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一章文武之戰!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一章文武之戰!

木滄瀾將已然沉寂了數十萬年的澎湃戰意,一股腦的引爆出來,如同野火燎原,洶湧而起,甚至還不止是戰意,刹那間,更將自己的靈魂與所有修為,所有殺氣,也盡都燃燒了起來!

渴求一戰!

丞相,你還不過來麼?

……

此刻已是傍晚時分!

整個皇城寂寂無聲,安靜至極,似乎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然而安靜卻不等于安穩,更不同等安全,制造這個"安靜"的氛圍卻是一股沉沉的壓抑氣勢,這股氣勢卻是將全城都籠罩了起來!

好強大的氣勢!

木滄瀾正自負手站在房頂,在院子里,乃是九個黑衣人.

這九人正是木滄瀾的私人貼身護衛!

所有人都已經離去,所有軍隊高手,都已經出城!

此刻還留在這里的,就只有陪同木滄瀾縱橫天闕,生死都未曾分開過的,九大護衛!

這支原本由一百二十人組成的隊伍,在這長達百萬年戰斗之中,陸陸續續的身死身故,最終,就只剩下這九個人!

然而這九個人,每個人都是千錘百煉的頂峰高手!

戰斗,戰爭,對他們來說,就只是家常便飯!

此刻,縱然即將面對的乃是墨云天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慘烈的戰爭,但,九個人臉上一片平靜,不興半點波瀾.

木帥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

在他們之間,根本就不需要再用什麼語言進行溝通,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彼此全部明白!

"今夜血染皇城!"木滄瀾幽幽地說道.

九個人默然不語,似是不為所動,但,眸子中的神se卻突然間變得異樣的熾烈!

"他們已經來了!"木滄瀾淡淡一笑.

木滄瀾話聲剛落,就聽見遠遠傳來一聲厲聲長嘯,一個清朗的聲音說道:"蕭蕭滄水天波瀾;依依寒風吹落月,雙雄並立墨云上;丹心鐵骨鑄天闕!木滄瀾,我來了."

那正是丞相依落月的聲音.

這本是元天限當初即興做的一首詩,更是將木滄瀾與依落月兩個人的名字嵌入其中,可謂是對兩人的最高褒獎!

事實上,這首詩在今ri之前,對木滄瀾而言都是終身榮耀的象征.

但此刻,木滄瀾再次聽到這首詩,卻頓時感覺五內俱焚,前所未有的恥辱感覺充斥了心田!

"依落月,既然來了,就索xing出來吧."木滄瀾眼中jīng光一閃,沉聲喝道.

"呵呵呵……"

一聲清雅的笑聲,遙遠的天空中,突然間出現了一襲青衣.

青衣飄揚,便如是依風踏月而來,瀟灑出塵.

在剛剛看到這一襲青衣的時候,依落月的身影,就已經落在了十丈之外的房頂上,與木滄瀾遙遙對望,佝僂的身體,花白的頭發,都在風中徐徐搖曳,滿臉的皺紋中,卻有一雙jīng光熠熠的眸子,閃閃發光的看著木滄瀾.

"木滄瀾……你老了,我也老了……"依落月低低的歎息一聲:"何必在我們臨死之前,還要做這樣的反叛呢?毀去一世英名,徒留無數奈何!"

木滄瀾目光如刀:"依落月,相信這是我最後叫你一次依落月了,因為我要問你,你的真名到底叫做什麼?"

依落月眯著眼睛笑了笑:"木滄瀾,看來你真的老糊塗了……我的名字你早已知道,明明朗朗上口,卻又廢言再問?糊塗啊糊塗!"

"呵呵……"木滄瀾目光銳利的盯著他:"既然如此,你我之間注定無話可說!動手吧!"

依落月突然哈哈大笑:"木滄瀾,如今當了叛徒的你,身為一個叛逆,竟然也能如此的理直氣壯麼?"

木滄瀾冷冷道:"叛徒?身為域外天魔的汝等,如今身在九重天闕,竟也敢如此的囂張麼?"

依落月爽朗的大笑:"域外天魔?你在開玩笑!"

木滄瀾冷冷道:"是不是開玩笑,大家彼此心知肚明,何必自欺欺人!"

"哈哈哈哈……"依落月當真笑得歡暢之極,前仰後合,而他的身影,面容,然而就在這一陣大笑之中,發生了突兀至極的詭異變化!

他的滿頭白發,突然間一根一根的變得漆黑如墨,他原本滿是皺紋的老臉,也在瞬息之間變得光滑如玉!

大風吹來,他的黑發飄揚,中間一道束發玉帶,顯得風神如玉,俊朗不凡!

鼻如懸膽,目似朗星,面白如玉,直如玉樹臨風,竟然從一個錘錘老朽,彈指之間變成了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

大笑聲中,他把腰肢一挺,整個人也突然間挺拔直立,卓立于房頂,整個身子卻自緩緩往空中飄起,大風凜冽,須發飄揚,衣袂飛舞,一股強大異常的凜冽氣勢,突然間就充斥于天地!

