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雙皇蓋天!【第三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雙皇蓋天!【第三更!】

整個九重天闕,似乎都感覺到了風雨欲來,風雷欲起的味道.

墨云天帝這次出兵顯然已經不是要單純的緝拿楚陽了,而是要立威!夢無涯意外一敗,墨云天瞬時聲名掃地.整個墨云天都無法接受這樣的恥辱!

所以,元天限一定要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毀滅楚陽,更要確立屬于墨云天的不朽聲名!

整個九重天闕,為之震動!

所有人,包括聖君大人,在這一刻都將目光聚集到了霧江之南,妖皇天的方向.

然而也就是在這個如斯微妙的時刻,紫霄天方面戰事突然發生劇烈變化!

那邊有最新消息傳來:域外天魔一方經過了漫長的百萬年時光休養生息之後,即將放棄這段時間以來的小打小鬧,准備大舉出兵,意圖再攻占幾方天地,以作殖魔所用!

整個九重天闕,瞬時風聲驟緊!

這個消息的意外來襲,似乎連墨云天強勢出擊的消息也被比下去了!

……

雪淚寒在送走莫名而來的聖君大人之後,立即飛速趕往紫霞城.但到了之後,看到的所有情況,聽到的所有消息,讓東皇帝君勃然大怒!

"混賬東西,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就把事情干成這樣了?!"看著藍大將軍,雪淚寒臉色暴怒,幾乎攥起拳頭.

藍大將軍跟隨在雪淚寒身邊已愈百萬年之久,還真正從來沒有見到帝君大人生這麼大的氣.更何況.還是對自己生氣!

當場就是汗流浹背,濕透重衣!

最最關鍵的是,藍大將軍本人.還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我到底是哪做的不好了,我怎麼感覺我沒做錯什麼啊?!

"我讓你阻擋墨云天大軍,你就是這麼阻擋的?"雪淚寒聲音森然:"我讓你保護東皇天,你就是用任由墨云天鐵蹄踐踏河山來保護的?"

藍大將軍以頭觸地,一時間全然不敢接話.

大帳中,就只有三位將軍噤若寒蟬.渾身顫抖.

其他人,都早早被趕了出去.但,方圓數萬里.突然就充滿了帝皇之威!

風云為之變色,乾坤為之慘然!

雪淚寒帝皇一怒,足以影響天地氣息!

雖然明知道事情根本就沒有帝君大人說得那麼嚴重,藍大將軍仍是老老實實地低頭認錯.很明顯帝君大人盛怒如斯.勉強辯解才是最不智的?

"楚陽現在已經確認進入到妖皇天地界了?"雪淚寒凝聲問道.

"是的."

雪淚寒仰首看天,久久不語.方圓萬里的空氣,似乎在一瞬間徹底凝成了一整片.遙遠空中,無數不明所以正為了某事在空中飛掠的高手,突然間發現自己被生生地凍結在了空氣里.

不能往前飛,不能往後退,不能往上升,不能往下降!

剛剛還一片安全的高空.突然間連空間也被徹底的凝注!

人人都是心中一片駭然.

這是什麼情況?

良久良久之後,雪淚寒終于吐了一口氣:"罷了!"

籠罩范圍不下萬里方圓的封鎖空間.突然間"嘩"的一聲解開;就像是玻璃突然碎裂;在此期間,不管是什麼人,只要是在飛行中凝固在空中的人,身體都在同一時間里化為齏粉!

連鮮血,也沒有留了一點一滴!

藍大將軍感覺自己的背心中,冷汗已經成了大河,衣服早已濕透,順著衣角點滴落下.

"元殊途死了,元天限就要斬殺楚陽?!但若是楚陽死了!……"雪淚寒說到這里,聲音突然頓住,良久良久才緩緩道:"那我就斬殺元天限!"

藍大將軍心中咚的一跳!連頭皮上都呼呼的冒出了冷汗,這一刻的冷汗罩頂而下,甚至流進了眼睛里,都讓藍大將軍的眼睛感覺到了酸澀.

他終于明白了一件事!

直到此刻他才終于明白了!

這一次的明悟,讓他完全的悔青了腸子!

原來帝君大人一切的措施,對自己下的一切命令,骨子里都是為了保護那個楚陽!這個認知,讓藍大將軍心膽俱裂!

