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五章 男女之道!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五章 男女之道!

雖然劍已經成型,已經露出來了驚天神劍的雛形;但,剛剛成型的劍,還未淬火,還需要錘煉!還需要去除雜質!還要開鋒!

如此才能夠真正成為震驚天下的絕世神兵!

而到了這種地步,每一分每一點雜質的去除,都需要剛猛的力量,都需要極大的痛苦壓榨出最後一點的空間,才能夠讓雜質從身體中排出來!

而這個過程中,書狂與畫王,則正是充當了兩柄大錘子的角se!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落下來,將楚陽這把雛形神劍身上最後的雜質都給擠壓出來!

完成最後一道工序的錘煉!

每一次對戰,就是一次淬煉;楚陽每一次都是幾生幾死,死去活來;他甚至自己都能感覺到,從自己的身體之中,有一些制約自己的隱秘東西,正在緩緩的往外流出!

而這個過程,無限緩慢!

同樣還是無限的痛苦!

但這個痛苦過程,卻是必須要忍受的.レ♠レ而且,就算沒有這種痛苦,也要刻意去尋找這種痛苦!否則,就不可能進步!

晚上.

等楚陽再度被抬了回去的時候,已經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狀態.他的身上,幾乎已經找不到一塊好肉了,哪里都是青一塊紫一塊!而這,還僅僅只是看得見的外傷!

皮膚里面的,內髒里面的,內傷害還沒計算在內.

莫輕舞與紫邪情坐在床邊,看著昏迷的楚陽,關切有之,心痛有之,卻是一時無言.

雖然明知道楚陽目前的狀態就只是力盡,只要一旦醒來,就能自己迅速恢複過來,這些個傷損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能痊愈,但,看到心上人現在的慘淡模樣,仍舊是止不住的難受.

聖人層次的強者啊!

誰曾經見到過聖人中級的高手居然能累到了這個樣子?!

竟混得如此的淒慘!

"他太累了……"莫輕舞眼圈紅了.

"哎……"紫邪情深深長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外部內部的壓力,促使他要盡可能快的強大起來,如今一時的苦楚,或者可能避免ri後許多的遺憾."

紫邪情一身勝雪的白衣白裙,緩緩走到窗邊,看著天空明月,只覺得心chao起伏,跌宕不已,喃喃道:"這天下,本就沒有可以速成的東西;就算是有,那也是要將長久的歲月的痛苦積壓在這個速成的過程之中,才能算是真正有所成就."

"現在的楚陽便是如此."

"他的進境,實在是太快了."

紫邪情歎息著:"楚陽能有這份進境,不同于莫天機,不同與顧獨行,不同于你,更不同于我,也不同于補天又或者是倩倩."

"但凡是人,心底必有一個依靠!縱然不承認也好,縱然用不到也好,始終都是有的!"

"縱然依靠外力成就強者實力如妖甯甯,他或者玩世不恭,但他也有那個依靠,他有他的母親.所以,就算他速成,也是他母親想辦法,提升他,造就他!而只要想出來了辦法,後續的根基問題,自然會為他解決."

"而談曇,莫天機,顧獨行……等九劫兄弟,雖然表面上看來,與楚陽一般無異;但實際上卻大有不同,分別迥然."

"因為他們也是有依靠的.而他們的依靠,就是他們的老大——楚陽."

"雖然兄弟地位平等,沒有什麼差異,但在jīng神上,在心理上,楚陽卻早已經成為這些人的jīng神支柱!"

"這就是所謂的依靠!"

"輕舞你,我,補天,倩倩,咱們四人,雖然看起來xing格迥異,但不可否認的是,楚陽同樣也是我們的jīng神支柱,你,能否認嗎?!"

紫邪情轉過頭,看著莫輕舞,輕聲道:"或許平常並不能感覺什麼,但我問你,輕舞,若是有一天楚陽死了……這個世界只有你自己孤零零的時候,你活著,還有趣味麼?你能獨活嗎?!"

莫輕舞悚然一震,喃喃道:"若是楚陽死了……我還活著做什麼?自然是要一道共赴九泉的!"

"就是如此,所以,楚陽是你的依靠,心的依靠,命的依靠,同樣的,他同樣也是我們的依靠."紫邪情肯定的說道:"所以我們都有依靠."

"而楚陽卻偏偏沒有這份依靠!"

"他不能依靠任何人!因為他本身,就是我們的依靠;所以他反而不能依靠別人,他只能依靠自己!不斷地靠他自己,打拼出的無限未來."

