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七十四章 影響一生的談話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七十四章 影響一生的談話

() "但若是說到因為有些事而讓我為了這樣的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甚至因此而死……我會大笑,因為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更因為,他們不配!"

"您會否覺得,這樣死死得冤枉,很愚蠢呢!?"楚陽的問話,擲地有聲.

"你這樣說未免有些偏激了."言如山歎了口氣.

"真的是偏激麼?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所做的一切,從來不是為別人做的,而是為了我自己做的.若非如此,我得不到相應的回報,會感覺委屈,不值.但若是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不同的."楚陽微笑道:"所以我不看天下,不看蒼生,只看我自己的心,人隨心動,一切如是."

至此,言如山徹底沉默了下來.

"我心安,則天下安;我心怒,則仗劍持刀斬世間不平!"楚陽站了起來,道:"他們已經來了,我出去看看."

言如山道:"且慢."

"什麼事?"楚陽回頭.

言如山沉吟了許久,才從懷中取出來一塊通體綠se的玉佩,道:"若是你有發現,這城中你有你計算之外,控制不到的力量……又或者,東皇官府方面的人你無法……可以出示這枚玉佩."

他輕聲道:"我也是官府的人,這枚玉佩,怎麼也還是有點用處的."

楚陽凝神看了他一會,突然展顏一笑,道:"言兄大義,既如此,兄弟我就不客氣了,愧領了."

隨即伸手將言如山的玉佩接過,看也不看.順手揣進懷里,洋洋然往外走去.

言如山臉上神情一動,嘴角露出一絲難得的微笑,貌似到了這個男人堂,自己這個最不願意笑的人,笑得竟是格外的多,在這的笑容可能比自己以往一年加起來的笑容還多.

之前,彼此都是以'言兄’'小弟’為稱呼.

而這一次,楚陽似乎有意無意地換了稱呼.換成了'言兄’'兄弟我’.

若是別人聽到,也未必會聽出什麼不同,當對于楚陽,言如山兩人而言,卻有本質的不同.

但言如山聽在耳中,卻覺得自己心中很有幾分快樂的味道.

自己是因為楚陽的心胸而送出這枚玉佩.等于是認可了楚陽.

而楚陽改變稱呼,卻也正是為了自己的這份認可.不經意之間,一段友情的種子,已經在兩人心中萌芽了.

看著楚陽走出去,言如山微笑著,心中默默地念道:"我不為行俠仗義,不為造福蒼生;只為自己心之所安.義之所在,問心無愧,如此而已."

"我不看天下,不看蒼生.只看我自己的心.我心安,則天下安,我心怒,則仗劍持刀斬世間不平!"

"為了自己不感覺委屈."

"真是有趣的少年人!"言如山微笑著.重新躺回了床上.突然想起了什麼,叫道:"止步!"

楚陽已經一只腳踏出門外.聞聲止步.卻並沒有回頭:"言兄還有何指教?"

外面,那急驟的馬蹄聲已經越來越近.

"對你的心態,我很欣賞;但對你的說法,我不贊同."言如山緩緩道:"人,除非到了絕境,才會爆發.所以這世間才會有這麼多的人才埋沒."

楚陽靜靜聽著.

"便如王刀,若不是家人死絕,若是只是受了打罵欺辱,哪怕是被打斷一條腿,但只要家人無恙,他是否會在今天沖出來求你殺死李明月?"言如山問道.

"不會!"楚陽稍加考慮,就做出了回答.

"是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言如山沉重的道:"所以我要告訴你,你不能為了一些人的怯懦怕事,就否決了人間的美好!他們不會為了你出頭,但卻會為了自己的父母兒女隱忍.有些時候,沖冠一怒,拔刀一快,只是匹夫之勇;而為了家人忍辱負重,保全平安,卻是英雄!"

"所以,有些時候,怯懦也是英雄所為!低頭也是男子漢大丈夫!只看為了什麼!"

"不到絕境,不要斷言!"言如山目光凝注著楚陽的背脊,沉聲道:"這句話,兄弟,你要謹記!"

楚陽的身子顫抖了一下,默然良久,突然回身,深深地鞠了一躬,誠摯的說道:"言兄,受教了!言兄今ri的話,解開了我心頭的最大的疙瘩.便如撥開云霧,重新認識和考慮天下蒼生."

"多謝,言兄!"

楚陽昂頭而出;突然感覺一身輕松.在此之前,楚陽的心緒,的確是有些偏激.但,言如山這句話卻直接將他已經有些偏離了正常軌道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走到絕境.沒有走到絕境的人,與已經走到絕境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到了某一種程度,做出任何事情,任何變化,都有可能發生.

但,正如世間一些因為逼迫絕望而走上巔峰之路的強者來說,是否甯可不要這將來強者之路的波瀾壯闊,也要保住自己當初平淡時的美好?

這是永遠沒有答案的.

沒有人知道這一次的談話對楚陽這一生的重要xing!

楚陽的心xing,自前世天外樓劫難之後,一直有些偏激.但從這一刻,才真正發生了轉折與改變!而他的一生的道路,受言如山這一席話的影響之大,不可想象.

"有時候怯懦也是英雄所為,低頭也是男子漢大丈夫!且看為什麼!"楚陽喃喃念著,走出了門口.

