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一章 輕舞南來!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一章 輕舞南來!

“以本身強大的意念,鎖定某一件事情。讓這件事在瞬息之間,所有的前因後果都在自己面前重演一遍!”

楚陽淡淡的說道:“我不敢保證天書神功有沒有自己的特殊能力,但我認為,凡事還是要自己做最終決定,還是要自己親眼看一下結果……這樣才比較好!或者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

書狂沉默了良久,道:“謹受教!”

楚陽的這番話,對書狂的影響無疑很大;大到了書狂自己都不能夠理解的地步。

書狂捫心自問,自己這一生,到了後來,基本任何事情,都是有人為操縱的痕跡,包括被伏擊、逃亡、然後報仇、甚至一直到現在,都有一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不好感覺。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人生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書狂想著想著,不斷的思索著,終于忍不住將這個問題虛心地問了出來。

楚陽想了好久,才幾經斟酌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對不對,但是有這麼一種感覺。”

“什麼感覺?你具體說說!”書狂急問。

“你當初剛剛修煉天書神功的時候,最初的時候是不是進境很快?遠遠超過一般的修行者!”楚陽問道。

“是。”

“那時候的感覺是不是心無旁騖?一心只求突飛猛進?”

“是、”

“是不是就這麼一路精進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之後,就突然間停止了前進步伐?然後你開始了娶妻?”

“是啊。可是這有什麼問題呢?”書狂很奇怪地問道。

“什麼問題?問題大了去了。”楚陽笑了笑。道:“這便是讀書多了的一個壞處了……”

書狂正色道:“願聞其詳。”

“當然,我並不是說讀書多了,就一定是壞事;只是說。讀書讀得多了,讀得太雜,因為書里面的道理,往往是彼此相悖的。比如,一個人的行為,在這本書里面被認可,在另一本書里面卻會遭到被抨擊……各種各樣無數思想。集中到一起,不知不覺的引導你。”

“所以你的想法,在許多時候。甚至是隨時都會偏過來偏過去,難以定數。”

“你的行為,好有一比。有一句俗話說: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為何?”

楚陽有些譏誚的說道:“屠狗輩讀書不多。思想就只得一根筋。你對我好,我自然就要對你好;你能為我殺人,我就能為你賣命,就是如此簡單純粹。”

“這是一種最真最本質的感情,最直接的義氣。雖然被無數人罵做愚忠,但,不得不承認,這種義氣與感情。是相當感人的,你可以不承認。卻無法否定。”

“而為什麼說讀書人負心?讀書人又是為何負心?其實在我看來,所謂讀書人負心,也多少有些武斷。因為讀書多了之後,自然而然地懂得了衡量得失;凡事本該衡量,卻也最怕衡量,因為只要一旦有了衡量比較,那麼,往前進的理由就只有一條,而往後退的理由,卻有千百條。”

“一個人救了你的命,對你有救命之恩,而有一天這個人被人陷害而死,你該不該為他報仇呢?而你又會不會為他報仇?”

“或者你第一反應,是會為他報仇,這本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為人之當為。但,仔細‘衡量’一下之後,就會感覺為他報仇你會面對很多麻煩,會連你自己也賠進去。而你還有兒子女兒子孫後代,死不得。而你還有嬌妻美妾,死不得,而你還有高堂雙親,死不得;而你還有大好前程,真心的死不得,如果用一個比較冠冕堂皇的說法那就是,逞一時之血氣,智者不取……”

“凡此種種,智者取舍,往往就將你為你恩人報仇的心思打消得一干二淨。于是你就開始想另外的路:我不能這樣為他報仇,于他無益,于我更是有害,我可以選擇用其他方式報仇……比如我為官一方,正好管到了這個轄區,我就怎麼怎麼……比如我可以照顧好他的父母妻小,不讓他們受到委屈……是不是這樣?”

“留有用之身,做無窮之事。”

書狂迷惘的說道:“這樣說來,倒也是有點道理,迂回的報恩也是報恩哪,逞一時血氣,真的可能造成更大的悲劇……”

楚陽淡淡的笑了:“所以我說你的性格容易為人所左右……我要告訴你的是,只要你走上了忘恩負義的路,那就是一輩子忘恩負義!”

“等你為官一任,到了這個轄區的時候,自然想要伸冤的,但你若然發現你要針對的那家人對你這個轄區的政績很重要,而且勢力極其龐大,上面還有人,還對你極為巴結奉承……即便是很難的事,只要有這家人協助,很快就能辦好。你一旦殺了他,就等于是自毀前程……而這時候……反正你那好友也已經死了十幾年了,都沒什麼記憶了……這時候,你會怎麼做?”