"正是他自己打拼出來的所有,來做我們的依靠!"

"別人惹了禍,有人幫忙出頭撐腰,我們惹了禍,有楚陽出頭撐腰,但楚陽惹了禍,卻只能由他自己扛著!這就是不同!根本xing質的不同!"

"現階段,楚陽看似實力龐大,實則根基卻是不穩,只能用這種極度高壓的方式來壓迫他自己;將他因為速成快進而省略掉的一切,都以這樣的方式,強行彌補回去!才能夠真正的穩固下來,達到現在應該有的境界."

紫邪情輕聲道:"只有他自己達到了,等我們再突破的時候,他才有更進一步的辦法,讓我們所要承受的痛苦減到最低;用他早已經超出我們的修為,來幫助我們安然渡過難關,穩定境界!"

莫輕舞眼中一下子就蘊滿了淚,心痛的說道:"可是這樣……楚陽也太苦了,我真的很心疼……"

"從無中生有之中,成就亙古傳奇,從一無所有之中,打下萬世基業,而且不在這世上任何人之下.從一片荒蕪之中,建立不朽威名……哪里會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紫邪情深深的歎息:"痛苦……或許只是他傳奇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方面而已.最痛苦的,不是這個,乃是犧牲!"

"楚陽現在承受的痛苦越大,我們將來所要面對的犧牲就相對越少;而這一點,在我們所有人之中,除了楚陽之外,別人,其他人,任何人也是不能做到的."

"你二哥莫天機雖然可以掌控天下,運籌帷幄,算無遺策,但他……代替不了楚陽的這種支柱的地位!"

莫輕舞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可是這樣……我們還這麼……豈不是讓他太為難了?"

紫邪情微微一笑:"什麼太為難了?你是說……我們之間的爭風吃醋?"

莫輕舞白玉一般的臉上一紅,道:"不錯,我們不應該讓他輕松一刻麼?"

"沒有那麼便宜的事情,你記得了,這其中沒什麼可為難的."紫邪情哼了哼,道:"他既然有膽量招惹這麼多女人,就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再說……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任何的三妻四妾若是不經過這樣的磨合,最終只能導致家庭中一片混亂,充其量只能是表面上的諧和,內里還是要有無數紛爭."

"包括以後的子嗣問題,誰為大?誰為小?楚陽的孩子們,到底誰是嫡出?誰是庶子?誰有ri後的最高繼承權?誰有絕對的權威?"

"這些東西,都可能是ri後的爭議所在,都是要詳盡考慮的.而現在的爭風吃醋,就是在一段時間之後,將這些東西形成一個約定俗成,女人們之間,就由咱們自己定下來;以後,也就不會再有什麼爭執."

"否則,萬一到了以後大家都有了孩子,或者作為楚陽女人的時候無所謂,可以不介意同一個丈夫,因為本就是這樣的世界,但作為一個母親,誰又會甘心自己的孩子比其他人矮上一頭?"

"這以後的麻煩事情,多了去了.不趁早決定下來,怎麼可以?"

"所以,一切都決定在最初,這才是最好的辦法."紫邪情眼中閃著冷靜的光芒:"子子孫孫無窮匱;而最初根基就從咱們幾個人這段時間的爭風吃醋而起."

"任誰都不可能讓步的."

"所以,就看以後誰的力量最大了."紫邪情孑然一笑:"咱們姐妹之間,說這些話未免有些無情;但與其現在就把話提前說開,總比以後子女們兄弟相殘要好得多,這不是冷酷,而是智慧."

"他ri,我們縱然能管得了兒子,能管得了孫子嗎,就算咱們能夠一直管下去,將來也總有我們管不了的那一代出現……或者是我們已經厭倦了這些,不想管的那一天到來,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楚陽現在和ri後要做的,乃是震驚天下的大事,我們也要做謀劃萬世不拔的根基!一切都從這里開始,從現在這一刻開始……輕舞,這些東西,不僅是我,你們其實都在想,只不過,鮮少有我想得這麼透徹直白,僅此而已."

莫輕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半晌才忍不住長長歎了一口氣.

"再說,現在楚陽的境界根基未穩固,也絕對不是沉迷于女se的時機!"

紫邪情淡淡道:"到了我們這種修為的,基本上就已經可以青chūn不老,想要享受生活,以後有的是時間與機會;但該要夯實基礎的時機,一旦時機錯過了,就再也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第四百六十四章神劍淬煉     下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六章 雙王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