依落月雙手負在背後,目光緊緊的盯著木滄瀾猛砍,眼神中再無絲毫感情,卻是有優雅的聲音繼續傳出來:"木滄瀾,真的想不到,你我相交百萬年,到頭來,竟還是終須要有這麼一戰!"

木滄瀾低下頭,留戀地看了一眼自己已然居住了百萬年的宅邸,輕聲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說完,他霍然抬頭.眼神直直地瞪著依落月,聲音如同金鐵交鳴:"屠盡天魔魔孽,我墨云天人人有責!"

"誰是天魔?"依落月在空中長笑,笑聲隆隆而出,鋪天蓋地:"你木滄瀾,才是天魔!"

木滄瀾睥睨冷笑.

"木滄瀾,乃是域外天魔一方潛入我墨云天的臥底,隱姓埋名,百萬年來步步經營,用盡了心機手段,陷害無數忠良,終于爬上高位,如今,天魔大軍入侵在即,你木滄瀾身為內應,自然要予以配合,編造種種欺心之言,蠱惑人心,意圖揭竿而起,行大逆不道之事!我今奉天帝陛下旨意,將此僚誅殺!"

"逆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此刻的依落月風神如玉,就站在高空侃侃而談,聲音清朗,傳播遍了四野八方.

木滄瀾對此卻只是冷笑.

對如此顛倒黑白的話語論調,他實在已經不想再多費什麼口舌!

若是能用文征還需要什麼武斗,最終還不是得用拳頭說話嗎?!

"下手!"依落月一聲大喝之下,頓時,四周風聲颯颯,數以百計的白衣人突兀出現,當先的三個人身子剛剛出現,已經化作了三道長虹,沖向木滄瀾!

"殺!"下方,九大護衛便如一陣黑se旋風,化作了整齊的一匹黑se長虹,截住了四面八方沖來的敵人,一聲不吭,照面就直接猛下殺手!

這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錯覺:似乎沖過來的那些白衣人才是被攻擊的一方!而這邊這僅僅的九個人,卻是攻擊的一方!

這九個人的攻擊模式簡直就是瘋狂之極!

九個人一起出手的瞬間,空中竟然出現了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等九種條理分明的se澤,當真便如一道道se彩斑斕的彩虹!隨即,就是一道道的血箭"噗噗"的噴濺出來.

依落月那邊沖過來的人都在喊打喊殺,顯然是在壯大己方聲勢,然而木滄瀾這邊這九個人卻是連半點聲音也沒有!

仿佛聲勢,氣勢,威勢對他們而言已然沒有了意義!

一時間,九個人縱橫飛掠,不斷地換著方位,變換自身位置當真已經嫻熟到了極點,雖然他們在人數處于絕對的劣勢,但卻竟然在空中交織出無數的殘影!

單純一眼看去,竟然比來進攻的依落月一方人數還要更多一般.

無數的兵器,在剛剛交手的那一瞬,第一次碰撞之下就都已經粉碎!到了這個層次,能夠承受得住他們的全部修為揮發一擊的神兵利器,實在已經是少之又少!

還就只是一個照面而已,元帥府府邸所有房屋,無一例外的悉數倒塌了!

甚至連根基也紛紛從地面被震將出來,凌亂在半空!

其中一位黑衣人默不作聲,原本高速移動的身形突兀一定,雙手一揮之下,空中所有的殘桓斷壁突然間有生命一般聚集在他的手中,隨手一搓,就變成了一條足有數十丈長數丈粗細的巨大棍子,就那麼摟頭蓋臉,不由分說地一棍子砸了下去!

他的對手,一位白衣人雙掌硬接,"轟"的一聲,白衣人應聲踉蹌後退,黑衣人也發出了悶哼一聲,卻是繼續前掠,等他到了那邊上空,本已經在剛才那一擊中粉碎掉的大棍又再度在手中凝結了起來,仍是狠狠的一棍子砸了下去!

依落月微微冷笑,看著空中的雙方激戰,一襲青衫,依然是一塵不染;面如冠玉,依然是一片從容!

木滄瀾站在空中,目光如同鷹隼一般的盯著依落月,對周圍戰局也是不聞不問.

這兩人都知道,對方才是自己真正的生死大敵!

只要自己稍稍一分神,自己手下的所有兵馬,都在對方一擊之下,即時損毀大半!盯住了這個最大的敵人,就等于是保全了自己手下!

"木滄瀾,我本來始終不明白一件事!"依落月看著戰局,聲音格外的輕柔,似乎在與老朋友討論什麼事情一般:"你為何不讓這些人也都參戰……但凡所有的軍方之外的人,不管是什麼戰斗,一律不准參戰……這是什麼道理……但現在我終于明白了."

木滄瀾淡淡道:"明白?你明白了什麼?"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章 木滄瀾舉事!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二章結陣突圍