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九章 墨云亂(五)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零九章 墨云亂(五)

"屬下在."幾個影子一般的人突然閃現出來.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全天候密切注意木帥府邸一切動靜,還有……木帥府中心腹的行動,一絲一毫,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一旦有了消息,立即彙報給我知道."

"是!"

……

"究竟可不可以,借這個機會,將木天瀾也一道干掉?"雨遲遲背負雙手,站在窗前.

想了好久,卻還是搖了搖頭.,

"無論如何,陛下也是決不會允許軍方一人獨大的,當初扶植我起來對抗木帥,就是這個道理……這一次雖然讓木天瀾傷筋動骨,甚至是傷及根本,但說要想將他真正連根拔起……卻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陛下也不會允許他倒台,至少不能馬上倒台."

"而且,相信只要陛下這段時間里的悲痛情緒過去,肯定還要照顧木天瀾的個人情緒,會在一定的程度上,允許木天瀾對我展開報複……"

"以此來制造新的平衡……"

雨遲遲心中翻滾著不同的念頭:"不過這一次,我已經是與木天瀾徹底撕破了臉皮……既然彼此立場明顯,不如……就趁著眼下這個大好時機,再進一步.縱然干不掉木天瀾,也要讓他更難受一些,縱然要建立起新的平衡,也要我強他弱……單只是一個夢無涯,一支斬夢軍……還不夠!"

打定主意的雨遲遲再次下令,接連三道命令下去.他整個人疲乏的坐在了椅子上,大傷初愈,身體其實還是虛弱得很.

要想完全恢複.恐怕一兩年之內,是做不到的,元天限給予的秘藥縱然功效神奇,卻仍未到相當于九重丹的程度.

然而雨遲遲新下的哪三道命令,卻是如同三口最鋒利的刀,刀刀都會捅進了木天瀾的心窩身處.

"讓天牢中的人抓緊一些,嚴刑拷打.不求他們給出口供,但要最大限度的折磨身體!唯一禁忌就是不能傷及性命,卻仍要盡量做到.若是有一天放他們出來……後半世就只能躺在床上過活!"

"至于對女眷用刑!不許顧忌,死活不論!"

"若有死者梟首示眾!"

三道命令,一道比一道毒辣,全然的不留余地.

將一個明知道他是忠心耿耿地將士.折磨成殘廢!

手段毒,心更毒!

對女眷用刑本是天下大忌.更何況是將士的家眷?

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就算彼此立場對立,這手段也是太過了!

死者梟首示眾,等于昭告天下.

將叛逆的罪名徹底釘死,再也沒有轉圜余地!

雨遲遲知道,自己這麼做,很大機會會引起眾怒.尤其是來自于軍方那邊的反彈.但,雨遲遲根本就不擔心.因為,他等的就是對方的反彈!

反彈越大.罪名也就越重!

當反彈達到一定地步,木天瀾就會在這次事件中,徹底一蹶不振!

以後軍方縱然還要出現雙雄對壘的局面,但那時候的木天瀾,無論如何也不再是自己的對手!

起碼,在勢力和影響力上,一落千丈!

但若是沒有反彈,你木天瀾連自己的屬下,乃至屬下家眷都護不住,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屬下被陷害,家人遭凌辱,你木天瀾還有什麼資格,站在軍方第一大帥的位子上?

無論結果如何,是否會出現反彈,木天瀾的衰落已然可以預期!

……

在雨遲遲的推動下,在墨云天帝元天限的默許之下,墨云天帝登基上位以來,墨云天庭第一大冤獄,就這麼展開.

冤獄所面對的對象,無一不是曾經為墨云天出生入死忠心耿耿的將士.這些將士,常年浴血厮殺,出征在外,每一個都是戰功赫赫.

或許在他們馳騁疆場浴血殺敵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自己最終的下場,竟然是在自己舍生忘死保護的天庭中.

死在自己無數犧牲才保證了安全的那些貴族手上.

這一場冤獄遺禍之深遠,讓人瞠目結舌,後世稱為:改變了整個九重天闕的冤獄!

連元天限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場冤獄會導致什麼……

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墨云天皇城上下風雪依舊.

有雪亦有血!

而喊冤的聲音,趨勢越來越見強烈,普及;而軍方雨遲遲的手段,越發強硬,越發的肆無忌憚.

有太多的士兵,就這麼騎著馬從路上飛馬加鞭而過.

而在馬後,用長長的繩子拖著一個血肉淋漓的身體,任由那身體發出的慘叫求饒聲響徹天地,騎者卻始終那麼大笑著,全無停留,飛馳而去.

留下一地血痕.

血痕伴雪痕!

元帥府大門口前.

