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章 欺人太甚?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章 欺人太甚?

這一刻,五個人雖然因為本身進入到物我兩忘的境界之中,而沒有什麼感覺,但本身卻仍都感到了一種安靜祥和的感覺,甚至心中就是感覺到此刻是如此的平安喜樂.

冥冥中,一個似真似幻的幽幽聲音輕輕的說道:"……九霄云中莫輕舞……三生路上可補天……yīn陽需惜嬌容倩……邪氣凜然莫妄言……"

那聲音幽幽響起,如夢如幻,若有若無,聽到這個聲音的五個人都感覺是在自己應該是在做夢而出現的幻覺,但,這聲音卻在每個人的心底,清晰的響起,竟是難言的真實.

此刻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欣喜的感動……

楚陽在入定之中,不可遏制的勾勒出了一幅畫面:一片雪地,皚皚萬里,一塵不染,玉潔冰清.而在這一片連接天地的雪地上,一個曼妙到極點的紅衣人影,正自翩翩起舞.

伊人帶著無限的柔情與眷戀,載歌載舞.

那絕美的容顏,那淒怨的眼神,那曼妙的歌聲……一切都是那麼清晰,那麼的不可磨滅.

"……一生不輕舞,一舞一生苦,今生為君舞,縱苦舞一生……"

楚陽心神震動莫名,緊緊地閉著眼睛,心中,卻自目不轉睛地望著那翩翩起舞的紅衣人影,喃喃自語道:"輕舞……"

隨著楚陽出現的情緒波動,四女腦海中,都同時接收到了完全相同的景象.那接天連地的白雪,那舞動九重天的紅衣曼妙身影,那天籟一般卻淒怨的歌聲……

莫輕舞盤膝而坐,緊緊閉著的眼角,悄然流落兩行清淚……

五個人心中,同時聽到了一聲幽幽的歎息,似乎……都是自己在歎息?在惋惜?

一首歌,就這麼在冥冥中的氛圍中響了起來.

一個全然陌生,但卻能夠感覺到無限熟悉的聲音,柔柔的響起.

"……也許是前生未竟的姻……

也許是來世難聚的緣……

只在今生與君相見……

許你一世歡顏……與你紅塵中繾綣……

此心……不再寒……

……"(寫了這首歌,沒寫完;時間問題,更新急迫;或許以後我會補全吧.若是有興趣的兄弟姐妹,也可以替我補全一下.)

五個人認真的傾心聽著,只覺得內心中,充滿了感動的情緒……

感動得有些心酸的味道……

……

不知道多遠之外,一個蔚藍se的特異星球上,一個白衣少年,白衣如雪,靜靜地坐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面容有些悠遠的神往……

"真快啊……你終于讓你的命運軌跡……超出了天地的掌控……且看這份情緣,你能否把握住,能否不再離散,成就永琚K…"

"若真的到了那般…你便夠資格……與我一戰."

……

"九幽地獄果……也終于算是找對了主人……"一個黑衣青年站在一片虛空之中,終年冰霜的臉上,竟然露出來一個難得的笑容.

"好小子,趕緊再進步一些……這個世界,委實是太寂寞……"

"他ri若是多了你一個你,或者就不會那麼寂寞了……"

在楚陽等一家人忙著提升修為的時候……在遙遠的墨云天同一時間里——

書狂兩人,一路風塵仆仆,ri夜兼程,終于趕回了墨云天!

墨云天此際雖然戰事正酣,但一聽說兩人回來,元天限還是在第一時間里,就命令兩人覲見.

皇宮,地下練功房.

說起這個,就不得不解釋一句;練功,尤其是高手練功,當然是在相對越寬闊的地方越好;因為,空曠了,便更有利于從別的附近地方調集來大量的天地靈氣輔助練功.

尤其是到了元天限這種級別,更幾乎就是一個吞吐之間,就能夠將房源數百里靈氣盡數吸納過來;所以他的練功所在更加需要空曠的所在.

可是,令書狂和畫王等一干知情人尤為不解的是:元天限的選擇卻是反其道而行之!

生生建造出這麼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下修煉場.

而且,里面全是墨云天特產——墨晶.

在這樣的環境中修煉起來,墨晶那種獨特的黑霧升起,就算是聖人強者,在這樣的環境中也是伸手不見五指,睜目如盲!

但元天限卻始終堅持,而且一堅持就這麼持續修煉了幾十萬年……

"事情進行得怎麼樣了?"元天限背負雙手問道.

"任務失敗."書狂和畫王兩人同時歎息:"我等剛剛進入妖皇天,就遭遇了妖皇天五大護衛圍攻……一路戰斗,連番受傷……"

"才一進入妖皇天,就遭到了妖皇天五大護衛圍攻?!"元天限一怔:"這怎麼可能?"

兩人默然.

