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白之冤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白之冤

() 正如雨遲遲所說,楚陽現在還真的走不了.最強棄少 首發

如若是前腳一走,後腳雨遲遲就能展開追殺,若是這樣,楚陽和談曇固然有能力可以逃出生天;但白雨辰等人可就夠嗆了.

畢竟,這一次跟隨雨遲遲前來的,全是一等一的巔峰高手!

其中已臻聖人層次頂級高手,就有五人之多.雨遲遲本身更是聖人中級強者,麾下的那四位聖人初期高手,其中一人還是初期巔峰實力,其他的人,至少也有天人層次修為,其中還都是天人巔峰高手.

這樣的一只隊伍,若是不計代價的全力追殺白雨辰等人,即便不能說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什麼的,卻仍是十拿九穩的;在楚陽那邊的整個隊伍之中,若是刨除楚陽,談曇,劫難神魂不計的話,也就是白雨辰等三人稍有一拼之力,其他人,基本就是一觸即死的惡劣狀況.

這會雨遲遲既然追上來了,楚陽想要逃命就不大現實,除非他能忍心將絕大多數人都舍棄了!只保留少數幾人遁走..

但這樣的事情,楚陽是決計做不出來的.

眼下情況,就只有靜觀其變,進而隨機應變.

眼見到楚陽回去,雨遲遲再度轉頭看向夢無涯,眸子中的殺氣卻是越來越盛.他之前作出的承諾卻是真實不虛,並沒有什麼古怪在其中,而他之所以不惜先給楚陽許下條件,卻是為了先要將夢無涯拿下!

只要拿下了夢無涯,就等于斷掉夢無涯的老大——木帥一條臂膀!

"夢無涯罔顧君恩,通敵背叛,罪證確鑿;置太子血仇于不顧,視天帝命令為兒戲.勾結敵人,斷送我墨云天jīng銳兒郎兩萬有余!如此卑劣行徑,實乃是罪大惡極,罪在不赦!麾下斬夢之屬,盡在狼狽為jiān之列;此等禍國殃民之滔天jiān賊,不除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以告慰兩萬英魂的在天之靈!"

雨遲遲聲音沉緩,望著夢無涯的目光冷如冰霜,一字字一句句如同追魂攝魄.森然冷冽:"諸位同僚,我雨遲遲今ri就代替天帝大人下令,將這墨云天叛逆夢無涯當場拿下,如有反抗,即時擊斃!"

"得令!"雨遲遲身後.一百多人臉上都露出了殘忍嗜血的神se.

"且慢!"夢無涯一聲斷喝,看著雨遲遲:"雨副帥,縱然夢某有罪,也需要回轉墨云天,由天帝大人裁決!雨副帥,憑您還沒有斷言夢某生死的資格與權力!"

雨遲遲森然道:"叛逆之徒,兀自巧言詭辯.似你這等卑劣之輩,人人得而誅之!"

他手一揚,手中已經多了一面令牌:"在本帥初抵妖皇天的時候,就已經發回去消息.夢無涯反叛墨云天庭,與楚陽等一干人犯狼狽為jiān……天帝大人已經明令我全權處理此事!夢無涯,你還想要回去墨云天解釋辯駁嗎?注定今生無望了."

夢無涯氣得渾身亂抖.

他難以置信,雨遲遲為了謀陷自己.竟是如此的無所不用其極?!

更加難以置信,原來自己在墨云天早已經成了叛逆?

墨云天帝竟只為雨遲遲的一面之詞.就斷定自己背叛了墨云天?!

身後的斬夢軍,聞言之下,紛紛露出憤怒至極的神se,內中更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委屈.

我們為了完成任務,那麼多同僚都死了,就這麼三言兩語之間,就成叛逆了?

這還有天理公道嗎?!

浴血厮殺十萬里,遠離家園孤軍在外,孤軍作戰,人生地不熟,其間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多少委屈,多少侮辱,居然成了叛逆?

夢無涯仰天長歎,只感覺心中酸澀難言,半晌竟是無語.

"雨副帥,我知道你的目標是我,我束手就縛就是!"夢無涯苦澀的說道:"只是,不知您是否能放過我的這些兄弟們?若是擔心他們反噬,我就令其就地解散,永遠不也回去墨云天,就在墨云天意外的天地自生自滅."

看雨遲遲的架勢,夢無涯早已知道,他此番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活著回去墨云天了,無論自己是否有抵抗,結局都已注定,一念到此,不禁萬念俱灰.

"大將軍!"無數軍官大叫起來:"咱們無論如何也不會舍棄大將軍獨自逃生!既然雨遲遲要殺咱們,那咱們就與他拼了便是!"

"對,跟他們拼了,拼個你死我活,魚死網破!"

一時間,群情鼎沸.

雨遲遲冷笑:"果然盡都是一丘之貉,叛逆之屬!將這般叛逆給我盡數誅殺,不需再留活口!"