形容更見幾分憔悴的木天瀾背著手,臉色冷冰冰的,靜靜地望著自己的部下一個又一個的被帶走,部下的家眷慘叫著被抓,就從他眼前的大街上拖拉而過.

一批又一批.

木天瀾身形始終穩立不動,似是無動于衷,唯有眸子中冰寒之意,越來越盛,越來越見森然.

很多很多人,都是根本就沒有必要從這條路經過的,但在雨遲遲的刻意命令之下,即便是要刻意繞上一圈也一定要從木天瀾門前經過.

挑釁!

全無掩飾的挑釁!

是的,我就是要看看,你木天瀾到底能忍到何時?

忍吧,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是無須再忍,還一忍到底!

無須再忍!那你就等著陛下的雷霆震怒吧!

一忍到底?那你一定可以等到人心渙散!

正因為明白這個道理的木天瀾進退兩難,負在身後的雙手骨節此際早已經發白.臉上雖然看似平靜無波,但整個身子實則卻已然繃緊得就像拉滿了弦的弓!

到底是一觸即發,還是……

終于.木天瀾面無表情的轉身,回到府邸之中,再不見其身影.

身後,兀自遙遙地傳來殘虐的喝罵:"草泥馬!給老子快些!斷了一條腿就不會走了?給老子爬!爬!再爬不動老子一刀砍死你,省的耽誤老子功夫!"

一聲喝罵,就會伴隨著"啪"的一聲皮鞭響,再接著就是尖銳淒慘的慘叫.周而複始,連綿不絕!

木天瀾卻有如充耳不聞一般的走了進去.

在院子里,早有上百位軍方將領聚集在這里.看著木天瀾走了進來,"呼啦"一聲圍了上來.

"木帥!怎麼辦?"

"木帥,您下令吧,我們與他們拼了!"

"木帥.不能再拖了啊.再拖下去,那些人就真的完了……"

"木帥……求您了……"

……

木天瀾鷹隼般的目光從屬下們的臉上一一轉過,眼底閃過一絲難以掩飾痛苦,卻是一閃而逝,沉聲道:"大伙都回去都回去,都在我這里算怎麼一回事?你們在這里聚集是想要干什麼?難道打算要謀反不成嗎!統統給我滾!立刻,馬上,現在就全部滾蛋!"

"木帥!"近百人簡直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話,齊刷刷地整齊跪下,淒厲的大叫起來.

"此乃是陛下決斷.我亦得照此而行,天庭法紀.如何能破?"木天瀾寒著臉:"斬夢軍無罪,彼時自然會還他們一個清白;若是有罪,任誰也救不了他們!你們都回去吧,等候接下來的消息就是."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木天瀾,眼中滿是不可置信,驚奇以及陌生之色.

這……這是木帥說的話嗎?

他怎麼會這麼說?!

他怎麼能這麼說?!

這些人現在只要是進了天牢,就算是以後還能僥幸出來,那基本也就廢了,尤其還有那些個女眷.進過牢房的她們,怎麼可能還有什麼……清白?

在雨遲遲一手主持之下,這些他的老對手們,如何還能夠有半點僥幸可言?

"啊~~~~"外面突如其來地傳來一聲高亢的慘叫勝,拖著長音,聲音嘶啞,卻透露出難言的痛楚.

"那是…那是老虎的聲音!"好幾個將軍都聽了出來,這是斬夢軍副將李老虎的聲音,他的聲音很獨特,卻是因為有一次戰場被俘,乃是被敵人酷刑逼供不果,最終被割了一半舌頭,到後來雖然被救出,但以後說話卻永遠都說不清楚了……

這樣的鐵漢子居然會失聲呼痛,那他之前得遭遇什麼樣的痛苦?!

"我要去看看!"不少人霍然起身.

就算斬夢軍真的有什麼變故,也不該如此對待一個為了墨云天付出良多的鐵血漢子!

"全部都給我停下來!誰也不准去!這是命令!"木天瀾一聲厲喝,目中神光電射.

"所有人都給我滾回家去!沒我的命令,誰敢出門一步,就是違抗軍令!就是謀反!就是叛逆!"木天瀾鐵青著臉,連聲喝罵:"滾!滾滾!全部都給我滾回去!"

所有人聞言都是如同三九天涼水澆頭.

軍隊軍隊,官面的說法是上級天大,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但真正講究的卻是官兵齊心.

軍隊長官,從來就沒有不護短的:你連自己的兵都護不住,還談什麼打仗?木帥之前,從來都是最最護短的那一個.

為了將士們不知道操了多少心,做了多少事,所以大家人人心悅誠服,木天瀾令之所至,莫有不從.

但現在的木天瀾,此刻的木天瀾,卻讓大家感到了由衷的陌生感.(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三百零七章 墨云亂(三)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一十章 墨云亂之天兵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