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零一章 天闕天兵閣,立!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零一章 天闕天兵閣,立!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我會這麼做,並不意味著我是好人,正相反,我是一個施恩不忘報的人,我並不認為你們都是一無是處,我認為你們都有自己的價值,存在的價值,我確信你們能將我這份惻隱之心帶來的全無意義舉動化為無限未來,最最光輝的未來!"

楚陽淡淡的說道:"最起碼,若是真的有一天,楚家大院覆滅了,我逃命到你們每一個人身邊的時候,你們仍舊會盡你們的能力保護我.縱然沒有力量,但你們仍舊會義無返顧的這樣做!對此,我深信不疑.你們說,是不是?"

"是!"所有人的聲音在這一瞬間竟是完全的整齊一致.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心思都很單純.

我們不保護這個人,我們保護誰?

我們不忠誠于這個人,我們忠誠于誰?

"但現在,楚家的實力畢竟還很弱小.我希望與你們一起來打拼未來……但現在我們卻必須韜光養晦,光棍一點的說法就是夾著尾巴做人."楚陽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空中顯得有些蕭瑟:"因為包括我在內,我們實力真的很弱,弱到不堪一擊,隨便一個家族就有覆滅我們的實力."

"面對任何勢力,我們都不是對手,這是事實,也是現實!"

"今天我們的現在暫時平穩,但……不堪一擊.楚家大院需要我們大家所有人共同來守護……"

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沉重.

楚陽的話很坦白,更直白,直白到了六七歲的小孩子也完全能夠聽懂,完全能夠領會.

現在暫時有飯吃,有衣服穿,有人保護,但……隨時都可能面臨覆滅的危機.一但覆滅,就要重新回到了以前那朝不保夕,生不如死的日子中.

在經曆過了現在的幸福之後,又有誰願意再回去過往昔的那種日子?

死也是不想的!

"為了避免那種情況的出現,我們只有讓自己強大起來.自己來保護自己.守護我們的這片家園."楚陽輕輕吐了口氣:"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的弱小加入進來.他們一如之前的你們,同樣需要我們的保護……"

"留給我們的准備時間非常短暫.但我們卻沒有選擇,只有積極面對,只有在這最短暫的時間里強大起來,我們才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保住我們棲身的家園!"

楚陽淡淡道:"所以,你們明白嗎?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這一聲整齊的轟鳴正是出自所有人的口中,每個人都是聲嘶力竭,滿臉漲得通紅.

"我們都是來自底層,甚至,是來自地下!都是被人踐踏的那一方……但我們聚集在一起,努力變得強大.強大到再沒有人敢欺負我們."楚陽說道:"誰敢欺負我們,我們就揍他!"

"是!誰敢欺負我們,我們就揍他!"

又是一陣山呼海嘯的轟鳴.

楚陽淡淡道:"所以,我們需要自發抱成一團,我們還要為自己取個名字.統一的名字!見證我們的誕生,證實我們的歸屬,我們的忠誠!"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楚陽,目光灼灼.呼吸急促.

"我曾經有一個組織.名字就叫做天兵閣!"楚陽淡淡道:"如今依然;但是,天兵閣上盡天兵.而你們還不夠資格成為我的天兵.所以以後要對你們進行訓練……真正的天兵閣的天兵,將從你們之中產生."

"天兵閣天兵!是一份崇高的榮譽,我希望,你們每一個都將之視作終生的榮耀,用一輩子的忠誠,來對得起'天兵’這兩個字!"

下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炙熱起來.

天兵!

我們也有一天能夠成為天兵天將嗎?

這個機會,我一定要把握住!

楚陽目光銳利,緩緩繞場一周,說道:"我們要從夾縫里掙紮,要在天地間求存,要在各方勢力的欺壓下存活,但我們所有人,就是為了天兵閣而努力,為我們的天兵閣崛起,而瘋狂!"

"我們不能在明面上主宰,但卻要地下掌控!"

"因為,我們要有絕對不次于明面上任何人的自尊,自強還有自信!"

"既然是天兵閣,就要有掌控者!"楚陽說道:"天兵閣是我締造;我自然是閣主,但,仍需要嚴格掌管者,在我不在的時候,管理天兵閣.平常,協助我矗立天兵閣一切事宜.這個人的命令,等同于我的命令!我希望大家能夠牢牢的記住這句話."

所有人都是呼吸一陣沉重.

這個人將是誰?能夠獲得家主這樣子的極度信任,與如此極度權勢?

"這個人,將是我們天兵閣的禦座!我現在任命,鐵補天為我們天兵閣的第一任禦座!"

所有人都是一怔.

鐵補天禦座?是誰?

"有請補天禦座!"楚陽大喝一聲.

