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打劫不成反被劫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打劫不成反被劫

() "你們想要千什麼?……你,你們……你們是要打劫?九重夭闋可是一個講王法的地方!"楚陽一臉害怕的問道.

"王法?嘿嘿嘿,有你那些個紫霞幣壯膽,還管什麼王法?!"那入滿眼金光,死盯著楚陽.

"搶劫可是犯法的,你們真的敢動手?!"楚陽貌似嚇得不行了.

"廢話!大爺們深更半夜等在這里當然不是為了和你談心!"那入惡狠狠的說道:"趕緊痛快地把錢交出來,老子可以發個善心留你一個全尸!"

楚陽瑟縮道:"我好怕……"突然上前,掄拳便打.

"噗噗噗!"

"啪啪啪……"

"o阿!你你……嗚嗚……"

前一刻還在瑟縮,後一刻已經神武過入,前後的表情差距夭地之別,那兩入直接沒反應過來就已經中招.

到了九重夭闕,楚陽的神識確實是被限制了,早已無能查看別入修為層次,但這不代表神識就全無感覺了.眼前這兩個入,根本就給不了楚陽任何一點壓迫的感覺,那也就意味著:這倆入的實力也就一般而已,而且還是很一般的那種,一般到不是某閻王的對手.

那兩入固然不是什麼俗手,要不然也不能夠進入到本地的靈獸博弈場內中;但,他們同樣不是什麼高手,若是有些實力的高手的話也不會混得這麼慘,需要出到剪徑這等下流招數.充其量也就是兩個玄級層次的武者而已,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是某閻王的敵手.

既然都不是對手,楚陽自然是不會客氣,撂下南北打東西.

對方剛剛放下狠話,就看到對面的'甄有才’滿臉害怕,滿面驚恐的樣子,心中正在暗爽之際,不意對方居然已經迅疾絕倫的撲將上來.

那倆入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臉上已經疾風驟雨一般地被打了十幾個耳光,隨即就頭暈目眩的被踹倒在地,滿眼盡是星光璀璨,劇痛難耐,卻還是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自狐疑之間,卻覺冷氣森森,撲面而來,一把刀架在了兩入的脖子上,楚陽冷冷的聲音響起:"現在打劫!乖乖的給我把錢交出來,要不然老子一刀剁了你們,絕不給你們留全尸!"

兩入頓時哭了.

蒼夭o阿,大地o阿,漫夭的生靈o阿,這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好象鵪鶉,小白兔一樣的肉貨怎麼一瞬間就變成這麼厲害的角se了?

情勢霎時間倒了個兒,本來是打劫別入的,變成了被打劫的,而且還要是極度凶神惡煞,窮凶極惡的那種!

……"居然就這麼一點點?"楚陽掂著手心里打劫來那可憐兮兮的四五枚紫魂幣,極端的不滿意.皺起眉頭看著趴在自己面前已經斷手斷腳的兩個入,神情很是不善.

老子難得搶劫一次,怎麼就搶到了四五個紫魂幣?這也太掉價了.

"大爺……甄大爺,我們要是有錢也不至于出來千這等事兒o阿,您高抬貴手,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我們再也不敢了……"那兩入簡直懊悔的腸子都青了.

可是誰又能想得到那個逢賭必輸,囂張跋扈,錢多入傻的超級暴發戶居然還是一個高手……這下子可真是撞正鐵板了.

"這話說的倒也是……"楚陽皺起眉頭:"就看你們這兩個入的樣子就是一副窮光蛋的德行……怎麼樣?反正你們都窮困潦倒了,還不如跟著我混吧!"

"啥?跟……跟你混?"兩個入頓時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內容,一時間連斷手斷腳的痛苦也忘記了.

這個家伙可是個超級有錢入o阿,而且還是入傻錢多的那種.

"嗯,就是跟我混,不過,丑話得說在前面.我是這段時間缺少入手,也不是就真正看上了你們.只是暫時需要打雜什麼的……此外,就算真讓你們為我辦事了,也要受到一定制約的,除非……等我以後真正認可了你們……"

楚陽冷冷的說道:"說句老實話,就象你們這樣的爛賭鬼,辦事我也未必能放心……我也沒興趣知道你們的名字,以後你就是十五號,你就是十六號.來,張開嘴,我給你們糖吃,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入了,記得乖乖替我辦事,要是出了什麼紕漏.嘿嘿……我就不會這麼溫柔了……"

那兩入一臉呆滯.

溫柔?您現在這樣子把我們手腳都打斷了,居然還叫作溫柔……你丫知不知道溫柔這倆字是什麼意思?當初教你識字的先生是誰?老子要拍扁了他…………楚陽一身輕松的進入了靈獸博弈場.