言如山看著楚陽的背影,眼中滿是欣賞.

……

蹄聲如雷,下一刻,在男人堂前整齊地嘎然而止.

楚陽打開門的這一刻,正是城衛軍一眾人整齊下馬的時候.一se的軍裝,頂盔戴甲,甚是威武.為首的一個滿面虯髯的魁梧軍官.手扶腰間佩劍劍柄,鏗鏘走來.

在楚陽的感覺中,就像是一頭壯碩的黑熊,大踏步沖撞而來!

背後,四五十名官兵即時分散,瞬間已經把把定了所有可供逃走的路線,布下了一張天羅地網,雜而有序,絲毫不亂.楚陽眼睛一縮:這只城衛軍的jīng銳程度.還真是有些出乎預料之外.

"那一位是此堂主事楚陽?"虯髯軍官鋒銳的眼神一掃,大聲問道.

"我就是."楚陽溫煦的笑了笑:"這位將軍來到我男人堂,可是有什麼病症麼?"

面對大軍林立,楚陽這句話可謂是神來之筆!

又或者可以說,是超級不怕死的一句!

來到專治寡人有疾的男人堂.能有什麼病症?

虯髯將軍一愣,臉se不複肅然,幾乎有些咆哮意味的怒聲喝罵道:"你才有病!"

身後,距離最近幾位士兵也都是忍不住撲哧笑了起來.

楚陽看得清楚,眼前這只城衛軍的jīng悍程度委實是令人心驚.這還只是邊遠地區的城衛軍,但每個人的修為都已不弱.

這批人中程度最次的,也有玄級層次修為.

這份修為若是放在九重天大陸的話.幾乎已經是相當于至尊一品的程度.

楚陽心中不由得泛起幾許疑惑:第一,這城衛軍既然如此jīng銳,為何還要騎馬?每個人展開身法的速度,怎麼也要超過馬匹速度數十倍吧?這騎馬而來.簡直是讓楚陽想起了下三天騎兵的陣仗!

第二,若是城衛軍都有這樣的修為,楚陽可是知道,紫霞城的城衛軍足足有五千之眾.這份綜合戰力,幾達可驚可怖的地步!

更別說其中的統領,組長,隊長,將領肯定還要有更高深的修為.

這樣的力量.為何城主還會允許三大家族這樣齷齪的存在?完全可以輕易蕩平啊.

難道,這其中另有玄機!?

此念一生,楚陽心念電轉,若當真如此,自己原先鋪排下的計劃,只怕就得作出一定程度的改變的,須得隨機應變,以策萬全.

"本將軍奉城主之令,將殺人惡徒楚陽逮捕歸案!既然你就是楚陽,這便跟我走吧."在楚陽沉思之中,虯髯將軍已經大聲喝令.

他眼中閃過一絲同情;但卻仍是毫不猶豫的下了逮捕命令.

"且慢!"楚陽道:"請問將軍大人,在下究竟是犯了那一條律法?居然就要將我抓拿歸案?"

虯髯將軍顯然是個很有原則,而且還是不怎麼懂得變通的人,聽了這句話簡直半天沒回過氣來,半晌才大吼一聲:"你今晨在大庭廣眾之下,眾目睽睽之際殺了不止一人,人證物證俱在,現在居然還一臉無辜的問犯了什麼律法?你怎麼尋思問的!?"

楚陽攤攤手,說道:"人證物證俱在?!敢聞將軍大人,人證何在?物證何在?到底在哪呢?拿出來我看看."

楚陽這樣雞蛋里邊挑骨頭的目的無非就是在拖延時間.

因為楚陽有百分之一萬的把握,自己不會被帶走.

那位找自己治療寡人之疾的家伙,此刻絕對已經去疏通了.他絕不會讓自己被抓進去,因為,城主大人就算是再無可救治也好,也是斷斷不會用一個囚徒來治病……城主大人還丟不起這個臉!所以那鷹鉤鼻子必須要保住自己才行,除非他甘心放棄之前的許多投資,以及未來那可觀到極點的利益,利益所在,一切利害關系都要讓步!

這還只是其一.

而且就算那人甘心放棄投資與未來收益,楚陽還是不怕,因為還有其二!

其二,卻是李家了.

…………

《肩膀的疼痛是……間歇xing神經痙攣引起疼痛,對于這種情況,醫院無法根治.普通的止痛藥無效,拿了些止癌痛的;吃下去之後倒是管用,只感覺那里還在跳動,但不疼了.

但這藥不能多吃,吃完了這次的,若是還痛的話,就不能吃了,停一段時間再嘗試,副作用太多.

醫生告訴我,多鍛煉運動,自己緩解,也只能自己緩解了.一般是周期xing的;若是真的嚴重了再說……

然後我就感覺這次來醫院花錢花得格外不值……

搞半天你們也沒法啊?鍛煉誰不知道啊,問題不就是很難堅持麼……

嗯,倒是吃了這藥,連肩周炎的部位也沒感覺了.捎帶著吃消炎藥,以前的那些常規治療還是繼續……

哎,昨晚上在群里說起來,三少說,你這是神經病.今天檢查出來,果然是神經……的病.

彙報完畢.

我去寫第二章.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七十三章 刀道天才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七十五章 九重天闕,第一次出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