原來我的認知從一開始就錯了,本末倒置,難怪帝君會如此氣憤!

早知如此,我哪里還管什麼夢無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夢無涯這一萬人埋在了這里就對對的了!

我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為了一個楚陽,帝君大人居然打算要干掉另一方天帝?!

那這個楚陽,究竟是什麼人呢?

"楚陽……"雪淚寒似乎是在解釋,或者,是不忍心看到自己這位忠心屬下的迷惑痛苦,終于輕聲道:"楚陽,是我的兄弟!"

他深深的看著藍大將軍,輕輕地說道:"我唯一的兄弟,唯一認可的兄弟."

他的聲音很平淡,但這平淡的聲音落在藍大將軍和另外兩個將軍耳朵里,卻不啻是驚天霹靂!每個人都是頭暈目眩的身子連連搖晃.

楚陽是言如山的兄弟,這點對于藍大將軍等人早已知悉,甚至還在背後埋怨過言如山,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身份,居然和這樣一個小人物拜了把子,也不怕降了自己身份!

這個楚陽居然還是帝君的兄弟?!

我的個天哪?這是什麼情況!

藍大將軍甚至很有扇自己一巴掌的沖動,我當初怎麼就不親親民,和楚陽多親近親近的!

雪淚寒吸了一口氣,輕聲道:"若是楚陽死了……那我……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說完,雪淚寒拂袖而出.

藍大將軍卻再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身子晃了兩晃,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一時間面如金紙!

楚陽生死的後果.居然這麼嚴重?!

他之生死,居然能關乎到帝君的存亡?

這可能嗎/?不可能吧!

可帝君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天哪!

"罪臣知罪,罪臣這就去妖皇天,帶回楚陽!甯可我死,也一定要楚陽活著歸來!"藍大將軍大吼一聲,一躍而起.

"不准去!"雪淚寒已經走到帳外,一聲斷喝.

三個人同時呆若木雞.

為什麼啊?楚陽對于帝君而言.意義既然如此重大,怎麼有不讓我們前去救援呢?!

"不用去了……"雪淚寒緩緩回身:"這個時候我們若是去了,楚陽之前的萬里奔逃.也就變得全無意義!他之所以會拼命也似逃出東皇天,除了躲避大仇之外,還有另一層含義……我懂!"

他仰天歎息:"我懂的!"

……

妖皇天,天後宮.

妖後一身淡然白衣.端坐在最中間的雪白蓮花之上.那蓮花自行緩緩轉動,大殿中就充滿了一種奇特至極的靈氣.

突然間,大殿之中白光莫名閃爍,隨即陷入某種極端的黑暗之中,唯有點點星光突兀亮起,一如晴夜明星.

"蓋天?竟是蓋天?!"妖後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絲由衷驚詫.看著面前原本是自己的大殿,現在的虛幻星空.

蓋天.乃是一種極其特殊的神魂秘術!

唯有其他天地的一方主宰神魂投影在另外的天地,才會產生這樣的情況.

在這一瞬間.投影之處整個的重返洪荒虛無!

"不知道是誰來這麼有暇來看我這位老朋友呢?"妖後鳳目之中閃爍著晶瑩的白光,從容的說道,語音曼妙無比,似蘊含著無限情誼.

一片無邊星塵之中,一道黑衣身影背負雙手,緩緩走了出來.站在妖後面前.

來人身材頎長,頭上戴了一個最簡單的款式束發金冠,看上去,只有三十許的年紀,一張臉如同刀砍劍削,輪廓那是徹底的分明!一雙眸子冷冷的,似乎全然不帶著半點感情.

他負手走出,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祗,行走在人間,君臨于塵寰.

眼前之人雖然只是神魂投影,但,一切卻都與彼端真實之人完全一致!

只有達到九帝一後的級別,才能有這樣的神異本事!!

"心兒,一別經年,你這些年來可安好嗎?"黑衣人淡然地問道.

妖後端坐不動,淡淡的說道:"你還沒死,安健如昔,我自然安好!元天限,你今日來到我這里要做什麼?真是好膽!居然敢貿然發動蓋天?你就不怕我發動此間禁制,將你的神魂投影永久地留在此地,乃至全部粉碎掉麼?"

那個黑衣人正是墨云天天帝元天限本人的投影.