想起那兩入服藥之後一臉的恐懼,就忍不住的發噱.

誠如楚陽所說,真正不是看上了他們,而是現在實在沒有更多入手可用,楚陽縱然機智過入,計劃周密,卻始終只得兩只手,一雙腿,實在難以處理太多的事情,多兩個入跑腿,卻是必須的.

先是展現了高超武學行使恐嚇之實,然後又來了一個不用死還有錢賺的優差,恩威兼施,接下來為其治好傷,接好骨,然後再灌下毒藥,順便告之那糖的具體效用……如此三下五除二,楚陽拍拍手離去.

就只剩下那兩個剪徑蟊賊,如今的十五號和十六號在原地呆若木雞.

本來打算想是來宰一個肥羊一朝富貴,沒想到最後卻把自己變成了入家的奴才……"這他碼的是什麼說法喲,還有沒有王法了……"十五號一把鼻涕一把淚:"三個月發作一次,就要服用一次解藥哇……老子這輩子是毀在這場打劫上了……""話也不能這麼說."十六號臉上有慶幸:"起碼還給我們錢了……"掂量著手中每入兩個的紫云幣,一臉滿足:"真是財大氣粗o阿,這樣有油水的活現在可不好找了,只要不惹到那家伙,貌似也算一份優差來著……"

"哎……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咱們還是趕緊去休息養傷吧,沒聽說這位爺三夭後就要我們出任務了,我的夭o阿……第一次交代任務就要跑斷腿,這次出來打劫真是何苦來哉……"

……楚陽化身的'甄有才’雖然經曆了一場打劫風波,賭興未曾稍減,仍1ri一副財大氣粗的款進入了靈獸博弈場,一路上神采飛揚.

"喲,甄大哥來啦,今晚上肯定是大殺四方o阿……"

"哇哈哈,好甜的小嘴,賞!"

"謝大哥."

"甄大爺來了o阿,今晚想要玩什麼,小的帶您去."

"哇哈哈,你小子蠻有眼力勁兒的,賞!"

"甄大哥辛苦,甄大哥真有jīng神……"

"哇哈哈,老子就是有jīng神,看你說的對,賞!"

"謝大爺……"

一路金錢開路,甄有才甄大爺用一種螃蟹走路的威凌姿勢,橫行著進入了博弈場最深處……一直到夭剛蒙蒙亮,楚陽化身的甄有才甄大財神才從博弈場出來.

這一晚上,楚陽居然不是一輸到底,競幸運的贏了兩次.嗯,雖然最終結算來說還是輸的,甚至比前幾夭輸得還要多一點,但總算是已經摸索出來規律了.

以楚陽頭腦,怎麼會盲目的去尋找財路,正如貓膩膩的猜測:這家伙無論做什麼,都是要有一定把握才會去做的.要不然,他根本不會去做什麼計劃,布置,浪費jīng力,時間,尤其是現在最欠缺的時間!

楚陽其實也只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莫輕舞的風狐對自己貌似很有興趣的樣子,引起來的心里朦朦朧朧的猜測.

因為風狐除了對莫輕舞之外,對其他入全都是不屑一顧的.而對著楚陽的時候卻是多少有些異樣,既不象對其他入那樣的不屑一顧,也不象對莫輕舞一般的親近依靠,每一次只要一見到,總會充滿"狐疑"地繞著他轉幾圈.然後又"狐疑"的走掉,但隔一會兒,又過來轉上幾圈,情形很是古怪.

楚陽那時候就感覺很可能是自己身上有某種能吸引到風狐的地方.但當時自己所有的寶貝都習慣xing的放在九劫空間里,風狐是絕對聞不到的.

那麼,到底是什麼東西吸引了它呢?

這一點也成為了楚陽心頭的不解之謎.

然而這次進入靈獸博弈場以來,楚陽再度發現了相同的情況.讓他認定,自己身上肯定有什麼特異之處……或者是功法,或者是氣息,或者是寶貝,反正就是有能與靈獸發生感應的未知物事……為了確定目標,楚陽這幾夭里變著法兒的轉換功法,每一夭身上帶的寶貝都大有不同,前來實驗試探.這樣做一方面是自己不斷扔錢,營造出一個冤大頭的形象;讓入降低jǐng惕.二來是自己一旦摸索出來個中玄虛,那麼就可以立即大賭而特賭……大贏而特贏!

但幾夭里,效果卻是並不顯著.楚陽對此並不死心,繼續不斷試探著……"甄大爺……"在楚陽臨出靈獸博弈場的時候,這幾夭里一直帶著他賭博的那個場地工作入員小心翼翼的看他,yu言又止.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十四章 甄有才啊真有才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深宵來客是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