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何是好?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何是好?

() 但就總體實力而言,依然是雨遲遲那邊占據了實力優勢. 盡在 楚陽這邊次之,而夢無涯這邊人數最多,現在卻是實力最弱的一方.

楚陽一揮手:"去個人先把夢將軍救回來,我不想他就這麼死了."

楚樂兒左右看了看,貌似沒人願意干這活,只好由自己出馬,將夢無涯那血肉模糊的身體輕輕的抱了回來;一點大力氣都不敢動,就樂兒目測,這具身體好似有一種一動就能隨時散架的微妙直覺.

對面的那位聖人幾乎氣歪了鼻子:"楚陽,你到底還有沒有立場?夢無涯之前追殺了你們十三萬里路,更殺了你們這麼多人,事到如今你居然還救他?這豈不是讓你的手下人寒心嗎?"

這人說話倒是挺會找弱點的;見到楚陽吩咐之後,白雨辰等人居然沒人聽命,便開始進行挑撥離間的動作.

白雨辰等人臉上都露出來毫不掩飾的嘲諷神se.他們之所以不動,絕對不是因為什麼寒心.

仇恨或許有之,畢竟之前死了那麼多的戰友同袍.

但這一刻,夢無涯與他們之前的遭遇幾乎一樣,都是被一個人,一道命令逼到了無家可歸的慘淡地步,正是同病相憐.

這一刻,白雨辰等人心中,唯一感到的就只有兔死狐悲的感覺而已.由夢無涯等人的遭遇想到了自身遭遇,發自心底的無限同情.

至于生死之事,大家都是有各自的立場,恨會有,甚至不會忘記,但說到仇,卻實在談不上.戰場之上.你死我活,哪有許多的道理可講?

楚陽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如何做事,似乎還輪不到閣下來cāo心;你算老幾?對我的決定指手畫腳,你自覺你有這個資格麼?"

那人勃然大怒:"楚陽,你莫要以為你就占了上風!在我看來,你這兩下子還差得遠!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楚陽斜眼:"是嗎?我怎麼就沒如閣下所言的那種自知之明呢?光說不練,你是你師娘教出來的嗎?難道是傳說中的嘴炮無敵?!"

聽到楚陽擲地有聲,無所不用其極的挑釁言喻,所有對面的聖人高手全部勃然大怒.一個個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無知小輩,大言不慚!

楚陽在他們眼中,雖然有些運道,有些伎倆.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但說到底始終就是一個小人物,又或者說,還以一只螻蟻,如此而已.

雖然這只螻蟻曾經殺死了墨云天的九太子元殊途,那場屠殺,轟動一時.但,根據調查所得,那場屠殺,根本就是楚陽以生命秘術殺死的.與楚陽本身實力沒什麼關系,至于他為什麼能夠動用生命秘術而不死,雖然比較駭人聽聞一點,卻始終是為人所救.並非是他本身的能為,再退一萬步來說.楚陽當ri的那場殺戮,在場這些個聖人層次的超強者,自問也未必就做不到.

如今,見到楚陽竟然在他們正牌強者面前這麼說話,大放厥詞,不由得一個個都是怒火萬丈,無法忍受!

那位聖人高手冷冷的說道:"楚陽小輩,若是還想活得長久一些,說話就要多留意一點,你不是什麼人都能得罪得起的!"

楚陽目光鋒銳的一閃,淡淡道:"我倒不知道我還有什麼人是我得罪不起的,閣下這般說法,莫非是說你比墨云天帝元天限更難惹,至少元天限我已經惹了,而且連他兒子都殺了.而且眼下還活得挺好,不對,應該是比之前好多了,我發現我近來的實力進境,遠遠超過之前,真是太過癮了."

楚陽悠然道:"所謂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若是你自問比不上元天限的話,說話不妨再多考慮考慮,多斟酌一二或者能夠活得長久些."

這位聖人高手聞言瞬時大怒,再也無法抑制.本就是在火頭上,又聽到這句話,所謂主辱而臣死,楚陽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那里還能忍耐得下去?

縱身上前,就要出手.

"慢著."雨遲遲一聲大喝,用力逼開劫難神魂,一個縱向挪移來到了對峙的三方人馬中間.

雨遲遲既然能夠成為墨云天軍方有數人物,見識自然非等閑可比,他如今可是早早就將楚陽的危險程度提升到超過夢無涯的檔次之上.

不說別的,一個能夠隨意驅使聖人級別"劫難神魂"的主,會是等閑之輩嗎?

現在夢無涯那邊的勢力已經式微,尤其夢無涯幾乎已經就是命若風中燭,只要沒有人施以援手,必死無疑,還有剩下的那幾百多個殘兵敗將,就算自己被劫難神魂纏住,只要楚陽不在這個微妙當口插手介入,自己的部下將之收拾,絕對是分分鍾的事情!