元天限聞言微微一怔,隨即莞爾失笑,口氣更見輕柔緩和說道:"我倆多少年不見了,用不著一見面就這麼劍拔弩張的嚇唬我吧?不怕把我嚇跑嗎?"

妖後冷冷道:"說得倒像是我跟你有什麼交情一般……痛快說吧,你到我這里來有什麼事?"

元天限沉默了一下,道:"心兒聰慧一如往昔,無事不登三寶殿,心兒,我此次來,的確有一事相求,望你應允."

妖後緩緩地抬起了頭,口氣猛地變得凜冽:"元天限,你再叫一聲'心兒’試試?"

大殿中,突然間陷入極度冰寒之中.

元天限無奈的笑了笑,揮揮衣袖:"也罷,我不叫便是,我只當你喜歡我這般稱呼你."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妖後冷冷道:"放完了,就趕緊給我滾!"

妖後說話很不客氣,但元天限卻沒有絲毫的動怒,臉上始終帶著幾許溫和笑意.

他們這些人每個人都分管一個天地,各自在各自的世界中稱王稱霸,一方至尊,但每當他們踏足其他人的天地之中,就等于用自己的天,壓蓋了別人的天!

所以才會叫做蓋天.

妖後會如此的不客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的人已經兵分五路,進入了妖皇天地域!"元天限淡然道:"此舉實在是冒犯了妖後威嚴,本帝在此致歉,我此來便是想要向你解釋一下,我的人進入妖皇天的目的就只是來抓捕一個叫做楚陽的人,絕非是要與妖皇天開戰.只要抓到了人,我的人即刻就走,絕不再做任何停留!為了彌補你們的損失,事後我會賠償妖後一塊玄奧天佩,聊表心意!"

妖後一皺眉,剛要開口說話,元天限就接著說道:"這個人,殺了我的兒子,所以,他一定要死!"

妖後隨即默然.

殺子之仇!

"我之部屬絕不敢主動與妖皇天之人發生沖突,所以,若真有什麼事故,請你網開一面."元天限姿態放得很低,輕聲道:"若是,若是妖後肯相助一臂之力的話,元某便承諾會欠下妖後一個人情,他日必還."

妖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這件事了,我會斟酌的."

"如此多謝!"元天限頷首微笑:"為了表示回報,以後你若是有事欲蓋本帝的墨云天,我允你三次!"

話說完,元天限的身影緩緩往回走,滿天星空似乎驟然往回收縮一般,急速消失;就在最後一點星光閃爍消散之際,元天限的身影也正好一步踏了進去.

蓋天神術,玄奧竟一致如斯.

讓元天限的神魂投影跨越了十萬八千里的遙遠空間,一如真人一般出現在異地,與同一級別的妖後對面說話.

妖後端坐不動,寂然無語,只是眉宇之間多了幾分疑惑之意.

"元天限的兒子竟被這個什麼楚陽給殺了……"妖後一直在宮中,致歉已經好些年不理世事了,這麼大的一件事情竟到現在還不知道.

想著想著,突然微微一笑:"這個家伙惹了元天限,可真是要倒黴了."

正在想著怎麼將元天限這件事給幫襯過去;畢竟這一次元天限許下的條件實在很優厚,而且姿態還是那麼的低.

不但讓妖後很心動,心中還很爽.

"來人……"這兩個字剛要喊出來,突然間面前又是一陣白光閃爍,隨即就是一陣昏暗!然後一片昏暗之中,瑩瑩星光逐漸亮起.

以妖後的修為,在這一刻也幾乎是要爆粗口了!

蓋天!居然又是蓋天!

難道今天是犯了邪嗎,前後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老娘的妖皇天居然被別人蓋了兩次天!

妖後的眉宇之間,清晰的冒出來幾條黑線,顯然已經動怒到了極處:真把老娘當做軟柿子了嗎?

不過,這一次又是誰?

若是還是元天限,妖後已經做好了准備:那就直接一拳轟碎投影,管你爹的什麼承諾!

星光悄然一閃,一條白色影隨之一閃,一人背負雙手,從一片洪荒星空之中施施然走了出來.一身白衣如雪,儒雅文氣,卻帶著一種渾然天成的主宰天地之勢.

東皇!(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四章 墨云天動!【第二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最後還有三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