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非常變態【第七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非常變態【第七更!】

"我還以為前輩早就對晚輩刮目相看了呢?說起來在下的神經大抵大條一些,他們也都說我跟別人不一樣,前輩碰上我,未嘗不是前輩的運氣.不過,勢態既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我可不可以更榮幸一些?"楚陽親切微笑.

劍靈真個佩服得五體投地!

都已經到了這等必死的地步,楚陽居然還能談笑風生,甚至連臉色都沒有變過一絲一毫.

他的神經,難道是鐵鑄的不成!?

不,就算真是鐵鑄的,在這當口也早融化了.

"嗯?"劫難神魂歪歪頭,很有趣地看著他.

這小子真是太有趣了!

"既然晚輩即將被前被吞噬,還要神魂俱滅,萬劫不複,不知我有沒有那個榮幸知道前輩的尊姓大名?"楚陽嘴角含笑彬彬有禮:"敢問前輩姓甚名誰?晚輩就算是死了,也是個明白鬼.相信前輩不會連這點微薄願望都不予滿足吧!"

"哈哈,你小子到底知不知道神魂俱滅意味著什麼?居然還想做鬼?你以為你還有做鬼的機會?"那劫難神魂先是哈哈一笑,嘲諷了一句,顯然之前斗嘴落了下風,心有不甘,這會有了機會即時報複了回來.

楚陽心中一動:睚眦必報,這個劫難神魂的修為雖高,但精神素養卻未必到哪里去.

隨即,這劫難神魂卻似乎又感傷了起來,臉上露出來悵惘神色.喃喃道:"老夫如今已經是劫難神魂了,還有什麼顏面再提起自己往昔的名號?往事如塵,歲月如煙……辱沒了祖宗啊……"

楚陽淡淡笑道:"對手強大.非戰之罪;縱然功敗垂成,但,能夠悠悠數十萬年如此過來,靜靜地感受時光流逝,未嘗不是另一種修煉,這未嘗不是一份難得的運氣,至于是噩運還是幸運.見仁見智."

那劫難神魂眼睛里露出贊同的神色,仰天長歎:"不錯……這未嘗不是另一種修煉,噩運?幸運?卻是見仁見智."

他有些傷神的站了一會.竟真有幾分不舍得的說道:"老夫……已經有數十萬年都沒有開口說話了,今日與你聊天,卻有緣法……"

楚陽非常理解的說道:"晚輩可以陪著前輩多聊一會."

劫難神魂悠悠歎息:"你倒是個懂事的孩子."

他沉默了一下,道:"現在.不知道在外面是什麼年月了?東皇天帝君.可還是雪淚寒麼?"

楚陽道:"外面什麼年月,這一節我倒是真沒算過……不過東皇帝君倒的確還是雪淚寒,這一點倒是確鑿無疑的."

"呵呵呵……"劫難神魂臉色突然變換了一下,從一個慈顏善目的清癯老者,突然間就變作了一個呲牙咧嘴的厲鬼!

但,隨即又變了回來,居然清清淡淡的笑道:"雪淚寒……不虧為東皇帝君啊,的確是英明神武."

楚陽心中一動:分明沉不住氣.卻又強自抑制.這也是個可以利用的地方.

隨即就是心想:看他的如此變化,難道這貨對雪淚寒很不滿?該不會就是雪淚寒殺的它吧?

親切的微笑道:"不過帝君大人雖然英明神武.但有些時候,做出事情來,卻難免有些不公道的……哎,前輩都已經這麼多年沒有出去了,有些事情即時我跟您說了,前輩也是不知道的……倒不如不說."

那劫難神魂淡淡的一笑,道:"不說,那便不說了吧,那等巔峰人物的是非,如何是我輩能論斷的."對這個話題竟似是一點也不著急.

楚陽說道:"不錯,敢問前輩,這里原本的門派,究竟是何門派?為何這一次進來,居然沒有看到半點的門派標志?"

居然真的把那引起來的話題接著引走了.

那劫難神魂一路平和臉色終于出現幾許不愉快的味道,淡淡說道:"不管是什麼門派,始終都已經被毀滅了,化作了塵煙,湮滅于史冊……如今再提起名字,又有什麼意義?所以老夫在蘇醒過來的那一天,就將這里一切可以證明門派身份的標志,盡數的銷毀了!"

"原來如此,難怪難怪."楚陽恍然大悟,一記馬屁隨手拍了上去:"前輩果然睿智."

劫難神魂冷眼看著這小子,這會卻又覺得怎麼看都覺得討厭.

當年門派慘被屠戮,東皇帝君雪淚寒袖手旁觀,這件事讓他一直記恨在心,至死不能釋懷.縱然再化人形,仍是記恨,心底自然巴不得有人多說雪淚寒的壞話,嘴上雖說不在意,但心中卻是盼望楚陽能多說幾句東皇的不是.

但楚陽居然死活就是不提了,自己剛才怎麼會覺得這混賬小子順眼呢,錯覺,肯定是錯覺!