“朋友剛死的時候你憤恨欲狂都不能為他報仇,時過境遷之後,還能逞一時血氣之勇嗎?”

“凡事最怕的,就是這樣子衡量得失,忘記初心。”

“衡量來衡量去,人間所有美好感情,盡都葬送得一干二淨,點滴無余!”

“所以,讀書多固然不是壞事,但,只要是書中有道理,就會被影響,那才是壞事!”

“而你恰好就是處在這樣的階段。”

“一開始你不知道天書神功多麼難,就這麼悶著頭上去了,一門心思的修煉,自然能夠勇猛精進,一日千里。但到了一定地步之後,你才發現前面的路實在了太多,實在是太過于包羅萬象,這反而讓你生出了恐懼和懈怠之心。”

“這才是你修為裹足不前的最大障礙!”

楚陽冷冷的說道:“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書王,你現在就是一個負心人……你的妻妾被害,你也想報仇,卻沒有遵循本心,自己去出力查證,找出真凶,只是別人說是誰,你就去將之殺掉……你以為你殺死了那個‘凶手’就完事了不成嗎?”

“若是我說,這整個天下的人都是你的仇人,難道你也要將之盡數殺死嗎?”

“這般盲目的報仇,與你的妻妾仇恨有何關系!”

“殺的對了還好,若是殺錯了,可就是為九泉之下的她們再造殺孽了!”

書狂渾身大汗,高級聖人層次的穩固心境,在此刻,土崩瓦解,煙消云散。

……

隨著天兵閣召人活動越來越見轟轟烈烈,妖皇天各地前來的高手在一段時間里也是越聚越多。而這種現象,足足持續了兩個多月之後,才慢慢減少。

人聚集得多了,需要的場地自然也要足夠大才行。

慢慢的,落花城附近三千里外圍,都一點一點地變成了天兵閣的地盤。

這三千里方圓的地界,被後世稱之外:“天罰之地”!

因為,這里面幾乎天天都是電閃雷鳴,幾乎每一天都有人突破自身限制。突破的密集程度,自從天魔之戰之後,整個九重天闕,就再也沒有類似地方出現過!

當然,這里面的訓練強度,也是讓人想起來就是痛不欲生,往事不堪回事的噩夢。

曾經有一位百戰老兵,在天魔戰場戰事結束之後,被人問起曾經在天兵閣接收訓練的日子的時候,竟自忍不住渾身發抖,臉上露出由衷的恐懼,說出來這樣一句話:“我甯可繼續在域外天魔戰場上戰斗一萬年……也不想再回到那個鬼地方多呆一天!天魔魔域算什麼,那個鬼地方才是真正的魔域!”

于是,這句話被引申出來,成為名言。

“域外屠魔戰萬年,不及禦座訓一天!”

這句話問世之日,所有在天兵閣訓練過的戰士們一個個淚流滿面:實在是太他媽的……說到我心里去了!!

把我心里最想說,卻又最不敢說的話給說出來了,痛快!

在楚禦座手底下訓練的日子,哪里是人過的日子啊!

若不是最終屠魔之戰突然爆發,大家險些都以為是這個患了虐待狂的瘋子在單純地折騰人呢……

當然,此是後話不提。

修為大成的莫輕舞一路南來,風光迤邐,但她卻是歸心似箭,無暇旁顧。

其時。

九重天闕正值隆冬,天降大雪。

數萬里皚皚雪白,滿目江河山川盡都是銀光閃爍。

莫輕舞一身紅衣,就這麼從雪白大地之中一閃而過!

儼如一朵紅云,飄逸而去。

秀發如瀑,彤云鋼蝴蝶結在頭頂上展翅欲飛,雪白如玉的小臉上,那微微的紅暈始終不曾散去,那是即將見面的悸動。

窈窕的身影,婀娜多姿,盈盈纖細的小蠻腰,被束腰紅帶一挽,直如一掌可握。

絕代佳人一路南行,自然沿途也有許多的登徒子不識趣的攔路阻撓,或嬉皮笑臉,或強取豪奪,或出盡鬼蜮手段……

莫輕舞一路笑吟吟而來,笑吟吟而去;對于不為己甚者,也就輕使薄懲,不為己甚,就此完事,若是遇上那些死纏爛打或者用什麼卑鄙下流招數的……

那就沒說的,直接出刀,星夢輕舞刀,再現塵寰。

一刀出手,星光燦爛輕輕舞,卻頓時讓多少人化作了刀下殘魂!

一路走來,這會已經渡過了霧江。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章 未必真仇,未必真凶!     下篇: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兩個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