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三章 當年仇,當年恨!  
   
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三章 當年仇,當年恨!

元天限第一次感覺到了,切身的品嘗到,書畫合璧雙王輔助的真正甜頭!

現在雖然還只是在剛剛開始,他卻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全部修為,包括jīng神力,包括靈魂力,包括靈力,包括……所有可以提升的,全部能夠提升,都在瘋狂提升!

全方位,全身心的無差別極致提高!

元天限心中欣喜yu狂,振奮莫名!

若是以這樣的驚人速度提升,那麼,一直到這一次練功圓滿結束,自己絕對有把握超過雪淚寒當前的境界!甚至,即使跟聖君相比,也未必就會遜se什麼!

真的想不到,這一次就只是死了一個棋王,卻換來了書狂畫王的衷心成全,最終經獲得了這麼難得的益處……

書狂的jīng神力靈魂力彷如長江大chao一般瘋狂湧來,突爾一身斷喝:"陛下,千萬莫要分神……還請完全放松jīng神力,此刻正是緊要關頭,莫使功虧一簣!"

元天限心中暗叫了一聲慚愧.

自己也是修行的大行家,在這等時刻竟然還要分心外務,不趕緊練功,還要人家書狂提醒……萬一若是這倆人後悔了,以後可就再也沒有這要樣的天賜良機了……

元天限把心一橫,全面的放開,全身心的極致融入.

書狂以毫無保留的態勢,將自己的jīng神力靈魂力源源不斷地輸入三者交融的特定區域……一邊密切地注意著三個人的jīng神力的融合情況.

他知道,自己就只有一次機會!

就是在自己等三個人的jīng神力,完全地融為一體的那個時候!

而自己也只有在那個時候,才能夠完完全全的占據主導地位!

但想要實現此點.需要有一個必要的前提:那就是元天限毫無保留的信任,徹底的敞開心田!

所以他費盡心思,甚至不惜損耗自己的根基,才得以制造出這樣的一個機會.

在這個過程之中,元天限只要想要提升.就必須交給自己來完全主控局勢!

而一旦去到了那個程度,自己固然會折損許多自身修為,卻能真正意義地深入元天限的內心世界,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事情!

書狂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已經完全絕了自己的所有退路!

若是當年的事,並不是元天限干的.所有都是自己的誤判,在他這樣做之後,也絕不可能再留在這里!甚至,會被元天限惱羞成怒的當場斬殺!

但若是元天限干的……

那麼,現在做的這一切事情,就都有了意義!

書狂心中也自忐忑.

這是一場未賭先輸的賭博!

不管真相如何.自己都是輸家!

但……唯一好處就是;一個是死的明白,一個是死的稀里糊塗!

書狂甯願死得明明!

再過片刻,三個人的jīng神力,終于完滿地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他,彼此盡都圓融一處.

這卻還是元天限這數百萬年來.第一次將自己的內心完全的放開!

只為了他的野心:九重天真正的巔峰!

雖然元天限也有顧慮,但他到了這種時候,卻也已經注定不可能回頭.

然而便在這時,異變驟生……

畫王眼中發出強烈的憂慮之se,甚至差一點點就將自己的領域強行撤掉.

書狂敏銳地察覺了這一點,突然一聲狂喝:"萬法同源!萬法歸一!"

所有的jīng神力,突然間百川彙海一般向著中間集中!

元天限感覺自己的力量即時處在一種急速膨脹的狀態之中!

這種膨脹頻率,膨脹程度,甚至超出了他的預期!不由心中大喜.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變生肘腋……

書狂猛地噴出來一口鮮血.呻吟道:"當年事,當年事,嬌妻愛妾緣何死?當年仇,當年仇,萬象包羅你可有?當年恨.當年恨,誰殺我的枕邊人?當年路,當年路,今ri水落看石出!"

"逆!"

書狂一聲斷喝!

元天限此刻的jīng神完全沉浸在修為極速提升之中,根本就不知道此刻的書狂已經改變了初衷;他只是完全的敞開自己的心靈jīng神力,在萬法大道之中徜徉……汲取,提升…如是往複…

等到他終于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時候……

書狂此刻已然順利地接管了三個人的jīng神.

在不知不覺之中,悄無聲息地侵入了元天限的思海深處……

元天限這等強者,縱然是自己心甘情願的放開jīng神防線,放開心靈防線;縱然是全然沒有防備的被人一下子控制住……但,這個時間仍然只會是非常短暫.

至多只有一瞬間.

一瞬間之後,他的本能反擊就會形成海嘯一般的恐怖反噬……掙脫這樣的控制!

當然,這還主要是因為書狂的修為,畢竟是遠遠不如元天限的!

所以書狂就只有一瞬間的時間!