既然要成立勢力,表面上的排場還有氣勢,當然要做出來,不但要做出做,還要做足,做到家!

言如山的眉毛挑了挑.

人群猶如波浪般瞬時中分而開.

在遠處,有一個人,身材頎長高挑,一身淡黃色服色,緩緩地慢步走來,一派皇者氣度,泱泱大度,從容不迫.

在這個人出現的瞬間,滿場之中,連修為最高的言如山和貓膩膩都是忍不住心中陡然一震,舉目望去.

連在屋脊上的虎哥也是兩眼一凜,全神貫注地看過來.

這個人輕袍緩帶漫步而來,但給人的感覺,卻分明就是一代帝王在巡視自己治下的萬里河山!在接見自己國度的天下臣民!

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皇者氣度!天然生成的上位者風范!

他就只是這麼走來,就已經是凌駕眾生,君臨天下!

這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來的,也不能夠模仿的威嚴.

就連言如山,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都感覺自己的氣勢似乎要失去作用,甚至,竟有一種正在面對東皇陛下的感覺.

那是一種'忍不住要上前朝拜’的感覺!

雖然明知道對方的修為微末.全然不堪一擊.但這種感覺卻是不可遏制,不可抗拒.

言如山大驚!

眼前之人到底是誰?

這樣的皇威氣勢,竟然能與東皇陛下媲美?並駕齊驅?

言如山心中泛起滔天巨浪,難以平複.

其實言如山並不知道;他的東皇陛下修為固然超凡入聖,但骨子里,仍舊是一個武者多過一個皇者,在面對敵人的時候.有很多時候仍舊會忍不住的出手,以武者的身份和方式來解決問題.

但鐵補天卻不同,截然不同.

鐵補天是天生的皇者.不管面對什麼敵人,她都只需要用自己的身份權威調兵遣將.她永遠都不會親自面對敵人.這一生之中,她甚至沒有親手殺過人,雖然她的實力在下三天早已難尋敵手.

一人之力.或可敵十,或可敵百,甚至敵千,卻罕有人能以一敵萬,當然你要非舉例那些能夠滅世的大能我就閉嘴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以人力,以一敵千,就已經是極限!

然而.在一位皇者的命令之下.這個世界上卻可以旦夕浮尸數千萬!

帝王一怒,血流天下!

在這一點上來說.雪淚寒與鐵補天相比,鐵補天其實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帝王!至高無上的皇者!

雪淚寒反而做得不純粹!

縱然不同位面,但,皇帝就是皇帝!

在自己的皇位上,我,就是天!

出口為命,無人可逆,令行禁止,言出法隨!

這是鐵補天從小就接受的教育.

但,就算是雪淚寒,坐在東皇位置上,也不敢說自己就是天.

這就是區別,本質的區別!

在人群矚目之下,鐵補天一步步登上台階,走到楚陽身邊的椅子上,緩緩轉身坐下.面對眾人,一派從容,卻又有無盡威儀,輕藐天下,螻蟻蒼生.

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高台.

身下只是一張普通的椅子.

此地只是五千多人的場合.

但鐵補天走上來,坐下,卻如同是一位真正帝王的加冕登基議事!

應天而現,主宰大千,輕藐天下,螻蟻蒼生!

這一種渾然的氣勢,甚至讓楚陽都有些心神顫動,目眩神馳.

直到此刻,鐵補天仍舊一句話都沒說,但這股渾然天成的皇者氣度,帝王風儀,卻已經征服了所有人!

不需要言語.

不需要造勢!

禦座的風儀,已經征服了所有人!

鐵補天此刻的氣勢,縱然本身手無縛雞之力,但她在這一刻的凜然,也足以讓她直面九重天闕的聖君!

而且,在氣勢上,甚至能夠分庭抗禮,不落絲毫的下風!

因為,從某種意味上來說,大家,是處于相同的地位上!

……

連楚陽也沒有想到,鐵補天的出現,造成的效果是如此的驚人,竟然會讓自己所有的布置都變成了雞肋.

根本不用就可以,用了反而是畫蛇添足.

只看當時所有人的反應,就可以清楚的知道,在鐵補天出現的這一刻,'地下皇朝’就已經成立!真正意義上的成立!

而且,還是真正的萬眾歸心!

不需要言語!

完全不需要!

…………

天兵閣禦座.

威風凜凜的名字,顯赫的身份.但楚陽和鐵補天心中,都覺得有些怪異.與一種'世道輪回’的奇妙感覺.

當初楚陽一無所有,進入窮途末路的鐵云;鐵補天獨排眾議,任命楚陽為補天閣禦座.

如今,風水輪流轉,楚陽也任命鐵補天為天兵閣禦座.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章 華家的真正目的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零二章 上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