"這些年來東皇陛下又有什麼新的舉措麼?"劫難神魂問道.

這句話,其實就是在追根究底了,希望可以找到什麼發揮點,以便借題發揮.

楚陽茫然搖頭,一臉的忠厚老實:"前輩,晚輩其實才飛升到九重天闋一共也沒幾天,就算是東皇天,所知也極之有限,關于東皇陛下的舉措真正一點也沒聽說過……"

劫難神魂臉上抽搐起來.真真有一種想要罵娘的沖動了.

他在死前的修養固然極好,而且修為高深,定力也自然是超強的.但蛻變為劫難神魂,又獨自一個人經過了這數十萬年的寂寞孤獨之後,卻是感覺自己竟是越來越是沉不住氣.

似乎原本的沉著鎮定,如今都不知道已經去了哪里,竟似變得暴躁易怒了,才這麼一會功夫,竟足足動了這麼多次的殺機.

但他卻也真不舍得就這麼殺掉楚陽;畢竟已經數十萬年沒有人跟自己說過話了,現在跟人說話,都感覺心潮澎湃了……有些難以形容的興奮莫名,甚至是新奇!

接下來,劫難神魂開始問楚陽一些外面的概況,對于這類問題,楚陽一概認認真真回答.但他忠厚老實的表情掩蓋之下,卻夾雜著無盡的謊言!

這家伙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徹頭徹尾的假話.

"……世事莫測,現在外面九大天地連場大戰之後,已經是高手零落,如我這等身手的,雖然仍不能算是一流,二流身手,但三流身手已經勉強可算得上……"楚陽信口開河道.

"啥?就你這等垃圾實力,竟也算得上三流實力了?"劫難神魂這次是真被驚到了,眼前這小子,螻蟻一樣的實力,充其量也就剛剛突破天級而已,居然已經可算是三流實力了,那外界的武學境界得掉落到什麼水准?

"難怪前輩驚訝,其實我也曾翻閱過不少典籍,書中記載了九重天闋往昔無數絕代強者的無盡風采,晚輩這點實力,頂多也就比螻蟻強一點點,充其量也就是螞蚱的水品,但現在東皇天人才凋零,就晚輩這實力,東皇天官方已經幾次三番的邀請晚輩加入了!"楚陽顯然是編得上癮了,越辯越離譜.

"我說小子,你就算跟老夫說大話,你是不是也該說點靠譜的,就你這點實力,東皇天官方居然幾次三番的邀請你加入,你說這話你自己信嗎?"劫難神魂被楚陽的話氣樂了.

楚陽仍舊一臉沉重憨厚老實,恭聲道:"前輩在此時間已久,對外界種種所知太過有限,如今的東皇天官方早已今非昔比,當年一場變故,東皇天官方勢力大損,晚輩實力雖然低微,卻勝在身家清白,實力也還算過得去,所以東皇天官方已經力邀晚輩數次了,可是晚輩實在怕惹禍上身,數次都是婉言謝絕,因為據小道消息,東皇帝君雪淚寒,因為紫霄天帝之事突然舊事重提,不知怎地得罪了聖君大人,聽說現在已經身負重傷,現在和東皇天官方扯上關系,是禍非福……"

楚陽一臉唏噓:"當然,這也可能之是謠傳,真正情況又豈是我這種小人物能知道的……"

"雪淚寒身負重傷?為了紫霄天帝的事?"劫難神魂突然如同吃了春藥一般的激動起來:"你這話可是當真的?紫霄天帝紫豪出了什麼事?"

楚陽瞬時啞然,總是瞎話張嘴就來,但此刻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接續下去了.

紫霄天帝紫豪到底死了多少年了?貌似最起碼也得有幾十萬年了吧?

而這位被埋葬了幾十萬年的劫難神魂居然還不知道紫霄天帝已經死了?

楚陽心髒都在抽筋:這家伙,到底死了多少年了?難道是百多萬年呢?

當然,在這樣的空間中,根本察覺不到時光流逝,恐怕連這位劫難神魂也是不知道到底自己過去了多少年了……

"您都不知道紫霄天帝的事?"楚陽無語至極.

"你說,紫霄天帝出了什麼事?"劫難神魂突然有些瘋狂起來,眼中發出暴戾到極點的嗜血神色,大叫道:"紫豪到底出了什麼事?!說!快些跟我說!!再廢話,我就生吞了你!"

突然"轟"的一聲,他的身體突兀地爆裂而開,化作了無數的厲鬼頭顱,在空中狂亂的盤旋!無數的頭顱都是猙獰恐怖,一起仰天大吼:"紫霄天帝紫豪!他出了什麼事!他到底出了什麼事!快說!快給我說!"

這一刻的樣子,直接就是徹底的瘋了.

…………

第七更了,繼續碼字第八更!月票從七百票被拉到了一千一百票,弱弱的問一句,月票,還有麼?(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劫難神魂【第六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風云門【第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