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敢與我一戰?【第一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敢與我一戰?【第一更!】

雨遲遲心中踟躕:若是放過這一次機會,夢無涯他們一走,楚陽他們再一溜……

雨遲遲真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有這樣的殲敵良機了.

雨遲遲思來想去,竟是罕有的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不光雨遲遲舉棋不定,楚陽也是看著那邊的陣容有點犯嘀咕.

雨遲遲一方的人手現今雖然是一幫殘兵,難以言勇,但每一個的真實戰斗力,實則仍是不可小覷的.尤其是能夠在風雷滅之下活下來的,更加證明每一個都不是等閑之輩.

他們之中最弱的,也差不多有與白雨辰相近的水准,就算略有差距,也絕對差得不遠.

自己這邊,也就只有自己和談曇,還有劫難神魂能夠支撐一下,至于夢無涯那邊滿員傷兵,一個堪用的也沒有,還有妖族兩大長老,這老二位立場尷尬,實在不方便與墨云天軍方正面敵對,難以指望得上,一旦開戰,對方固然肯定不會好過,但自己這邊卻也得死傷慘重!

強行開戰,實在也不是什麼上策.

一時間,楚陽也是有些猶豫到底該如何.

半晌,兩人相對無語.

"雨副帥,大家既然都愛惜羽毛,不如由楚某提出一個提議,解眼前僵局,你看如何?"楚陽想了半天,終于拿定主意.

雨遲遲皺眉道:"怎麼說?"

"之前雨副帥曾經說過,要與我公平一戰.此語尤自縈繞耳邊."楚陽笑了笑:"既然如此,索性就由你我二人一戰,單打獨斗.公平一戰,了斷此次恩怨如何?"

雨遲遲簡直有些不能相信的瞪著楚陽:"由你與我?公平一戰?一對一?"

心道這哪里是什麼公平一戰?是你小子在找死吧?真沒見過這麼不怕死的!?如果你說由劫難神魂與我一對一決戰,我或者畏懼一二,由你出戰?!

"就是由我出戰,我若是此戰輸了,我帶人拔腿走人,絕不再干預你們墨云天平定內亂.夢無涯是死是活,我也不管了.至于你們處理完內亂是否還要來追殺我們,也由得你們自己選擇.我們兵來將擋.全部接下便是."

楚陽淡淡的說道:"但此戰若是最終是我贏了,夢將軍和他的麾下,我要全部帶走.你們不得追擊!"

雨遲遲哈哈大笑:"既然楚莊主如此豪氣,本座豈有疑慮.就與楚莊主豪賭這一場.我若是敗了.就帶人立即返回墨云天!哪里還有什麼面目再提什麼追殺之事!"

"當然,若是本座最終僥幸得勝,楚莊主若能有命留下來,仍可帶人離去,但若是當場不幸隕滅,也不要怪本座手下無情,當場不讓步,舉手不留情之理.莊主想來明白."

在雨遲遲想來,這簡直就是穩贏不賠的大好買賣.簡直不比天上掉餡餅差到哪里.

自己可是聖人中級巔峰,對付楚陽一個天人巔峰,豈不是手到擒來?那里還能有什麼'僥幸’一說?

不僅是雨遲遲這麼想;連他的一干手下,還有一干斬夢軍所有人也都抱著同樣的想法.

楚陽莫非是瘋了?

甚至,還有人以為:楚陽莫非是騎虎難下,只是做個姿態?等會打上三招五式,就直接認輸就跑路了?

要不然,他憑什麼以現在的天人巔峰,去挑戰聖人中級?

甚至就算強如馬叔叔胡叔叔這樣聖人初級巔峰的強者,一對一挑戰雨遲遲,即便不至于被秒殺,也絕無絲毫勝算.憑楚陽現在不過天人巔峰的可憐修為,實在是太不夠看了……

便在此刻,天空中風云動蕩,突然間一個威嚴的聲音說道:"賭約成立,公平一戰!本天接受此戰仲裁!"

卻是妖皇天誓約司的人,被兩人的約定牽動了天機,此戰,已經被天地認可!

雙方所有人,都是神情凜然!

"對了,此戰既然已經說明是我與楚莊主之間一對一決戰,那劫難神魂不能介入此戰吧!"雨遲遲突然想起來劫難神魂,趕忙加上一條.

"雨帥,既然是你我一對一的決戰,關劫難神魂什麼事,劫難神魂的名字不叫楚陽,更不會那麼湊巧叫雨遲遲吧……"楚陽哈哈大笑.

雨遲遲也終于忍不住老臉一紅.

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覺.

就在三言兩語之間,結束這場三方死斗之局的方式就那麼確定下來.

甚至其他人都來不及發表任何意見作為勸阻的.