元天限口中雖然說著不可能,但心中卻已經肯定,這件事,必然是真的!

書畫雙王兩人雖然回來了,但身上那種重創初愈的特異氣息,卻是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作為聖人巔峰強者,若不是遭遇同等級強者的合力圍攻,斷然不會受這麼重的傷!

除非是妖後親自出手.

甚至就算是妖後親自出手,若是只有妖後一個人的話,以書狂等三人聯手的實力而論,就算制勝沒有可能,想要全身而退還是大有機會的,斷斷不至于承受這麼沉重的傷勢.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其中另有變故!"元天限皺緊了眉頭.

"說起來此事確實是我們有些大意了."書狂臉se沉痛:"當ri為了節省時間,進入妖皇天之後,就開始極速飛行……但沒有想到,那一天無巧不巧正逢妖後誕辰,整個妖皇天都為之慶祝,而妖皇天上空禁止任何人飛行……"

"不過是頃刻之間,我等就遭遇幾名妖族後生小輩攔截;然後大家就將攔截的人打傷了……終于引發了妖後的怒火,責令五大護衛圍攻……"書狂老老實實的說出了全部經過.

元天限仰天長歎:"竟有此事……"

心中一時間,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滋味.

這一次同時派出來三大護衛聯袂出手,本以為對于夢無涯和楚陽來說,絕對的用牛刀殺雞,注定是雷霆萬鈞的最後一擊,以後再也不用為兩人費什麼心了.

但卻沒有想到,居然會觸碰上這樣的黴頭.

無巧不巧地碰上了妖後誕辰,引發絕不該引發的沖突……

甚至詳細說到起來,這件事還真的就是自己這邊理虧.

難道楚陽這個家伙,竟然就有如此的運道?

這樣的決絕安排,居然也殺不死他!此事當真是怪異至極了……

"棋王呢?"元天限歎了口氣問道:"重傷了?"

書狂心中一痛,道:"棋王……被四大護衛聯手圍攻……棋兄多半已經……"

"死了?!"元天限的聲音突然變得大了起來,猛的回身,死死的看著書狂:"他們竟然敢當真殺死了棋王?"

何止是棋王,如果我倆不是機緣巧合,多半也都魂走九泉許久了!

書畫雙王黯然垂首!

元天限只感覺自己的心仿佛被重重的打擊了一下.

他剛才已經盡量將事情往最壞的方向猜測;但也萬萬沒有想到,妖皇天的人,竟然真的有膽量將自己的七星護衛之一殺死!

這已經不是什麼誤會不會誤會的事情了,而是對方有意為之!刻意為之!

否則的話,不管是什麼樣的誤會,只要不出人命,最終怎麼都能夠解釋得清楚,也有調解余地.何至于損殺一位聖人巔峰強者的xing命?

若是對方並不是存心兩大天地成為死仇的話,那麼,哪怕是重傷垂死,只需要妖後和元天限兩大天帝對面,一句話就可以完全揭過,無論是道歉還是賠償什麼的,都好說!

但,現在死了人,那這次事件的xing質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死的對象還是一位事關天帝氣運的七星護衛之一…這次的事態可就很不尋常了.

不管什麼樣,一位聖人巔峰強者的xing命,是無論什麼都不可能彌補的!

除了是同樣等級強者的xing命,還有能等價的東西嗎?!

可是整個九重天闕,這樣的強者一共才有多少?

……

啪!

元天限重重的一掌,正整拍在旁邊墨晶牆壁之上,房間陷入一片死寂,半晌之余,元天限才冷冷的說道:"妖心兒!你這次未免是欺人太甚了!"

"嘩啦"一聲,那整整一面牆壁的墨晶,整齊地變成齏粉.

黑霧煙塵瞬時升騰!

此刻元天限的臉上,已然變得有如寒冰一樣的冷凜.

書畫雙王兩人面無表情地站著,眸子深處,同樣有深沉的哀傷在泛濫著.

相處長達百萬年的同修兄弟,此際突然少了一個,這種傷痛,又豈是常人能夠理解的?

刷刷刷聲音悄然響起.

四個人有如鬼魅一般突兀地出現在地下練功場,一個yīn柔的聲音呵呵笑道:"你們倆老小子可回來了?怎麼樣,這一次玩得還舒服吧?怎地耽誤了這麼久,是到外邊摸魚去了吧?!"

來人正是七星護衛之中另外四人.

這七個人彼此之間感情甚篤,此番聽說兄弟回來,其他人不管身在何處,都是要趕回來打個招呼的.

說話的人,正是七星護衛的老大,心王!心無痕!

然而心王說完話之後,卻沒有聽到預料之中老兄弟們的笑聲答複,反而是限于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這境況不由得四個人就都為之一怔.

…………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九章 元力共享     下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一章 為王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