"不知雨副帥又有何見教呢?"楚陽冷笑.

雨遲遲輕輕吸了一口氣:"楚陽,眼下這檔子事乃是我們墨云天的內務,卻屬私事范疇,你亦是大有身份之人,何苦要插手其中?"

楚陽微笑起來:"雨副帥太抬舉楚某人了,不想楚某在雨副帥眼中,竟成為了大有身份之人!倍感殊榮,既然雨副帥都如此說了,于情于理,楚某都不該插手的……"

雨遲遲聞言大喜,心中暗自腹誹,這個楚陽到底年輕,不過一個場面話就之擺平了,不外如是!

卻又聽楚陽續道:"只是我若當真不插手了,敢問副帥此事處理完畢之後,會放過我嗎?"

雨遲遲的笑容瞬時凍結在臉上,默然無語.

放過?!

于情于理,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放過楚陽的.

楚陽,本就是他們此番長途跋涉的最大目標!怎麼可能放過?

雨遲遲沉默一下,道:"楚陽,我們墨云天與你之前的仇怨,乃是人命關天的大仇;不過現在卻是我墨云天平息內亂之時,江湖自有規矩.天闕自有律條;請君暫且回避!本帥在此感君厚意了!"

楚陽冷冷一笑:"副帥真是好口才,不愧是剛才那位嘴炮無敵之人的上司,更勝何止一籌!只是這麼幾句場面話就想打發楚某,副帥是太篤信自己的嘴炮功力,還是覺得楚某年幼無知,可以隨意欺哄?!"

他的笑容更冷:"既然彼此早已注定不死不休的大仇,我還管你什麼清理內亂?你越是內亂對我來說就越是有利,既然你們內亂,好啊.這對我來說正是千載難逢的良機,我為何要回避?感我厚意?這樣的厚意我可給不起,給了沒人感激,還要被人笑是白癡!"

雨遲遲皺眉,神情越見森冷.

他此刻已經明了.楚陽是鐵了心要插手此事了.

"再退一萬步,夢無涯之前雖然一直都在追殺于我,但楚某平生欽佩的便是鐵錚錚的漢子."楚陽傲然抬起頭:"若是夢無涯在追殺我的時候,被我殺了;那是他命中該死."

"但,這樣一位英雄人物,被你們如此冤屈,我看不過眼去!"

楚陽扭過頭.看著血肉模糊的夢無涯,眼中是一片傲然:"夢無涯與我方,也有不解血仇;但,我甯可……甯可夢將軍是死在我手中.又或者……死在抗擊天魔的戰場上;卻絕不該憋屈地死在這里."

"死在最卑劣的政治斗爭之下,成為一個犧牲的籌碼."

楚陽這句話,說的擲地有聲.

幸存下來的哪八百名斬夢軍中,有人輕聲啜泣起來.

楚陽這番話說得極為老實.更是極盡至誠,絕對不是在收買人心.

但正因為如此.才讓這幫熱血漢子心中真心感動.

他們或者自有自己的人生信條,並不會被楚陽收編,但,他們更加不希望,自己的兄弟,自己尊敬的人,就這麼被犧牲,就這麼被冤屈致死,死得如此屈辱,更會因構陷而烙印上永不能洗刷的叛逆印記.

雨遲遲轉頭看看自己那邊的人,然後再看看楚陽那邊,心中迅速的衡量了一下,得出了一個結論.

高端實力對比,自己這邊,連自己在內,共擁有五名聖人層次強者,自己更是已臻聖人中級!

而對方擁有劫難神魂,妖族皇族兩大聖人強者,此外還有個楚陽,實力高深莫測,看起來好像只得天人巔峰層次,但實力絕對不容忽視,未必不如聖人強者,至于余者,雖然實力不俗,卻還沒有影響戰局最終結果的能力!

單純這樣分析,自己這邊還略占上風,但也就稍占一點點優勢而已,難說能得必勝!

若是現在當真展開大戰的話,那麼,最樂觀的結果——勝了,但自己這邊能夠活命的人,包括自己在內,也未必能夠超過三人.

若是一個不好敗了,恐怕最多也就只有自己能夠逃命而已.其他人絕對都會死在這里!

這樣的結果,無論是哪一種,即便是最好最樂觀的那個結果,就算是楚陽和夢無涯兩人的人馬盡數的全部死了,對雨遲遲來說,也是得不償失,因為現在還能站立著的,在雨遲遲陣營之中,都是絕對的中堅力量,還是自己的死忠.

若是這些人都死了,對雨遲遲勢力的打擊,絕對要比木帥失去夢無涯的打擊要慘重的更多.

就算是楚陽和夢無涯也在此役中死了……

現在的雨遲遲自覺也是承受不起失去這麼多人的損失.

但,楚陽現在顯然已經是鐵了心地要橫插一杠子.

這就有些難辦了,進退兩難.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六章 落井下石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敢與我一戰?【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