雨遲遲那一邊的人確定肯定一定是不會有人勸阻的,難得楚陽會如此白癡的主動找死,對于如此腦殘的決定自然是樂見其成,就差舉起雙手雙腳的鼓勵,成全了他.

但夢無涯那一邊的人卻是人人臉上都帶有難以掩飾的憂色.

他們可都是和楚陽交過手的人,楚陽固然修為不錯,以他的年紀而論,無論是修為,還是進度,都是極之難能可貴的,從初次交手不過聖位層次,乃至到如今的天人巔峰,這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奇跡,可是……他比起雨遲遲還是要差了很多.

斬夢軍將士很確信,只要再給楚陽一段時間,也許三年也許五年,就一定能夠超過雨遲遲,

但現在兩人之間的差距卻還是相當巨大的,存在著本質的差距.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說明,在之前的黑洞大戰中,楚陽表現得異常出色,是名副其實,實打實的定海神針,所取得的戰果也是有目共睹,但這個成就,卻仍只是天人層次的范疇!

如果換成當事人是雨遲遲,斬夢軍一邊反而會陷入被追殺的局面,這就是聖人層次與聖人之下層次的本質區別,尤其雨遲遲還是聖人中級!

所以說,楚陽以一人之力單挑雨遲遲絕對就是腦殘的找死行為!

除了自己找死,還要徹底斷送斬夢軍一干人的全部生機!

但斬夢軍卻半點也不曾怨怪楚陽,如果沒有楚陽,自己一干人連同夢將軍在內早就全軍覆沒了,如今,楚陽更是為了自己一行人的生機,把他自己的命也賭了進去!

甚至于,楚陽之前即便是找個借口就那麼帶人走了,大家也不會怪罪什麼,單論立場,雙方本就是敵人,甚至直到此刻,這層敵對關系仍舊沒有絲毫改變,楚陽袖手旁觀本就是理所當然,無可厚非的事情.

但現在的現況是——楚陽不僅沒有走,還為了自己等人的生機,要與雨遲遲來一場決戰.而更重要的一點是,雙方真實修為的差距只能用天差地遠來形容,可以這麼說:楚陽為了救自己這些人,等于是已經拼了命了!

這個現實怎麼能讓人不感動?

再想想當日自己等一干人在夢無涯的帶領下,對楚陽等人十萬多里路的死亡追殺,再看到現在楚陽為了江湖道義,置生死于不顧也要拯救自己等人……

義薄云天,云天高義,不外如是!

每一位此刻還幸存這的斬夢軍將士都不由得心潮激蕩.

其中一位斬夢軍軍官突兀地大叫道:"楚莊主,您的心意,咱們大伙心領了;不過大家本就是敵人,立場迥異,您實在無需為了我們做出如此犧牲,就請楚莊主帶著你的兄弟們離去;若有來生,我們定然與莊主好好地交一個朋友!"

有幾人齊聲大呼:"楚莊主,請速速離去吧!若有來生大伙再論交!"

楚陽淡淡一笑,道:"論交又何必要等到來生,說句老實話,我贊成這場決斗,也不乏想要借助雨副帥,來驗證一下本身的修為到底去了什麼地步,並非是全然為了各位,所以各位實在不必太掛在心上."

斬夢軍人人聽聞此言都是心中盡都泛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暖流.

楚陽這麼說,分明就是不希望自己等人有更多的心理負擔,所以將一切都攬在了他自己身上,但他越是這樣說,眾人心中卻是對他愈加地認可起來.

雨遲遲陰沉沉的一笑,道:"楚莊主,當真是好高明的拉攏手段,可惜時不我與,否則這些個殘兵敗將只怕要盡都投誠于莊主麾下,盡效死命."

一位斬夢軍的軍官鄙夷萬分的大笑起來:"雨遲遲,你這個卑鄙小人,小人之心永遠難度君子之腹,我們就樂意被拉攏,樂意接受這樣的拉攏,你能怎麼地?若是換做是你,我們連看都不看上你一眼!"

一眾斬夢軍隨之哄然大笑,紛紛道:"不錯,雨遲遲算個吊?咱們豈會接受他這樣人的拉攏?你說楚莊主是在玩弄陰謀詭計嗎,可老子們就樂意上當,有錢難買我樂意,你他麼管得著嗎?"

雨遲遲氣的嘴歪眼斜,道:"一群欺心的無知叛逆,等下本帥定當好好招呼你們!"

楚陽冷靜的道:"雨副帥,眼下勝負未分,難道徒逞口舌之利,就是您坐上高位的本事嗎?來來來,就讓在下好好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憑著真本事坐上墨云天副帥之位的."

雨遲遲鐵青著臉,說道:"你會看到的,一定會看到的,楚陽,你馬上就能看到的本帥的真實本領,定當叫你稱心滿意就是."(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何是好?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九章 激戰雨遲遲!【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