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五章 墨云亂(一)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五章 墨云亂(一)

"我說的話,定然是有所根據的……"楚陽說道:"當然,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們家族自己手上,若是你們非要搬,我也沒辦法.但我不會買……但你們賣給別人之後,我會從別人手上買."

"我不想破壞你們家的風水命脈,但你們若是當真賣了,我也不會看著好風水平白落到別人手中,肯定是要買回來的."

"那樣做我或者會多花很多的錢,但這些錢,買我自己一個心安.因為一切,都跟我沒關系,無因果."

"當然,我還是要鄭重的勸你一句,不要賣!"

楚陽的這番話已經說得很到家,甚至是很露骨的了.

唐家三少沉吟著,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要回去之後與家族長老會商議."

楚陽頷首:"這是應該的;若是你們選擇不搬家,建立唐家別院錢根不夠的話,我可以幫忙."

唐家三少眼睛一亮:"如此多謝楚兄."

居然也不等到吃完飯,就揮手叫過來小二,將賬目結了,隨即就急不可待的回家而去.

看來楚陽這番話,對他的觸動還是挺大的.

"我說師兄,你不是在忽悠唐三吧?"談曇用充滿懷疑的目光盯著楚陽看,貌似楚陽很少有干這麼有道義的事情,不是有什麼後招吧?!

"滾一邊去!"被人無理懷疑的某閻王沒好氣的暴喝一聲:"吃你的饃饃糖去!"

一句饃饃糖即出,有如殺手锏驟現.談曇瞬時就焉了.

楚陽這邊,仍舊在持續爭分奪秒的加緊訓練,在這樣的氛圍之下.天兵閣,自然而然地一天比一天更加壯大起來,如斯的強大是難以掩飾的,實力強橫的天兵閣並不因為崛起時日尚短而不為人知,相反,他的名頭,一天比一天更往外擴張.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然而其他的地方.卻不像是這里這樣的平靜.

例如——墨云天,整個天地的已經成了一團粥,還要是那種燒得滾開的粥!

雨遲遲身負重傷.再難負荷,回歸路途不能受到顛簸,整個路程足足走了一個月,才回到了老家墨云天.

墨云副帥雨遲遲鎩羽而歸.有數大將夢無涯背叛墨云天的驚人消息.就好像一道晴天霹靂,在極短的時間里震動了墨云天所有的高層!

無論是軍方政方,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烈震動.

所有高層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第一感覺就是不信,這兩條消息簡直太荒謬了,在最初情報之中,楚陽充其量就是一個剛剛晉升聖位層次的小子罷了,他怎麼可能做到這些.挫敗乃至重創已臻聖人中級的雨遲遲?

還有,令同樣身為聖人的夢無涯向他投誠.這算是說鬼話嗎?

然而事實證實了這些"鬼話"的真確性!

如此一來,一干高層,震撼更劇,尤其是前一點的感受,當真是很強烈的震撼.

墨云天的所有高層都清晰的認識到到了楚陽這個敵人的強大!

或者楚陽這個人已經不止是用強大就可以形容的了,楚陽,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呢,才能讓雨遲遲如此雄厚的大軍損兵折將,鎩羽而歸?甚至,能讓雨遲遲本人重傷垂死?

第二點則是,因為夢無涯的'背叛’,幾乎所有的明眼人,都認清到了一件事:墨云天軍方敵對兩派的裂痕,終于變成了一道鴻溝,從暗里搬到了明面,撕下了最後一點遮羞布.

墨云天軍方對立的兩大集團火並,終于去到了白刃化的地步,這一場決裂,再也無可避免!一方是墨云天永久的保護神木天瀾元帥,墨云天戰無不勝的軍神.

另一邊則是墨云天帝元天限的心腹親信,雨遲遲副帥.

雙方之間的軍隊將領,甚至在雨遲遲回去之前,就已經陷入劍拔弩張,隨時可能動手的邊緣.

所有人都在謹慎的觀望這,誰都不肯多說一句話,但,各大勢力的探子,卻是在第一時間就已經滿天飛了起來.

墨云天帝元天限在第一時間里派出禁衛將雨遲遲抬進了皇宮;詳細詢問此行緣由.正是因為這件事,連木帥的求見都沒有理會.

雨遲遲的一身狼狽,傾情訴說,讓元天限勃然大怒.守候在殿外的木帥都聽到了天帝大人充滿恨意的怒吼.

木帥一個動念,一縷分魂即時出了大殿,轉回到了軍營之中.

"立即控制斬夢軍所屬的全部騷亂,然後,將夢無涯等人的家眷即時的轉移!十萬火急!快!"

木帥的分魂一共就只說了這一句話而已,就再度回到了皇宮之外,繼續等候元天限的召見.

這個時間過程,前後也就只有眨眨眼的光景而已.

夢無涯和跟隨夢無涯一道出征的那一部分心腹大將家眷,早在剛剛傳出夢無涯背叛的消息的時候,木帥已經在第一時間就派人將之保護了起來;但現在幾乎就是'罪證確鑿’,原先的保護人力已經不夠分量了.