夢無涯仰天長歎,神情愴然:"yu加之罪,何患無詞,雨帥行事果然冠冕堂皇,面面俱到.呵呵,我夢無涯生在墨云天,長在墨云天,生為墨云人,死為墨云人,一生之中身經百戰,出生入死;對陛下忠心耿耿,從不曾有半點欺心之舉,卻萬萬想不到,今ri竟然成了天庭叛徒,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夢無涯仰天狂笑,只是那笑聲讓人聽起來,卻如同是痛哭一般.

在他身後千多名斬夢軍將士人人感同身受,一個個幾乎要落下眼淚.

為墨云天奮戰一生,無怨無悔,大好男兒,拋頭顱,灑熱血,何曾畏死過,不意一朝定論,卻成了心中守護之土的叛逆……

"哈哈哈……荒謬!荒謬!果然公道不在人心,是非由人強說!"夢無涯仰天長笑,淚珠終于滾滾而落,滿目盡是淒涼.

雨遲遲面se如鐵,一揮手,喝道:"眾人還在猶豫什麼,盡速將眼前叛逆拿下!先平內亂,誅殺叛逆;再去外侮,報仇雪恨,墨云天威,盡在今朝."

卻見他手一招,明明是晴空萬里的天際突然間染上了一片濃郁黑se.一個充滿威嚴意味的聲音說道:"拿下夢無涯,誅殺叛逆,肅清天庭!"

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這個聲音竟是墨云天帝元天限本人的聲音.

這聲音一出,夢無涯和所有斬夢軍如遭雷擊,一個個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由墨云天帝親口說出的,夢無涯是叛逆!?

那就不再是三人成虎,眾口鑠金,更是莫須有,而是必須有了!

換言之.這就已經等同是鐵案如山,即便完全沒影的事,如今也已經變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夢無涯心中最後一點期望,也在此刻徹底崩塌.

一個連心都已破滅的人,縱然是聖人又能如何?!

雨遲遲殘忍而得意的望著夢無涯.喝道:"謹遵帝君諭令,眾人殺!"

"得令!"麾下一百多位高手氣勢更盛,齊齊大吼一聲,隨即,一百多人便一起邁動腳步,向著夢無涯等人逼去,殺機四溢.殺意凜然.

夢無涯神情悲愴莫名,嘴唇一個勁顫抖著;往昔一向睿智的眼神,此刻也有些狂亂和迷惘.

似乎一生的信仰和堅持,盡都在這一刻全部崩塌了.

身後.那一千三百多名斬夢軍人人也都是失魂落魄的樣子.

"刷"的一聲,之前一戰幸存下來的那幾百名墨云衛突兀地整齊後撤,與斬夢軍拉開了距離.此時的後撤,正是表明立場:我們與夢無涯全無關系!

他們本就不是夢無涯的直屬部下.而是隸屬于墨云天皇室,此舉倒也不算是落井下石.

眼下局勢明朗.夢無涯與斬夢軍叛逆罪名已經落實,明哲保身之心自然不算什麼稀奇事!

一片極度寂靜之中,只聽見一百多人的腳步聲緩慢的前行,沙沙作響.

撲簌簌的眼淚落下的聲音,那是斬夢軍兵士們的淚水.

彼此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將軍不是叛逆!我們也不是叛逆!"突然,一位斬夢軍的副將滿臉淚水,聲嘶力竭的大吼大叫起來.

吼叫聲中,他突然奮不顧身的沖了出去.

"我們不是叛逆!從來都不是叛逆!"他的身軀顫抖著,雙手張開:"我們要面見天帝陛下分說!這是雨遲遲的陷害!夢將軍是冤枉的,我們是冤枉的!我們要面見天帝陛下!"

然而對面一百多人盡都一言不發,神情冷肅,冷冷盯著他.

一道劍光突兀飛出.

"吳長風!快閃開啊!"夢無涯一聲大吼.

但那名叫吳長風的副將卻是沒有半點反應的張著手攔在眾人面前,叫道:"夢將軍不是叛逆,我們是冤枉……"

那道劍光有如閃電一般刺入了他的心房要害!

至此,吳長風的聲音戛然而止,迷惘地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雪亮劍鋒,突然摧心瀝血的叫道:"……冤枉的!"

雄壯的身子猛地往前撲倒,濃稠的鮮血,在他身下緩緩擴散.

夢無涯睚眦yu裂,大吼道:"雨遲遲,不管我們現在背負了什麼罪名,總還是要回去墨云天的,我們至少應該有一個申訴的機會!你怎麼現在就下殺手?"

雨遲遲淡淡道:"你居然還想回去墨云天?還想有申訴的機會?我是該說你愚忠還是愚蠢呢?又或者你根本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白癡?!"

他冷漠的揮揮手,喝道:"殺,一個不留!"

雨遲遲籌備這一切,委實已經布置很久了.當初一出來,還未與夢無涯彙合,完全沒有調查的時候,就已經發回消息說夢無涯追殺楚陽此事,內中頗有蹊蹺.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叛逆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四掌 悲憤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