但對于書狂來說,這一瞬間就已經足夠了!

因為,在這一刻,元天限的所有記憶,就等于是他的記憶!書狂可以瀏覽一切!

包括……哪些絕對不能被人所知的……

秘密!

但書狂卻也萬萬沒有想到.

自己會看到什麼!

他曾經想到過自己看到真相之後的情形,無論真相如何,可是在他看過他如今看到的東西,真的震撼得無以自處!

過程很簡單,很單純——

書狂心中懷疑的是什麼,他就去看什麼;而他也的確是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東西.

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畫面,在一片氤氳的黑氣之中,有幾個人在商量著什麼.

其中一個人.臉上滿是猙獰的刺紋,絕不是書狂認識的人,但從聲音來看,這個聲音的主人卻正是元天限.

"我的修為已經去到了一個瓶頸,必須要借助九重天闕的底蘊來進行進一步的提升.但……什麼才是九重天闕的底蘊?"

有一個黑衣人嘿嘿怪笑:"這還不簡單,所謂底蘊第一個該想到不外就是九重天闕的傳承文化了."

"傳承文化?有道理!可是要如何著手呢?!"元天限聞言明顯目光一亮.

"可以如此如此……"

"但他們怎麼能夠答應?"

"可以這樣……"

"但那樣一來,犧牲只怕有些太大……"

"怎麼會當真犧牲我們自己的人,我們可以設計布局,最終嫁禍于人,如此更有利于我們……"

"具體cāo作.可以如此如此,如此一來,還怕那人不死心塌地嗎……"

……

然後,書狂就看到了讓自己睚眦yu裂的那一幕.

在那熟悉的,生生世世都難忘的山林畫面中,自己與嬌妻愛妾一路歡笑而來.

而在這邊,卻有十多名大高手在不同位置埋伏著……

滿目盡是一片殺氣沖天!

看到這里.書狂幾乎要一口血噴死.看著那邊言笑晏晏而來的自己等人,幾乎要大吼出聲!

前面有敵人啊!繞路啊……

但,這一切就只是記憶而已.

命運早已經注定,且已經發生過!一切都是過去式!

再也無人可以改寫!

看著自己的愛妾就那麼一個個的身死,自己第一時間被伏擊……書狂心如刀絞!

而在那些人出手的時候,在某個遙遠的地方,有一個黑衣人在微笑著看著這一切.

元天限!

隨即.就看到自己的愛妻帶著自己一路逃亡,而元天限就在身後不疾不徐的跟隨著;那一路追殺的人,也是不疾不徐……

愛妻終于身死.

自己也深沉水底.

等到自己再度出來的時候,正是'湊巧’遇到了元天限!他為自己悉心療傷,對自己噓寒問暖,並且多次一起喝酒,與自己長談……一起唏噓,一起大罵……

那個時候,自己真的是將他當做了恩人,知己!

到他終于與自己結拜兄弟.並且信誓旦旦幫助自己報仇的時候,自己已經是對他忠心耿耿,再無絲毫懷疑……

"呵呵呵……"書狂慘笑著,口中噴出點滴血沫.

終于真相大白了.

原來真相竟是如此.

一切都是出于元天限的策劃,為的就是利用自己輔助他練功.而自己.也就真的傻逼一樣的,按照他的計劃那樣,為自己最大的仇人做牛做馬,被人利用了超過百萬年的歲月!

甚至還在沾沾自喜!

甚至還在感激莫名!

這個世上,相信最最荒謬的事情,莫過于此!

若是在九重天闕評選天下第一傻逼,那麼,絕然非自己莫屬!

記憶一頁一頁的漸次翻過.

然後看到元天限幫助自己一個一個的找到所謂的'仇人’,第一個,真的是真的.看得出來,那人臉上的油然驚愕!

看來也是個被欺騙的可憐貨!

元天限親自施展搜魂之後,那人供出來其他的人;然後被元天限一巴掌拍死.

但是,供出來的其他人,竟然再也沒有當初真正參與行動的那些人之中的成員!顯然,元天限再搜魂的過程中,在那人jīng神崩潰的一刹那,進行了巧妙的cāo控!

然後自己就和元天限一路'報仇’下去,將那麼多的……無辜的高手,一一殺死……

而那些真正的凶手,竟然都是在一路上……'幫助自己報仇’的那些人,自己還對他們感激涕零的人!也是自己以後來到墨云天,幫助元天限登上帝位之後……那些個一殿之臣!

那些天天與自己稱兄道弟的人!

怪不得那些人有時候見到自己,臉上的笑容總會變得多少有些怪異!

書狂五內如焚!(未完待續.m.閱讀.)

上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二章 書畫合一     下篇:第七部九重天闕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四章 決裂!死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