木帥再度于第一時間做出了新的應變.

幾乎就在木帥分魂歸來的同一時間,就聽到皇宮里一聲怒吼:"木天瀾,你在搞什麼鬼?給我進來!"

正是墨云天帝元天限充滿憤恨的聲音.

木天瀾心中歎息一聲,天帝大人在一般情況下絕不會如此直呼自己的名字,然而一旦直接呼叫自己名字,那就表明天帝陛下已經到了即將爆發的邊緣.

木天瀾緩步走進,只見雨遲遲此刻正半躺在一張椅子上,臉色回複紅潤.精神也大見旺盛;顯然是已經沒有什麼大礙.得到了墨云天帝元天限賜予的神藥,雨遲遲恢複得很快.

"天帝大人,木天瀾見駕."木帥微微躬身.

"看看你帶的好兵!"元天限滿臉陰鷙地瞪著木帥.怒意勃發:"罔顧君恩,與敵勾結,置太子血仇于不顧,置我本人的命令為耳邊風,居然臨陣倒戈一擊,殘害袍澤;致使數萬將士,埋骨異鄉;太子血仇.置之腦後……"

元天限一邊說,眸子中的怒意越來越盛,已經化作了兩團最最黝黑的火焰.似乎要燃盡一切.

"天帝大人!"木天瀾深吸了一口氣,大聲道:"這件事如何能夠就此定論……自始至終,就只有雨遲遲一面之詞,怎可以就此定罪?夢無涯向來對墨云天庭忠心耿耿.數十萬年鞍前馬後.九死一生不改其志;怎麼會到了晚年,位高權重之時,晚節不保,以身投誠,這豈非是喋喋怪事!?"

一旁的雨遲遲插言道:"木帥此言差矣,卻是有失偏頗,若不是在位高權重的時候向人投誠,只是一個小卒子的時候就背叛又有什麼價值?"

木天瀾大怒:"雨遲遲.你這話的意思是否暗喻,每一位位高權重的天庭官員.都可能臨陣投敵,背叛故國!?"

雨遲遲竟是毫不示弱,沉聲道:"我說的這個道理,木帥應該懂得,何以旁敲側擊,張冠李戴."

一時間,兩人唇槍舌劍辯論不休,誰也壓不下另一方.

"你們倆不要再吵了!"元天限沉聲喝道:"首先,在夢無涯初次與楚陽照面的時候,楚陽只是聖級修為,夢無涯沒有即時將之取下,給他留下了發展空間,這便是天大的罪過."

"傾雷霆萬鈞之勢,居然還不能覆滅一只螻蟻,其中若是說沒有什麼蹊蹺,木天瀾,你覺得這可能嗎?"

"其次,夢無涯向來以清流自詡,對太子的所作所為,頗有微詞.如今,玩忽職守,對敵人仁慈,同情,甚至包庇敵人,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此其二."

"其三,雨遲遲領八萬墨云大軍雷霆降下,而事先,本帝不惜發動蓋天,與妖後達成協議,最終結果卻依舊鎩羽而歸,慘遭大敗."

"同為一方天帝,妖後勢必不會騙我,亦不屑騙我,那麼,楚陽等人在妖皇天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得到妖皇天官方的協助,既然沒有外援,那他就等于是孤立無援,那麼,卻仍舊能夠給大軍以重創,幾至全軍覆沒,那麼除了那熟悉本天兵馬的夢無涯作為內應,甚至臨陣反戈一擊之外,還能有什麼別的可能!"

木天瀾急忙道:"雖然天帝陛下所說的都有道理,但,這仍舊屬于猜測范疇!並無實據!如何能服眾人之心?"

"木天瀾,你好大膽!"雨遲遲森然道:"木帥,我一向敬你能力超卓,乃為我墨云天軍方第一支柱,軍方所有事情,都是你自己一手掌管的井井有條,有些事情,甚至天帝大人也對你頗為倚重……甚至你的修為,比起天帝大人也遜色不到哪里去……但你怎麼可以對天帝大人如此說話?你這是在指責天帝大人,還是在教天帝大人做事?你這種種作為便是一個身為臣子的本分嗎?"

木天瀾勃然大怒:"雨遲遲,你這話什麼意思?"

那邊,墨云天帝的臉色卻已經有些不好看了.

雨遲遲這番話,表面上全是恭維,實際上卻處處都是埋伏,陷阱;話里話外都在指摘木天瀾身具不臣之心,其用心可謂惡毒之極!

…………(未完待續..)

ps: 昨天喝多了.哎,交友不慎.我早知道今天過生日一個表哥表弟還有戰友們都是酒鬼,要弄我,所以我提前把兩瓶酒換上了礦泉水.

但有一位哥們太明白我,提前把軍事機密泄露了,結果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又換成了白酒……酒桌上,我端起來很豪爽的說:來來來,咱們先干一杯,我先干為敬哈!于是乎一仰脖子……

當場眼淚就下來了……三兩三啊……白酒啊!

我了個靠!……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四章 飛速飆升的實力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六章 墨云亂(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