一般的笑顏,心情越發的沉重了,甯欣比看起來很難對付,她明明是病弱的身體???又被外祖家嬌養著,怎麼會這樣的難纏?她怎麼不病死在王家?

王家那些人也是沒用的,竟然讓一個孤女就這麼的明目仗膽的出京.

甯欣又拿出一張銀票遞給伙計,"辛苦你了,拿去喝茶."

"多謝甯小冇姐,多謝,多謝."

伙計哭喪著臉上帶了一分笑容,果然閉嘴才有銀子拿,看了一眼銀票的數額,伙計不敢大笑,甯小冇姐出手大方,這才是名門貴女的風范啊,他手腳更是麻利,哭喪更是悲切.

甯歡似挨了一記耳光一般,用銀子???用銀子買?那她方才的眼淚算是什麼?這麼多年在姑蘇的經營算是什麼?仿佛堅不可摧的堡壘被甯欣云淡風輕的一碰就坍塌了一樣.

甯歡自卑又自傲,她比任何人都想得到世人的認可.

在甯欣面前,甯歡感覺自己像是翻不出佛祖手心的孫悟空,任他如何折騰,甯欣只要動一動手指就能將她苦心經營的一切全毀掉,更甚一步她也許比以前還不如.

"甯欣???"

"想找人同情你為你做主,你來錯了地方,這里是甯家祖墳,父親一生喜歡得是驕傲明豔的名門貴女,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才女,是持家有道的賢妻.你這副姨娘養的做派來父親墳前,只會讓父親更厭惡."

話語里滿是濃重化不開的嘲諷,甯欣微微抬起下顎,傲慢的說道:"數典忘祖,背棄姓氏的東西還敢偽裝成白蓮花一般的純潔,還敢站在父親面前?"

甯歡手臂顫抖,臉se蒼白如紙,"你???你說誰背棄姓氏?誰數典忘祖?""把他們兩個給我丟出去,我可不想讓卑劣無恥,不孝不忠的人驚擾到父親的英靈."

甯欣打掉了甯歡伸過來的手臂,眼里劃過冷意,"誰為了榮華富貴冒充別人的女兒,誰自己心里明白?你想冒充別人,我管不了,但你想做我爹的庶女,辱沒我爹專一深情的名聲,我絕不會放過你!在我眼里我爹同我娘鶼鰈情深,比他連中三元更為重要."

"你若是聰明的話,就最好想方設法的澄清你們姐弟到底是誰的孩子,若是一意孤行.別怪我心狠手辣."

甯欣柔柔的一笑,聲音好聽得如同塗了蜜糖,"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但凡做我的敵人都是生不如死的結局,我狠起來不是人!毒婦是我的別號."

"李冥銳."

"好."

李冥銳應聲上前輕松抓起反抗的甯頜,像是提著小雞子一般提著甯頜大步走到祖墳之外,將甯頜重重的扔到地上,李冥銳冷笑了一聲.

甯頜被摔得頭暈眼花,灰塵草芥沾滿了他的衣服.趴在地上站不起來,手臂指著李冥銳,罵道:"哪的畜生?你敢惹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誰?我師傅是誰?你知不知道我父親是???"

李冥銳身影一晃,掛在腰中的寶劍抽冇出來,寒光四she劍身反she太陽光.寶劍劍尖指著甯頜的咽喉,甯頜像是被捏住嗓子的鵪鶉,咕咕咕的吞咽了口水,小冇臉煞白,"你???"

甯頜相信只要他說錯一句話,李冥銳會殺了他,亡命之徒???甯欣怎麼找了這麼個亡命之徒?

"紈绔子弟受了欺負總是找最厲害的家長出面.我不知你姐夫是誰,你師傅是誰,如果他們想為你出頭,你大可告訴他們我是韓地舉子李冥銳.到時是文斗還是武斗,我自然奉陪."

李冥銳手臂沉穩,劍尖壓向甯頜的咽喉,甯頜手撐著身子向後爬了兩冇步.冷汗淋淋狼狽不堪的說道:"你別激動."

"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說你爹是甯三元,你吃飯的家伙就別打算要了."

寶劍的輕輕拍了拍甯頜的臉龐.李冥銳問道:"你可明白了?"

甯頜忍辱負重的點頭,"明白."

李冥銳收好寶劍轉身走向甯歡,甯頜從地上爬起來,回頭看了看身邊的家丁小厮,因為是來祖墳,他沒帶太多的人來,身後這幾個歪瓜裂棗根本不夠李冥銳收拾的,韓地人善戰天下有名.

甯頜眼里閃過寒芒恨意,韓地蠻子,你給小爺等著,不讓你磕頭認錯,小爺就不姓甯!

"你是自己走,還是我扔你出去?"李冥銳站在甯歡面前,對柔美溫婉的甯歡視若無睹,臉龐冷得像是冰雕一般不近人情.

甯歡心知打動不了李冥銳,一甩袖子,"你若是傷了我弟弟,我同你沒完."

李冥銳冷笑;"你威脅我?"

甯歡被嚇得向後跑開,驚慌失措時沒注意腳下,被石頭絆倒了,膝蓋流血染紅了衣裙,甯歡捶打了一下地面,該死!一切都是甯欣的錯,不是她,自己怎麼會這麼狼狽?她為什麼要回到蘇州來,為什麼要打擾自己平靜的ri子?

甯欣在甯三元的墓碑前雙膝跪倒,拜別道:"等女兒正了甯家名聲,女兒再來看望父親母親."

李冥銳同樣跪倒磕頭,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會保護甯欣,不讓任何人欺負她!"走吧."

甯欣整理了衣裙,向祖墳外面走去,李冥銳同她並肩而行,李冥銳手臂搭在劍柄上,jǐng告的目光掃過狼狽不堪的甯頜姐弟,扶甯欣上馬車,甯歡眼尖看到馬車上的箱子,顧不得腿疼,"箱子里裝得是什麼?"

甯欣嘴角一勾,"父親留給我的寶貝."

"你不能拿走???"甯歡追著甯欣道:"那些是父親留給我的!"

甯欣冷冷的瞥了一眼甯歡,"爹爹只會給親生骨肉留下甯家真正的財富."

甯歡一語頓塞,眼看著甯欣離去,甯頜呸了一口:"什麼玩應兒,姐,箱子里裝得不過是金銀罷了,咱們家會缺銀子?"

"廢物."甯歡抽了甯頜一記耳光,"你知不知甯家的遺產有多重要?咱們得到的不過是皮毛,有了甯家的遺產,總督夫人會更疼我的???"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二十三章 貓老師的淒慘遭遇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十五章 吃大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